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三百二十二 紫面天王

三百二十二 紫面天王


                【本书首发网站<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云来阁】

“多谢师父不杀之恩,徒儿一定吸取这次的教训,再也不敢意气用事了!”

从鬼门关走了一趟回,吕蒙喜极而泣,稽首顿拜,跪地谢恩。△¢

但岳飞面如寒霜,并没有轻易饶过吕蒙的意思:“死罪虽免,活罪难饶!自今日起,削去你偏将军的职位,降为百夫长,容你戴罪立功。左右给我拖出去重责四十军棍,以儆效尤!”

“诺!”

帐前亲兵答应一声,上前松开吕蒙的五花大绑,准备拖出去处以杖责之刑。

“且慢……”

吕蒙刚刚被解开绳索,就挥手示意几名亲兵手下留情,自己有话要向都督禀明。岳飞的亲兵平日里与吕蒙的关系相处的一团和气,此刻自然不会为难他。

岳飞双眉一挑:“嗯,怎么?你这劣徒难道连杖责之刑都想逃脱了么?”

“师父教导弟子大丈夫敢作敢当,徒儿杀头都不怕,怎么会惧怕杖责,只是徒儿忽然想起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做!”吕蒙跪在地上辩解道。

“哦,有何重要的事情,说听听?你若是敢与为师在这里信口雌黄,小心本督两罪并罚!”岳飞沉声喝问。

吕蒙拱手道:“延嗣将军身负重伤,小徒难辞其咎!七哥他福大命大,重伤成这样子还能坚持下去,可见阎王爷是不肯收他的,只要能有一线希望,我军就应该竭尽所能挽救延嗣将军的性命!”

“这还用你说?为师已经派人去江东请华佗神医宛城为延嗣将军续命了。久闻华神医有起死回生的医术,有他施展回春之术。或许可以保住延嗣将军的性命!”岳飞手抚胡须,对于华佗的医术满怀期待。

吕蒙颔首道:“小徒自然知道华佗神医有活死人肉白骨的医术。但多一个神医问诊,就能让七哥醒过的希望增加一分。小徒昔年追随家父在野外狩猎之时。曾经搭救过遇上了山贼的张机神医,他欠徒儿一个人情,至今未还。徒儿在此看恳请师父暂且寄下这四十军棍,等我把张神医请到军中后,甘愿受罚!”

张机不但医术高超,而且曾经担任过长沙太守,名气不在华佗之下。岳飞听了吕蒙的话,不由得喜出望外:“你若真能把张仲景神医请到宛城,由他与华佗神医联手救治延嗣将军。自然会大大增加延嗣将军醒的希望!你若真能办成此事,便免去你这一顿军棍!”

“多谢师父开恩!”

吕蒙又是惭愧又是喜悦,拍着胸脯道:“请师父及杨老将军放心,我与父亲当年救了张神医之后,他曾经邀请过我们父子到南阳老家做客,而且还把他在洛阳的住址告诉了徒儿,我想张神医此刻不在南阳就在洛阳。徒儿这就连夜出发,无论如何也要把张神医请到宛城,让七哥起死回生!”

满头白发的杨业听后向十五岁的吕蒙作揖致谢:“既然如此。便有劳小将军了!若是能请到张机神医,救活七郎,小将军便是我们杨家的恩公!”

“老将军莫要折煞小子!”

看到六十多岁的老将军向自己作揖鞠躬,吕蒙吓了一跳。赶紧跪地叩头还礼:“若非老将军赶到,小子此刻已经成为无头之鬼,老将军你才是吕蒙的救命之恩!若非小子意气用事。擅自放七哥出了营门,也不会遭遇此劫了!”

杨业把吕蒙从地上扶起。宽慰道:“小娃儿莫要自责,七郎是老夫的儿子。别人不了解他我还能不了解么?便是你不放他出门,只怕他自己也要找机会溜出去,七郎认定的事情,九头牛也拉不回!其实是七郎拖累了你这个小娃儿,让你差点遭受无妄之灾!”

吕蒙对老将军的胸怀坦荡感激不已,再次拍着胸脯立下誓言,无论如何也要把张仲景带到宛城,尽最大努力让七郎苏醒过。当下牵了马匹,孤身一人出了营寨,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中。

吕蒙走后,岳飞下令设宴款待赵、武松,以及杨业、杨延昭父子,一边饮酒,一边商议明日的应敌之策。

杨延嗣今日单枪匹马独挑五员洛阳军大将,给在座的将校带了莫大的信心,纷纷要求明日敞开营门,与联军堂堂正正的厮杀一场分个胜负。再加上又有赵、武松、杨业父子助阵,岳飞也是信心倍增,决定明日趁胜追击,单挑斗将,继续挫折西凉军的士气。

相隔三十里的联军大营,杨玄感派人邀请了吕布、陈宫、张辽、高顺以及荆州军的三位主将文聘、黄忠、石宝三人前自己的帅帐共商破敌之策。

陈宫首先进言:“今日一战,那杨延嗣单枪匹马的枪挑我军五员大将,让我军士气受挫不小。由此可见,汉军阵中藏龙卧虎,只怕还有不少猛将,决不可等闲视之!那孙策军迟迟不到,当派人速速催促,或者宛城助阵,或者攻打泌阳、义阳防线,为我军减轻压力,等孙策那边有了动静,我军再根据岳飞的部署做出应对不迟!”

杨玄感喟叹道:“今日的确小觑了那员汉将,早知如此,就该让温候先出马了!”

说着话扫了黄忠、文聘一眼:“听闻两位乃是荆州数一数二的大将,今日两位不愿意以多欺少,明日可否出马单挑敌将?宛城可是你们刘荆州的地盘,我们出兵一为了铲除僭越称帝的逆贼刘辩,二为了帮助刘荆州夺回宛城,难不成两位将军打算作壁上观么?”

“杨都督言重了,文聘武艺低劣,怕挫伤了我军士气,故此未敢出阵献丑!”文聘拱手谦虚,话语里却让杨玄感听到了一丝讽刺的意味。

黄忠傲然道:“既然杨都督把话说到这里了,明天黄某愿上前打头阵,与对方捉对厮杀,谁也不许助阵!”

杨玄感悻悻的道:“黄将军志气可嘉,那么明天某便与吕温侯看你的本事!”

忽然守门的校尉报:“启禀杨都督,有一员身高近丈,腰大数围,铁面虎须,手提两柄板斧的大汉在营外叫门,自称雄阔海,说是受了大将军的派遣,特地从洛阳赶助阵!”

(父亲住院了,剑客很忙,所以这几天更新不太稳定,而且字数有点少,大家多包涵。剑客会尽力做到保底两更,如果做不到,大家也请担待,毕竟这种事情谁都不愿意!剑客此刻住在医院附近的宾馆,房间里电脑卡的让人崩溃啊,明天一大早还要赶去医院做ct、验血什么的,我不敢说几点更新,但是早晚一定更,可能就是字数少点吧!)(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