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三百二十 不死战神!

三百二十 不死战神!


                【本书首发网站<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云来阁】

沙场上已经成了混战的局势。△↗頂

杨再兴的长枪以力量为主,势大力沉;赵的枪追求速度,变化多端。两杆长枪配合起天衣无缝,进退自如,二人各自刺出三枪,逼的吕布用尽全身之力,方才招架了下。

眼见得汉军大将已经是羊入虎口,杨玄感、石宝等人自然不肯放虎归山,齐齐呐喊一声,挥舞着兵器围了上,协助吕布群战双枪。

得了同伴的协助,吕布的压力顿时减轻了许多,山寨方天画戟挥舞的虎虎生风,负责正面攻击,杨玄感、石宝、张辽、王双等四将则从旁游弋协助。场上的局面顿时又成了僵持状态,虽然赵、杨二人稍落下风,但也能见招拆招,遇式化式。

岳飞纵马提枪,引领着高长恭、董袭、桥蕤率领着六万人的马步混合骑兵杀了出,正好与驮着七郎尸体回的武松遇个正着。

“将军,这位壮士还没死呢,快下令救人吧!”

武松归之时在马上伸手探了下七郎的呼吸,竟然还断断续续的从鼻孔里喘出气,不由得深深为之震撼,背部被震伤,马槊透胸穿出,双肩中箭,竟然还没有死去,这简直不是人而是战神!

武松一边策马回营,一边用双手压住了七郎前胸与后背的枪孔,阻止血液外流。虽然他骑术一般,但由于双边马镫的辅助,在双手离开缰绳的情况下,仍然还能够策马飞驰。见到岳飞率军迎了出。急忙大声呼救。

虽然在出营之时恼怒杨延嗣违抗军令,但当看清了七郎壮烈的模样之时,岳飞被深深震撼了。一人单挑十二万敌军,酣战联军九将,枪挑四人,这样的战力简直是勇冠三军!

“虽违军令,然其胆可嘉!功过相抵,须当全力救人!”

岳飞沉吟了一声,扭头高声下令:“呀。速速把杨延嗣送进大营,召集全军最好的医匠救治杨延嗣,只要能救活。不惜任何代价!”

“诺!”

身边的心腹答应一声,朝武松招手呼唤道:“这位壮士随我!”

“等等……”岳飞再次做出了补充,“拿着本督的将符快马加鞭的去江东,把神医华佗请。让他为杨延嗣续命!”

“诺!”

随从答应一声。引领着武松载着七郎的尸体冲进了大营,立即召集了全军十几名最好的军中医匠救治杨延嗣。

看到沙场上杨再兴与一员白马银枪的武将双战群雄,而且其中还有吕布助阵,竟然没有吃太大的亏,岳飞不由得暗暗称奇。

大喝一声:“吕奉先、杨玄感,枉你二人一个被称作人中吕布,一个被夸做雍凉霸王,以多欺少算什么英雄好汉?今日暂且退兵。咱们明日一场堂堂正正的捉对厮杀可好?”

吕布单戟拿不下杨、赵二人,又自恃名气不愿意与别人群殴。以多欺少,既然此刻岳飞提出要光明正大的单挑,自然正中下怀:“求之不得!”

杨玄感思忖今天吃了大亏,虽然合力围杀了一员汉将,但本方折了四人,军心不但没有受到鼓舞,反而被震慑住了;如果上前混战,怕是占不到便宜。更何况汉军阵中连续出了两杆不知名的神枪,谁知道还有多少这样的角色在汉军阵营中藏龙卧虎?

“罢手!”

杨玄感虚晃一枪,最先退出了战阵之中。

杨再兴与赵处在了下风,自然不会再与敌将缠斗,双马并辔,缓缓的撤出了战场,吕布及其他人也不追赶。

待到赵与杨再兴一起退回阵中之后,岳飞挥枪下令:“全军撤回营寨!”

随着岳飞一声令下,汉军前阵变后阵,后阵变前阵,井然有序的向大营之中撤退。

看到汉军果然撤退,杨玄感仰天大笑:“哈哈……这岳飞用兵不过如此也,竟然不知道兵不厌诈的道理,全军追袭!”

随着杨玄感一声令下,在他身后的西凉铁骑万马奔腾,追了上。

吕布连折四将,自然比谁都心疼懊恼,看到杨玄感纵兵追袭,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复仇的好机会,提戟跨马,与杨玄感并骑追袭,引领着身后的人马如同潮水般追了上。

石宝拨马归阵,询问文聘、黄忠道:“两位将军怎么不下令追赶?难道坐看别人捞取战功,耻笑我荆州无人么?”

文聘面色凝重,沉声道:“汉军退而不乱,阵型错落有致,怕是岳飞早有准备,追赶必有闪失!”

文聘正说话间,只听见汉军齐齐一声高呼,随着岳飞令旗一招,阵型再次变动。后队变前队,纷纷举起手里的强弩,一阵猛烈的射击,顿时射倒了无数追兵。

就在强弩兵爆射洛阳军的时候,刘晔在营寨中令旗一挥,将近二十架威力加强版的霹雳车同时竖立了起,向着营寨外面的追兵投出了磨盘般的巨石,瞬间就砸的洛阳军人仰马翻。

二十架霹雳车一阵狂砸,只把追兵砸的抱头鼠窜,溃不成军,自相践踏之下,人挤马马踩人,顿时乱哄哄的成了一锅沸腾的热粥。

“全军追袭!”

看到洛阳军阵型大乱,自相践踏,岳飞长枪一招,营寨里面的投石车停止了抛射。杨再兴、赵同时拨马回头,高长恭、董袭、桥蕤三将各自引领着精锐士卒以猛虎下山之势反追了回去。

洛阳军阵型已乱,军心涣散,被一阵猛追更是逐渐呈现兵败如山倒的态势,纵然杨玄感、吕布全力阻止反击,仍然难以挽回垂势。

危急之时,沙场上响起了陷阵营的口号“陷阵之志,有死无生!八百齐心,其力断金!”

高顺手提三尖两刃戟,纵马当先,身后跟着八百名最为精锐的陷阵营士卒,旁边还有三千名辅兵助阵,井然有序,阵列整齐的向前推进。

有了高顺这支生力军的加入,洛阳军的溃势被遏止,纷纷调转马头,转过身与汉军厮杀。高顺的陷阵营配合默契,招式娴熟,攻防兼备,一路向前推进,反倒将迎面相遇的部分汉军逼的步步后退。

得了高顺的支援,吕布怒喝一声,纵马挺戟再次杀了回,乱军之中正遇桥蕤,也不答话,一戟横劈,将桥蕤拦腰斩为两段。

看到盟军危急,文聘这才下令出兵,纵马提枪下令道:“黄汉升、石宝两位将军随我向前救援盟军,击退吴军!”

在文聘、黄忠、石宝三员大将的引领下,数万荆州兵加入了战团,将洛阳军的劣势完全扭转了过,双方陷入了势均力敌的混战之中。

这场鏖战持续到傍晚,双方各自收兵,然后派出民夫清扫战场,清点折损的尸体。统计到最后,汉军阵亡了六千人,而西凉军则损失了一万一千人,再加上折损了郭盛、吕方、宋宪、曹性、成廉五员偏将以上的将领,算是吃了大亏。

汉军大营之内,岳飞带着众将一起看重伤的杨七郎,俱都围成一团,惊讶不已。一惊讶于杨延嗣独斗群魔,凭一己之力刺杀了五员敌将,二惊诧于伤成这般模样,竟然还没有断气,这哪里是人?简直是不死战神!

“怎么样?延嗣将军还能救活马?”岳飞表情凝重的询问道。

十几个医匠刚刚合力止住了杨七郎的流血,并且将枪空缝合,一个个忙的焦头烂额,虽然是十月的天气,但无不满头大汉。一没有做过这样的手术,二被杨七郎顽强的生命力震撼!

两支羽箭各自射中了七郎的左右两肩,甚至伤到了胛骨,这倒不重要,毕竟不是致命伤。后背遭到杨玄感抽了一槊杆,此刻泛着紫色,肿胀的像一条毒蛇趴在七郎的背上,想五脏六腑被震的不轻。

最致命的是杨玄感透胸而过的那一槊,将七郎身体刺了一个窟窿。但命不该绝的是,这一槊刺透了七郎的左肺,并没有伤及心脏,否则此刻杨延嗣的尸体就不再余温尚存,而是变成僵硬冰冷的死尸了。

宛城首席医匠擦拭了一下额头黄豆般的汗珠,拱手回答道:“回都督的话,目前看还能保住性命,但以我等的医术怕是救不活杨将军,都督还需另想他法!”

岳飞点头:“某已派人去江东请华佗神医,不知道他能否起死回生?在华神医到之前,尔等给我片刻不离的照顾杨延嗣,只要有一线希望,就要把人救活!”

叮嘱完了众医匠,岳飞领着众将出了医帐,又命人把桥蕤的尸体收了交付于其家人,并且上奏天子,从重抚恤。暂时也顾不得与赵、武松二人寒暄,等严肃军纪之后再说不迟。

面色如霜的沉声下令:“呀,把吕蒙给我带进帅帐,召集校尉以上的所有将领全部前参加军议!”

“诺!”

得了岳飞一声吩咐,杨再兴、高长恭、董袭等武将俱都默不作声的跟着岳飞进了帅帐。两年的相处下,他们知道岳都督的品性,只怕怂恿杨延嗣出战的吕蒙今日要吃不了兜着走了!(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