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三百七十七 无双猛将出世

三百七十七 无双猛将出世


                

山林中的偏僻小径,有薄雾弥漫。

四千白袍军在陈庆之与潘璋的率领下,每人怀里抱着一捆柴薪,向着周瑜的大本营急行。走了三十里之后,掐指算算,距离周瑜大营已经不过七八里路,这让所有的白袍军感到兴奋。只要能够成功火烧周瑜大营,自然是大功一件!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迎面而,正是提前探路的斥候,一边纵马疾驰,一边声嘶力竭的呼喊“速撤,速撤!有骑兵埋伏!”

陈庆之大惊失色,一颗心顿时如同坠进冰窟里,自己算算去,终究还是棋差周瑜一招,“难道周公瑾是我陈某一生的宿敌吗?这道坎终究迈不过去?”陈庆之轻声呢喃。

本还安静的旷野,顿时马蹄声大作,震彻的山摇岳动。一支骑兵从一处山脚后面杀了出,如同潮水般汹涌而,马蹄声沉重的可怕!

“重甲骑?竟然是重甲骑?”

这一刻,陈庆之和所有白袍军一样,心情比这初春的二月还要寒冷。用后世的军队做比喻,步兵遇上了重甲骑,就像步兵遇上了坦克军团一样,在兵种方面处在绝对的劣势。

这是一支两千人的重甲骑,从骑士到战马全部被厚厚的甲胄包裹在里面,在瑟瑟春风中,从青铜铠甲里透着热气,人手一支长枪,腰悬战刀。

一杆红色的大旗迎风飘荡,上面书写着斗大的“伍”字。为首大将却不是伍召,而是一个身高接近九尺,红脸黄须,头戴鱼尾乌金盔,身穿鱼鳞乌金甲,胯下青骓马,手提八十五斤混元镏金镗,威风凛凛的拦住了白袍军的道路。

“哼哼……我家周都督早就料定尔等回劫营,下马受缚,免尔等一死!”手提镏金镗的大将武器一指,杀气横生。

“看此人的武器,绝非泛泛之辈,让末将挡住他,将军你先撤!”潘璋攥紧了手中的大刀,示意陈庆之先撤。以四千步兵对阵重甲骑,几乎毫无胜算。

陈庆之向后方眺望,突然苦笑一声:“向哪里撤?只怕插翅也难飞了!”

潘璋急忙回头,顺着陈庆之的视线看去,只见后方数里之遥,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支队伍,同样也是骑兵,与迎面而的重甲骑不同的是,这是一支大约千余人的轻骑兵,为首两员年轻的将军,一个穿银甲,手提长矛,另一个穿金甲,手提大刀。身后同样飘荡着两杆“伍”字大旗。

要问这三人是谁?那就是被隋唐第五条好汉伍召带出的族弟伍天锡,以及伍魁、伍亮。迎面拦路,手提镏金镗的大将正是隋唐第六条好汉伍天锡,而断了陈庆之后路的两人则是伍魁、伍亮。

“嘶……无路可退了呢!”潘璋的嘴里有些发苦,看今天已经处在了绝境。

阴沉晦暗的天空忽然飘下了零星雪花,让四千白袍军感到了一丝湿润。雪花落在了陈庆之的脸颊上,晶莹温润,旋即融化,仿佛泪滴。

陈庆之忽然拔剑:“儿郎们,对面是骁勇无比的猛将又如何?对面是铜筋铁骨的骑兵又如何?拼死一战吧,马革裹尸未尝不是一种荣耀!”

“愿随将军死战!”

白袍军举起武器同时响应陈庆之的号召,声振寰宇,热量把头顶飘落的雪花融化。

潘璋策马挡在陈庆之面前,高声道:“请将军坐镇中军,某挡住这员猛将!”

陈庆之微微惨笑:“不必了,谁说手无缚鸡之力不能冲锋了?大不了血溅五步,今日就将我陈庆之的鲜血洒在大汉的土地上!”

话音未落,嘴里叱喝一声,手提佩剑催马向前,朝着伍天锡义无反顾的迎了上去:“贼将休要猖狂,大汉陈庆之在此!”

“得好!”

伍天锡飞纵胯下青骓马,挥舞着镏金镗冲向陈庆之。看到这员汉将竟然没有长武器,而是手提佩剑冲了过,这让伍天锡感到诧异,“莫非这员汉将在剑术上别有造诣?”

诧异归诧异,但伍天锡手里八十五斤的混元镏金镋可没有闲着,用出全身力气,一招“神龙探海”奔着陈庆之当胸袭,势大力沉,疾如雷霆,携带着虎虎风声,声势甚是骇人。

“开!”

陈庆之学着别的武将挥剑格挡,只是剑还没提起,已经被锋利的镏金镗刺进了胸膛,鲜血横流,身体撕裂,整个人被从马上击的飞了起,向后坠落。

“咦?”

伍天锡有些诧异,还以为这员汉将有胆量只凭佩剑厮杀,必有过人之处,没想到竟然被自己一镗击飞。

不过,也只是略微的诧异,伍天锡继续纵马向前,踏着陈庆之而过。在他身后的两千重甲骑兵,潮水般涌过,满地泥土之中只是多了斑斑血迹。

“陈将军死了,弟兄们奋力死战啊!”

看到一手将自己提拔起的陈庆之战死沙场,潘璋歇斯底里怒吼一声,挥舞着大刀迎向伍天锡。身后的四千白袍军奋勇向前,红着眼睛用手里的长枪抵挡着伍天锡率领的重骑兵。

伍天锡单骑如虎,所向披靡,奔着潘璋就是一镗,“挡我者死!”

潘璋挥刀格挡,“啪”的一声,刀杆断为两截,旋即被巨大的冲击力扫下马,再被伍天锡补上一镗,登时气绝,两千重甲骑毫不留情的碾压而过。

就在伍天锡率重甲骑向前狂飙突进之时,背后的伍魁、伍亮兄弟也引领着一千名轻骑兵向前突击,与伍天锡前后夹攻。白袍军奋力死战,但面对着刀枪难透,连接成队的重甲骑,只能成片成片的倒下,血肉模糊,空间被挤压的越越小,接下面临的只有全军覆没……

与此同时,刚刚结束了早朝的刘辩脑海中再次响起了提示音:“叮咚……‘不死不休’的任务已经完成,宿主获得‘历史最强top20统率卡’一张,已经可以开启最强二十统率数据库了!”

“什么?谁死了?”刘辩吃了一惊,虽然希望任务早点完成,但没想到竟然如此之快,

“陈庆之遭周瑜伏击,阵亡于铁蹄之下!”系统语气冰冷的说道。

“我的白袍鬼将死了吗?”刘辩一脸的惋惜,“唉……陈将军,安心的去吧,你为大汉做的事情,朕会铭记在心!一将功成万骨枯,一个朝代的建立更是需要千万性命奠基,你的血不会白流,朕会还给你一个太平盛世。”

“宿主目前拥有50愉悦点,38仇恨点,400复活点,8个复活碎片。一个赵爆表之后的可指定范围特权,一个历史最强top20统率卡,请问宿主可是要进行召唤?”

上一次召唤的时候刘辩有20个愉悦点,之后获得了尉迟恭、戚继光、王守仁三个的各自10个愉悦点,所以增长到了50个。而三个复活碎片则分别自鳌拜、萧朝贵、陈庆之。

“召唤啊,当然召唤,南方军团肯定陷入死战了。此时不召唤更待何时?”刘辩攥拳,斩钉截铁的下令。作为远在千里之外的君主,自己也只能为这些浴血沙场的将士做这一些了!

“先用赵爆表之后的特权之后进行召唤,指定范围武力!”刘辩冷静的下达指示。

“叮咚……召唤程序正在执行中,请宿主稍等!”

“叮咚……恭喜宿主获得隋唐第二条好汉宇文成都——武力103,统率89,智力65,政治52。”

“特殊属性一:雷霆——当面对三名武力不低于99的猛将围攻之时,武力上升5点,可持续三十回合。”

“特殊属性二:护主——当追随主公陷入绝境之时,武力上升8点,视死如归,武力值可持续一个时辰。”

“太好了!”刘辩击掌叫好,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孙策有伍召,朕有宇文成都,你要战我便战!别说一个宇文成都,就算再一个雄阔海与伍天锡群战,也不怕你!”

“请问宇文成都现在何处?植入身份是什么?”刘辩收了心神,沉声问道。

“叮咚……系统提示,宇文成都植入身份姓文名宇字成都,是御林军副统领文鸯的兄长,目前正担任赵骑兵营的副校尉,正追随赵驰援南方军团。”

系统解释完了刘辩的询问,“请问宿主还要继续召唤吗?”

“使用历史最强top20统率卡进行召唤!”刘辩鼻子嗅了几下,屏住呼吸,郑重的下令。

————————————————————

(最后,陈庆之就此画上了句号,在我的大纲里本不是这样的,但不想再次被陈迷干扰了思绪影响写作,就这样吧,想骂的你继续,我无所谓了。当然,咱们正版区的谩骂几乎没有,最多就是辩论,谩骂、素质低下者绝大部分自盗版的某吧,剑客本可以不必理会他们,但看到之后就像吃了苍蝇一样,难免情绪受影响。

剑客在这里再次重申一点,剑客反感的不是喷甚至也不怕黑,你有理你辩论就是了,但上就是傻x,x你妈,死全家这样的谩骂,换你你不生气?谁写书是给自己家人找骂的?面对着满屏的谩骂,我都不好意思吃老妈做的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