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四百一十一 做个昏君也很爽

四百一十一 做个昏君也很爽


                

虽然跪在面前的陈圆圆一脸风霜,满身尘土,但那种诱人的风韵却是无法掩盖。

刘辩端坐在御椅上,用一种居高临下的眼神打量着面前的陈圆圆,审视着整个属于自己的猎物。用不了多久,这个被称为红颜祸水的女人又将成为自己罗帐中的尤物。

只见跪在面前的陈圆圆大约十八九岁左右的年纪,因为脸上有风霜尘土,所以刘辩不好用冰肌雪肤、滑若凝脂这样词语描述。但即便如此,陈圆圆绝美的五官却难以遮掩,眼眸似水,清澈如波,身材婀娜,千娇百媚……

这些词语都太文青了,要是让刘辩找一句话形容自己对陈圆圆的第一印象,那就是自己想上她!

“怪不得被称之红颜祸水,怪不得惹得李自成神魂颠倒,惹得吴三桂怒发冲冠……你瞧瞧这眼神,这身段,这举手投足间散发出的气息!一个正常的男人,面对着这样诱惑力十足的女人,还能有什么念头?就是干!”

这一刻,刘辩的内心突然没由的产生了一股邪恶感。

苏东坡都聊发少年狂,老子今年才十七八岁,为什么就不能聊发少年狂?为什么就得循规蹈矩的做个圣贤明君,为天下子民做表率?

“老子辛辛苦苦的是为了什么?我今天非要做个昏君!做个皇帝都不爽,老子做这个皇帝干毛线?老子今天就是要爽!就是不讲道理,就是霸王硬上弓,就是强推陈圆圆!怎么滴吧,吴三桂、李自成你们不服打我啊!”

望着跪在面前,让人血脉贲张的陈圆圆,这一刻刘辩内心忽然产生了一股莫名其妙的疯狂感,毫无缘由,就想任性一次,就想把皇帝的随心所欲发挥到极致!

“三宝,退下!”刘辩面色如水,语气冰冷,毫无表情的向郑和下达了一声命令。

郑和又是何等聪明的人,自然能够知道天子心里此刻想的什么。有句话叫做天知地知自己知,别人不知道郑和心里想的什么,但郑和自己却是心知肚明。

这个叫做陈圆圆的女人实在太有诱惑力,哪怕自己身为阉人,却依然被陈圆圆那妩媚的脸蛋,魅人的眼神,风情万种的举止惹得怦然心动,更别说年轻气盛的九五之尊了!

“奴婢遵旨!”

郑和躬身领命,识趣的退出了含元殿,转身的时候把门掩上。

就在郑和退出之后,刘辩迅速的起身走到陈圆圆的面前,左手揽住了他的脖颈,右手抱住了他的玉腿,以主宰的口吻道:“什么都不要说,做朕的女人!只要让朕高兴了,所有事都依你!”

陈圆圆面色潮红,嘤咛一声,霞飞双颊,风情万种:“妾身……妾身任凭陛下处置,只要能换回玉成的性命,妾身愿为陛下做牛做马!”

“哈哈……是个识时务的女人,朕喜欢!”

刘辩放声大笑,得意的笑声在含元殿中回荡。

抱起陈圆圆大踏步的走到御书案面前,一挥手把所有的奏折,笔墨纸砚全部推到地上。

“老子今天就要任性一回,就要做个昏君!什么国家大事,什么军情民情,通通一边去!老子拼死拼活,早起晚睡,为国操劳,难道就不能放肆一回么?前世工薪族的时候周末还能睡个懒觉,而现在已经过去三五年了,老子那天不是鸡鸣就起床?难道就不能爽一回!”

“陛下……”

陈圆圆风情万种的娇嗔一声,已经被年轻的天子放在御案上,以最快的速度除掉了衣衫,露出了欺霜赛雪,滑若凝脂的肌肤……

刘辩先是把陈圆圆这样那样,然后又把陈圆圆那样这样,最后又把陈圆圆这样这样;而陈圆圆先是被刘辩那样这样,然后又被刘辩这样那样,最后又被刘辩那样那样……

“好女人,当得上国色天香,倾国倾城这八个字!”气喘吁吁之中,刘辩在陈大美人的翘臀上爱惜的拍了一巴掌,称赞道。

雨住收。

“陛下,可以饶恕了玉成吗?念在他年轻不懂事……”陈圆圆穿上衣衫,重新跪在了天子面前。

“朕这就让三宝送你去刑部大牢会见陈玉成,若是能够劝降他,朕不但赦他无罪,而且加官进爵!”刘辩穿戴整齐,一脸爱惜的捏着陈圆圆圆润的下巴,豪情万丈的说道。

“谢陛下隆恩,圆圆这就去刑部大牢说服玉成,让他弃暗投明,为陛下效力!”陈圆圆心花怒放,眉眼中满满的都是温柔。

刘辩大笑道:“若是陈玉成不为自己的姊夫效力,仍然为洪秀全这个神棍尽愚忠,那就是无可救药的白痴了!”

“姊夫?”陈圆圆又惊又喜,心跳速度猛然加快了许多。

“不错,朕决定赐予陈圆圆美人封号,自即日起留在乾阳宫,陪伴圣驾!”刘辩回到御椅上坐了,用一言九鼎的语气宣布了对陈圆圆的封赏。

陈圆圆眼眶见泪,跪地叩首:“妾身愿伺候陛下,为陛下开枝散叶,繁衍子嗣,虽百死而无怨言!”

“三宝!”刘辩微微颔首,高声招呼了郑和一声,准备让他带着陈圆圆去一趟刑部大牢。

“陛下,妾身还有一个请求!”

不等郑和进,跪在地上的陈圆圆再次提出了一个请求。

“哦……爱姬还有什么请求?”刘辩皱眉,沉声问道。

陈圆圆一边拭泪一边啜泣:“陛下……妾身出身贫贱,自幼家贫。年幼之时,与玉成被父亲大人一块过继给了不能生育的伯父,之后因为江东山越横行,便跟着经商的伯父南下交州避难。”

“哦……原是一对苦命的姐弟,生活艰难,被洪杨蛊惑做出了反叛朝廷的事,也是情有可原!”刘辩柔声宽慰,一副同情的语气。

陈圆圆抹泪道:“因为玉成被朝廷所擒,伯父心急如焚,病倒在床榻上,一命归西。临终之前把我们姐弟的身世告诉了妾身,又说在我们姐弟头上还有一对孪生兄长……”

“孪生兄长?”刘辩的内心不由得一咯噔,“陈庆之、陈子都是姓陈,陈圆圆、陈玉成也是姓陈,难道他们之间有了瓜葛?”

陈圆圆继续娓娓道:“伯父临终之前说了,我那对孪生兄长分别叫做陈庆之、陈子……”

“啊……莫非是为我大汉战死沙场的陈庆之?”刘辩彻底震惊了,造化弄人,这系统大爷也真会弄人!

“呜呜……”

陈圆圆泪如雨下,楚楚可怜,“伯父本以为庆之兄长出身贫贱,身体孱弱,断无可能成为朝廷大将的,还以为只是碰巧同名同姓。临终之前把兄长的故籍告诉了妾身,圆圆这次返回江东,按着伯父的交代返回了故里,恰好撞见族人为庆之兄长立衣冠冢,方才知道战死沙场的陈庆之就是妾身和玉成的亲兄长……呜呜,兄弟沙场争锋,相煎太急,真是太残忍了!”

刘辩无语。

表面上不动声色,暗地里却对系统嘀咕一声:“系统大爷,你也真是够残忍的,太没有人性了吧?”

系统也是一副无辜的语气:“身份、记忆都是随机植入的,也不是我能够控制的,只能说陈家的运气太差!”

陈圆圆继续哭诉:“圆圆见了故乡的亲人之后,方才知道我们兄妹命运多舛!妾身与玉成随着伯父远走他乡不说,而两个孪生兄长却也在十年之前失散。长兄庆之战死沙场,次兄子十年前随着族人出海打渔,被狂风卷走渔船,不知死活。妾身这次千里迢迢见陛下,一为玉成请罪,二想请陛下厚葬兄长!”

刘辩虽然知道重生的陈庆之流落在了朝鲜半岛,却也不知道他此刻具体的行踪,更不知道陈子此刻的内心想法,所以暂时不打算把陈子的消息告诉陈圆圆。

微微颔首道:“你们陈家的命运真是坎坷曲折,陈庆之乃是我大汉功臣,为了大汉的江山马革裹尸,死无全尸,朕亦是痛惜万分!已经命人在忠义祠立了牌位,又在钟山上立了衣冠冢。既然爱姬与陈庆之乃是兄妹,朕对你们的曲折命运亦是同情万分,对于陈卿不甘命运,奋发向上的精神钦佩万分,故此决定,将陈庆之破格收入凌,立塑像供后人瞻仰。”

“谢陛下隆恩!”陈圆圆含泪拜谢。

刘辩当即召唤郑和入内,让他拟旨一道,加封陈圆圆为美人,并且在后宫中赏赐宫苑。但在此之前,先带着陈圆圆走一趟刑部大牢,说服陈玉成归降朝廷。

“臣妾叩谢陛下隆恩,陈家愿为陛下效犬马之劳!”陈圆圆稽首顿拜,连声谢恩。

就在陈圆圆转身离开的时候,刘辩悄悄的向脑海中的系统下达了指示:“给本宿主查询一下陈圆圆的属性,看看他有多少魅力,竟然把本宿主迷得神魂颠倒,做了一次昏君!”

“叮咚……系统提示,宿主目前拥有愉悦点0个,仇恨点1个,恰好可以消耗一个仇恨点查询陈圆圆的魅力,系统马上查询,请稍等!”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