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四百二十五 大获全胜

四百二十五 大获全胜


                有了陆文龙的加入,李元霸的优势终于不复存在。

姜松做肉盾正面扛着,武力慢慢恢复的宇文成都侧面呼应,成为了稳定高效的输出。赵则仗着坐骑的神骏,不断的寻找机会补刀,陆文龙加入之后再次增加了输出力量,而尉迟恭则在外围游走,起干扰牵制作用。

“唐贼,吃我一刀!”

李元霸被五员大将困住,一直在紧盯李世民的穆桂英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飞纵胯下燎原火,挥舞雁翎刀,冲开面前的唐军,直取李世民。

“天助我也!”

在看到穆桂英向自己扑的时候,李世民也如刘辩一开始那般陡然产生了“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在李元霸被缠住的情况下,要想再攻破金陵城门,可能性已经微乎其微,但若是能够生擒穆桂英,用她做人质向刘辩提出交换条件,这一趟跨海远征也不算白!

“看枪!”

李世民这次跨海远征,全部都是重装步卒,没有携带一匹战马,此刻只能挥舞着马槊,步战穆桂英。

“呛啷”一声,刀槊相交,发出一声雷鸣般的撞击声。

李世民虎口发麻,马槊差点脱手飞出,不由得惊骇不已,面色如土,“怎么可能?一个女子怎么可能有这般武力?”

穆桂英一刀占了上风,得寸进尺,步步紧逼,大刀奔着李世民的要害横劈竖砍:“不知死活的番邦蛮夷,我大汉不欺你偏邦僻壤,尔等却千里迢迢捋我大汉虎须!今日定当让尔等有无还,再也不敢正视我天朝上帮!”

李世民被穆桂英杀的手忙脚乱,那里还有心情听穆桂英的絮叨,挥舞着马槊奋力死战,勉强支撑了三五个回合。忽然看到西南方向尘土大起,一支大约两万人的马步混合军团列阵而,距离江岸边大约三四里的样子。

“罢了。罢了……天不助我李世民也,这趟金陵算是白了!”

这一刻李世民的内心苦涩无比,挥舞着马槊奋力的抵挡着穆桂英的冲杀,大声招呼李元霸撤退:“大势已去。元霸不可恋战,快随兄长退回船上,即刻返程回国!”

刘辩在城头向西眺望,从西南方向回的正是卫疆统率的主力大军,想是赵、尉迟恭得了消息。前面带了轻骑回援。而文鸯则统率大兵随后,迟到了半天返回了金陵。

眼见汉军已经占据了绝对上风,刘辩按捺不住心头的冲动,不顾刘伯温、狄仁杰等文官的劝阻,提枪上马,杀下城:“李世民休走,朕枪下分个胜负,看看谁才是真正的天可汗!”

不等刘辩亲自杀过,单单只是穆桂英一口大刀,已经杀的徒步的李世民只有招架之功。再无还手之力。

危急关头,还是完颜宗弼摆脱了王越、卫疆师徒的纠缠,大踏步的杀过挡住了穆桂英:“太子先走,末将护你上船!”

在这种生死关头,对于李世民说,肯定是自己的性命最重要。当下也不答话,带着数百名心腹死士,全力杀开一条血路,朝岸边的龟船退去。

“儿郎们,休要走了李世民!”

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孟珙从都不会选择斗将。因此自始至终,他都躲在中军调兵遣将,在完颜宗弼、李自成率领的唐军形成溃败之势后,就敏锐的率军抄袭李世民的后路。

“挡我者死!”

被汉军围追堵截的有些急眼。李世民仿佛困兽之斗,面目狰狞的奋力厮杀。一杆马槊上下挥舞,刺倒了无数汉军,杀开了一条血路,慢慢的靠近了岸边的龟船。

眼见李世民危急,李舜臣提着朴刀。率领着一千名看守船只的唐军冲上江岸,前接应李世民撤退。

就在李舜臣刚刚登岸之际,他身后的一艘龟船突然侧翻了过去,一下子就把船上的李秀宁及三十多个唐军士卒掀进了江水之中。

原周泰昨夜硬接了李元霸一锤,但由于两船距离较远,所以伤势并无大碍。周泰落水之后凭借着娴熟的水性,借着夜色的掩盖潜水逃过了唐军弓弩手的射击,游到了岸边喘了一口气。

虽然做了三年的水师将军,但原先跟着周泰出生入死的那帮水贼兄弟一直追随左右。此刻全军覆没,周泰也不知道他们是死是活,在岸边稍微休息片刻之后,再次返回江中,用原先当水贼时候的一种模仿鸟叫的暗语,寻找落水的兄弟。经过了大半夜的寻觅,到清晨之时,总算聚集了百十个大难不死的死党。

眼看着金陵水师被唐军付之一炬,接近二百艘战船化为灰烬,周泰自知难辞其咎。因此并没急着上岸,上岸也立不下什么大功,还不如在江里搞点动作呢!

就在李世民率领五千人登岸之后,留下李舜臣带着两千人守卫龟船,接应撤退。周泰便带着手下的百十个兄弟,从江岸边的芦苇丛里悄悄潜水,摸到了唐军龟船底下。

随着周泰一声令下,百十名水贼出身的汉军同时凿船,二十人一艘,同时开凿龟船一侧,这样会让受损的船只快速倾斜侧翻,而不是下沉。

实事求是的说,唐军的龟船不光船身坚硬,就连船底都经过加厚。但对于做了半辈子水贼的周泰手下说,不过多费一点功夫罢了,此刻重操旧业,自然是轻车熟路。二十个人同时凿一艘船,在李秀宁乘坐的船只侧翻之后,其他的四条船几乎在同一时间纷纷侧翻了过去,将船上的唐军掀进了江中。

“救命啊……我不会水!”

猝不及防之下突然坠江,顿时让李秀宁大惊失色,慌乱之中甩掉了头盔,披散着头发在江面上挣扎,江水大口大口的灌进嘴里,直让她感到天旋地转。

“不得了啦,平阳公主落水了,快快搭救!”

其他龟船上的唐军已经得知了李秀宁的身份,看到她突然落水,顿时乱作一团。

“哈哈……上天不负我周泰也,李渊的女儿竟然在船上!”

正在指挥手下兄弟凿船的周泰听到了唐军的呼喊,顿时喜出望外,迅速的游到李秀宁的身边,舒展铁臂,轻而易举的就勒住了李秀宁的脖子,然后潜水消失在了唐军的视线之中。

得了完颜宗弼的掩护,以及李舜臣的接应,李世民血溅战袍,终于杀到了岸边,身边跟随的随从已经不足百人。

还没得及喘口气,忽然背后射一支冷箭,李世民听到风声,慌忙侧身躲避。但随着“噗”的一声闷响,利箭仍然洞穿了铠甲,射中了李世民的肩头。

江岸上,一匹黑色战马驮着一个戴着青铜面具,八尺左右身高,手提熟铜棍的武将冲杀了过,“番贼休走,狄青在此,留下人头!”

“快撑开船只!”

吓得李世民的亲信慌忙划动船桨,在狄青纵马提棍杀到岸边的时候,向江心驶出了十余丈。

“唉……可惜没能射死李世民!”狄青挥舞着熟铜棍扫荡撤退的唐军,语气之中掩饰不住失望。

“元霸快走啊,不要恋战了,等西面的汉军掩杀过,谁也走不掉了!”李自成在乱军之中仓皇逃窜,恰好经过李元霸身边,遂大声提醒。

李元霸并不急于撤退,且战且走:“若是我李元霸想走,谁能留得住我?”

恰好穆桂英从李元霸身边穷追完颜宗弼不舍,顿时让李元霸有些犯花痴,憨笑一声:“自成兄长先走,我抓了穆桂英再走!”

李自成被王越、卫疆师徒拦住了去路,还指望着李元霸开路,保护着自己上船,不由得又气又怒,叱骂道:“真是个愚蠢之徒,大势已去,还在这里不知好歹!为了一个女人枉送了性命,岂不让天下人耻笑?”

李元霸今天连续遇上强敌,又被姜松等五人围攻了一上午,肚子里一团怒火正无处发泄,听了李自成的话,突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你这混账东西,把穆桂英夸得天花乱坠的是你,现在你又这样说小爷?分明是瞧不起我,你以为小爷这么好糊弄么?”

话音未落,左手擂鼓瓮金锤高高举起,奔着李自成狠狠的砸了下。

李自成大惊失色,慌忙举刀招架,但又怎能捱的住李元霸一锤?只听“噗”的一声,大锤连刀带人砸成一团,顿时血肉模糊,命丧当场。

李世民在船上看到李元霸突然发疯砸死了李自成,又是心急又是心疼,但木已成舟,却也回天乏术。捂着箭伤大声招呼李元霸:“元霸,你疯了么?快点回,你若是不走,以后就当没有我这个兄长!”

李元霸一锤砸死了李自成,顿时也有点发懵,朦朦朦胧中知道自己犯了错,大锤猛地挥舞起一圈,转身就走:“小爷我不和你们玩了,谁挡我我谁死!”

在李元霸的疯狂冲击之下,还真没有人能够拦住他的去路。左右围攻的陆文龙与尉迟恭被冲的踉踉跄跄,眼看着李元霸大步流星的冲向江岸,飞身上了龟船,在李舜臣的驾驶下,向江心退去。(未完待续。)

【作者提醒您!百度搜索雲閣,那里有更快、更清晰的小说章节,网址<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