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三百六十九 火烧洪天王

三百六十九 火烧洪天王


                【本书首发网站<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云来阁】

两军列阵相拒,鳌拜飞纵五花马,挥舞着八十斤的牛头五齿镗,大声叫阵,指名道姓的挑战徐晃。

“化外蛮夷,有何资格挑战我大汉上将,先让林冲会会你!”

不等徐晃搭话,旁边的林冲已经拍马出阵,手提五金钩镰枪,直取鳌拜。一招“仙人指路”,疾刺鳌拜眉心,又快又急。

“吃我一镗!”

鳌拜怒吼一声,手中的五齿镗一招“横扫千军”,带着呼啸的风声,划出一个大圈,奔着林冲的长枪荡了开。

常言道“一力降十会”,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必须小心翼翼。看到鳌拜生得虎背熊腰,铜头铁臂,骑在马上宛如一座铁塔,手中的武器形状怪异,势大力沉,林冲知道此人必然是走的力量路线,因此不敢硬拼,在兵器相交的瞬间,抽枪回。

鳌拜一镗落空,心中冷哼一声:“算你这汉将识相,若是撞上,少不得让你虎口震裂!”,当下收了力气,施展开将近两丈的怪异兵器,奔着林冲的上中下三路不停的猛攻。

林冲看到这鳌拜不仅力量过人,而且武艺娴熟,心下不敢小觑,催马围着鳌拜不停的转动,手里的长枪犹如白蛇出洞般寻找间隙,抓住机会就向鳌拜的空当疾刺。

两将枪镗往,马走连环,激战了五十回合,胜负难分。

表面上看起将遇良才,棋逢对手,但中间数次兵器相交。林冲被震得虎口发麻,手中长枪险些拿捏不住。但考虑着要把太平军拖到傍晚。再放他们进入庐陵,因此林冲只能打起精神。小心应对,尽量的避免兵器碰撞。

而在鳌拜这一方面,心高气傲,自诩五溪第一勇士,恨不能三五回合就把汉将斩于马下,树立自己的威望。此刻鏖战了五十回合,仍然奈何不了汉将,怎能不让他心浮气躁,暴跳如雷?

“看不用暗器。难赢这汉将!”

鳌拜求胜心切,当下也不顾沙场规矩,决定用暗器取胜。在与林冲周旋的时候,单手握住五齿镗,悄悄的自马鞍上取了流星锤,握在手里。

“吃我一镗!”鳌拜虚晃一招,手中的五齿镗以泰山压顶之势,当头劈下。

林冲急忙策马闪避,却不料鳌拜一抖手。一颗流星锤当胸袭,躲闪不及,正中心脏部位。幸亏有护心镜挡着,方才逃过一劫。饶是如此,林冲仍然是五脏翻滚,气血逆流。一口鲜血张嘴吐出。在马上摇摇欲坠,急忙调转马头。败归本阵。

鳌拜一击得手,欣喜若狂。提镗催马紧追不舍:“汉将哪里走?留下人头!”

看到鳌拜先胜一阵,漫山遍野的太平军齐齐发出一声欢呼,直上苍穹,震耳欲聋。

“以暗器伤人,算什么英雄好汉?吃我一斧!”

看到林冲中了暗器败下阵,徐晃飞纵骅骝,手提月牙开山斧出阵接应,拦住鳌拜厮杀。

眼看着煮熟的鸭子飞走了,鳌拜不由得暴跳如雷,一边挥舞着兵器猛砍猛劈,一边大声喝问:“的可是徐晃?”

“本将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正是河东徐公明!”徐晃催动马匹,沉着应战。

鳌拜怒吼:“也罢,也罢,能得徐晃一颗头颅,胜过其他人数颗,你这项上人头,某要定了!”

徐晃大斧挥舞的寒光闪烁,沉声道:“徐晃的人头就在项上,要想拿走,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两将再不答话,马走龙蛇,你我往,酣战了百十回合,胜负难分。按照正常武力说,鳌拜略胜徐晃一筹,但方才他已经与林冲恶斗了一场,体力有所下降,因此一时半刻的难以占到便宜。

萧朝贵在后面看到鳌拜一时之间难以取胜,高喊道:“鳌将军少歇,容萧某替你厮杀一阵!”

鳌拜却是不肯错过这个露脸的机会,大喊道:“不劳萧将军费心,徐晃这颗人头我鳌拜要定了!”

又战了五十回合,徐晃逐渐处在了下风,看看斜阳西沉,决定撤兵。当下虚晃一斧,逼退了鳌拜,拨马就走,“天色已黑,本将暂且放你一马!”

鳌拜哪里肯舍,急忙拍马紧追:“我呸,无胆鼠辈,也敢大言不惭,留下人头再走!”

看到鳌拜追赶的急,刚刚缓过劲的林冲急忙命弓弩手放箭。随着林冲一声令下,汉军阵中弓弩齐发,鳌拜慌忙挥舞着兵器格挡,眼看着徐晃退回本阵。

“全军冲锋!”

看到鳌拜连赢两阵,杨秀清手中马鞭一挥,十几万太平军挥舞着刀枪矛戈,漫山遍野的席卷而,冲向汉军阵脚。

汉军虽退不乱,徐晃提斧压阵,且战且走。虽然汉军兵力远逊于漫山遍野的太平军,但胜在装备精良,甲胄齐全,数次白刃交锋,太平军也沾不到什么便宜,只能尾随着汉军,一路虚长声势的呐喊鼓噪,朝着庐陵城追赶。

汉军一路向北,撤退了二十里后,便抵达了庐陵城下。出乎洪秀全、杨秀清意料的是,汉军并没有进入庐陵城,而是绕过了城池,继续向北败退。这样一,萧朝贵包围庐陵城,用老弱妇孺当炮灰,强行攻城,围歼徐晃所部的计划就落空了。

“汉将狡猾啊,竟然看透了我军的计谋,弃城而走!”洪秀全手抚胡须,满脸遗憾,“传吾命令,命义公将军与人公将军继续率军追赶,本师率大队人马进城。”

得了洪秀全一声吩咐,鳌拜与萧朝贵继续率领本部人马向北穷追汉军不舍,一直追到黑灯瞎火,不辨路途。再加上汉军斗志旺盛,韧劲十足,太平军数次冲锋也占不到什么便宜,只好就地扎营,等待指示。

就在萧朝贵、鳌拜率军穷追徐晃不舍的时候,洪秀全、杨秀清率领着五万最精锐的太平军进入了庐陵城,挨家挨户的搜索一番,早就人去城空,连个牲畜都不看见。

“汉将真是狡诈,竟然把庐陵城中的百姓全部撤走了,使我军只得了一座空城!”洪秀全怏怏不乐。

杨秀清安抚道:“全胞勿要忧虑,反正庐陵已经得手,扬州南部再无大城险关,我军可以一路向北,直抵南昌城下。可让将士们在城中休整一夜,明日再继续追赶汉军不迟!”

洪秀全当即传下命令,让老弱妇孺在城外驻扎,本部最精锐的人马进入庐陵城,在百姓的房屋里,大户人家的厢房中休整一夜,明日再继续向北追赶汉军。

夜幕降临,北风渐起。

庐陵虽然地处南方,但到底是正月时节,冬季尚未完全过去,天色黑下之后,气温就下降了许多。许多太平军缺少棉衣,夜间很是难熬,听说庐陵城完全空了,除了洪秀全麾下的精锐之外,杨秀清部下战功赫赫的部曲,也一股脑的涌进了城中,寻找民居夜宿。

不过小半夜功夫,偌大的庐陵城便挤进了七八万太平军,俱都是太平军的精壮士卒。而那些战斗力较弱的部队,以及老弱妇孺则没有这份运气了,只能在城外安营扎寨,接受北风的摧残。

连续一个多月的征战下,太平军早就人困马乏。再加上夜色漆黑,进了城的太平军难得有一个舒服的栖身之所,不多时便纷纷进入了梦乡。庐陵城内到处鼾声大作。

庐陵城外面一遭都是太平军的营寨,北面又有鳌拜、萧朝贵的大营,就算汉军扎了翅膀也难以飞进庐陵。下榻在太守府的洪秀全、杨秀清非但没有叮嘱部曲加强防备,反而吩咐他们夜间好生歇息,天亮之后要猛追汉军,一路高歌,直捣南昌。

到了下半夜时分,北风更盛,裹挟着枯草在天空打转,怒吼声让人只感到头皮发麻。

卢象升觉得时机差不多了,挥手下令:“放火!”

得了卢象升一声命令,在地道里憋了半天半夜的汉军从十几个出口悄无声息的钻出地道,点燃了大火。

不消片刻功夫,庐陵城十几个方位同时燃起了熊熊大火,那些被卢象升刻意堆积的柴草枯枝,在硫磺、火硝的助威之下,在北风的咆哮之下,越烧越旺,火光冲天,火苗窜起几丈高。

一时之间,庐陵城内到处都是人肉烧焦的味道,各种惨叫哀嚎声甚嚣尘上。许多民居都是茅草房,在大火的燃烧之下,瞬间就坍塌下去,把成千上万正在熟睡中的太平军埋葬在了火海之中。

洪、杨二人栖居的太守府也燃起了熊熊大火,看着漫天火光,庐陵城仿佛变成了一座火炉。洪秀全急忙下令突围冲出城去,在心腹死士的护卫之下,向城门冲锋,在大火的炙烤之下,不断的有人倒在地上,然后被疯狂乱窜的火苗吞噬,发出焦糊的味道。

洪秀全、杨秀清在心腹死士的护卫之下,拼命冲到了南城门,却发现城门不知何时被堵上了大量的柴草,此刻火苗蹿的比城内的还要高,要想冲出去几无可能。若是外面的人不救火,城里的人只能被这场大火生生烤熟。(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