三国之召唤猛将 / 四百五十七 神将对决

四百五十七 神将对决


                【小说pp软件已经开发完毕,请大家访问< href="http://m.23us.us" trget="_blnk">http://m.23us.us网站底部就可下载安装安卓以及苹果的pp】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看着薛仁贵骑着自己的赤兔马,想象着刘辩骑着本该属于自己的貂蝉,吕布的怒火登时蹭蹭的向上冒,犹如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

“夺妻之恨,不共戴天,我吕奉先今日誓要把你碎尸万段!”

吕布咬牙切齿,手中的方天画戟恶狠狠的遥指相距五百丈左右的薛仁贵,恨不得生啖其肉,痛饮彼血。

薛仁贵冷哼一声:“夺妻之恨?你这四姓家奴也太自恋了吧!你说的是我妻子万年公主,还是号称貂蝉的任娘娘?我看你这匹夫分明是想女人想疯了吧?要说仇恨,薛某与你应该是杀父之仇才对,哪的夺妻之恨?不过你吕布的爹这么多,自己都亲手杀了一个,薛某替你杀一个有何不可?”

“气死我也,老子誓要将你碎尸万段!”

吕布仰天怒吼一声,震得身后士卒耳膜嗡嗡作响,飞纵胯下绝影马,挥舞着方天画戟,像一头愤怒的雄狮,直取薛仁贵。

“叮咚……吕布属性‘鬼神’爆发,怒气狂飙四格,武力值增加12点,绝影+1,方天画戟+1,基础武力值102,当前武力值已经暴增至116!智力下降4点,变为48,需要一个月之后才能恢复到正常智商。”

刚刚从太极殿回到含元殿批阅奏折的刘辩猛然听到了系统提示音,不由得吓了一跳,“嘶……吕布的怒气竟然如此狂暴,瞬间就飙升四格,莫非是遇上了薛仁贵?就算薛礼的‘戟神’属性开启,常规时间只能维持104的水准,出招攻击的时候发挥好了才能够+5.,发挥不好一点也不增加,与吕布的武力差高达12点,有百分之二十的几率被秒杀……”

刘辩一阵头痛,在心中暗自为薛仁贵这个便宜姐夫祈祷:“这吕布‘充值’后直接提升了一个档次啊。116的武力值,简直是比肩李元霸、李存孝的存在!诸天神佛保佑,我这便宜姐夫千万别有个三长两短,否则朝廷折损一员大将不说。我那便宜姐姐也要守寡了,留下两个可怜的外甥薛丁山、薛刚,谁教导他们武艺?”

“叮咚……系统发布任务,由于吕布与薛仁贵苦大仇深,再次开启‘不死不休’任务之三。无论薛仁贵或者吕布手刃仇敌成功。宿主将会获得‘历史最强谋士top10卡’一张。若是数据库中的人选已经被宿主召唤到了这个世界,将会由下一名替补进入,补齐10人名单。”

武关西门,秋雨霏霏。

吕布纵马挺戟,踩踏的雨水飞溅,浪花朵朵,飞快的穿过吊桥,直取城门之下的薛仁贵。

薛仁贵将青龙戟挂在马鞍上,双目微闭,瞳孔瞄着吕布的咽喉。掐算着双方的距离,“五百丈……四百五十丈……”

薛仁贵迅速的摘下了背上的万里起烟。

“四百丈,三百五十丈……”

薛仁贵伸手自箭壶中取了雕翎箭,拉得弓弦如满月,蓄势待发,“三百丈……”

“驾!”

吕布目光凶恶,头顶的大红朱雀翎迎风狂舞。在纵马狂奔的同时,悄悄的把方天画戟挂在了马鞍的锁扣上,同样悄悄的摸起了雕弓。

鼻子里冷哼一声:“知道你薛礼箭法了得,曾经三箭射死了董卓、李儒、李傕。但遇上我吕布,算你倒霉……”

“二百八十丈!”

薛仁贵在心中悄悄计算着双方的距离,瞳孔聚焦在吕布的咽喉上。当吕布进入射程之后,左手稳稳的握住神弓。右手一抖,只听“嗖”的一声响,雕翎箭如同流星一般飞出!

寻常弓箭的射程大约一百二十丈左右,神箭手用强弓可以射出一百五十丈的距离,而吕布拉开三石的强弓,射程能够达到一百八十丈。甚至接近两百丈。

而现在,吕布与薛仁贵之间的距离将近三百丈,还远未达到吕布意识中的射程,自然不会提防。在悄悄挽弓的同时,心中还在鄙视薛仁贵,以为这家伙被自己的气势所震慑,吓得惊慌失措。

“嗖”的一声,利箭带着风声如同流星一般扑面而!

“哎呀!”

吕布连吃惊都不及,凭借本能下意识的侧身躲闪。即便是做梦也想不到,薛仁贵的弓箭怎么可以射出这么远的距离?即便是养由基再世,怕是也不能做到吧?这根本就非人力所能及!

可偏偏薛仁贵就做到了。

正常情况下,薛仁贵手中的“万里起烟”射程能够达到三百丈,但为了射穿吕布的铠甲,缩短吕布躲避的时间,薛仁贵硬是把射程压缩了二十丈。

这样一,羽箭的速度更快,力道更强,更加难以闪避!

“咄”的一声,羽箭射穿铠甲的声音,伴随着四溅的火星。一下子穿透了吕布的胛骨,甚至是整个肩膀,余势未衰,接着刺穿了吕布后背的铠甲,冒出了沾着殷红血渍的箭头。

“叮咚……薛仁贵弓神属性爆发,射中吕布,自身基础武力值永远上升1点,目前已经达到了100!”

“哇哈哈……爽!”

刘辩兴奋的拍案而起,眼前忽然浮现了一张穿越之前恶搞的gif动态图,画面是挥舞大刀的三胖子,一柄大刀耍的惊天地泣鬼神,最后被奥黑子一枪放倒。

而现在,刘辩虽然未能亲眼目睹吕布与薛仁贵的对决,但想必就是这般情景。凶神恶煞,张牙舞爪的吕布武力一下子飙升到116,一副神挡杀神佛当杀佛的架势,声势不可谓不吓人!

但薛弓神弯弓搭箭,手指一抖,轻描淡写之间就让“鬼神无双的飞将”歇了菜,这简直爽的不要不要的!只可惜刘辩看不到吕布的狼狈模样,未免有些遗憾!

“还有一点不明白,适才听到薛仁贵的基础武力值永远增加1点,这是什么意思?”

“叮咚……系统提示,这是‘弓神’属性附带的特效,薛仁贵每射伤一名武力值超过100的敌将,自身武力将会增加一点。请宿主注意,这里的武力值100可以包括装备,但不包括爆发的技能或者属性!”

武关西门,风雨依旧。

“痛煞我也!”

被薛仁贵一箭射穿了肩膀,锥心的疼痛让吕布险些坠落马下。幸亏他骑术过人,更兼身材高大,在向地下跌落之时,左脚在地面上做了一个支撑,重新回到了马上。但整个左臂再也抬不起,更遑论再与薛仁贵一决雌雄了!

“姓薛的,你我这不共戴天之仇,早晚要做个了断,今日便暂时放你一马!”吕布忍着剧痛,一边拨马回头,一边留下了一句找场子的话。

“今日就做个了断,岂不是更好?”薛仁贵仰天大笑,飞纵胯下赤兔马,穷追吕布不舍

天地之间,雨雾朦胧。

吕布飞纵绝影,倒拖了方天画戟没命的向回逃窜;头顶的大红朱雀翎坠落在地,头发失去了束缚,披散在背后,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吕布匹夫,留下人头再走!”

薛仁贵高声咆哮,挥舞着震雷青龙戟,拼命追赶,誓要枭吕布首级而还。

绝影是天下良驹,撒开四蹄狂奔,如飞一般。

但赤兔马更是千古名马,此刻与绝影互相追逐,脚力更胜一筹,虽然在落后接近三百丈的距离追袭,但须臾之间,就越追越近。

“孽畜,不认得旧主?要为新欢弑旧主乎?”

吕布被薛仁贵追的急眼,在马上回头暴喝一声,声如惊雷。

赤兔马嘶鸣一声,人立而起,甩动着尾巴在原地转圈,再也不肯向前追赶,吕布趁机抓住机会策马走远。

薛仁贵叹息一声,伸手拍了拍胯下赤兔马的鬃毛,安抚道:“算了,今日就当看在你的面子上,放吕布一马吧!能够思念旧主恩情的马才是一匹好马,项羽的乌骓为主人跳江而死,难得你也有情有义。但今日放过吕布一次,就当你报答了他的昔日恩情,日后切不可再如此了!”

“咴……”

赤兔马仰天长嘶,眼角落泪,似乎在回应薛仁贵的话语,“知道了,我知道了!”

主将受挫落荒而走,时迁带领的三百西凉铁骑惊慌失措,阵型不整的向前阻挡薛仁贵,保护吕布逃命。薛仁贵怒吼一声,手中青龙戟上下翻飞,只见寒光闪烁,人头乱飞,眨眼之间,就有数十人被刺于马下,其他骑兵顿时心惊胆战,纷纷拨马溃走。

薛仁贵举目向西眺望,只见吕布已经走得远了,想要再追已经不及。正懊恼之际,忽然看见了时迁,顿时喜出望外:“哈哈……今日真是冤家路窄啊,你这小毛贼哪里走?”

时迁被吓得魂飞魄散,拼命的甩动着马鞭,向西仓皇而逃。

赤兔马不忍心追吕布,但面对着时迁这个相貌猥琐的家伙,脚下毫不留情。撒开四蹄,几乎不沾地面,如同在空中飞行一般,片刻之间就追上了狼狈逃窜的时迁。

“小毛贼,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两马并辔之际,薛仁贵将青龙戟交于左手,右臂舒展开,一下子抓住了时迁的绶带,如同老鹰抓小鸡一般将瘦骨嶙峋的时迁从马鞍上提了下,生擒活捉在手。(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