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三百零四 树倒猢狲散

三百零四 树倒猢狲散


                【本书首发网站<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云来阁】

“跪下!”

高宠绑了笮融,就像老鹰抓小鸡一般拎着出了广陵城,径直到天子面前,从马上扔了下。¢£

“陛下饶命啊,罪臣糊涂,误听谗言才做出悖逆之举,岂敢与陛下争锋!”

本以为能够抗衡三五天,让刘辩吃到苦头后保住自己广陵太守的职位,没想到还不到一顿饭的功夫,城池就被攻破了,笮融方才知道自己简直就是井底之蛙。

若是换了别人,刘辩或许会饶他一命,但是唯独笮融不行!

要问谁是三国第一卑鄙无耻的小人,非这笮融莫属。比起笮融所犯下的斑斑罪恶,吕布的三姓家奴简直不值一提!

史书中的笮融先是凭借着八面玲珑的处世作风获得了陶谦的信任,先做了下邳国相,继而迁任广陵太守。

笮融到了广陵郡,摆脱了陶谦的束缚之后便开始招兵买马,扩充实力,并且在治下推广佛教,实力壮大之后便不鸟陶谦了。不仅不给陶谦缴一粒粮食的税赋,而且对于陶谦的命令公然唱反调。

若是按照正常的历史发展,曹操大军压境,陶谦病死,笮融率部向南逃窜。淮陵大族赵昱以贵宾之礼相迎,隆重的款待笮融一行。

谁知道笮融非但不感恩,而且还恩将仇报,在筵席上灌醉了盛情招待自己的赵昱一行,将其与部属全部斩杀,纵兵在淮陵境内大肆劫掠,残害了许多无辜百姓。笮融劫掠完毕,纵兵过了长江。进入了扬州境内,投靠其故友薛礼。

薛礼曾经在陶谦手下任过职。与笮融算得上是旧交,因此设宴款待笮融。没想到笮融故技重施。再次趁着酒筵杀掉了薛礼,吞并了其部曲,盘踞在秣陵,向扬州刺史刘繇投降。

彼时,刘繇正缺兵少将,对于笮融的投降表示欢迎,委任笮融为秣陵县令。之后过了一段时间,又命笮融与自己任命的豫章太守朱皓前往柴桑赴任。谁知道走在半路上,这笮融又把朱皓的脑袋砍了下。自己占据了豫章。

至此,刘繇方才看清楚了笮融反复无常的小人品行,亲自率兵征剿笮融。在豫章境内杀的笮融大败,逃进了深山之中,最终被山越与百姓联手杀死,结束了腹黑的一生。

要说这笮融有什么功绩的话,那就是他大力促进了佛教的发展,由他主持建造的浮屠寺、九镜塔在佛教历史上都有重要的地位。只是这个表面上信佛的人却心狠手辣,忘恩负义。与佛教提倡的精神完全背道而驰。

“给我拖下去斩了!”

刘辩完全不理会笮融的求饶,下令斩首示众,“把这厮的心剜出看看,是不是一个黑心之人!”

不大会功夫。笮融便被悬首广陵城门,一颗心也被剜了出,也不知道是行刑的侩子手做了手脚。还是笮融天生就是这样,反正刘辩看到了一颗黑心。

兵贵神速。时间容不得刘辩在广陵耽搁。遂命李靖收编了笮融的军队,留下张居正担任广陵太守。另外给他留下五千人马,收拾残局,然后亲自统率大队人马继续向下邳方向进军。

刘辩的大军继续向北进军,距离下邳已经不过五六十里路程,城内人心惶惶,军心涣散。

糜竺秘密会见陈群、臧霸,劝谏道:“陈长文、臧宣高,陶恭祖阳奉阴违,表面上臣服金陵天子,却暗地里勾结洛阳的动作实在不是明智之举!如今天子率十万大军压境,两位作何打算?”

臧霸、陈群皆是满脸愁容:“我等寄人篱下,受陶使君提携,不忍背弃,更不敢与天子作对!如今圣上以狂风扫落叶之势席卷整个徐州,下邳危如累卵,我等惶恐不已,实在不知如何是好!”

陈群沉吟道:“我陈氏一族在故乡许昌也算小有名气,自从曹公入主后,把地方治理的井井有条,民心归顺。今年春季,曹公曾经修书与吾,劝我回故乡为他效力,某不忍弃陶使君而去,因此婉拒。既然如今天子兵临城下,我等走投无路,某打算回故乡投奔曹公!”

“既然有此投奔之处,还不快走?某随你一块出城,再晚就迟了!”听说陈群有退路,臧霸喜出望外。

虽然现在下邳城还有四万驻兵,但陶谦死后,城内人心惶惶,众幕僚各自盘算欲作鸟兽散。又听说金陵十万大军不消一顿饭的功夫就破了广陵,斩杀了笮融。所有的陶谦幕僚,知道下邳已经守不住了,要么投降,要么逃命,除此之外只有死路一条。

臧霸与陈群知道糜竺的家业都在徐州,况且通过借粮之事,他的关系与天子已经非同一般,想不会跟着逃命,因此也不多劝。事到如今,只能大难临头各自飞了!

糜竺抚须笑道:“哎呀……我说陈长文、臧宣高啊,你们真是糊涂,眼前放着天子,放着大好建功立业的机会,怎能舍近求远,去投奔诸侯?”

“吾等实在担心天子翻旧账,比起前途还是脑袋重要!”臧霸惴惴不安的说道。

糜竺拍着臧霸、陈群的肩膀道:“二位勿忧,天子的诏书不是送到了我们下邳,让陈珪担任刺史,让我担任都督么?想两位也会受到重用!”

“只怕是天子使用的缓兵之计,先稳住我等之心,进城之后便会鸟尽弓藏,到时候悔之晚矣!”陈群也表示忧虑,比起从无瓜葛的天子说,他更加相信互通书信许久的曹操。

糜竺拍着胸脯保证道:“既然两位有所顾虑,竺便在这里把话说开。某与天子相交已久,而且陛下已经答应在年底纳舍妹入宫为姬,我糜竺完全可以保证两位高官厚禄,只会比跟着陶恭祖时风光,绝无秋后算账的道理!”

臧霸闻言喜出望外:“糜子仲所言当真?”

“吾等同僚一场,而且私交甚笃,竺怎会骗你二人!我等一起归降天子,将也好在朝中互相照应。”糜竺一副故友情深的样子。

陈群与臧霸对望一眼,沉思了片刻,最终答应了糜竺的挽留:“既然糜兄这般推心置腹了,吾二人便留下听天由命吧!”

糜竺又道:“某昨晚已经说服了曹豹归顺天子,再加上宣高将军,你们二位手中已经掌控了两万兵马,剩下的两万人在陈登手中。若是他不肯归顺又当如何?”

臧霸脸上浮现杀机:“若是这样的话,我等便杀了陈珪父子,开门迎接天子,也算是立下大功一件!”

三人计议停当,又派人通知曹豹,并且派遣了家丁、门客,密切关注陈珪父子的动静。

陈府。

陈珪父子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在书房里密谋。

“投降吧,事到如今,别无退路了!”陈珪叹息一声,“没想到陶谦竟然被刺杀了,早知如此,就不该脚踩两只船!”

“陶谦之死,怕是与天子脱不了干系啊!”陈登忧心忡忡。

陈珪点头:“十有**,但此事心中有数便是了,在外人面前绝不能提起半个字,免得招惹祸端!”

“若是投降之后,天子会怎生对待我们陈家?”陈登问父亲。

陈珪抚须沉思:“按照关系说,天子应该与糜竺更亲近,但他在诏书里却让为父暂代刺史之位。说明他还是不想与下邳的世家撕破面皮,我等与天子并无深仇大恨,先前为陶谦谋划只不过各为其主,料天子不会过于为难我陈家!”

陈登点头同意父亲所言:“既然要开门,宜早不宜晚,咱们先抢在糜竺开门之前,出城归降吧!”

“吾儿所言甚是,开门投降!”陈珪点头应允。

父子二人商议停当,陈珪、陈登父子下令打开城门,抢在糜竺一行之前出城迎接天子大军去了。

糜竺与臧霸、陈群闻言,不由得大呼意外。

臧霸满脸鄙视,又惋惜不已:“这陈氏父子比墙头草摇摆的还要快,没想到被他抢着出去归降了,咱们也不能落后了!”

当下,糜竺与臧霸、陈群也带了队伍,又叫上曹豹一块出了城门,向南迎接天子的大军。

刘辩率大军一路向北,旌旗招展,距离下邳城还有三十里的时候,就遇见了前迎接的队伍。

陈珪、陈登父子在前,糜竺、陈群、臧霸等人也不敢落后,纷纷跪地叩头,俱都山呼万岁:“陛下大军远道而至,罪臣等迎驾迟,望陛下恕罪!”

搭上眼一看,便知道徐州的文武幕僚了一大半,暗刺陶谦迫降徐州的计划完美收官,终于兵不血刃的完据徐州,实在是一件振奋人心的事情!

“诸位臣子勿要多礼,陶恭祖被刺之后,尔等能够力保徐州局面不乱,俱都功不可没!朕这次提兵入徐州,一为了防备青州黄巾入境,二担心曹操因为要报父仇,做出冲动之举,如今看到徐州贤者集,朕就放心了!”

刘辩翻身下马,把所有的徐州幕僚一一扶起,和颜悦色的安慰一番,以安众人之心,给他们吃下一颗定心丸。(未完待续。。)

ps:此为第一个三更!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