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三百四十 送货上门

三百四十 送货上门


                【本书首发网站<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云来阁】

七郎醒了。±

这是一个奇迹!

身负重伤的杨七郎在昏迷了一月之久后醒了过。

虽然还不能说话,虽然还不能活动,甚至还不能咀嚼,但七郎却已经能够睁开眼睛,能够用眼神与人交流。

不管你说杨七郎生命力顽强也好,或者你说三大神医回天有术也罢,但这一刻,杨七郎被从鬼门关拉回了!

在连续的三天服用了孙思邈与李时珍炼制的药丸之后,在这个暖洋洋的晌午,杨七郎睁开了眼睛。

冬日的阳光透过窗棂撒进房间,显得慵懒而奢侈。屋外寒风朔号,屋内炉火如春,躺在床榻上,晒着暖暖的冬阳,任谁都会在心底滋生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惬意!

“哈哈……醒了、醒了,终于醒了!”

华佗、孙思邈、李时珍三人看着七郎睁开眼睛的那一刻,齐齐的发出一声大笑,击掌相庆,互相竖起了大拇指。

消息很快的传开,宛城有头有脸的人纷纷都探视杨延嗣,亲眼见证奇迹的发生。身体被搠穿了一个窟窿,竟然没死,你相信吗?不相信,那就看杨七郎吧!

“好啊,太好了,天佑大汉,终于没有让朕折损猛将!”

刘辩连声称赞,兴奋不已。

因为孙思邈与李时珍是自己召唤出的,是自己果断的选择使用特权召唤神医,才保住了七郎的性命,功劳簿上也应该给自己记上一笔。换个角度说,因为孙思邈和李时珍的出世。所以才保住了杨七郎的性命,这相当于自己召唤到了一员武力值为98的猛将。当然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最高兴的还是皓首白发的杨业,当目光与儿子接触的时候。眼眶不由得湿润了:“老朽还以为我杨家只剩下六郎一棵独苗,天可怜见,七郎竟然从鬼门关捡了一条性命回……”

杨业说着话对三大神医纳头便拜:“三位神医在上,请受老夫一拜!”

“哎哎……可不敢当老将军大礼,快快请起!”

三大神医忙不迭的搀扶住了杨业,不让他施礼,“救死扶伤乃是医者天职,更何况延嗣将军是为了保家卫国才伤成这样!能够大难不死,并非全是我等之力。也与杨将军生命力顽强有关!”

荀彧、许靖、赵、卫疆等人纷纷恭贺:“无论如何,三位神医为大汉保住了一员猛将,为杨老将军留住了爱子,为陛下留住了忠臣。你们的回天医术,实在是让人佩服的五体投地。有你们坐镇宛城,定能让延嗣将军早日康复,更要让那瘟神知道天佑大汉,早日遁逃的无影无踪!”

黄忠站在人群的后面,脸上有惭愧之色。杨七郎受伤的时候。自己还是敌对武将,现在却成为了同僚,不能不说命运实在是让人难以预料。

刘辩心情高兴,朗声道:“杨延嗣擅自出寨迎战。虽然违背了岳都督的军令,但凭借一己之力枪挑五员敌将,震慑了敌胆。鼓舞了我军士气,为日后的大捷奠立了基础。功大于过。朕在这里赏赐延嗣将军‘奋威将军’之职,还望七郎能够好好养伤。早日下床为国征战,再建奇功!”

听了天子的册封,杨七郎脸上浮现一抹笑容,眼眶中泛出一滴晶莹,藉此表达自己对圣恩的感激。

“陛下圣明,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听了天子对有功之臣的厚封,满堂文武众臣齐齐躬身作揖,山呼万岁。壮士为国轻生死,天子恩重赏厚禄,这无疑是个皆大欢喜的局面。

好消息一个接着一个,先是赵、黄忠陆续归降,又是杨延嗣起死回生;而且蔡琰的风寒已经褪去,转化成了普通流感;最后宛城的瘟疫在大力控制下,未见到扩散的迹象。死于瘟疫的人数由之前的每天近百人,逐渐下降到五十人左右,送进疠疫馆的新感染病人也在逐渐减少,一切迹象都在向好的方面发展。

“吩咐厨子设宴,今天晚上要好好的犒赏一下自全国各地的医匠,让大家受苦了!”

刘辩心里高兴,大声传令下去,要在这个夜晚设宴答谢众医匠,另外顺便与手下的文臣武将把酒言欢,笼络一下感情。到宛城已经三五天了,至今还没有举行过正式的筵会,就在这个喜气洋洋的夜晚补上吧,顺道为赵、黄忠的加入摆一场迎接筵。虽然瘟疫的灾情尚未解除,也应该学会苦中作乐不是?

于是,宛城便热闹了起,厨子们忙得热火朝天,杀猪的杀猪,宰羊的宰羊,择菜的择菜,一个各司其职,有条不紊的忙碌着。

毕竟是瘟疫时期,饮食大意不得。因此每一个被宰杀了下锅烹饪的牲口都由李时珍亲自把关,每一坛美酒都有孙思邈亲自检验,每一捆青菜都由华佗亲自闻嗅品尝,力争让所有人都能够吃上一顿放心的饕餮大餐。

夜晚临,宛城上空香气四溢,自全国各地的医匠俱都满面笑容的推杯换盏,把酒言欢,共论抑制瘟疫的良方妙策。一顿时间的忙碌下,所有人才发现,只要控制及时,方法得当,瘟疫也不是那么可怕!

都督府的宴会厅内,聚集了宛城内外的所有重要文武,荀彧、许靖、杨业、赵、黄忠、文鸯,以及华佗、孙思邈、李时珍,还有几个重要的名医全部列席。刘辩亲自带头举杯,席间的气氛很快就热烈了起,众文武神经绷了许久,现在终于有了放松的机会,当下一个个开怀畅饮,渐有酩酊之势。

饮食清淡了许久,此刻品着厨子精心烧制的肉食,每个人自然是大快朵颐,香味绕齿。只不过这个时期的酒都是低度粮食酒,浑浊而带着一股子酸味,比起刘辩穿越前的蒸馏老窖之类的佳酿差了十万八千里!

“诸位爱卿……等闲无事之时,朕就发明创造一种崭新的美酒,保证让大家喝个痛快,比这浊酒可是天壤之别!”

刘辩借着酒劲夸下了海口,虽然自己不会酿酒,可是自己对于蒸馏的原理略通一二,到时候指点下身边的这帮能人,徐光启、孙思邈、李时珍什么的,就不信造不出蒸馏酒。李时珍的《本草纲目》可是记载了七十多种酿酒方法,想一定是个造酒行家。

“哈哈……好啊,陛下大才,臣等就等着陛下的美酒问世,早日一饱口福!”

刘辩已经发明制造了双边马镫、马蹄铁、口罩、手套之类的军事用品或者日常用品,还创造推行了活版印刷术。在世人的眼里,这位皇帝不仅能统兵征战四方,也能坐镇朝堂治理国家;还能指点江山,激扬文字,而且经常发明创造一些奇思妙想的东西,如果他说自己能够酿造出美酒,还真没人敢怀疑!

酒虽然是浊酒,但喝多了了照样醉人!

今天大伙儿高兴,几乎一个个敞开了喝,除了平日自我要求比较严格的徐州刺史荀彧,以及刚刚归顺的黄忠沉默寡言之外,其他人都皆有醉意。就连贵为天子的刘辩也因为连收赵、黄忠两员大将而开怀畅饮,喝醉了七八分。

筵席散去,众人各自回到了下榻之处。而刘辩也与赵、孙思邈、李时珍一道,在卫疆率领着御林军的拱卫之下,返回了下榻的驿馆居住。

厢房里炉火烧的正旺,满屋子温暖如春,荡漾着一股芬芳。

“咦……潘氏?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刘辩掩了房门,用惺忪的醉眼满屋子扫了一圈,才发现正在炭炉上烧水的人竟然是潘金莲。

只见他把乌黑的发髻盘在头上,挽起袖子,露出半截玉藕似的胳膊,正在把烧开的水一壶一壶的倒进木盆中,而木盆里面的热水冒出腾腾的热气,上面飘荡着青蒿、艾草、菖蒲等香气四溢的植物。

“陛下……你回了啊?”

看到了天子,潘金莲俏脸绯红,眼神里的兴奋光芒掩饰不住,“瘟疫闹得厉害,陛下自从到宛城还没有洗过澡,金莲今天从药房里讨了驱瘟的药材帮陛下清洗一下,就让奴家伺候陛下沐浴吧!”

“啊?”

醉眼朦胧的刘辩顿时热血沸腾,看向这个娇娃的眼神就变得贪婪了起,这一刻该如何抉择?这个史上最有名的荡妇**此刻就在自己的房间里,当然潘金莲是不是最淫/荡,刘辩不知道,但论名气,却没有几个超过潘金莲的。

“陛下,脱衣服啊?”

潘金莲柳腰轻摆,婀娜多姿的走到了刘辩的面前。酥胸若隐若现,玉臂欺霜赛雪,腰肢婀娜,该丰腴的地方丰腴,该纤瘦的地方纤瘦;吐气如兰,芬芳四溢。

虽然已经品鉴了无数美女,从唐姬开始,再到穆桂英、冯蘅、武则天,再到步练师,再到糜真,刘辩也算是阅人无数,而且都是一等一的大美女。但此刻面对着风情万种的金莲,刘辩的心跳还是不由自主骤烈跳动了起,血流也为之加快,呼吸变得粗重起。

“朕该怎么办?干还是不干?”刘辩做了一个深呼吸,在心里问自己。(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