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三百九十九 青州猛士

三百九十九 青州猛士


                就在李靖打的袁绍主力落花流水,兵临济南城下的时候,袁绍的老巢冀州也被曹操、冉闵、公孙瓒三家瓜分的支离破碎。% し

曹操亲率许褚、典韦、王彦章、文聘、乐进、李通诸将,督兵五万兵临邺城脚下,采用郭嘉围三缺一的计策,分头堵住邺城东、西、南三个门攻打,给城里的审配、袁熙等人留出北门逃亡。

就在曹操猛攻邺城的时候,以急行军见长的夏侯渊与李通、曹纯率兵三万一路向东,阵斩“河北四庭柱一正梁”中的正梁韩猛,席卷清河、阳平、平原三郡,将战线推进到渤海郡境内。

而曹操的族弟曹彬与曹洪率兵两万向北进军,面对着防守虚弱的袁绍大后方,一路势如破竹,连克守军只有三四千人的巨鹿、赵国、安平三个郡国,将地大物博的冀州鲸吞了三分之二。

墙倒众人推,趁着李靖二十万大军困住了袁绍主力,缓过劲的冉闵与盟友公孙瓒由北向南齐头并进,企图从肥美的冀州疆域中分一杯羹。

冉闵命张绣、胡车儿镇守雁门一带,防备夏侯惇挥师向北,留下龚都、裴元绍镇守上谷、代郡两地,自己与贾诩、管亥、刘辟等人引兵三万向南一路攻破常山国、中山国两地,与曹彬、曹洪在安平郡内形成对峙局面。

而公孙瓒则留下兄弟公孙范、儿子公孙续,以及大将田豫镇守易京、蓟县等地。亲自带着女婿罗成、严纲、单经、田楷、张燕等文武率兵三万离开了幽州,进入了冀州境内。历经一个月鏖战,连拔渤海郡治所南皮、河涧等两郡数十座县城。继而进军乐陵与夏侯渊对峙。

至此,创世元年三月中旬,袁绍治下的十几个郡,一百多座县城全部丢失。袁绍势力犹如行将入土的垂死之人,只剩下了奄奄一息的最后一口气。

三月中旬,冀州风雨大作,漳河水位上涨。

曹操决漳河之水灌入邺城。导致城内河水泛滥,许多土坯房屋倒塌。粮食被浸泡了发霉,城内守军的饮食逐渐告急。

此刻,邺城内还有一万五千斗志低落,士气消沉的守军。所有人还不知道袁谭、颜良阵亡,济南被李靖围得水泄不通的消息,远在黄河彼岸的袁绍主力军成为了支撑邺城守军继续奋战的最后希望。

“正南先生,曹军水攻邺城,怕是再有三两天城墙就要被泡塌了,咱们趁着曹军还没有合围城池,从北门弃城而走吧?一路走斥丘、馆陶、高唐,渡过黄河去济南回合父亲大人吧?”

还不到二十岁的袁熙,与稚气未脱。只有十五岁的袁尚一起向审配提出了建议。每天遭受曹军的猛烈攻打,这两个年轻人的心理防线几乎崩溃了,向东突围会合父亲。成为了他们心中唯一的出路。

审配面色冷峻,没有说什么话,心里却是叹息一声:“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主公的人马孤客穷军,被李靖的二十万人困在济南、泰山等地,只怕日子比起邺城也好过不到哪里去吧?”

看着袁熙、袁尚一脸的迷茫,审配的内心犹如刀绞一般。主公把两个儿子托付给自己,但自己却不能庇佑他们的安危。在大厦将倾之时不能力挽狂澜,实在是有负主公所托。

“罢了,罢了,在城内也是死,出城走一遭说不定还会有生机!就算两位公子要死,让他们在闭上眼睛之前与主公见上一面,九泉之下也可以瞑目也!”

审配在心里打定了主意,最终点头答应了下;“既然两位公子思念主公心切,那审配便分给你们一半人马,由北门出城向东投奔主公去吧!”

“难道正南先生你不走?”袁熙、袁尚兄弟吃了一惊,语气中充满了依赖感与不舍。

审配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毅然颔首:“两位公子等天黑之后即刻出城去吧,审配誓与邺城共存亡!城破之时,就是我审配血溅城楼,以死明志之时!”

袁熙与袁尚一副忧心忡忡的表情:“曹军势大,已经攻占了我冀州各郡,若是没有正南先生指挥队伍,我们兄弟怕是无法突破曹军防线呢!”

审配惨然一笑道:“两位公子勿忧,我向你们推荐一位猛士,他既能统兵又武力过人,不输颜良、文丑两位将军,有他护着两位公子突围,定然能够所向披靡,安然无恙的渡过黄河!”

“不输颜良、文丑的猛士?姓甚名谁?”袁熙、袁尚兄弟又惊又喜,齐声追问。

“人,把夏鲁奇召唤过见过两位公子!”审配并没有直接回答袁氏兄弟的话,而是吩咐自己的卫士召唤夏鲁奇过。

不消片刻功夫,在卫士的引领下,一个身高八尺五寸,虎背熊腰,面目雄伟,浓眉大眼,年约三十岁左右的壮士大踏步的到了袁氏兄弟与审配面前,躬身施礼:“夏鲁奇拜见两位公子与别驾大人!”

审配拱手还礼:“邦杰不必多礼,我适才向两位公子推荐你,由你护送着他们离开邺城,前往青州济南会合主公!”

审配说着话又转身对袁氏兄弟道:“这位壮士姓夏名鲁奇,青州人士。去岁寒冬,吾去平原巡视,见他在街上卖艺,一条长枪使得出神入化,便招揽到麾下。今年方知他不仅枪术了得,弓马娴熟,更是深谙用兵之道,只可惜我军却是大势已去。如今亡羊补牢,配只希望为时未晚,还望两位公子见到主公之后,把邦杰推荐给主公,告诉他邦杰武艺不输颜、文两位将军,统兵能力更是略胜一筹,还望主公多加器重,说不定能够绝境逢生,化险为夷!”

夏鲁奇向袁氏兄弟施礼道:“承蒙别驾大人厚爱,授鲁奇以校尉之职,愿为两位公子效犬马之劳!”

计议停当,审配拨给夏鲁奇七千兵马,命张南、焦触二将一块随行。待天色昏暗之后,打开北门,护送着袁氏兄弟及袁绍的正妻刘氏,以及众小妾快马加鞭,先向北走了十几里,转而向东奔斥丘方向而去。

袁军出城的消息很快被曹军斥候探得,对于邺城觊觎已久的曹操一刻也不想再多等。冉闵、公孙瓒联军步步逼近,只有早点拿下邺城,才能集中兵力将自幽州的敌军拒与辖境之外。

随着曹操一声令下,典韦、乐进、李通、曹真等诸将各自统率近万精锐,扛着梯,推着冲城车,举着明晃晃的火把,连夜向邺城发起了最强烈的进攻。

袁绍大势已去,邺城变成了泽国,粮食稀缺。傍晚之时袁熙、袁尚又率兵弃城而走,剩下的六千人军心已经涣散,斗志全无。面对着将近十倍的曹军,只是略作抵抗,很快的就被典韦、乐进登上城头,后面的曹军精锐鱼贯而上,在城墙上逐渐占据了上风。

看到大势已去,审配的侄子审荣打开南门落下吊桥,高呼:“曹公请率大军入城,审荣愿降!”

看到城门大开,曹操大喜过望,手提倚天剑胯下爪黄飞电,督促着大军如同潮水一般涌进了邺城。李通、曹真良将策马在前,不消一顿饭的功夫,数万人马便一股脑的杀进了邺城之中。

城头之上,典韦手提一双八十斤的镔铁双戟,犹如恶再生,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所到之处无一合之敌,面前人头乱滚,伏尸成堆,直朝着审配冲杀了过去,“审配还不快降,人头落地之时,悔之晚矣!”

“哈哈……今夜只有断头之审正南,绝无投降之审配!”审配执剑在手,放声大笑,“可惜我审家出了叛徒,不能亲手清理门户,死不瞑目也!”

话音落下,审配横剑自刎,一腔鲜血从颈部喷涌而出,登时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坠下了城头。

曹操如愿以偿拿下了邺城,一面率领着郭嘉、戏志才、董昭、刘馥等谋臣出榜安民,维持秩序,排除积水,修葺受潮倒塌的房屋,一面命人保护袁绍的家眷府邸,任何人不得擅自闯入,只可惜却是人去府空,袁绍的妻妾俱都随着袁氏兄弟出城而去。

夏鲁奇手提长枪,策马当先开路,引领着七千人马向着斥丘方向急行,走了二十多里,突然一声鼓响,杀出一支六千人的兵马乱箭齐发:“文聘奉曹公之名,在此等候多时!”

两军一场混战,夏鲁奇一马当先,奋勇死战,拼尽全力杀退了文聘的伏兵,突围向东,却是折损了将近两千余人。

军心惶惶,犹如丧家之犬,又走了五六里路,许褚率领着三千铁骑杀了出:“袁军休走,许仲康在此恭候多时!”

“青州夏鲁奇在此,我管你是谁,挡我者死!”夏鲁奇已经杀红了眼,保护着袁氏兄弟奋勇向前,策马挺枪直取许褚。

“夏鲁奇?什么破名字?一听就是下贱之人!既然你自己讨死,许爷我就成全你!”对于夏鲁奇的叫阵,许褚针尖对麦芒的予以还击,拍马舞刀与夏鲁奇战在一处。(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