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三百二十三 两虎相争

三百二十三 两虎相争


                

虽然有句话叫做人不可貌相,但面对着雄阔海这样的彪形大汉,由不得你不心生敬畏。

身高一丈的吕布站在人群中,比绝大部分人高出半截身子,好似鹤立鸡群,又如天神下凡。但这雄阔海生的同样魁梧雄壮,比起吕布毫不逊色,甚至让吕布都为之侧目,更遑论其他人了。

“见过杨都督,某姓雄名壮字阔海,祖籍河南治下,本是一江湖游侠,听闻洛阳征兵,便前去投军。得到大将军的赏识,许了官职,命我前宛城助战!”

雄阔海说着话从袖子里掏出了杨素的书信,志得意满的交给了杨玄感,“蒙大将军器重,赏了雄某一个荡寇将军的封号,某无以为报,明日当阵前斩杀敌将以报杨公之恩!”

杨玄感闻言喜出望外:“哈哈……真是太好了,父亲大人的眼光可是挑剔的很,就连我这身武艺都入不了他的法眼,想不到他竟然如此器重雄将军,想定有过人之处。得如此猛将助阵,明日胜算大增,当重整旗鼓,列阵破敌,阵斩贼军大将,挫其士气,壮我军心!”

吕布目光睥睨,上下打量着熊阔海,傲然道:“虽然长得够雄壮,名字也叫做雄壮,但不知是真的雄壮,还是徒有其名?”

“哈哈……想必这位就是名闻天下的吕温侯了?”熊阔海讪笑一声,向吕布拱手施礼。

吕布目光如炬。傲气十足的点点头:“正是,莫非你想与本候切磋一番?”

杨玄感生怕二人互掐了起,急忙站在中间把二人分开:“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大敌当前,岂可自己起了内讧?两位将军切莫斗气,以和为贵!”

雄阔海昂首大笑:“哈哈……杨都督多虑了,某久闻吕温侯弓马娴熟,天下无双!在兵器上雄某甘拜下风,但若是论力气,谁更高一筹。就不得而知了!”

吕布面现恼怒之色:“那就比试一番!”

石宝却是最爱凑热闹,抚掌起哄道:“两位俱都雄壮过人。想必都是身怀霸王之力的强者。可惜军中无鼎,否则两位不必动手,只是凭借举鼎便能分出胜负!”

雄阔海抚摸着虬髯,朗声道:“无鼎又如何。军中不是有马车么?雄某便与温候比试一下倒拖马车,看看谁倒拽的马匹更多一些。”

“比就比,谁怕谁,跟我!”吕布自然不肯示弱,大红的披风一抖,大踏步的走出了帅帐。

“诸位都做个见证!”雄阔海的斗志被激发了出,当下大笑着邀请众人一起到帅帐外面观看。

杨玄感到底只是个血气方刚的青年,而且骨子里也是好勇斗狠之辈,平日里对于“人中吕布”的名头颇为不服。只是被父亲一再告诫要对吕布保持尊敬,笼络着他为杨家卖命,因此一直违心的恭维吕布。此刻既然有人站出拔吕布的虎须。杀一下他的威风,而且不用担心出现两虎争斗伤害其一的局面,杨玄感便不再劝阻,带着众将一起出了帅帐看热闹。

不大会功夫,军卒便牵了四五匹战马,拉着一辆辎重车到了帅帐前面。在明晃晃的火把照耀下。面对着两个身高一丈,斗志昂扬的塔形大汉。就连几匹战马都下意识的甩动着尾巴,发出了不安的嘶鸣。

为了活跃气氛,石宝站出毛遂自荐:“就先由石某抛砖引玉,看看自己能够倒拖几驾马车?”

“给石将军上单驾马车!”杨玄感双手抱在胸前,向军卒下达了命令。

很快的,士卒们就给石宝套好了单驾马车,由他站在马车的后面,双手抓住车尾向后面倒拖,而马车上则有车夫挥动鞭子向前驱赶。

所谓的单驾马车,就是由一匹马拉的车辆。不出所有人意料,身高九尺的石宝并没有费多大力气就把单驾马车拉得“呼呼”后退,引得一遭的围观者纷纷鼓掌叫好。

“上两驾马车!”

石宝豪情勃发,大声的吩咐士卒再给自己上一匹马。

伴随着车夫的马鞭甩的震天响,两匹骏马齐心协力的向前拉车,而石宝则在车尾使出浑身的解数向后拖拽。一时之间局面陷入了僵持状态,车轱辘在地面上反复的前进后退,直把车辙压得足足有一掌之深。

又僵持了一段时间,两匹骏马失去了斗志,抑或是不肯再这么傻傻的卖力,最终被石宝向后倒拖了三五丈。

“石将军是否再试一下三驾马车?”杨玄感笑吟吟的问道。

“可不敢了!”

石宝讪笑着抹了下额头的汗珠,刚才可是拼尽力全身之力才勉强战胜了两驾马车,此刻早就汗流浃背,湿透了浑身的衣衫。若是再加一匹马,便是累死自己只怕也拖不回一尺。

“给我上四匹马!”

石宝刚刚退下,人群中便响起了吕布雄壮威武的声音。说着话解下了背后的大红披风丢给了张辽,将浑身筋骨活动的“啪啪”作响,站在马车后面跃跃欲试。只引得在场围观者议论纷纷,既有惊叹于吕布神力的,也有持怀疑态度的,一时间所有人俱都拭目以待。

片刻的功夫,军卒拱手禀报:“禀温候,四驾马车已经备好!”

“开始!”

伴随着杨玄感的一声吆喝,马车上的车夫挥动着鞭子向前全力驱赶四匹骏马。而吕布则气沉丹田,在车尾后方扎下马步,先做了个深呼吸,随后爆发出一声怒吼,施展全力向后拖拽马车。

“吼嗬!”

伴随着吕布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声,只见深陷进车辙里的马车被拖拽的不停后退。车轱辘刨出的泥土纷纷四溅。四匹骏马吃不住吕布的神力,四肢不停地倒退,发出惊恐不安的嘶鸣。

“哇喔……吕温侯竟然能够倒拖四驾马车?果然是天生神力。霸王举鼎也不过如此罢了!”

“可不是嘛,想四马之力不在一鼎之下,纵然霸王再世,也就只能做到这样了!”

看到吕布倒拖四驾马车,在场众人无不惊叹,齐声喝彩。一个简直把吕布奉若神明,就差跪地叩首。顶礼膜拜了。

吕布放开马车,得意洋洋的到雄阔海面前:“该你了!”

雄阔海大步流星的走到了马车后面。伸出了五根手指头:“给某上五驾马车!”

此言一出,满场皆惊,又是一阵此起彼伏的议论,甚嚣尘上。在场众人无不看的血脉贲张。今天算是大开了眼界。

吕布微微皱眉,心中暗道失策,早知如此,自己就该直接上五驾马车。但既然已经喊了雄阔海登场,就只好先看他表现再说了!

“五驾马车已经备好,雄将军请做好准备!”

车夫吆喝一声,挥舞起手里的鞭子向前驱赶五匹骏马拖拽的车辆。雄阔海在车尾扎下马步,一双蒲扇般的大掌抓住车辆,稳如磐石般站在地面。嘴里不停地发出怒吼。用尽吃奶的力气向后倒拖马车。

“倒退了、倒退了……竟然倒拖回了!”

“我的天呀,这位将军竟然能够倒拖五架马车,简直是蚩尤在世。只怕霸王再生也没有这般力气吧?”

“简直是天神下凡,有这样的猛将助阵,何愁赢不了汉军?”

当挥汗如雨的雄阔海把五驾马车一步步的倒拖回的时候,看热闹的将士沸腾了。雄阔海每一步踏下去,脚底下都会踩出一个深深的脚印,硬生生的把五驾马车向回倒拖了数丈之遥。

看到风头被雄阔海抢走了。吕布恼怒不已,大喝一声:“都给老子住嘴。不就是倒拖五驾马车么?有什么大惊小怪的,看老子给你们倒拖六驾马车看看!”

却不料话音刚落,饱受摧残的马车发出了“咔吧”、“咔吧”的响声,瞬间就四分五裂,烂成了一堆破铜烂铁,枯木朽枝。

看到雄阔海挫了吕布的威风,杨玄感心头暗自爽快,自然不会给吕布找回面子的机会,大笑道:“时候已经不早,今日的比试就暂且告一段落,两位若是有兴趣,改日再比便是!军议尚未结束,却是不能再耽搁了!”

吕布虽然心有不甘,但随着杨玄感率先转身走进了帅帐,雄阔海、王双、郭汜、徐荣等人纷纷跟了进去,就连文聘、黄忠、石宝等荆州三将也进了帅帐。吕布只好作罢,在心里狠狠骂道:“早晚要给你这厮好看,好让你知晓谁才是天下最强的无双猛将!”

插曲结束了,满帐文武无不对雄阔海刮目相待,肃然起敬。在杨玄感的主持下,重归正题,继续召开军议,商讨明日的作战方略。

陈宫最先出列,躬身作揖道:“上兵伐谋,下兵斗勇。我军兵力占优,当扬长避短,利用兵力优势压制敌军,四路齐出,多点开花,分散岳飞兵力,让其首尾难顾,再集中力量攻其薄弱,定然可以突破汉军防线,让岳飞进退两难。拼将斗勇,实乃下下之策也!”

虽然陈宫对杨素父子心有芥蒂,但考虑着自己受了刘协的恩惠,应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陈宫还是搁下了私人恩怨,以公事为重,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杨玄感却有些不耐烦:“陈公台此言差矣,兵贵神速,当速战速决,以雷霆之势扫荡敌方!如今刘辩主力大军远征青州,而刘辩又在下邳受阻,我军若是趁此机会一举歼灭岳飞主力,便可长驱直入,直捣金陵。若是按照你的说法,循序渐进,还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饮马长江?到时候刘辩主力大军只怕已经班师回朝,还谈什么横扫江东!此乃儒生之言,不足为取!”

听了杨玄感与陈宫的争辩,吕布复仇心切,虽然陈宫是自己的谋士,但仍然选择支持杨玄感速战速决的策略,正面击溃岳飞主力的策略。

“玄感所言极是,我军若不趁着岳飞主力出城野战的机会将其重创,等贼兵退入宛城之后,再想杀敌就困难了。某支持玄感所言,明日阵前斗将,好为我那阵亡的四员大将报仇雪恨!”

既然杨玄感与吕布两位主将都同意正面决战,陈宫的话自然就不会再有人考虑。一番军议后,最终制定了明日全军齐出,按照预定与岳飞军斗将单挑,挫其军心,鼓舞本方士气,继而乘胜追击,杀岳飞军个落花流水。

漫漫长夜,不过弹指一挥的瞬间!

天色刚朦胧亮,呜咽的号角便划破了长空,震耳欲聋的颦鼓惊天动地。三座联军营寨齐齐敞开大门,十几万大军如同潮水般涌了出。 一嫁大叔桃花开 t./rjbypt

杨玄感留下徐荣守卫大营,亲自统率王双、郭汜,提兵五万向汉军大营逼进。左路的吕布留下陈宫率一万人看守营寨,亲率张辽、高顺、侯成三将,引兵三万余人与杨玄感的中军遥相呼应。而文聘、黄忠、石宝等三员荆州武将也不肯落后,引领了五万人马出了大营向东进军,只留下王威一人率兵一万守御大营。

三营人马将近十三万,结成阵势,旌旗招展,浩浩荡荡的向汉军大营逼进。整齐划一的脚步只踩踏的大地震颤,山摇岳动。

有了杨七郎单枪匹马独挑敌军五将的壮举,汉军斗志昂扬,士气如虹。岳飞下令打开营门,带着杨再兴、赵、杨业、杨延昭、高长恭、董袭、武松等诸将,率领了八万人马出寨迎战。

双方顶着凛冽的寒风各自向前,在相距百丈之遥时乱箭齐发,射住阵脚,遥相对峙。

旌旗开处,黄忠有了昨夜之言,正想第一个出阵,立功心切的石宝早就策马提刀抢先杀了出:“某乃荆州大将石宝是也,哪个贼将敢领死?”

岳飞手提沥泉神枪,面色如霜,正要下令让杨再兴出战,旁边头戴青铜面具的高长恭却已经催马出阵:“无名鼠辈,休要在这里大言不惭,先让高长恭试试你有几斤几两?”

(一个字忙,而且无法静下心码字,今天只能一更了。这是两章合成一章的大章节,四千字,非常时期,请大家多多谅解!)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