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四百三十六 鬼神吕布

四百三十六 鬼神吕布


                函谷关,吕布府邸。

“启禀将军,门外有一其貌不扬的家伙求见,说是要完璧归赵,不知见还是不见?”

天气逐渐炎热,在校场操练了一上午的吕布衣衫被汗水浸透,刚刚回到府邸冲了个凉水澡,就有守门的亲兵前请示。

相貌美艳的邹氏正帮吕布擦拭着身上的汗珠,眼神中满满的都是爱慕。当初被杨素硬推给了吕布,这两年多的时间相处下,邹氏已经完全被吕布征服,死心塌地的爱上了这个男人。

爱他的高大威猛,爱他快意恩仇,爱他的直爽坦诚,爱他的精力充沛,跟吕布在一起,邹氏觉得比跟着张济快乐一万倍,性福十万倍!

“不见,没看到温候正在洗澡呢?”

二十多岁的邹氏帮着吕布冲洗的时候,抚摸着夫君健壮的胸肌,内心yu火蹭蹭上升,正想轻解罗衫,个鸳鸯戏水。没想到门外的亲兵就吵嚷了起,内心一股怒火压抑不住,没好气的训斥了一声。

自从去年与杨玄感兵败宛城之后,吕布已经闲了七八个月,这段时间一直在函谷关厉兵秣马,西控长安,东固洛阳。给杨素、朱元璋的西伐大军免除后患。

常言道“饱暖思yin欲”,作为武将,马放南山,刀枪入库的后果同样是在女人身上寻欢作乐。天下各地群雄并起,每块地盘都有了主公,再也没有吕布的用武之地,只好把自己旺盛的精力发泄在邹氏的身上。

而偏偏邹氏也是个爱英雄的yin娃,在床笫上变着法子讨吕布欢心,夜夜笙歌,颠鸾倒凤,好不快活。而且这邹氏从ji馆**那里讨了避孕的法子,与吕布缠绵了两年下,依然没有身孕。

在邹氏看,给吕布繁衍子嗣的重任交给正妻严氏就行,自己只负责陪着吕布及时行乐。趁着现在年轻,能够快活一时便是一时,等将人老珠黄了,只怕吕布就会冷落自己。

只是邹氏不知道的是,吕布虽然身体强壮,精力充沛,但却没了生育能力,注定此生只有一个女儿,自己这样做纯属多此一举。

虽然得到了吕布的宠爱,但邹氏也有烦恼的事情,那就是吕布的掌上明珠,十五岁的独女吕玲绮十分敌视自己,仿佛眼中钉肉中刺,若不是吕布护着自己,少不得被这舞刀弄枪的少女教训一顿。

“见,怎么不见?”

不知道吕布哪根筋不对,突然心血潮,向外门的亲兵喊了一声,“某倒要看看怎么个完璧归赵?”

“诺!”

亲兵答应一声,转身直奔府邸大门而去。

“将军……”

邹氏从背后环绕着吕布高大威猛的身躯,将一对酥胸在吕布的背后回磨蹭,撒娇道,“夫君……妾身也很燥热呢,想要与夫君共浴,难道夫君忍心看妾身独自煎熬吗?”

吕布大笑:“哈哈……知道你这妇人心里打的哪般主意,有人又何妨?岂不更加刺激?”

话音未落,三下五除二的除掉了邹氏的罗衫,轻而易举的抱了起,开始“攻城掠地”。

邹氏又喜又羞又爽,一颗心扑腾扑腾的直跳,情不自禁的就要吟唱起。

只是浴房门外突然响起了脚步声,邹氏只好咬着嘴唇强忍着,自己惹得,就算憋不住也要强忍着!

“启禀温候,人已经带到!”亲兵在门外拱手禀报道。

“者何人?你所说的完璧归赵怎解?若是戏弄本将……哦哦!”

时迁站在门外有些纳闷,这吕温侯的声音为何如此古怪?还有“啪啪啪”的声音。

“启禀温候,小人时迁,此非为别事,乃是为了归还温候的方天画戟……”时迁咬咬牙,把自己的意吐了出。

时迁三月份的时候前往薛仁贵大营献上“青釭剑”,却被薛仁贵轻视,留下了宝剑将自己逐出了大营。咽不下这口气的时迁展现了神偷的风范,悄悄潜入薛仁贵大营,盗走了七十九的方天画戟。时迁本还想把赤兔马给顺走,只是因为赤兔凶悍,时迁无从下手,这才作罢。

离开了薛仁贵大营,时迁挥戟杀了向自己索要报酬的农村夫妇,之后翻身骑上绝影,向西逃窜。却由于奔跑太急,被摔下马,摔得左腿腓骨骨折,无奈之下找了个驿馆休养了两个多月,这才能够下地赶路,一路打听着找到了函谷关求见吕布。

“方天画戟?”

吕布的声音猛然一变,也不知道是太刺激了,还是听到方天画戟失而复得的消息过于激动,脚下一滑,一跤就向后摔了过去。

“啊哟……”

邹氏花容失色,娇呼一声,跟着吕布向后跌去。

“咕咚”一声,吕布的后脑勺结结实实撞在了木桶上,只把吕布撞得眼冒金星,天旋地转。

与此同时,远在金陵的刘辩脑海中再次响起了系统提示音:“叮咚……吕布触发‘失而复得’剧情,领悟‘鬼神斩龙戟’一套,开启鬼神属性!”

“什么?鬼神?无双?飞将?”

刘辩一脑门子黑线,吕布失而复得什么了?貂蝉已经怀孕了,肯定跑不掉!

“叮咚……鬼神——天下第一戟法,与四格怒气搭配爆发。单挑斗将时,怒气每上升一格,武力3,智力—1。斗将结束后,增长的武力值消失,减弱的智力需一月后方能恢复。”

刘辩不由得哑然失笑:“若是吕布一次性爆发四格怒气,那么智力将减去4点;连续单挑他十场八场的,智力减去40点,只剩下12点智力,一月之后才能恢复正常,这又是一个李四傻子啊!哈哈……”

“叮咚……系统提示,由于吕布完成‘失而复得任务’,宿主额外获得200个复活点奖励。目前宿主已经拥有复活点一千个,复活碎片24片。仇恨点49个,愉悦点30个,目前已经可以执行复活任务。”

“回头择个良辰吉日再说,今天还有要事在身!”

依然还是吕布府邸,浴房之内。

眩晕了片刻的吕布猛地坐直了身躯,仰天大笑:“哈哈……我刚才忽然领悟了一套戟法,比我现在练得武艺强了不知多少倍,爱妾快给我穿衣服……”

门外的时迁和亲兵面面相觑,心道“这吕温侯莫不是跌傻了?怎么说话前言不搭后语的?”

二人正胡思乱想之际,只穿着裤子的吕布裸露着上身走出了浴房,面对着比自己矮了两头的时迁,高声说道:“我那方天画戟现在何处?你又如何得?”

面对着魁梧的吕布,时迁有点害怕,虚实掺杂的把自己盗戟的事情说了一遍。就说自己仰慕吕布威名,看不惯薛仁贵拿着方天画戟狐假虎威,于是潜入汉军大营盗回了方天画戟,并且带到了函谷关完璧归赵。

吕布喜出望外:“把我的方天画戟拿看看,若所言是真,本将赏你一个裨将军之职!”

时迁当即眉飞色舞的跪地谢恩:“不敢欺瞒温候,小人还从曹孟德那里盗了一匹绝世宝马,一块献给温候,请温候笑纳!”

不多时,时迁在吕布亲兵的陪同下出了府邸,仍然从一户农夫家中取了绝影与方天画戟回献给吕布,邀功请赏。

吕布接过七十九斤的方天画戟挥舞了几下,可不正是被薛仁贵盗去的方天画戟么?当下按照自己刚才迷迷糊糊中的记忆施展开了画戟,直觉的威力大增,武艺暴涨了许多。

翻身跨上黑色的“绝影”神驹,挥舞着方天画戟,吕布顿时豪气勃发,仿佛满血复活一般:“我吕奉先还是那个吕奉先!早晚有一天杀进金陵,抢回我的貂蝉!”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