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三百二十八 坐山观虎斗

三百二十八 坐山观虎斗


                【本书首发网站<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云来阁】

孙策亲手砍断绳索,襄阳的吊桥轰然落下。⊥

张定边提枪杀下城楼,所到之处尽皆披靡。很快的到城门底下,挥刀斩落门闩,敞开了巨大而厚重的城门。三万孙军蜂拥入城,势不可挡,从这一刻起,襄阳城换了主公!

刘表虽然心有不甘,却也知道大势已去,慌忙带了妻子蔡氏,长子刘琦、次子刘琮,以及麾下幕僚蒯越、韩嵩、宋忠等人携带了荆州牧的印绶,自北门逃出襄阳,在千余名亲兵的护卫下,朝着江夏落荒而逃。

其他的荆州幕僚,譬如伊籍、王璨、傅巽等人正在公干,事发突然,不及跟随刘表出城,尽皆被孙策军捕获,下在大狱。

这一战就像夏天的阵雨般去匆匆,从荆州军出门伏击孙策军,到被孙策军攻破襄阳,前后不过两个时辰。孙策军不费吹灰之力,兵不血刃的拿下了坚城襄阳。

“传我命令,哪个敢侵犯百姓财物,趁机劫掠,定斩不赦!”孙策拔剑亲手斩杀了一名纵兵劫掠的大胡子校尉,高声勒令。

校尉的人头很快就被悬首城门,三万孙军人人震慑,再也没人敢动非分之想,各个循规蹈矩,对襄阳百姓秋毫无犯,城内的人心很快就安定了下。

孙策一面出榜安民,一面招募兵卒巩固防御,防备刘表主力大军的反扑,或者是东汉军趁着自己立足不稳袭。并且在城内大举搜查刘表的遗党,但凡可疑之人,尽皆下在大狱。又派人去长沙召张昭前襄阳担任太守。治理地方内政。

刘表带着残部向东一路狂奔,落荒而逃了二百多里进入了随县境内之后。看看没有追兵赶,方才安心。传令全军下马休整。生火做饭。

北风呼啸,寒冷刺骨。旷野里的炊烟被吹得缥缥缈缈,倍显荒凉。

一千余人的队伍失魂落魄,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想起自己从手握十万雄师沦落到这般地步,刘表不由得悲从中,仰天长叹,拔剑在手,就要横剑自刎。

“呜呼哀哉。某平生心血毁于一旦也,十万大军灰飞烟灭,还有何面目存活于世,惹天下人耻笑?”

“主公万万使不得!”众幕僚与蔡夫人、刘琦等慌忙拉住,齐声劝阻。

蒯越力谏道:“胜败乃兵家常事,文仲业、黄汉升率领的主力大军尚在宛城,蔡德珪、张允在江夏尚有两万多人,再加上黄祖的两万多人,我军兵力优势尚在。卷土重未可知,主公千万莫要自暴自弃!”

在众谋士的劝谏之下,刘表方才止住了悲伤的情绪,与蒯越、韩嵩等人商议一番之后。立即派出使者快马加鞭的赶往宛城,通知文聘、黄忠,以及随军参谋的蒯良。挥师向东,朝江夏撤退。

匆匆填饱肚子之后。刘表及麾下文武也不敢耽搁功夫,各自上马继续朝江夏逃命。而带着刘表命令的十几名使者则快马加鞭的赶路。朝宛城方向而去。

夜色降临,宛城野外的鏖战仍在持续。

一整天的厮杀下,旷野里早就尸横遍野,血染荒原。到处都是将死未死之人的呻吟,以及负伤马匹的哀鸣,残破的旌旗遍地皆是,破碎的肢体随处可见。

杨玄感的大营被付之一炬,没了宿夜的衣物被褥,甚至是粮草辎重;这让杨玄感的队伍士气降落到了冰点,在厮杀中不断的有人做了逃兵,趁着夜幕的掩护,悄悄的落荒而逃。随着鏖战的继续,杨玄感手下的士卒越越少。

当荆州军得知襄阳失守的消息之后,犹如变成了无家可归的游子,军心瞬间崩溃,比西凉军的士气还要低落。在战死了一万多人后,又有万余人缴械投降,或者逃向荒坡野外寻找返回家乡的路途。

“向江夏退兵!”

眼见大势已去,文聘命黄忠在前面开路,命参军蒯良居中坐镇,亲自提枪断后,率领剩下的三万七千余人向东南方向,相距五百里之遥的江夏撤退。

联军本就逐渐落在了下风,在荆州兵退出战场之后,洛阳军更是难以招架。幸亏守卫吕布大营的陈宫命人提前拆掉了部分寨栅帐篷,在起火的杨玄感大营与吕布大营中间制造了一片真空地带,才避免了被徐荣火烧连营,将所有辎重粮草付之一炬的局面。

“退兵!”

军心已经完全崩溃,士无斗志,将无战意。眼见得大势已去,杨玄感与吕布商议之后,只能恨恨的下令向虎牢关方向撤退。

西汉军两路人马在鏖战中毙命两万余人,溃逃近万,剩下的兵力已经仅仅只有六万余人,兵力优势已经荡然无存,再继续鏖战下去,只有全军覆没的危险。

而士气高昂的汉军越战越勇,用不足万人的伤亡率,阵斩了三路联军四万余人,俘获万余人。以不足十万的兵力,硬生生的击溃了自长安、洛阳、襄阳的三路联军十七万人马。

看到联军败走,岳飞下令乘胜追击。

亲自率领杨业、杨延昭、赵、武松等人率兵向西北追赶撤退的西汉军;命杨再兴、董袭率兵追赶向东南败走的荆州军,又命徐荣、高长恭合兵一处,率领七千轻骑兵星夜杀奔武关,诈开关门,一举拿下长安城的这座天险屏障。

兵败如山倒,洛阳军仓皇撤退,被岳飞率军狂追了百十余里,一直赶到梁县境内,又斩杀俘获了近万人。幸亏高顺率领精锐的陷阵营,与吕布、杨玄感亲自断后,方才遏制住了汉军的穷追猛打,避免了全军覆没的残局。

危急时刻,杨素与朱儁、朱元璋、朱棣、李文忠从洛阳引两万生力军前救援,双方在梁县境内一场混战。漆黑的夜色之中,不知有多少洛阳军援,岳飞认为已经追杀的差不多了,不能再贪功冒进,遂下令鸣金收兵,全军欢欣鼓舞的朝宛城方向撤退。

杨素在梁县城下竖起大旗,聚拢残兵败卒,清点人数。两路出征时候的总人数十一万人,到归时却已经不足六万,算得上惨败而归。

性格忠厚的朱儁倒是没说什么,朱元璋、朱棣父子却是咄咄逼人,冷嘲热讽不已,“大将军莫忘了前几日在朝堂上向天子做的保证!某早就说了,宛城兵力雄厚,岳飞善于用兵,要下宛城难如登天,更应该抓住机会攻打陈留,攻掠颍川、许昌一带。而大将军却固执己见,事到如今,总该有人为这场惨败负责吧?”

杨素脸色铁青:“朱将军不必多说了,素既然向天子做了保证,自然就会为这场败仗负责!等回到朝中之时,自会上书请求削除大将军封号!”

“哈哈……明早就知道大将军是个有担当之人,佩服,佩服!”

计谋得逞,终于逼的杨素要让出大将军职位,朱元璋的心里几乎乐开了花,口蜜腹剑的大声恭维杨素。

杨玄感却在旁边恼怒不已,提了青铜槊大声叫骂:“胜败乃是兵家常事,不就是打了一场败仗么!你们朱家算什么东西,竟敢要求父亲大人自削大将军封号?若不是我们杨家,你们朱氏早就被董卓诛灭九族了!”

“我呸!被人打得落花流水,十七万人马惨败而归,也亏你还敢大言不惭?”看到杨玄感气焰嚣张,朱元璋身后的李文忠手提双刀站了出,与杨玄感对峙叫骂。

杨玄感大怒,手中青铜槊一横:“,老子打不过岳飞,还打不过你们朱家么?让我试试你有几斤几两,看看能不能一槊把你戳死?”

“败军之将何以言勇?看我能不能砍下你的头颅?”李文忠针锋相对,双刀一分,就要和杨玄感分个胜负。

站在远处闷闷不乐的吕布正要站出说话,被陈宫悄声阻止:“温候不要掺这趟浑水,坐山观虎斗可以获得最大利益!就让朱、杨两家争权罢了,无论谁获胜,都要依靠温候你的辅佐,千万不要轻易的表明自己的立场!”

听了陈宫的话,吕布便停下了迈出的脚步,站在远处一言不发的看戏。

杨素叹息一声,伸手抓住了杨玄感的衣领,拽到了偏僻的角落,轻声叮嘱道:“大丈夫能屈能伸,能进能退!这场败仗让你我父子声誉扫地,不可再逞匹夫之勇,当以退为进。回到洛阳之后,派人请你伯父入朝,只要我们父子与你伯父齐心协力,就能重新恢复咱们杨氏的声望!”

杨玄感恨恨的以马槊击地,发誓道:“朱家真是落井下石的小人,孩儿发誓,有朝一日,定会割下朱儁、朱明兄弟的头颅,以泄心头之恨!”

收拾了残兵败卒,杨素引兵连夜退回洛阳。命吕布率部驻防梁县,避免东汉军卷土重,进入河南境内攻掠郡县,惊扰地方。

就在岳飞军穷追西汉军的时候,杨再兴、董袭也率兵尾随荆州军不舍,一直追到湖阳县境内,一路追又斩杀了四五千荆州兵。

文聘亲自断后,黄忠率兵前面开路,拼死突破了霍峻、张勋的伏击,还没缓过气,突然东北方杀声大震,一支生力军在夜色中掩杀了过。

“贼兵哪里走?大汉将军常遇春在此!”(未完待续。。)

ps:尽最大努力更新,求月票、推荐票!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