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四百一十六 亲爹照砸不误

四百一十六 亲爹照砸不误


                

水师大寨火光冲天,映红了长江两岸。

“水师的将士们听着,某乃中郎将孟珙,现在由吾暂时指挥你们作战,给我拼死挡住敌船,霹雳车马上就会过支援你们!”

听闻凌操战死,周泰不知所踪,孟珙催马向前,大声的督促水师将士奋起反击,接管了指挥权。

在弓弩手的掩护下,折损了四五千的金陵水军稳住阵脚。大船施展不开,便纷纷架势着艨艟、走舸等小型船只贴近敌船,企图接舷肉搏。

但因为有有李元霸的存在,对于汉军小船威慑极大,但凡一对擂鼓瓮金锤所到之处,几锤砸下去,定然是船体折断,四分五裂。再加上唐军的龟船造型独特,船舷弧度较大,即便两舷相接,也很难攀登上去。

就在金陵水师苦苦支撑,眼看着就要被唐军龟船迫近岸边的时候,孟珙手下的士卒把十架霹雳车运送到了岸边,一字排开。

“准备投石!”孟珙佩剑出鞘,高声下令。

与此同时,禁军统帅廖化也率领着一万禁军杀到了岸边,列开阵型,弯弓搭箭,等候指令。

“璞玉将军,船坞中我军水师正与敌军纠缠,这顿乱石下去,怕是会误伤了我方士卒吧?”廖化一脸担忧的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孟珙脸色凝重,一脸的果断:“顾不得那么多了,贼军中那身躯高大的猛将有万夫难当之勇,若是被他登岸成功,只怕谁也挡不住!”

刚刚从金陵城出的廖化循着孟珙手指的方向朝船坞中看去,只见厮杀成一团的战船上果真有一个庞然大物,站在人群中高出半截身子,比鹤立鸡群还要夸张。一双黑黝黝的大锤仿佛两个小水缸,让人望之胆丧。

“啊……世间竟然有这般人物?”廖化不由惊讶的目瞪口呆,被这样的人物冲杀进阵中,谁能抵挡的住?

“水师将士们听好了,弃舟登陆!”

船坞中毕竟还有数千名汉军在死战,孟珙在下令投石的时候,同时传令让船坞中的水师将士弃船登陆,避免被霹雳车误砸。

得了孟珙一声令下,早就支撑不住的汉军士卒忙不迭的向岸上逃窜,都被李元霸的大锤吓破了胆,谁也不想落在最后,拥挤之下自相践踏,又有许多人被挤落水中。

“紧随汉军冲锋,不要拉开距离!”

李世民一挥剑,完颜宗弼手提大斧引领着数十名精锐从龟船上一跃而下,登上了汉军船阵,准备跟随着败退的汉军登陆上岸。

“元霸,别砸船了,带队冲锋!”

看到带队冲锋的人竟然不是李元霸,李世民急忙扭头,才发现李元霸正在挥舞着双锤砸船,一副乐此不疲的样子,急忙叱喝一声。

“皇兄……我已经砸坏了二十九艘战船了,再让我砸一艘嘛?”

李元霸一副意犹未尽的语气,甚至把大锤踩在脚下,掰着手指头数了起,“不对……不对,是砸坏了二十八艘,还差两艘呢!再让我砸两艘嘛?”

李世民哭笑不得,把脸一沉:“军令如山,知道吗?要不然皇兄再也不带你上沙场了,现在是冲锋的最佳良机,倘若被汉军堵住了江岸,想要再冲上去就困难了!”

“我不嘛……我就要再砸两艘!”李元霸竟然破天荒的没听李世民的命令,“宁儿和我打赌,如果我能砸坏三十艘战船,就喊穆桂英嫂子,要不然就不同意我娶汉人为妻!”

“胡闹!”李世民气的直跺脚。

“宁儿……你出,是不是这样说的?”李元霸脚踩双锤,大声的朝身后喊了一声。

十七岁的李秀宁再也隐藏不住,摘掉甲胄,露出了浓密的秀发及漂亮的脸蛋,一努嘴道:“二哥是个大笨蛋,我逗你玩也当真,赶紧冲锋啊!”

“秀宁?你什么时候的?”

李世民又惊又怒,怒的是李秀宁擅自随军,惊得是这一路在大海上航行了半月之久,自己竟然没有察觉。

当然,若是让刘辩知道了李渊的女儿李秀宁女扮男装随军出征的话,肯定也会问一声,“李秀宁,你是怎么偷渡到这个世界的?李渊不是只带了李世民、李元霸与李绩吗?”

只是,刘辩不知道的是,有一个规则系统忘记了提示他这个宿主,如果爆表人物携带的随从中有单项数值超过100的人才,那么此人就会额外随机携带一人出世。因此真相就是李渊的出世,造成了李世民、李元霸、李秀宁兄妹三人偷渡到了这个世界,而因为李世民的政治超过了100,所以又额外携带了李绩。

遭到了兄长的训斥,李秀宁一脸委屈,把头盔重新罩在头上:“人家也想为国立功嘛!寻常的校尉都不是我的对手,凭什么不让宁儿随军出征?”

“唉……回头再处罚你!”

有道是机不可失失不再,战场良机稍纵即逝。李世民看到岸上的守军列开了十架投石车,知道最好的机会就是尾随着撤退的汉军冲上岸去,让岸上的汉军投鼠忌器,一旦等船上的汉军大量的登上江岸,汉军没了后顾之忧,肯定会用霹雳车狂砸滥轰,李元霸不怕砸,但是其他将士撑不住啊!

“元霸……给我登岸,否则军法处置!”李世民又气又急的拿着剑鞘在李元霸的背部抽了一下,厉声呵斥,“要是贻误了战机,回头我把你与秀宁一块处置!”

无缘无故的遭受牵连,李秀宁恼怒不已,手里提起长枪向前冲锋:“李元霸,你就是个大傻瓜!蠢猪!呆驴!我跟你开玩笑竟然也当真?就你这脑子,便是娶了穆桂英也会被戴绿帽子!”

“你……你骂我不要紧,竟然说穆桂英给我戴绿帽子?”李元霸忽然大怒,将双锤扬起,“信不信我一锤把你砸成肉饼?”

李秀宁气的快要哭了,面对着比自己高出将近一半的二哥,举起手里的红缨枪,万分委屈的道:“你……你个二傻子!竟然为了素未谋面的穆桂英要把自己的亲妹妹砸成肉饼?你砸呀,你怎么不砸?”

“我……我砸!”

李元霸也是气疯了,一双大锤没有去砸李秀宁,却是朝着自己脚底下的龟船狠狠的砸了两锤。

“砰”……

“砰”……

伴随着两声巨响,坚固的龟船甲板出现了裂缝,江水慢慢的渗了进,震得船上的将士东倒西歪,稍有不慎者更是落进了水中。

“咦……那家伙怎么了?”

李元霸这两锤砸下去,声音巨大,把岸上汉军的目光纷纷吸引了过。看到这个野兽发狂一般的砸本方船只,不由得惊诧万分,接着窃笑声四起。

“你说我敢不敢砸你?”李元霸杀气腾腾的拎着大锤,怒视自己的妹妹,“你再说一个试试!”

“呜呜……”李秀成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你个二傻子,我怎么会和你一个爹妈?穆桂英有什么好?把你迷得神魂颠倒,竟然要砸死自己的妹妹!”

“还不是这一路上自成哥告诉我的,说穆桂英是女中豪杰,咱们唐国除了我没人能够打得过她。不仅人长得漂亮,而且温柔贤惠,又能上阵杀敌,还能生娃儿,说抢回要给我做老婆……一路上他们把穆桂英夸得这么好,你现在又要诋毁她,是何道理?”李元霸拎着双锤,余怒未消。

李世民也快要哭了,傻子终究是傻子,关键时刻就会掉链子。

那一席话本是李自成为了鼓舞李元霸的斗志,激发他的野性,才添油加醋的给他描绘了一个倾国倾城,天下无双的女中豪杰。没想到却给李元霸心里中了蛊,被素未谋面的穆桂英迷得神魂颠倒,甚至要把自己的妹妹砸成肉饼!

就在李元霸与李秀宁争执之际,船上的汉军主力已经撤上岸一大半,只剩下零星的尾巴,完颜宗弼、李自成各自提着一把大斧,引领着接近两千名唐军死士向岸上冲锋,李舜臣则在督率本部十艘龟船在后面压阵。

“投石!”

看到机会难得,孟珙一挥手,下令投石。

十架改良版的霹雳车顿时带着呼啸声,将磨盘般的巨石投入江中,危急之下也顾不得本方尾巴了,先阻止敌军登岸再说。

就在十架霹雳车狂轰滥炸的同时,廖化率领的禁军与孟珙麾下的弓弩手一起乱箭齐发,杀伤阻止唐军登陆。只要不让那野兽般的家伙登陆,在江面上伤害终究是有限的。

巨大的岩石借着投掷的力量在空中呼啸着落下,犹如炮弹般落进江中,喷溅起成团成团的浪花;更多的狠狠的砸在龟船的盖上,将龟船砸的东倒西歪,摇摇晃晃。

但这些用牛皮混合了镔铁、坚木制造的船盖倒也结实的紧,在如此巨大的冲击力之下,也只是变形受损,并没有塌陷下,仍然能够对龟船上的唐军提供保护作用。被十架霹雳车一通狂砸,只是被砸翻了一艘船只而已,船上的唐军纷纷跳上汉军船只保命。

唯一让李世民感到不爽的是,如此坚固的龟船扛住了霹雳车的狂轰滥炸,却没有撑住自己兄弟的大锤。被李元霸两锤砸下去,帅船受损出现了好几道裂痕,江水慢慢的渗透进,只能眼看着不停的下沉。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