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四百 一报还一报

四百 一报还一报


                

要问夏鲁奇是谁?答案就是五代时期后唐名将,以骁勇着称,生平最得意的战绩就是曾经生擒铁枪王彦章。

当然,因为生擒王彦章这件事比较复杂,导致众说纷纭。有人认为夏鲁奇的武力高于王彦章,也有人认为当时的王彦章年龄已经超过了六十岁,况且又是在连番恶战之后受伤,再加上被夏鲁奇从侧面偷袭,所以导致了“王铁枪”被夏鲁奇生擒活捉。

当然,无论怎样辩论,夏鲁奇与王彦章都被认为是五代时期仅次于李存孝的二号猛将,至于谁更胜一筹,那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了。

别看夏鲁奇这货的名字有点类似异族,但却是实实在在的汉人,出生于青州,也是刘辩穿越之前的山东省青州市人士。至于他是何时到这个世界的,答案就是去年夏天,刘辩检测儿子刘裕的时候被爆表乱入,当时检测到的各项数值为——统率86,武力99,智力73,政治58。

冲天的火光之中,夏鲁奇左手持剑右手持枪,奋勇向前,与许褚厮杀在了一起。

刀枪往,马走连环,眨眼功夫两人就酣战了十几个回合。夏鲁奇枪快,许褚力大刀沉,一时之间谁也占不到便宜,却是都不敢再小觑对方。

两将耐着性子,又恶战了五十回合左右,夏鲁奇凭借着左手剑右手枪,再加上兵器较轻,对于体力的耗费较小,逐渐的占据了上风,大有愈战愈勇的趋势。

“姓夏的,待爷爷脱了甲胄再与你杀个痛快!”

许褚杀的兴起,又不肯服输,当下虚晃一刀拨马就走。

夏鲁奇意在突围,知道许褚力大勇悍,若是他全力厮杀,只怕再斗百十回合,也是胜负难分。当下也不追赶,大声招呼袁熙、袁尚兄弟:“曹军势大,两位公子随我突围快走!”

许褚退到一旁解了甲胄,甚至把头盔也摘了下,赤.裸着上身露出古铜色的仿佛如岩石一般虬结的肌肉,胸前浓密的护心毛诠释着他的剽悍,虎吼一声催马追赶:“姓夏的哪里走?再与许爷分个胜负!”

与此同时,远在金陵的刘辩脑海中再次响起了系统提示音:“叮咚……系统检测到许褚‘裸衣’属性爆发,武力值+2,当前武力值已经上升到100。”

“叮咚……许褚属性一:裸衣——当许褚厮杀的兴起,卸掉甲胄的时候,武力将在1—3点之间随机浮动,具体上升数值视对手武力而出现变化。”

“叮咚……许褚属性二:虎痴——护主之时,市场将生死置之度外,自身防御能力下降,武力上升,根据战场情况武力值有可能上升2—4点,但与裸衣不可同时激发。”

夏鲁奇正护着袁氏兄弟向东奔逃,被许褚一阵猛追赶了上,只好勒马回身,奋力死战。

两将再战五六十回合,这次夏鲁奇明显的感到许褚凶猛了许多。因为卸掉了甲胄的原因,出刀的速度明显加快,爆发力也强了许多,唯一让夏鲁奇感到兴奋的是,光着膀子的许褚有点不重视防御,浑身要害完全暴露在自己眼前,有几次差点一枪戳破他的心脏,却总是差了那么一点点。

当然,许褚这种不要命的打法让夏鲁奇也很难受,在夏鲁奇的长枪几次差点刺中许褚的时候,许褚的大刀也数次差点把夏鲁奇劈下马。两人可谓兵行险着,拼死恶斗。

袁熙、袁尚兄弟向前走了一段路程,看到夏鲁奇被许褚死死的缠住,心中登时六神无主。现在的夏鲁奇就是他们的依靠,就是他们的守护神,急忙吩咐张南、焦触二将:“你二人速速去缠住许褚,让夏鲁奇跟着我们突围!”

张南、焦触虽然有点不情愿,但军命难违,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了下。各自拍马舞枪上前三战许褚,帮助夏鲁奇脱身。

“邦杰将军,随我们快走!让张南、焦触缠住这个疯子便是!”袁熙、袁尚策马回头,大声召唤夏鲁奇跑路。

夏鲁奇略一犹豫,还是选择了撤出战场,趁着张南、焦触二将缠住许褚的时候,拨马刺翻十余名小卒,护着袁氏兄弟向东而去。

看到夏鲁奇与袁氏兄弟抛下自己不顾,张南、焦触一起投掷武器于马下,翻身下马请降:“将军手下留情,我二人愿降,自此之后为曹公效力!”

许褚性格豪爽,既然二将请降,当下便收了大刀,颔首道;“识时务者为俊杰,既然你二人肯投降,便饶你们一命!”

夜色漆黑,如同墨染。

连续遭到文聘、许褚的伏击,夏鲁奇率领的七千人已经折损了四千余人,此刻只剩下两千余人,拱卫着袁氏兄弟向斥丘方向逃窜。而袁绍的妻妾家眷早就不知所踪,也不知被哪个俘虏了去?

又走了三五里,忽然一声鼓响,道路两旁火把齐明。

两旁伏兵弓弩雷发,箭如雨下,瞬间就射翻了数百名疲惫不堪的袁兵。

一员大将立马横枪,手提碗口粗细的大铁枪,威风凛凛的拦住了袁军去路,背后“王”字大旗迎风飘荡,正是奉了曹操命令在此埋伏的“铁枪”王彦章。

“王彦章在此恭候多时,尔等还不快快束手就擒!”王彦章大铁枪朝着夏鲁奇等人一指,厉声叱喝。

夏鲁奇勃然大怒,纵马挺枪,向前死战:“要我等束手就擒,你也得有这个本事才行!”

明晃晃的火把之中,两员大将厮杀在一起,你我往,恶战三五十回合。连续的奔波与厮杀,先杀退文聘,又恶战虎痴,此刻的夏鲁奇直感到两条臂膀如同灌了铅一般沉重,逐渐的左支右绌,落在了下风。

“两位公子杀出去,夏鲁奇拼死护送你们突围!”夏鲁奇自知今日难以突围,奋力死战,大声催促袁熙、袁尚兄弟突围。

“咴……”

就在此时,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夏鲁奇的战马疲倦不堪,前面的双腿支撑不住,猛的跪倒在地,将夏鲁奇掀下马。

王彦章策马向前,碗口般粗细的铁枪一下子顶住了夏鲁奇的咽喉,“我说要生擒你便生擒你,服也不服?”

“不服!”夏鲁奇无可奈何,大声嘶吼,“士可杀不可辱,要杀便杀,想让我服气却是想也休想!”

只是让王彦章与夏鲁奇想不到的是,在他们的前世,被擒的人却是王彦章,拿着枪逼问服不服的人却是夏鲁奇。此刻互换了角色,也算是一报还一报!

王彦章放声大笑:“我管你服不服,反正你已经被我所擒。左右何在?给我五花大绑捆了,押解给主公请赏!”

就在这时,文聘、许褚率追兵杀到,配合着王彦章前后夹攻,将袁熙、袁尚俱都生擒活捉,跟着出城的七千人马死的死,降的降,全军覆没。

天亮之时,王彦章等人押解着俘虏以及降将进了邺城拜见曹操。

王彦章献上袁熙、袁尚、夏鲁奇,许褚带了投降的张南、焦触,文聘则是俘获了袁绍的正妻刘氏以及诸小妾。

许褚指着夏鲁奇向曹操拱手道:“启禀曹公,这个大汉武艺了得,储就算尽全力只怕也赢不得他,如今诸侯并起,正是用人之际,请曹公留他一命,收在帐下效力。”

“仲康所言极是,此人武勇不在我与典、许二将之下!”王彦章也对夏鲁奇惺惺相惜。

曹操闻言喜出望外,亲自起身给夏鲁奇松绑:“想不到本初手下竟然有如此人才,却未得到重用,实在是明珠暗投。请夏壮士为操效力,某定当以大将职位相授!”

夏鲁奇叹息一声,拱手道:“身为阶下之囚,蒙曹公厚爱,奇愧不敢当!要某归降可以,只要曹公能够答应吾的要求,愿为曹公效犬马之劳!”

“夏壮士请讲!”曹操和颜悦色的吩咐道。

夏鲁奇拱手道:“某深受审正南恩情,请曹公将之厚葬,并且善待袁公之子与家人。”

曹操抚须大笑道:“夏壮士果真是有情有义之人!操与本初乃是故交,此番兵临邺城,实乃不得已而为之,我不取冀州,必为冉闵、公孙瓒所取,大势所迫也!但本初家眷,操必当视为亲人。本初若是能够从青州逃出,操自当将其妻妾送还,若是本初难逃宿命,操必然善待本初的妻妾,如同本初自己在世一般。审配一身忠骨,让人钦佩,操定当以礼厚葬!”

“君子一诺,重于九鼎。夏鲁奇愿降!”听了曹操的许诺,夏鲁奇拱手投降。

曹操当即赏赐夏鲁奇偏将军职位,赐爵关内侯,命他与王彦章、乐进、连夜率领两万人北上进入安平郡境内,驰援曹彬、曹洪,争取将冉闵逐出冀州。又命满宠、许褚、文聘率兵两万向东,驰援夏侯渊、曹纯,对抗公孙瓒的白马义从。

而曹操自己则命曹真、李典、典韦等人屯兵邺城脚下,一面修葺城墙,排除城内的积水,让刘馥、董昭、戏志才等文官治理内政,准备把自己的治所搬迁到邺城。同时把袁绍的妻妾及两个儿子送进袁府,暂时软禁起,静观袁绍的下场再做定夺。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