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三百九十八 穷途末路

三百九十八 穷途末路


                

“吴汉这些狗贼想要用我颜良做诱饵引诱主公入围,想也休想,我颜良纵然战死沙场,马革裹尸也绝不会让吴贼如愿!”

在辛毗的分析之下,颜良领悟了汉军围点打援的计划,生怕自己连累了袁绍。在将士们吃饱喝足,休息了大半个夜晚之后,吩咐丢弃了营寨辎重,每人携带两天的干粮,向东强行突围,杀回济南国治所平陵,与袁绍会合之后再做计议。

得了颜良一声吩咐,两万多袁兵俱都披坚执锐,跟随着颜良丢弃了寨栅,向东面的田真大营发起了猛攻。出门之时,才发现另一位参军荀谌不见了踪影,颜良也是无可奈何,猜测十有八九连夜出逃,投奔徐州刺史荀彧去了。

昨日一战,颜良三万人马折损了七八千,导致元气大伤。薛礼、陈登、关胜、田真各自率领一万五千人马,就像一座四合院般四面合围,扎起了四面寨栅,把颜良的两万残军围困在了方圆数里的范围之内,准备执行李靖的围点打援计划。

只是让汉将没想到的是,颜良竟然如此刚烈,对袁绍竟然如此忠心,抱定了玉石俱焚的决心,宁可突围死战也不愿意成为引诱袁绍的诱饵。

天色朦胧,颜良一马当先,副将马延与全副披挂的参军辛毗紧随其后,引领着两万哀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东面的田真大营发起了强攻。

田真在战场上表现优异,自身武艺了得,麾下将士进退有章。但北面的陈登背后就是黄河,西面的关胜背后是曹操的地盘,南面又是实力最强的薛仁贵大营,颜良别无选择,只能强攻田真大营,只要能够突围而出,便能够返回平陵,会合袁绍主力大军。

震天的杀声中,颜良拍马舞刀,挑开鹿角,连斩百余名汉军将士,将寨栅冲破了一片豁口,挥军直入。

两万袁军人人冒死,各个奋勇,直冲的田真军阵脚大乱。

没料到颜良的攻势如此猛烈,田真一边手提十字枪,奋力阻截颜良军,一面派遣使者向薛礼、陈登、关胜三军求援,若不能及时合力,恐怕将会被颜良军突围而去,导致竹篮打水一场空。

田真手提十字枪左冲右突,倒也无人能敌,看着颜良所在的位置,想要过去拦住他:“颜良匹夫休走,可敢与吾一战?”

冲寨突围可不是沙场斗将,用猛将对猛将,牛人对牛人,而是应该选择用士卒缠住防御方的猛将,而突围方的大将专门攻打守御方的薄弱之处,哪边有老弱病残就打哪边,这样才能最快的突破重围。

因此,尽管田真不停的向颜良叫阵,颜良却只是充耳不闻,吩咐马延带着一批重甲步卒死死的缠住田真,自己则率领精锐横冲直撞,专门击杀兵卒,一路向东突围而去。

颜良手提一口七十八斤的大刀,奋力死战,一路冲杀下,斩首数百级,无人可挡,引领着万余人终于逼近了东面寨栅。一阵猛砍猛伐,将寨栅砍倒了一大片,成功的冲出了田真大营。

“儿郎们,休要回头,随我向东,能走一个算一个!”

成功的突破了田真营寨,颜良也顾不得回兵救援后面的马延,若是被薛礼、陈登、关胜三军追了上,谁也走不掉,只能走一个算一个。

在颜良的吩咐下,冲破了田真防线的袁军衔枚疾进,快速的向东撤退。

刚刚走了二里路,突然斜刺里杀出一支人马拦住了去路,“薛”字大旗迎风飘荡。

的正是薛仁贵统率的人马,听闻颜良向田真的营寨发起了凶猛的攻势,薛仁贵救敏锐的判断到倘若都在后面追,不一定能够困死颜良,还是先抄后路截断颜良的去路方为上策。

万余名汉军按照矩形方阵排开,薛仁贵手提一杆红缨枪,背挂万里起烟,腰悬青釭剑,胯下赤兔马,威风凛凛的拦住了颜良去路:“已经无路可逃,颜良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两马迎个正着,颜良自知难以再躲避,大吼一声:“大丈夫死则死矣,何饶舌也!今日我颜良便与你杀个痛快,看看单骑闯洛阳的薛礼究竟有何本事?”

“那就让你死个明白!”薛仁贵策马向前,手中红缨枪奔着颜良面门就是一枪。

颜良挥刀格挡,怒吼道:“亮出你的方天画戟!士可杀不可辱,你弃戟用枪,莫非蔑视我颜良?”

薛仁贵知道颜良刀重力大,用长枪不能硬拼,需要用速度与变化克制对方,当下枪尖一转,闪开了颜良的大刀,一招“白蛇吐信”直刺颜良咽喉,“哼……本将不用画戟,照样能够取你首级!”

“狂妄自大,某今日便是战死沙场,也要让你知道河北四庭柱之首的颜良不可侮辱!”颜良吼声如雷,手中大刀大开大阖,走的刚猛一路。

薛仁贵虽然嘴里说用枪也能取颜良的首级,但这支普通的红缨枪比威力强大的方天画戟,让薛仁贵在攻防两端都受到了不小的影响。更何况这是薛仁贵第一次用枪对决一流猛将,因此更是容不得大意,必须使出浑身解数与颜良周旋,才能寻觅到获胜良机。

就在两员大将捉对厮杀的时候,突围而出的袁兵也与薛仁贵手下的人马厮杀成了一团,一时之间,山野中杀声震天,血肉横飞。

乱军之中,颜良与薛仁贵刀枪往,酣战了五十回合,薛仁贵逐渐把枪支用熟练了,慢慢的占据了上风。颜良刀重,力气逐渐不支,渐处下风。

“若不能拼死,我命休矣!”

恶战之中,颜良忽然走了一步险棋,拼着大腿上受了薛仁贵一枪,大刀向下猛劈,只听“咔嚓”一声,将薛仁贵的枪杆断为两截。

“薛礼,纳命!”

尽管腿部中枪,血流如注,但颜良却悍不畏死的纵马向前,提起大刀要再砍薛仁贵。

说时迟那时快,薛仁贵也不多想,从腰间“呛啷”一声拔出青釭剑,奔着颜良的刀杆同样还了一剑。这一次甚至连“咔嚓”声都没有发出,锋利的青釭剑瞬间就把颜良的桦木制作,外面包裹了铁皮的上等刀杆斩为两段,切口整齐圆润,犹如鬼斧神工。

“此乃削铁如泥的神兵也!”

由大悲到大喜转换的太快,颜良顿时目瞪口呆。看着薛仁贵手里锋芒毕露的宝剑斩了过,而自己的大刀却断为两截,若是拔佩剑抵挡的话,估计难逃被断为两截的命运。惊慌失措之下,拨马败走。

“留下首级再走!”

薛仁贵哪里肯舍,纵马提剑,紧追不舍。

身材高大,四肢粗壮有力,体态矫健的赤兔马得了主人一声吩咐,如同一道闪电般向前腾空飞出,瞬间就追上了颜良的战马,并驾齐驱。

“受死吧!”

薛仁贵一声咆哮,手里的青釭剑划出一道青锋闪闪的寒芒,奔着颜良的脖颈而去。

只听“哧哧”的甲胄被撕裂的声音格外刺耳,纵然颜良的头盔垂下的护胄包裹着颜良的后颈,但仍然被削铁如泥的青釭剑断开,继而将头颅斩下。鲜血像喷泉般从腔子里喷出,无头尸体一个倒栽葱,从马上跌了下,失去了主人的战马嘶鸣着远远的逃开。

薛仁贵换了一杆长枪,一手挑着颜良的首级,一手提着青釭剑在乱军之中回驰骋冲杀,高声招降袁军:“颜良已死,尔等还不快快投降!”

主将战死,剩下的袁军却是再也无法突破薛仁贵的拦截,被一万多汉兵杀的节节后退,而田真此刻已经枪挑马延,与关胜、陈登三路并进,追赶了上。乱军之中关胜与辛毗狭路相逢,轻舒猿臂,生擒活捉了过。

天亮之时,杀声渐消。

颜良、马延战死,辛毗被擒,荀谌不知所踪,本方战死了一万余人,在汉军重重包围之下的袁军无力再战,纷纷缴械投降。

李靖得知了西方的战报后,命薛仁贵、陈登、关胜、田真立即率部向济南国治所平陵进军,同时亲自统率高宠、太史慈、岳、程咬金、徐盛、赵匡胤、花木兰、鱼俱罗、张郃等武将,率兵十余万自东向西,与魏延、徐庶、陆文龙的人马在平陵城下会师。

次日晌午,各路大军二十多万齐聚平陵城下,扎起了连绵三十里的大营,将袁绍剩余的四万人马团团围住,犹如铜墙铁壁,水泄不通。

袁绍站在平陵城墙上,在高干、高昂、逢纪、许攸等人的陪同下,望着汉军遮天蔽日的旌旗,听着城内人心惶惶的哀歌,不由得一口鲜血吐出,晕倒在城墙上面。

被关在大狱中的沮授听说汉军围城,袁绍损兵折将,穷途末路的时候不由得潸然泪下,以头撞墙哀叹道:“逢纪、郭图无谋之辈,害死主公也!身处险境,不能置之死地而后生,集中全军拼死突围,却瞻前顾后,分兵出击,简直是抱薪救火,自取灭亡!天亡袁氏,回天乏术也!”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