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三百八十二 千古暴徒

三百八十二 千古暴徒


                

(关于昨天断更的原因:这几天放假,昨天回了一趟乡下老家,到家后发现许久不用的移动宽带连不上网了。联系移动公司的维护人员上门维修,检查了半天说是账号被关闭了,跑移动营业厅去询问,告知一切正常。又打电话让维修回重新检测,最后确定是光猫问题,需要更换,再去移动公司已经下班了,需要明天给办理入网才能使用,也是无语了。

各种郁闷,各种烦躁,本打算先码一章,借用邻居家的电脑上传,又怕太晚邻居睡了,结果一边看表一边码字,静不下心,情节梳理不通。在没有网络的世界,就像与世隔绝一般,越写越烦躁,最后到九点才写了半章,自己看了下生涩枯燥,一怒之下删了睡觉,烦躁之下大半夜也没睡好,熬到早晨五点起码字,先借一下邻居家的网络上传,上午还得去移动公司更换光猫,也不知道这是不是症结所在?)

春风解冻,二月草长。

青州的旷野积雪已经融化,河流中的坚冰逐渐消融,远山也有了绿色。

最先向袁绍发难的就是他的故友曹操,在度过了一个冬季之后,率领十万人马从濮阳出发,渡过黄河,直扑袁绍的老巢邺城。[

“阿瞒小儿,与吾三十年交情,非但不替吾解围,竟然趁机发难,是可忍孰不可忍?”袁绍得报。气的七窍生烟,呕血三升。

但在曹操看。自己的处世准则是“宁可我负天下人,也不可天下人负我”。随着刘辩将青州大部、徐州、以及豫州南部、荆州北部与整个扬州拼成一块铁板,他原先的治所许昌就变成了前线,这让曹操寝食难安。与众幕僚商议一番,于去年初秋将治所迁徙到了濮阳。

濮阳无险可守,城池也算不上坚固高大,而且地处黄河岸边,时不时的就会闹洪灾。作为志向远大的诸侯,曹操显然看不上濮阳,把治所定在濮阳不过是权宜之计。

在曹操看。袁绍的老巢邺城才是一块风水宝地,南面有黄河作为天险,西面又有太行作为屏障,白马津、顿丘两座险塞易守难攻。而且邺城地处平原,有漳河环绕,水土肥沃,城墙高厚,防御坚固,城内百姓将近二十万。为天下四大名城之一,若是能取邺城作为根本,自然胜过濮阳十倍百倍。

而且若是能够取得邺城,占据整个冀州或者大部分地区。便可以与西面的并州、黄河南岸的豫州、兖州治下连为一体,将战略纵深提升数倍,进可争雄天下。退可割据一方。春秋时候的晋文公霸业就是在这样的版图上建成的,而曹操正朝着这个目标努力。

基于这个战略。曹操从去年九月就暗中在濮阳集结兵马,除了命曹仁、于禁、程昱镇守陈留。防备洛阳朝廷进犯;命夏侯惇、荀攸、朱灵、路昭镇守晋阳,防备冉闵反扑之外;其他的精兵强将,全部集结在了邺城。

到了正月底寒气渐消,士兵可以伸出手之后便兵分三路,渡过黄河,直扑相距二百里的邺城。夏侯渊、许褚率兵三万为右路,由卫国、攻阴安直取邺城东;曹彬、曹洪、乐进率兵三万出黎阳、安阳,攻打邺城西方。曹操亲自督率典韦、李典、王彦章、李通等诸将,在谋士郭嘉、戏志才、刘馥等人的参军下,挥军攻破顿丘,直寇邺城正南方。

去年十月,杨玄感与吕布及荆州联军在宛城遭到岳飞大败,黄忠被擒,文聘、蒯良退路被断,无奈之下只好北上许昌投奔曹操。曹操大喜过望,对文聘、蒯良倍加器重,俱都以要职相授,此次北伐邺城,俱都随军。除了文聘、蒯良之外,去年冬又有山阳人满宠投,曹操见他足智多谋,通晓兵书,便委任为参军,命他前往陈留辅佐曹仁。

得知曹操重兵攻掠邺城,袁绍又怒又急,召集麾下文武,日夜商议对策,最终决定强行突围,回援邺城。毕竟冀州才是自己的根本,青州三郡只是鸡肋,虽然弃之可惜,但食之更加无味。

在郭图、逢纪、许攸等幕僚的策划之下,袁绍命袁谭放弃临淄,颜良放弃泰山,一起到济南国境内集结,然后兵分两路向北突围。而袁绍则与众幕僚继续坐镇济南,一挡住从泰山尾随而的薛礼,从临淄追袭的魏延;二万一突围不成,也好有个退路。三,郭图、逢纪建议个反包围,先让颜良、萧摩诃突破李靖的防线,然后再掉头杀回,袁绍则从济南向西,里外夹攻李靖,或许能够反败为胜也不一定。

袁绍令旗一挥,命颜良、麴义率三万人从历城向西突围,命长子袁谭率萧摩诃、张郃督兵三万加上两万黄巾降卒,由著县方向突围。而袁绍则亲自督率高干、高肃、淳于琼、韩莒子引正规军四万,黄巾降卒三万出了平陵,在土鼓一带正面阻击尾随而的薛仁贵、魏延两军。

令出如山,兵贵神速,袁谭、颜良立刻引兵动身,颜良、麴义率部朝历城方向而去,袁谭则引兵直奔著县。出乎袁绍集团预料的是,虽然留守的人马正面挡住了薛仁贵、魏延两个兵团,但太史慈、赵匡胤率部从益都绕了个大圈子,走广饶、乐安一直追到了梁邹,紧紧咬住了袁谭的尾巴。

袁谭恼怒不已,在邹平下辖的青阳湖一带暂时驻兵,召集麾下文武共商对策。

袁谭高坐帅帐中央,谋士郭图、辛评在左,大将萧摩诃、张郃、汪昭、蒋义渠在右,此外一些偏将、裨将俱都出席。最为惹眼的就是萧摩诃身后的几个副将,一个个高鼻深目,浓眉大眼。与中原人在相貌上有着明显的差异。

这四人不是别人,正是上次被宇文成都爆表之后乱入的南北朝异族将领。分别是北齐神武帝高欢,后赵暴君石虎。北魏权臣尔朱荣。此外,性情残暴,生性嗜杀的石虎还携带了一个更加勇猛,更加残暴的儿子石邃。

北齐神武帝高欢,本是汉族,祖籍渤海郡。因祖上犯法,后移居怀朔,成为了鲜卑化的汉人,并且取鲜卑名贺六浑。出仕之后在权臣尔朱荣手下效力。后背叛尔朱荣,依靠鲜卑族消灭了尔朱荣的残余势力,控制了苟延残喘的北魏政权,如曹操般把持政权十六年。

高欢死后,其子高洋如同曹丕一般在邺城废掉北魏孝静皇帝,建立北齐政权,追谥高欢为献武皇帝,后又改谥为神武皇帝。

北魏权臣尔朱荣,是个能用兵有谋略的人才。被后世的史学家认为是曹操一类的枭雄。当然,也只是认为而已,其真实才干与一代枭雄曹操自然无法相提并论,只能说有曹操处事之风。

尔朱荣出自北魏贵胄。在仕途中凭借着自己的能力逐渐控制了兵权,挟帝自重,权倾天下。但由于骄横跋扈。最终为北魏孝状帝所杀,从这方面讲尔朱荣远远不能望曹阿瞒项背。

尔朱荣一生最巅峰的战绩就是扫平葛荣的三十万乌合之众。击退陈庆之的北伐。当时,葛荣在邺城造反。尔朱荣率军度过黄河讨伐,最终击溃叛军。叛军虽然号称三十万,但毕竟只是乌合之众,战斗力与正规军自然不可同日而语。三国时期的公孙瓒就曾经以一万人,在青州击溃收编三十万黄巾,而曹操更是以数万人击破了百万青州黄巾,尔朱荣的这份战绩与公孙瓒击破青州黄巾,大致相当。

只是,就在尔朱荣在黄河以北讨伐葛荣叛军的时候,后方发生了意外。陈庆之受梁武帝派遣,率七千人护送北魏贵胄回洛阳,一路乘虚而入,进入了洛阳,由此树立了自己的名声,以及历史地位。

尔朱荣得知后方失火,大惊失色,急忙率部回援与陈庆之在黄河两岸对峙。据史官记载,双方僵持三十一日,尔朱荣吃亏在先,最后用计水淹陈庆之,七千白袍军全军覆没,手无缚鸡之力的陈庆之死里逃生,削发装扮成和尚,只身一人逃回梁国。

后赵暴君石虎,本是石勒之侄,羯族人,字季龙。在石勒死后,石虎废除石勒之子石弘,自己登基称帝。石虎的暴君之名或许不如商纣、隋炀帝,但那只是因为他在位时间短,名气小,若论罪行,石虎肯定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石虎在位之时,穷兵黩武,五丁取三。也就是一户是有五口男丁,至少有三个人出参军,害得不可计数的百姓家破人亡。又强征徭役,修建宫苑,强抢三万民女充入后宫,下至十三上至二十,只要见到管你是否许配人家,一律抢入后.宫,稍有不从,便加杀戮。石虎攻城,所过之处,屠戮殆尽,一概不留。

石虎之子石邃与他相近,也是残暴凶狠,武力过人之徒,深受石虎喜爱,被立为太子。而在恶行上,石邃更胜父亲一筹。

有时候,石邃会在深夜窜入大臣家里寻找猎物,但见到有姿色的民妇,便强迫交欢,若有不从,便治罪全族。有时候,石邃会让宫女浓妆艳抹打扮的妩媚动人,然后亲手把头颅割下放在盘子里一边饮酒一边欣赏。有时候,石邃会从尼姑庵抢回秀美的尼姑,玩弄够了,然后杀掉剁碎,与猪肉、羊肉掺和起享用,并召集文武大臣一起吃人肉筵。

就是这样的三个人,因为宇文成都的爆表,一起到了这个世上,成为了袁绍的部曲,萧摩诃手下的偏将。

“太史慈、赵匡胤追的太紧,诸将以为该如何应对?”袁谭扫了一圈众将,沉声问道。

“回长公子的话,末将有一计或许可败汉军,不知当讲不当讲?”尔朱荣小心翼翼的站出,拱手搭话。(未完待续……)r1292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