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三百零五 替皇帝背黑锅

三百零五 替皇帝背黑锅


                

“糜子仲啊,这些都是徐州的贤良,就由你给朕介绍一番吧!”

面对着乌泱泱的一大帮徐州文武官吏,刘辩既不认识哪个是陈登,也不认识哪个是臧霸,便把引荐的重任委托给了糜竺。

糜竺自然当仁不让,这正是展现自己与天子亲密关系的好机会,可以借机提高自己在徐州士族官吏中的威望。

糜竺首先介绍陈群:“此人乃是现任徐州主薄,颍川许昌人,姓陈名群字长文!”

“小臣陈群拜见陛下!”

对于糜竺第一个引荐自己,陈群感激不已,急忙出列长揖到地,参拜天子。

刘辩在去搀扶陈群的同时,向脑海中的系统下达了指令:“给本宿主查询一下陈群的各项能力值!”

“叮咚……巅峰陈群——武力42,统率48,智力88,政治97.”

众目睽睽之下,刘辩也不及听得太仔细,因此只是粗略的听了一下陈群的巅峰属性,随即把注意力从系统退了出,“朕久闻陈长文有治国之才,让你做一州佐官,实在是屈才啊!”

得了天子的褒奖,三十多岁的陈群不由得受宠若惊,再次作揖谢恩:“谢圣上褒奖,小臣诚惶诚恐,愿为大汉江山鞠躬尽瘁,竭尽全力!”

就在陈群表忠心的时候,刘辩飞快的给手下的内政型官员做了个排名,以便确定陈群的地位。

目前政治能力最高的是张居正。政治综合水准高达102,其次是还未成年的诸葛孔明,巅峰政治水准高达100。当然想要达到这个水准还需要多年的磨砺。排在二人之后的便是全能奇才王猛,王佐之才荀彧,两人都是99的超级政治水准。

在这四人之后,武唐宰相狄仁杰以97的政治水准排在第五位,而陈群97的能力与他旗鼓相当。作为第一个推出“九品中正制”,并且主持制定了《魏律》,大幅提升了曹魏综合国力的政治奇才。有他的加入,定然可以使得刘辩朝廷的内政实力更加雄厚。

其他的内政大臣。自明朝的多面全能奇才徐光启也拥有97的政治水准,作为东吴二张之一的张纮拥有96的政治水准,此外鲁肃的政治水准达到了95,顾雍的政治水准93。同一时期拥有如此众多的政治强人。完全可以将内政处理的井然有序,谱写一篇太平盛世。

除了陈群是个出色的政治奇才之外,他还拥有一个优秀的儿子,成为了三国后期一流的大将,魏国的中流砥柱,那就是陈泰。其综合能力甚至不在邓艾之下,只是没有邓艾名气大而已,若干年之后这陈泰必然将会成为国家栋梁。

“这位是徐州兵曹、骑都尉臧霸,臧宣高。祖籍泰山郡华县!”介绍完了陈群,糜竺又引荐臧霸。

一身戎装的臧霸单膝跪拜施礼:“小臣臧霸拜见陛下!”

接到了分析指令的系统飞快的向宿主传达着信息“叮咚……臧霸——武力85,统率90。智力81,政治76.”

“啧啧……臧霸的综合能力竟然如此之强,统率能力竟然达到了90的水准,比甘宁、魏延还要高一点,再配上优秀的智力与政治水准,完全可以独自坐镇一方。比演义中的酱油角色强多了!”

刘辩心中啧啧称赞,笑容满面的扶起臧霸:“宣高将军勿要多礼。朕以后扫平各方,还需要你多多出力!”

臧霸喜悦不已,再次施礼谢恩:“多谢陛下褒奖,微臣一定不负圣望,甘愿为大汉马革裹尸!”

糜竺接着引荐曹豹:“此人是徐州偏将军曹豹!”

就在曹豹施礼的时候,刘辩脑海中的提示音响起:“曹豹——武力72,统率68,智力52,政治38.”

刘辩胡乱的敷衍了曹豹几句,心中却在暗自感叹:“这曹豹不过一个校尉的水准,却因为和陶谦是连襟关系,被拔高到徐州军方数一数二的座次,陶谦的徐州军没有战斗力也就不奇怪了!”

事实上徐州也不缺乏人才,除了得到陶谦重用的臧霸之外,琅琊的徐盛、诸葛瑾,广陵的张纮、吕岱、步骘,彭城的张昭都是一时豪杰贤良。可惜陶谦只重视门阀大族,对于出身寒门的贤良视若不见,导致人才流失他方,最终被曹操杀的毫无招架之力。

介绍完了曹豹,糜竺再把陈矫推了出介绍给天子:“此人乃广陵陈矫陈季弼!”

陈矫上前施礼拜见,刘辩将之扶起,并寒暄回礼。

要论名气,陈矫比陈群小的多,但能力却不像名气的差距这样大。历史上的陈矫也曾经官拜魏国司徒,身居三公之位,在演义中最出名的杰作便是用计引诱周瑜入陷阱,并将之射伤。

与陈群相同的是,陈矫也有一个优秀的儿子陈骞,其地位更是尊荣,成为了西晋的开国功臣,司马炎的左膀右臂。官职扶摇直上,一直做到了大将军、大司马、太尉,并且假黄钺、都督扬州、荆州诸军事,成为天下第一重臣。直到八十岁的高龄才去世,被司马炎追封为太傅,并且追赠谥号“武”。

只是陈矫父子不太幸运的是,虽然仕途乃至能力并不比陈群父子差,但名气却被陈群父子完全掩盖,这也算是一种不幸!

“叮咚……陈矫——武力53,统率71,智力87,政治90.”刘辩脑海中的系统报出了陈矫的能力值。

糜竺把所有的人都挨着介绍了一遍,最好才向天子引荐陈珪、陈登,这让他们父子二人颇为尴尬,只恨当初站错了队,今日只能向糜竺低头。陈登更恨自己没有一个国色天香的妹妹许配给天子,也好过一下国舅的瘾。

“老臣陈珪,拜见陛下,愿吾皇早日一统河山,重振汉室!”

也不知道是心虚还是为了引起天子的注意,在糜竺向天子引荐自己的时候,已经六十多岁,满头白发的陈珪稽首顿拜,以重礼拜见天子。

刘辩急忙弯腰扶起陈珪:“陈老先生不必多礼,快快请起!”

虽然对于陈珪父子私底下的动作有所耳闻,但刘辩并不想再继续追究。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朋,君至察则无臣。之前各为其主,陈珪父子为了家族的利益私底下做点小动作也可以理解,如果睚眦必报还谈什么争霸天下?

这一点必须向曹操学习,就像袁曹争锋的时候,曹操手下的人纷纷向袁绍写信求降,而曹操击破袁绍之后,搜到了这些书信便看也不看的全部付之一炬,方才安定了人心。做君主就要有曹操的这种肚量,只要不是不可饶恕的过错,大可以一张纸翻过去。

“叮咚……陈珪——武力31,统率42,智力88,政治86.”

陈珪施礼完毕,也不等糜竺介绍儿子,直接自己上手:“这是老臣之子陈登,字元龙!”

三十多岁的陈登急忙上前施礼参拜:“小臣陈登,拜见吾皇万岁!登早就仰慕陛下的文治武功,恨不能早日为陛下效力,今日一睹陛下风采,虽死无憾也!”

而刘辩脑海中的系统继续进行着自己的工作:“叮咚……陈登——武力72,统率86,智力91,政治85.”

“这陈登与臧霸应该是整个徐州综合能力最强的人才了吧?再加上政治能力超一流的陈群,没有露一条大鱼,这次迫降徐州的计划算得上功德圆满!”

刘辩心中暗自庆幸,伸手扶起陈登:‘陈元龙不必多礼,朕亦是知道你的才能,日后定有重用!”

虽然众人俱都参拜完毕,但糜竺与陈珪的明争暗斗却没有结束,陈珪朗声道:“经过吾儿元龙调查,刺杀陶使君的僧侣乃是笮融派遣的刺客所乔装,庆幸陛下杀了笮融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为陶使君报了血海深仇!吾等徐州官吏,甚感欣慰!”

刘辩也拿不准陈珪这样说是真把笮融当成了凶手,还是有意的给自己减轻舆论压力,反正陈珪以陶谦心腹的身份把黑锅背在笮融身上,将会让那些猜测自己是刺杀陶谦元凶言论消弭不少。

“不错,刺杀陶使君的僧侣正是笮融所派遣,他在临死之前已经交代了罪行!”刘辩顺着陈珪的话把自己洗白。 一嫁大叔桃花开 t./rjbypt

陈珪又道:“陛下先前下诏让老朽暂代徐州刺史,实在让微臣诚惶诚恐,不敢居此高位。请陛下另择贤才继任,珪愿告老还乡,颐养天年!”

“既然陈老先生身体不便,准奏!”

刘辩顺势收回了对陈珪的任命,徐州刺史必须换一个有能力的心腹,“告老还乡就不必了,朝廷正是用人之际,陈德珪就去金陵任职吧,朕不会亏待你!”

徐州所有的文武幕僚全都参拜天子完毕,在糜竺与陈珪的簇拥下,众人一起恭迎天子入城:“请陛下入城,出榜安民!”

就在刘辩颔首应允,准备下令进入下邳城的时候,李靖忽然站了出,大声道:“陛下,臣有一言要说,此刻还不能进入下邳城!”

“哦……李药师何出此言?”

刘辩心头一震,不知道李靖何出此言?众徐州文武幕僚也是诧异不已,内心更是忐忑不安,不知道哪里出了差错?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