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三百一十一 朱氏论战

三百一十一 朱氏论战


                

听了朱儁的忧虑,朱元璋抚须微笑:“兄长勿忧,他杨素本事再大,还能一手遮天?兄长历仕桓、灵二帝,破黄巾之时又立下大功,他杨素只不过仗着祖上积德才窃据了大将军的高位,何德何能骑在我们朱家头顶吆三喝四,颐指气使?”

朱棣与李文忠齐声附和,朱棣说:“父亲大人说的极是,伯父咱们绝不能就这样忍气吞声,任凭杨家呼唤去!”

“二舅父说的极是,大舅父绝不能屈从了杨家,小甥一定誓死辅佐两位舅舅!”李文忠攥拳为朱儁鼓劲。

朱儁沉吟道:“弘农杨氏德高望重,杨彪又是朝中望臣,杨素身居大将军之位坐拥兵权,杨玄感身为雍州都督,控制了长安一带。吕布又甘心做四姓家奴,成了杨家的女婿,以我们朱氏现在的实力,要想扳倒杨素谈何容易!”

“正因为杨素现在大权在握,我们才要挫一下他的威望!”

朱元璋说着话下意识的伸手摸了下肥大的耳垂,相书上说这是帝王之貌,所以朱元璋的野心绝不是朱儁所能估量的,扳倒杨素才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朱儁有些犹豫不定:“现在的杨素虽及不上董卓那样欺君罔上,乾坤独断。但却也是一言九鼎,朝中鲜少有人敢与他作对,如何才能挫他威望?”

朱元璋起身走到书房中央桌案上的沙盘前面。指了指宛城:“就是这场宛城之战,说不定会让杨素声望扫地!”

听了朱元璋的话,朱儁微微有些失望。还以为这个兄弟会有出乎预料的惊人之语,原也不过是个人的臆测而已。

咳嗽一声,沉声道:“杨素为了全歼岳飞兵团,已经谋划了许久。杨玄感在武关屯兵四万西凉铁骑,再加上驻守的徐荣、郭汜、樊稠、王双统率的两万兵马,武关方面的兵力已经超过了六万人……”

朱儁说着话把油灯的焰火挑的更大了一些,起身围着沙盘回踱步:“吕布统率的五万人马也已经出了虎牢关向南抵达梁县。这两路人马总计十一万,声势浩大。若只是杨玄感、吕布的十一万人。面对岳飞兵团的十万人马,或许不能占到便宜。但杨素已经获得了刘表、孙策的响应,这局面顿时就不一样了!”

顿了一顿,接着分析:“刘表失去了新野。襄阳就失去了屏障,刘表做梦都想把新野夺回。即便杨素不出兵,刘表也少不了与岳飞厮杀,此刻既然与杨素达成了协议,荆州兵少不得倾巢而出,估计刘表至少要投入六七万人从宛城的侧面发起夹攻。”

李文忠对大舅的分析表示赞成:“杨素这次策划的攻势凌厉而周密,投入的兵力空前,更重要的是时机把握的太他娘的准了!”

“谁说不是呢!”

朱儁语气中掩饰不住对杨素的佩服,“为了捕捉战机。杨素硬生生把吕布、皇甫义真的人马按在荥阳沉寂了半年,一动不动,如同冬眠了一般。单单是这份耐心就远非寻常人所能比。而现在,终于被杨素寻觅到了机会……”

“兄长所言极是,在耐心与把握机会这方面,杨素的确过人!如果让他去狩猎,一定是个极其出色的猎人!”

对于杨素的耐心与把握机会的能力,就连朱元璋都表示佩服。在沙盘面前负手而立。凝视着沙盘上高低起伏的地形,仿佛山河大地。奔腾的铁蹄此刻就在眼前。

朱元璋说着话,手指开始在沙盘上比划:“刘辩的主力大军此刻正在青州与袁绍争锋,而这次为了争夺徐州,江东的守军更是倾巢而出。据斥候打探,金陵的守军此刻已经不足三万。”

只是让朱元璋想不到的是,作为东汉的国都,刘辩的后方大本营,现在的金陵城只有一万两千禁军,三千御林军在守卫城池。差不多是在上演一出空城计!

朱元璋说着话,把目光投向李文忠:“文忠,下邳现在的战况如何?”

“回二舅的话,据探子回报刘辩仍然在攻城,下邳城高墙厚,只怕刘辩不花些时间,决计拿不下!”李文忠拱手回答。

既然话语权被兄弟抢走了,朱儁只好洗耳恭听。此刻听了李文忠所说,不由得感慨一声:“我与陶谦是旧识,他的为人只能算是一般,我还以为他死后徐州幕僚会望风而降,没想到竟然硬抗了刘辩这么久。倒是出人意料,看起陶谦的儿子倒是有些本事!”

朱元璋的脸上掠过焦急之色,仿佛陷入不利局面中的人不是刘辩而是他,“哎呀,这样的话局势对刘辩就大大不利了啊!”

朱棣不甘心做局外人,也开始插进讨论,用手比划着沙盘:“从宛城向东就是汝南,目前有七千守军,再继续向东就是寿春,境内大约六千守军。东汉军的防御力量现在全部顶在了前线宛城,倘若岳飞军团被全歼了,我军几乎可以长驱直入,直捣金陵!”

“那也得杨素有本事把岳飞吃下去!”朱元璋脸色阴沉的说了一句。

朱儁支持侄子的看法:“若只是杨玄感与吕布正面对决岳飞,短时间内自然不会有吃下岳飞军团的把握,但现在有了刘表、孙策的加入,就把岳飞军团陷入了死地!除非岳飞主动放弃宛城,退守汝南!”

朱儁的手也开始在沙盘上推演战局:“你们看,岳飞军团部署如下,高肃的三万人驻守新野,另外还有万余人守卫在义阳、泌阳这一条防线上,拱卫坐镇汝南的荀彧。若是刘表军从宛城背后缠住了岳飞,孙策就可以畅通无阻的北上强攻义阳、泌阳这一条防线,只要突破了这条防线,便可以兵临汝南城下,一鼓作气的拿下汝南,生擒荀彧,将岳飞困在中央,让他陷入绝境!”

李文忠拱手道:“回两位舅父的话,傍晚时分刚刚收到的消息,岳飞军已经放弃了新野,霍峻、张勋率兵赶往义阳、泌阳一带,增强防御、高肃、董袭则退回了宛城布防!”

“好!”朱元璋似乎完全颠倒了敌我立场,击掌为岳飞叫好。

朱儁苦笑,知道自己这个兄弟为了扳倒杨素,更愿意站在岳飞一方。

抚须感慨道:“看岳飞已经得到了风声,也是,我军这么大的动作,十几万人调动,再加上荆州兵的动静,岳飞不可能坐以待毙!事实上,刘辩之所以这么肆无忌惮的重兵远征青州,完全是太过于信任岳飞了,看起在刘辩的眼里,岳飞就是一堵墙,岳飞就是神,可以为他挡住一切风雨!”

朱棣与李文忠相互对望一眼,眼中满满的不服气:“岳飞真的这么厉害么?”

朱儁再次走到油灯前把焰火挑大,岁数大了,视力逐渐越越差,“岳飞有多厉害我不敢说,但这次在杨素的策划之下,以吕布与杨玄感的勇猛,再配上西凉铁骑的冲击力,还有荆州猛将黄忠的助阵,再加上荆南小霸王孙策跨江助阵,只怕岳飞这次难逃一败!”

在朱儁的眼里,岳飞只有放弃宛城,退出南阳这一条路可走,若是固守城池,非跪不可!

“兄长太高估杨素的计划了,孙策军远在荆南,他如何攻击义阳、泌阳这一条防线,达到切断岳飞退路的目的?” ~~.

朱元璋对兄长的话表示怀疑,“柴桑有韩世忠、甘宁的四万守军,对岸庐江有步骘、周昕统率的一万人驻守,孙策如何进兵汝南?难不成要插翅飞过去吗?”

朱儁有些诧异朱元璋竟然会提出这么弱智的问题:“这再简单不过,杨素、孙策、刘表已经达成了同盟,孙策完全可以过江从荆州境内向北进军,穿过襄阳,直扑义阳、泌阳防线,这样不就绕开了韩世忠兵团么?刘表先前不敢攻击汝南,是怕孤军深入被岳飞断了后路,而现在岳飞军被杨玄感、吕布、刘表困住之后,孙策完全可以畅通无阻,没有后顾之忧的攻打义阳防线,继而剑指汝南,断岳飞后路!”

“哈哈……”

朱元璋忽然抚须大笑:“兄长与杨素犯了一样的错误,只考虑战略,不考虑政治!孙策不是提线木偶,也不是任人摆布的傀儡,若刘表真的放孙策从境内进军的话,只怕还没围住岳飞,他们自家就先火并了起!”

“何以见得?孙策可是与刘辩有杀父之仇!”朱儁耸然动容,挑眉问道。

朱元璋侃侃分析:“自孙坚死后,孙氏非但没乱反而更强,可见这孙策的本事在其父之上!这样的人更重视大局,更懂得进退之道,不会因为报仇而迷失了方向。荆南贫瘠,人口稀疏,孙策要想生存下去,困难重重,只有不停的向外扩张才能谋取一席之地!孙策花大力气拿下汝南这块飞地,与荆南相隔千里,有什么用?我认为孙策的真正目的更可能是假途灭虢,从背后打刘表一个措手不及,捞取实实在在的利益!”

顿了一顿,诡笑道:“即便孙策想不到这一步,不是还有我们么?为了我们朱家的利益,绝不能让杨素取得成功!或许,是时候派一名说客快马到孙策军中,点拨点拨他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