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三百六十 子龙伏虎

三百六十 子龙伏虎


                【本书首发网站<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云来阁】

星辰寂寥,夜如墨染。√∟

赵胯下白马,手提银枪,一路向南疾行,心中直挂着陆国舅的安危。

“若是折了陆国舅,吾还有何面目再见天子?”

一路狂奔了二十多里,马蹄脚下突然拌蒜,人立而起。赵急忙凝目查看,赫然发现满地尸体横陈。不由得大惊失色,急忙翻身下马仔细探视,可不是七八名汉军尸体么?

跟随赵出征的士卒一万五千人,身为三军主将的赵自然不可能认识每一个,再加上夜色昏暗,更是看不清面目。赵只能通过这些人穿的甲胄分辨他们的身份,把七八具尸体挨着查看了一遍,全部都是穿着汉军甲胄的精壮男子。

“哎呀……看陆国舅暴露了行踪,被山越巡逻兵抓了。”赵心中暗叫不妙,一颗心如同沉到了谷底。

唯一让赵感到庆幸的是,陆逊是被抓了而不是被杀了,只要人还活着就有救回的希望。若是第一次出征就把国舅给折了,自己算是无颜再回金陵了。

“事已至此,只好杀进山越大营翻他个底朝天,把陆国舅从龙潭虎穴中救出!”赵绰枪上马,在心中暗自打定主意。

风,呼啸而,带着一股让人不寒而栗的邪气。

满地的枯叶飒飒作响,在地面上不停的摇曳打转;光秃秃的树木枝条摇摆,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

“咴……”

暗夜之中,赵胯下的白色坐骑发出了不安的嘶鸣,四蹄抖动。浑身战栗,就连马背上的赵都感到不寒而栗。

这平地里卷起的风有点邪门。不同与凛冽寒冷的的北风,没有那种刺入脊髓的寒意。但却让人冷不丁的打个寒颤,起一身鸡皮疙瘩。

“嘶……有猛虎?”

常言道“从龙,风从虎”,赵不用多想,就知道自己十有**遇上了山中猛虎。还没回过神,就赫然听到了一阵急如骤雨的马蹄声迎面而。

不错,正是马蹄声,赵没有听错!

只见漆黑如墨的夜色中,逶迤不平的山道上。一匹白色的骏马疾驰而。虽然夜色如此漆黑,但这匹骏马的光泽犹如一颗白色的夜明珠,在山路上散发着洁白的光芒,一路向前,如同风驰电掣。

只见这匹骏马四蹄腾空,身姿矫健,犹如麒麟夜奔,又似天马行空。比起赵胯下的白色大宛马却是如同皓月比之萤火,自然不可同日耳语。

“好马。简直就是照夜玉麒麟,绝世良马啊!”

赵忍不住啧啧称赞,更让他血脉贲张的是只有一匹骏马狂奔而,却没有主人骑乘。而且马背上也没有马鞍。头部也没有佩戴马辔、马缰之类的器具,显然这是一匹野生的良驹,尚且没有主人。

“既然上天让我遇上此等良驹。怎能放它离去?说不得要拼尽全力收为坐骑!”赵心中暗自打定主意,催马提缰。悄悄堵住了这匹“照夜玉麒麟”的去路。

“咴……”

这匹白色野马疾驰而,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嘴里发出雄壮的嘶鸣,似乎是在警告又像是在求救。

“嗷……”

白马的嘶鸣还没有落下,邪风更急,一声震耳欲聋,山野呼应的虎啸震彻山岗,直震的漫山遍野光秃秃的树枝上残留的落叶簌簌飘落。

“嘶……好大的一头猛虎!”赵忍不住汗毛倒竖,倒吸一口冷气。

只见在白色骏马身后大约百十丈的距离,一头体型庞大,估摸着至少有上千斤的吊颈白额猛虎正在驿道上奔腾跳跃,紧追前面的“照夜玉麒麟”,锲而不舍。

看起这一虎一马已经追逐了许久,白马已经露出了疲态,而猛虎也好不到哪里去,一边狂追,一边发出惊天动地的怒吼,希望能够震慑猎物。

“咴……”

白马嘶鸣着朝赵狂奔而,鸣叫声中似乎有祈求救命之意,令赵不由得怦然心动,“既然遇上了,吾当先救这匹骏马,能否收为己用,就看造化了!”

打定主意,赵拨马闪开去路,放这匹白色野马从身边蹿了过去,同时弯弓搭箭,将弓弦拉的如同满月,瞄着后面紧追不舍的猛虎就是一箭。

“嗖”的一声,利箭破空而出。

吊颈白额虎虽然察觉到了赵的敌意,但由于冲的太猛,躲避不及,被一箭射中了颈部,鲜血直流,不由得进入了狂暴的状态,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怒吼,“嗷嗷嗷……”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前猛冲,看看距离赵只有几丈的时候,突然腾空而起,从天而降,带着巨大的呼啸声,势如泰山压顶。

“不好!”

白驹过隙的瞬间,赵侧翻下马,躲过了这头猛虎的这一扑,但战马却躲闪不及,被这头重达千斤的猛虎摁在了身子底下。嘴掌并用,一巴掌闪过,虎趾上的指甲犹如锋利的刀片一般,瞬间就把战马的腹部撕开了四道血淋淋的伤口,鲜血汩汩而出。

不等战马发出嘶鸣,这头吊颈白额虎张开血盆大口,一下子撕咬住了战马的颈部,一个猛虎摆首,生生的将战马的的颈部撕裂。

“畜生看箭!”

赵不及多想,再次弯弓搭箭,奔着白额虎就是一箭,朝着它的眼睛,疾如闪电般射出。

夜色之中,白额虎的两颗眼睛发出绿油油的光芒,犹如两颗宝石,在黑暗中尤为醒目,也让赵的准星提高了许多。

“噗”的一声,正中这匹撕咬赵坐骑的猛虎右目,只让这头牲畜发出更加惊心动魄的怒吼,只震的漫山遍野的树木上仅有的枯叶簌簌飘落。

这一箭射的太狠,而且是要害部位,这头吊颈白额虎似乎失去了理智,在咆哮怒吼的同时,从马背上腾空而起,以鱼跃龙门之势恶狠狠的扑向了赵,恨不能把赵撕成肉皮,以泄心头之恨。

说时迟那时快,赵就地一滚,再次躲开了猛虎这一扑,就在猛虎擦着自己头顶过去的瞬间,手中的龙胆夺魂枪以雷霆万钧之势狠狠的插进了猛虎的腹部,然后就地滚开。

“嗷……”

猛虎再次发出一声吼叫,但却已是强弩之末,吼声中带着不甘心与悲哀。身体在地上挣扎了几下,但却已经被长枪自下腹中透背而出,虽然不甘认命,却终究回天乏术,尾巴摇晃了几下,最终慢慢咽气。

“呼……好险啊!”

赵从地上爬起,擦了下额头上的汗珠,依旧心有余悸:“吾活了二十多年,猛虎也见过许多,还从未见过如此雄伟的猛虎呢,当真可以称得上虎王!”

赵唯恐这头猛虎未死透,拔出佩剑又在虎身上补了几剑,确定死的不能再死了,这才放下的拔出长枪,在虎皮上把枪杆上的血渍擦拭干净。

“可惜,战马却被这畜生咬死了?又该如何去山越营中搭救陆国舅?”赵走到自己的战马前,看了下跟随自己许久的坐骑也已经死透,不由得眉头紧皱。

“咴……”

就在赵愁眉不展的时候,那匹刚刚冲过去的“照夜玉麒麟”忽然去而复返,一路奔跑着到了赵的面前,并且用头部在赵胸前蹭蹭去,似乎是在感谢赵的救命之恩。

“哈哈……太好了,这马儿竟然知道感恩图报,看这是上天赐我良驹!”

因祸得福,赵喜出望外,伸手揽了这匹白马的颈部,笑问:“从今随我征战四方,扬名立万可好?”

马儿似乎能够听懂赵的语言,人立而起发出一声雄壮的嘶鸣,仿佛在回答赵的请求。这一刻,宝马被英雄折服!

赵当即把原先坐骑上的马鞍、缰绳、马辔全部摘了下,套在了照夜玉麒麟的身上,扳蹬认鞍,翻身上马,嘴里叱喝一声“驾”。

“咴……”

宝马得了命令,发出一声嘶鸣,四蹄腾空,如同利箭一般射出了出去,只让赵大感意外。虽然知道这坐骑脚力非同寻常,但却没想到冲刺速度竟然快的如此匪夷所思。

“我原先的战马一个时辰能赶七八十里路,照此马的速度,只怕一个时辰一百五十里不在话下,当真是千里良驹也!”赵一边策马奔腾,一边在心中暗自狂喜。

照夜玉麒麟撒开四蹄,如同腾驾雾般驮着赵一路向前,而且更让赵感到神奇的是,这匹良驹不用火把照明,仅凭双目就可以赶夜路。一路上闪转腾挪,躲避着路上的坑坑洼洼,如履平地,浑身雪白的鬃毛在黑夜里散发着白莹莹的光芒,犹如麒麟夜奔,当真是矫健优美。

一阵狂奔,骏马便冲出了十几里地,前方火把闪烁,喧声四起,赵知道已经摸到了山越军大营,当下勒马带缰,在隐蔽的地方悄悄观察了一番敌营,然后用手拍拍坐骑的颈部,喝一声:“伙计,说不得今夜便要陪主人我杀他一个进进出出,就算翻个底朝天,也要把陆国舅给救出不可!”(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