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三百四十九 薛刚出世

三百四十九 薛刚出世


                【本书首发网站<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云来阁】

“皇弟啊,你是不是该择个良辰吉日把红袖妹妹早日纳了?”

趁着刚刚过完年,政务还不是太忙,万年公主挺着大肚子到含元殿御书房为貂蝉求婚。£∝

自从去年正月底,薛仁贵单戟匹马大闹洛阳,把万年公主与貂蝉从董卓的魔爪之下救了出。万年公主对高大威猛的薛仁贵一见钟情,不惜自毁清誉,以平妻身份嫁入了薛府,到现在已经怀胎十月,眼看着生产在即,而貂蝉却还一直在宫中学习礼仪。

“皇姊你不在家里休息,还到处乱跑,若是有个意外,让我如何向薛卿交代?”刘辩急忙放下手里的奏折,搀扶着万年公主在旁边坐了。

“皇姊我已经十个多月没见仁贵了,怪想他的。”

听到夫君的名字,万年公主脸上就荡漾着笑意,一脸幸福的抚摸着大肚子,“我这孩儿马上就要出生了,他爹爹却不在,说真是遗憾呢!”

刘辩陪笑:“呵呵……都是我这个皇舅的错,等打完了青州这场大战,朕就给薛卿放一个月的假,让你们一家人共享天伦之乐。”

万年公主听了笑靥如花:“君无戏言哦,你可不能对你的外甥说谎!”

顿了一顿,收了笑容言归正传:“皇姊只是开玩笑罢了,国家有难,匹夫有责!况且夫君是为了我们刘家的江山而奔波驰骋,姊姊我怎么会有怨言?这次乾阳宫没别的目的,就是为了催着皇弟你赶快把红袖纳了,她都在宫里虚度了一年的光阴。过年之后已经十七岁了,女人能有几个一年啊?更何况这样的豆蔻年华。皇帝快快把红袖妹子纳了吧!”

听了姐姐的责怪,刘辩心里满腹委屈。

身边放着这么一个闭月羞花。倾国倾城的大美人,谁不动心?可自己去年有十个月的时间在外面南征北讨,回到金陵后又忙的焦头烂额,更重要的是去年一口气纳了三个嫔妃,要履行丈夫的责任实在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只能把貂蝉的婚期延后了。

“好好好……皇姊直管放心,朕马上就让孔文举择一个黄道吉日,把红袖给纳了!”刘辩笑着答应了下。

万年公主却不依不饶:“先赐封号,免得那天军情紧急。皇帝你又要御驾亲征了。难不成再让红袖妹妹等一年?她可是心甘情愿的为了咱们大汉献身除贼,陛下你可不能亏待了她!”

“三宝啊……传朕旨意,赏赐任氏美人封号,并命礼部尚书孔融择一个良辰吉日报,然后再命内务府筹备婚事。”琢磨着万年公主的话说的有道理,刘辩干脆利索的下了一道口谕。

“奴婢遵旨!”在旁边伺候着郑和答应一声,马上安排人起草圣旨。

万年公主听了笑逐颜开:“皇姊我马上去后宫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红袖妹妹,也让她高兴一番!”

谁料想起身太仓促,刚刚站起身。万年公主就感到腹中一阵疼痛,失声喊叫道:“嗳哟……肚子好痛,怕是要生了。”

刘辩急忙起身搀扶住了万年公主,大声吩咐道:“人。快点把公主送往太医馆,并召稳婆虞氏为公主接生!”

一个多时辰之后。

伴随着一声嘹亮的婴儿啼哭,薛仁贵的第二个儿子降临在了这个世上。生的虎头虎脑,煞是可爱。稳婆虞氏抱着讨好天子道:“都说外甥随舅,陛下你看这孩儿长得多有你的风范?又说虎父无犬子。作为薛将军的子嗣,小公子长大之后必然又是一员猛将啊!”

“承你吉言,这孩儿长得的确精神!”

刘辩颔首微笑,命人厚赏了虞氏。出生在乾阳宫的四个孩子全都是经她之手接生的,在这医疗条件落后的年代,能够保证百分之百的出生率,也算是大功一件!

很快的,万年公主在太医馆诞下一个儿子的消息在乾阳宫内外传开,太后何氏、皇后唐氏、贤妃穆桂英等人,陆续的前太医馆探视万年公主母子。

虽然万年公主并非自己亲生,但这孩子好歹也得喊自己一声外婆,才刚刚过了三十岁的何太后对这个孩子很是喜爱,抱着孩子逗弄了一会,对刘辩道:“皇帝啊,这孩儿早不生晚不生,偏偏在乾阳宫的时候下生,可见心里还是向着咱们刘家多一些的,这是你的第一个外甥,你就给他赐名、赐封地吧?”

就连没有血缘关系的便宜母亲都这样说了,身为亲舅舅的刘辩自然不能再推三阻四,略作思忖,慷慨的赐封:“朕给这孩儿取名薛刚,赐封彭城候!”

“多谢皇弟赐封,皇姊为替刚儿谢谢陛下厚封!”

躺在床上的万年公主闻言笑逐颜开,自己的丈夫薛仁贵才是一个亭侯,而他的儿子却一出生就被封了县候;而且还是彭城这样的大县,真是人比人气死人,估计他老子知道后都能嫉妒自己的儿子!

“恭喜公主姐姐,这真是一件举国欢庆的事情!”貂蝉从太后怀里接过“薛刚”,一边逗弄一边祝贺万年公主。

万年公主虽然有些疲惫,但却仍然强打精神,笑着道:“红袖妹妹已经接到册封你为美人的圣旨了吧?等陛下纳了你之后可要好好努力,争取早日生一个女儿,姐姐我还要与你做儿女亲家呢!”

“姐姐……”

十七岁的貂蝉不由羞赧的霞飞双颊,悄悄瞥了天子一眼,却是再也不敢多看,一颗心剧烈跳动,久久不能平静下。

“哈哈……”刘辩嘴上憨笑,心里却暗道,“那可不行,朕一定要把这‘姑舅亲,辈辈亲’的陋习给革掉,朕的女儿就算嫁给薛丁山也不能嫁给薛刚啊!”

提起薛刚这个名字,刘辩心中忽然一阵纠结。

之所以不假思索的给这个外甥取了薛刚的名字,就是因为够响亮,薛刚反唐的事情谁不知道?而且也是一个用锤的猛将!

但想起“反唐”这俩字,刘辩心中就直犯嘀咕,“历史上的薛刚可是一脚踢死了武媚娘的儿子,你这小兔崽子不会这样干吧?如果武氏能生出儿子的话,你俩可是表兄弟啊!”

话虽这样说,但刘辩心里还是不踏实。

不过天子金口玉言,一言九鼎,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是绝对收不回的,只好个亡羊补牢的措施:“朕再给这孩儿取个表字,就叫做忠汉,希望长大之后能做个辅佐朝廷,振兴汉室的忠臣!”

正说话间,得到了消息的柳银环急忙抱着儿子薛丁山进了乾阳宫,匆匆赶太医馆探望万年公主。分别参拜了天子、太后以及皇后,最后才坐到床头去与刚刚生产的万年公主叙话。

看到一岁的薛丁山已经能够站稳,刘辩走到面前逗弄了几下,悄悄向系统吩咐道:“给本宿主查询一下薛丁山的能力,看看能否检测出?”

“叮咚……系统正在检测中,请稍等!”

“叮咚……检测完毕,薛丁山——统率92,武力97,智力79,政治”

“这属性不错,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原版的薛丁山?”刘辩退出系统,对薛丁山的属性表示满意,“十五年之后,我军又将增加一员猛将啊!”

“嗯……薛丁山满周岁了,冯蘅生的恪儿也满一岁了,而穆桂英生的裕儿从去年九月就测出了三项数值,只剩下武力还没有测出,估计现在也差不多了。这几天正好比较闲暇,当找个机会,把这两个儿子的能力都检测一下!”

夜色阑珊,乾阳宫逐渐归于宁静。

万年公主在乾阳宫里暂时住下了,柳银环母子也在太医馆陪着,自有宫女好吃好喝的伺候着。而刘辩今天晚上按照约定应该在冯蘅的寝宫过夜,忙完了手头上的事情便到了冯蘅的住处。

“陛下……你可算忙完了,让妾身伺候你沐浴入寝吧?”打扮的花枝招展,浑身上下抹的芳香四溢的冯蘅立即笑靥如花的迎了上。

看到唐后又怀了第二胎,而武如意也快要生了,冯蘅恨不得施展浑身解数把皇帝的精华吸干。只有多生几个儿子,才能保证自己将的地位,冯蘅心里是这样认为的。

刘辩去年腊月二十三回到的乾阳宫,到今天正月初五,几乎每个夜晚都在鞠躬尽瘁,多多少少有些疲倦了,并不急于和妩媚诱人的冯蘅缠绵,“恪儿呢,抱让朕看看。”

“天色已经不早了,**一刻值千金,恪儿睡了。陛下还是再帮妾身造一个恪儿吧!”冯蘅撒着娇就要去给天子更衣,“妾身早就让宫娥们泡了玫瑰汤,就让臣妾伺候陛下沐浴吧!”

刘辩露出不耐烦的神色:“朕要跟自己的儿子聚聚,难道还不行?你就这么亟不可待?信不信朕让四大神医研究出‘伟哥’,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伟哥?这是谁家的公子?”冯蘅一头雾水,面红耳赤,“陛下休要胡言乱语!”

胳膊拗不过大腿,冯蘅只好招呼宫女把刘恪从奶娘那里抱过让他们爷俩聚聚,也不知道太阳今天是打哪儿出的,皇帝怎么有功夫陪儿子玩耍呢?(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