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三百四十四 树欲静而风不止

三百四十四 树欲静而风不止


                【本书首发网站<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云来阁】

“看样子要上钩了!”

看着红拂脸上的表情逐渐激动了起,刘辩的心里暗自得意。∽↗若是能够说服张出尘反刺杨素,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实在是一件再爽不过的事情!

“放心好了,我会让你尽快与他见面,这个从小就与你青梅竹马的赘婿不是别人,正是朕手下的镇北将军李靖,李药师是也!”刘辩伸手弹了下画像,向红拂隆重的介绍李靖。

红拂嘴角一翘,冷艳中透着高傲:“哼,我才不会在乎他是谁呢!青梅竹马又怎样?那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我现在只想找到这个人,问问这件事是不是真的?”

“怎么?看不上这青梅竹马的郎君?”

刘辩一脸诧异,按照正常逻辑说,红拂不是应该对李靖一见钟情吗,难道寡人这画工不行?

红拂撅嘴,俏脸绯红,冷艳褪去换成了娇羞:“你都这样对人家了,还让我怎么嫁人?”

刘辩一脸无辜:“朕哪样对你了?明明是你刺杀寡人在先,朕被迫做出防御招式,又不是朕故意沾你便宜,休要颠倒黑白!”

“你把人家的衣服扯烂了……”红拂眼里噙着泪花,满满的都是委屈,“女孩子的衣服岂是可以让人随便撕扯的?”

刘辩耸耸肩,一脸的无奈:“你里面不是还穿着中衣(内衣)么?又没有露出躯体,朕连你的颈部都看不全,你难道要因为这个赖上朕?”

“我不管。反正你毁了人家的清白!”红拂的话语嗔怒不已,仿佛刘辩夺走了她的节操一样。

“出尘娘子放心好了。李药师有大将风度,是不会计较这种事情的。他不会不要你的!”

刘辩说着话走到书案前面,提笔挥墨开始给李靖写信,把今天和红拂的对话说了一遍,让他帮忙演一场戏,策反红拂反刺杨素。

红拂在床上双脚乱踢:“色皇帝,放开我!我又不是丫鬟婢子,岂是哪个想要就要的?李靖想要我,难道我就跟她么?”

“哦……你不跟李靖难道想跟朕么?”刘辩顿时乐了,拿着书信向外走去。

之所以现在不放开红拂。是担心放开她之后立刻抢了马匹去青州寻找李靖,那样的话就露馅了,怎么着也得先把消息送出去之后再放开张出尘,才能确保万无一失。

“你个色皇帝,我才不要跟你呢……你这样欺负人家,我干嘛要跟你!”张出尘把头扭到一边,嗔怒道。

“看起这姑娘有点花痴!”

刘辩摇头苦笑,“我怎么听着这话语中有点打情骂俏的味道?也是,红拂女要是不花痴。怎么跟着李靖私奔了呢?难不成阴差阳错,她因为今天晚上的事情赖上朕了?嘿嘿……这倒是有些棘手呢!”

“色皇帝……你要干嘛去?放开我!”红拂在床上叫喊,但怕惊扰了院子里的其他人,却也不敢太过于用力。

“人有三急。皇帝也不列外!”

刘辩留下一句话,转身出了房间。快步走到卫疆的门前,伸手敲响了房门。

“笃、笃、笃……”

三声响过。房门就“吱呀”一声打开,和衣入寝的卫疆以最快的速度站在了天子面前。多年的保镖生涯已经将他的警惕性锻炼的极为出色,但是有女人进入了皇帝的房间嘛。不闹出一点动静就奇怪了!

“完……”

卫疆诧异于天子这次完事的速度快的匪夷所思,差点脱口问出,话到嘴边的时候机智的改了口型:“完……晚上找微臣有何吩咐?”

刘辩把手里的书信塞到卫疆手里,郑重的道:“马上派出几名最精锐的斥候,把这封信送到青州李靖的手中,一定要快!”

看天子神色凛然,衣衫周正,卫疆这才知道自己误会刚才的事情了。当下也不敢多问,拱手道:“疆这就去安排,八百里加急,沿途换马不换人,争取三日之内送到青州!”

刘辩点点头,转身又回了春意荡漾的房间。

“色皇帝……什么时候放开我?”听到天子归,红拂长舒一口气,再次要求放开自己。

“先回答完朕的问题,让朕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悔悟了,万一朕把你放开了,你再杀我又当如何?”刘辩现在只有一个目的,拖住张出尘,让斥候先上路。

红拂柳眉倒竖,面色嗔怒:“若你说的是真,我不仅要悔悟,我还要杀了杨素替家人报仇雪恨!”

刘辩赶紧趁热打铁:“朕乃一国之君,一言九鼎,绝不会信口雌黄!这可是我在洛阳宫里看到的秘密卷宗,你们张家上下三十八口全部遇难!先帝为之震怒,本想严惩杨素,只是被杨彪勾结十常侍,上下联合欺骗,伪造成火灾场面,最后这件事因为证据不足被定性为火灾!”

刘辩之所以敢这样言之凿凿的忽悠张出尘,也并非完全信口开河。刘辩记得之前自己查阅卷宗的时候,就看到过洛阳在十几年前的确发生过这么一场火灾,有姓张的人家全部死于大火之中。虽然事情肯定与杨素没关系,但并不妨碍刘辩拿做噱头,蛊惑张出尘对杨素的仇恨。

“你若是不信,你可以先去青州见见李靖,听听他怎么说?如果你依然不相信,你可以再去洛阳问问,这场火灾就发生在乌衣巷一带,或许还有人记得!”

刘辩现在的演技已经日臻华景,语气沉重而悲痛,代入感十足,甚至就连他自己都觉得这故事是真的,说不定张出尘的植入身份就是这样的呢?

“若是你仍然不信,你到金陵找朕,我把秘密卷宗给你看!我当初与母后逃亡的时候带出了许多,关于张氏大火的卷宗恰好就在其中!”

不过造个假而已,刘辩表示这完全难不倒自己,只要张出尘想看,多少份卷宗都能给她造出。

张出尘的眼睛红的吓人,脸色可怕:“若真是这样,我一定要亲手杀了杨素!”

“放心吧,对于这样的大奸大恶之徒,朕不会袖手旁观的。我会派出李元芳、王越两个最顶级的刺客配合你刺杀杨素,若是人手不够用,朕甚至还可以召唤刺客!”刘辩语气沉重,一副同仇敌忾的语气。

“召唤刺客?”红拂一脸的大惑不解,“怎么召唤?”

“咳咳……”

一时说漏了嘴,刘辩赶紧圆谎,“朕说的是招聘刺客,高价雇佣一些擅长刺杀的江湖游侠协助你杀掉杨素。为了替你报仇,朕一定会竭尽全力!”

“出尘多谢陛下!”张出尘只感到心头一暖,眼眶忍不住有些湿润了。

而刘辩脑海中的系统恰在此时响起:“叮咚……恭喜宿主,获得张出尘愉悦点8个,当前拥有愉悦点总数37个,仇恨点12个,复活点0个,复活碎片5个。”

“啧啧……红拂妹子的愉悦点竟然这么容易到手了?这是什么节奏?”刘辩颇感意外,另外注意到了仇恨点悄悄增了了12个,也不知自哪里?

看到冷艳狠辣的红拂女化身含情脉脉的美娇娘,刘辩这才放心的给张出尘松绑:“朕的一番苦心总算没有白费,我相信你现在应该知道谁是好人谁是坏人了吧?等天亮之后朕会派人送你去青州见李靖!只要你下定了决心刺杀杨素,朕随时都会派人帮助你!”

红拂活动了下筋骨,向刘辩道谢:“若陛下能帮出尘报了大仇,小女子愿意以身相许!”

“这……合适吗?你可是与朕手下大将有婚约啊!”

这桃花运的太突然,刘辩大脑有些短路。

出尘妹子竟然这样做,能怪自己么?自己是真的想成全红拂妹妹与靖哥哥的秦晋之好,但看样子出尘妹子送不出去了?树欲静而风不止,风流债躲都躲不开啊!

张出尘整理了下凌乱的头发,一边脱衣服:“我忘记了,不算!你都这样对人家了,还让我怎么嫁人?”

刘辩的心跳骤然加快:“你不要这么直接好不好?最起码应该让朕有个心理准备吧?朕都向你解释了,那不是朕故意的,只是个意外!”

“色皇帝……想哪儿去了?”

张出尘恼羞成怒,将身上被撕扯的凌乱不堪的外衣脱了下,扔在了刘辩的脸上,“衣服被撕成这样了?还能穿吗?”

“咕……”刘辩失望的咽了一口口水,“朕还以为……”

张出尘冷哼:“赔我一百件衣服,色皇帝!”

送妹不成反被赖上,刘辩表示自己很无辜:“你还是先去见见你的靖哥哥再说,朕岂能干出横刀夺爱的事情?”

“我不管,你玷污了我的清白!”

张出尘开始在房间里翻箱倒柜,寻找衣服,最终找到了一套男装,试了一下还算合身,便穿戴了起。

刘辩决定岔开话题:“说一下张仲景的事情吧?你是怎么混到张仲景身边,变成了他的女儿的?”

女扮男装的张出尘变成了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厮,走到铜镜面前照了照,对自己的形象还算满意,“当然是杨素绑架了张机的家人,逼迫他乔扮我父亲,找机会接近陛下,让我刺杀你的的!这么简单的问题,还用问吗?”(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