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三百九十七 人性本恶

三百九十七 人性本恶


                

也许是受薛仁贵的影响,时迁感到这赤兔马也是个以貌取人的家伙。

“嗤!”

时迁还没靠近马厩,身材高大,浑身如同赤碳一般火红的赤兔马就甩动着尾巴,从鼻孔里喷着粗气,用两只眼睛瞪着时迁,不停的抬起前面的两只蹄子,向时迁发出警告。

“兄台,赤兔神驹可不是随便是个人就能牵的,这半年负责给薛将军牵马的人是郭大,在他之前被马踢伤的人少说也有十个八个吧?寻常人别说骑它了,就是牵它都不行!”看到赤兔马对时迁充满敌意,负责看守马厩的卫士长向时迁发出了善意的提醒。

“那个什么……郭大今天被袁军射伤了,所以薛将军命我暂时牵马,待会儿准备夜探颜良大营。”时迁有些不死心,仍然试探着靠近赤兔马。

看到时迁不顾自己的警告,仍然执意靠近自己,赤兔马突然暴躁了起,人立而起,朝着时迁连踢加踹。幸亏时迁身手矫健,上蹿下跳连爬加滚才勉强躲开,却是再也不敢招惹赤兔马了。

“得得得……你是畜生之王,怪不得都说人中吕布,马中赤兔,爷爷我惹不起你躲的起你!”时迁朝着赤兔马挤眉弄眼,轻声嘀咕,缓缓的退出了马厩。

“算了,算了…… 这赤兔马我牵不了,这就回去禀告薛将军,让他自己牵算了!”时迁大步流星的走出马厩,向卫士长耸耸肩表示无奈,然后迅速的离开了马厩。

回到自己掩藏画戟的草丛。时迁提在手里,小心翼翼的向寨栅附近移动。别看他身材瘦弱。但在梁山上能够排的上号,却也是有点本事。提着三丈左右。七十九的方天画戟,顺着黑暗偏僻的角落不停的闪转腾挪,不消片刻功夫便摸到寨栅附近。

时迁借着夜色的掩护,找了个偏僻的角落,把画戟悄悄的从寨栅中间的空隙里塞了出去,然后起身直奔营门,把令牌一晃:“奉将军之命外出公干!”

成功的骗过守门军卒,时迁快速的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飞快的找到了方天画戟。直奔远处的树林。

“嘿嘿……幸好老子留了一手,没有把曹操的绝影献给薛仁贵,要不然的话,今天这亏可是吃大发了!”时迁一边加快脚步,一边碎碎念,“现在用青虹剑换回方天画戟,倒也不吃亏!”

时迁扛着七十九斤的方天画戟一路急行,走了七八里到了附近的村庄,他把从濮阳盗的曹操宝马寄放在了一户农家。为的就是给自己留个后路。

一阵拍门之后,农户夫妇把门打开,陪着笑脸道:“壮士你回了啊?你的马匹我们一直小心翼翼的伺候,没出任何差错。”

只见这座农家小院的杨树底下拴着一匹浑身黝黑发亮。如同泼墨一般的黑色骏马,身材修长,四肢粗壮。身材优雅矫健,一双眸子发着神采奕奕的光芒。

曹操有两匹绝世宝马。其中一匹浑身金黄,四蹄发白。名唤爪黄飞电;另外一匹就是院子里拴着的这匹黑马,名字叫做绝影,俱都是世间良驹。前些日子,时迁走了一趟濮阳,先从夏侯恩那里盗了青虹剑,之后又从曹操府邸盗了绝影。

时迁思前想后一番,把天下人物分析了一遍,觉得偷了吕布赤兔马与方天画戟的薛仁贵和自己类型最为相似,又是天下知名的大将,因此骑了绝影,带着青虹剑投奔薛仁贵。谁知道薛仁贵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最后弄了一出青虹剑换回方天戟的闹剧。

“嗨嗨……还是你小子老实温顺啊!”时迁拍了拍绝影的额头,连声嘉奖,“赤兔那畜生太狂暴,要不是老子躲得快,怕是要被他踢的骨折了。”

时迁嘴里胡乱念叨着,从杨树上解了缰绳,翻身上马手提方天画戟,就要准备离开。

“壮士慢走,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情?”农夫夫妻陪着笑脸拦住了时迁的去路。

时迁浑身上下摸了一遍,头摇的像拨浪鼓:“不曾有东西落下。”

“呵呵……壮士你寄放马匹的时候可是说了,回牵马的时候要略表心意。这大半个晚上,我们夫妻为了照顾你这匹神驹,一直没敢合眼入寝。而且,你这匹马真是能吃,一晚上吃了我家许多草料,就算壮士不给我们报酬,也应该把草料钱还我们吧?穷苦人家,求生都难啊!”农夫夫妻小心翼翼的和时迁交涉。

“这个啊?”

时迁有些怏怏不乐,伸手到袖子与怀里摸索了一番,却是空空如也。拍着脑门在心里嘀咕道:“倒是忘了,刚才被汉军搜身的时候都掏了出,走的过于匆忙,现在却是身无分文。

“嗨嗨……贤夫妻啊,真是不好意思,我这走的匆忙,身上铜钱全部丢失了。此刻身无分文,能不能下次路过的时候再酬谢?”时迁陪着笑脸,与农户夫妻商议道。

农夫有些无奈:“唉……那就算了吧!”

农妇却有些不忿:“这匹马儿吃了我们许多草料,拿喂羊的话,至少能让十头羊吃三五天,怎能就这样算了呢?”

对着时迁道:“俺家清贫,这草料也不是大风刮的,壮士身上现在没钱,俺们也不勉强你。马儿你骑走,把手里拿着的这武器留下,回头凑了钱再赎回去,你看如何?”

时迁突然大怒,喝一声:“不知死活的农妇,大爷让你给我喂马,是你的造化,竟然让我把画戟留下,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话音未落,手中画戟奔着农妇胸口刺出,登时鲜血飞溅,如同泉涌,不及惨叫,当场毙命。只把农夫吓得魂飞魄散,喊一声救命,拔腿就跑。

时迁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催马挺戟追出了农院,奔着农夫后背就是一戟刺出,登时戳倒在地,一命呜呼。

马蹄声得得,时迁提戟纵马,直奔洛阳方向投奔吕布去了。

半夜时分,薛仁贵起夜方便,这才发现自己的方天画戟竟然不见了踪影,不由得惊讶不已。回忆着上半夜发生的事情,登时醒悟了过:“那毛贼临走之时撞倒了兵器架,然后在方天画戟上做了手脚。下半夜去而复返,把方天画戟给盗走了?”

这让薛仁贵又是后怕又是钦佩,后怕的是时迁没有加害自己,不知道倘若他摸到自己床前图谋不轨的话,自己能否察觉?只是薛仁贵不知道的是,历史上的猛张飞就是在酣睡之中被张达、范疆两个手下割了首级,稀里糊涂的人死于非命,说起薛仁贵要幸运的多。

让薛仁贵钦佩的是,这时迁还真是有些本事,在盗窃这方面天赋的确超群。竟然能够从戒备森严的军营中把自己的方天画戟盗走了,这一身盗窃功夫,不服不行!

薛仁贵急忙前往马厩查看自己的赤兔马,发现依然还在,这才稍稍放下心,摇头苦笑道:“算了,这方天画戟本就是我顺手牵羊拿的吕布的,现在得而复失,也是天意!只是时迁这厮莫让我撞见了,到时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时迁能够从曹操手下哪里盗青虹剑,说明他是个偷盗奇才,薛仁贵也没有过于责怪手下的士卒。方天画戟是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被人偷走的,自己有什么资格拿着士卒出气?只是吩咐将士们加强巡逻,避免再出现这样的事情。

天色刚朦胧亮,北面突然杀声大起,鼓声震天。

斥候快马报:“启禀将军,颜良率军向田真将军的营寨发起了强攻,准备强行突围!”

“人,给我准备一条长枪!本将就算没了画戟,一样可以阵斩颜良!”

薛仁贵吩咐随从把赤兔马牵,给自己准备一条长枪,准备率部出营合围颜良。既然颜良不肯做诱饵,那就把他的人马全歼算了。(未完待续……)r1292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