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三百零一 宁为鸡首,不为凤尾!

三百零一 宁为鸡首,不为凤尾!


                【本书首发网站<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云来阁】

李元芳与王越带了数十名精悍的锦衣卫隐蔽在陶府周围接应,也不知道里面什么情况,只能耐着性子等候。¥f

正在胡乱揣测之际,忽然看到两个高大的身影大踏步走。待到近前之时,李元芳方才惊讶的发现,走在一起的竟然是不辞而别的李白,与换了一身衣服的张仲坚。

“竟然是太白兄,你怎么会出现在陶府?”

李元芳惊诧不已,就在一句话脱口问出的时候,同时醒悟了过。

那天饮酒的时候李白说要立下一件大功换取尚书之位,还说让自己把刺杀陶谦的任务让给他,本以为只是酒后玩笑,没想到这个嗜酒如命的家伙竟然当真了!

张仲坚压低嗓子,悄声道:“陶谦已死,所有人速速退去,只怕片刻之后陶府就会炸了锅,搜城在所难免,某得想个办法出城!”

李白补充道:“元芳,陶谦的确死了,我与这个假和尚一人一半功劳。回到金陵,你可得替我向天子邀功!”

唯恐李元芳不信,目视张仲坚道:“大丈夫一言九鼎,绝不能出尔反尔!大和尚,你说是也不是?”

虽然杀死陶谦是张仲坚一个人的功劳,但如果没有李白的帮助,张仲坚能否全身而退实在是个未知数。从这方面讲,张仲坚知道自己欠李白天大的情分。而且陶谦已死,自己对金陵皇帝的承诺也兑现了,自己又不求封赏,把大功让给此人又如何?

“不错。杀死陶谦是我与太黑兄联手之力,而且太黑兄功劳更胜一筹!”张仲坚颔首。肯定了李白的说法。

“太黑?”李元芳一愣,随即哑然失笑。“真是黑白不分啊!”

李白却一本正经的道:“此地不宜久留,只怕徐州军片刻之后就会搜城,我等当速速出城!”

“城门早就关了,如何出城?”

既然张仲坚安然无恙的退出了陶府,皇帝交代的任务已经完成,所以李元芳并不急着出城。

李白自腰间掏出一块令牌:“愚兄早就算好了退路,顺手牵羊从陶谦府中拿了一块可以出城的腰牌。陶府上下俱都认识我与大和尚,下邳城片刻也不能久留,当速速出城!”

李元芳与王越短暂的交流之后。王越率众分散离去,各自回驿馆住宿去了。反正他们都有自己的身份,贩夫走卒,江湖郎中,杂耍艺人,已经在下邳城待了五六天,也不差这一晚上出城。

而李元芳与李白、张仲坚则快步的赶往下邳南门,利用腰牌顺利的诈开城门出了下邳城。

刚刚走了三五里,便能看见下邳城中火把逐渐明亮了起。人声开始鼎沸,军卒整齐划一的脚步声震彻的大地颤抖,显然陶谦的死讯已经传开,徐州军正在全城大搜捕。

三人加快脚步。一路狂奔逐渐的离开了下邳十几里,到了一处小村庄。这里有接应的锦衣卫,还有李元芳等人时隐藏在一处农舍的马匹。

“张兄这场刺杀谋划的天衣无缝。去自如,不费吹灰之力。元芳佩服的五体投地!如此大才,陛下定然器重。兄台随我回金陵面圣如何?”

李元芳从农舍里牵出三匹马,分别交给张仲坚、李白各自一匹,同时向张仲坚发出了邀请,希望他能跟着自己返回金陵。

张仲坚接过缰绳道一声谢,拱手道:“某与天子有言在先,刺陶之后,任我去!某所求者,非封侯拜将,乃是遨游四海,兄台勿要再劝,就此别过!”

话音落下,张仲坚翻身上马,扬鞭而去。

茫茫夜色之中,骏马撒开四蹄,扬起一溜烟尘,逐渐去的远了。

“此人心高气傲,文武双全,绝非池中之物!”李元芳目送张仲坚远去,发出了一声感叹。

李白却是羡慕不已:“好洒脱的游侠,实在是让白佩服不已!这样的风采,实乃白所向往也!愚兄不做官了,我要追上此人,与他遨游天下!”

李白说着话翻身上马,就要去追赶张仲坚,与他一起游侠天下。

李元芳急忙一把牵住李白的马缰:“李太白,别闹了!你刚刚立下大功,我正好可以在天子面前给你讨个封赏,若是过后此事淡去,你再想做官就没这么容易了!”

李白望着张仲坚逐渐去远了,不由得满脸遗憾,这才接过李元芳的话茬:“那你说天子能封愚兄尚书职位么?若是不能,我掉头就走!”

“兄长协助张仲坚刺杀陶谦的确是大功一件,可是这件事只能暗赏,不能明封;而且就算可以摆在明面上封赐,这功绩也不能做尚书的,估计陛下能让你做个从四品的学部郎中。”李元芳耐着性子给李白讲解官场规则。

李白头摇的像拨浪鼓:“才让愚兄做个四品的郎中?算了,算了,我不去了,我还是去追张兄与他一块遨游天下去吧!”

李元芳却是拉着马匹不肯松手,哄着李白道:“太白兄休要任性,以你的学问不去学部教书育人,将诗词歌赋发扬光大,实在是暴殄天珍!你跟着我走一趟京城,说不定陛下真的会给封个尚书也不一定。”

“那好,那就走一趟金陵看看!”李白这才同意了李元芳的苦求,“若天子不给我尚书做,愚兄掉头就走,别怪我不给天子脸面!”

当下,兄弟二人策马扬鞭,连夜向金陵赶路。

一路上李元芳没少费了唾沫,劝谏李白不要太任性,能讨一个从四品的郎中职位就应该满足了,切不要妄图一步登天。而李白却是咬定青山不放松,非尚书不仕。

从下邳到金陵不过四百里路程,次日上午,二李就渡过长江进入了金陵城。

接着直奔乾阳宫,在李元芳的带领下,畅通无阻的赶往太极殿,拜见天子,把这件惊天消息上达天听。

此刻尚在早朝中,郑和在大殿上远远的看到了李元芳,当即对天子轻声耳语一番。

“诸位爱卿,早朝就此散去,朕有要事!”

看到李元芳回了,刘辩就知道刺杀陶谦的结果出了,无论是生是死,李元芳一定会给自己一个交代。

在文武百官的山呼万岁声中,刘辩直奔含元殿而去。

李元芳顾不得与百官打招呼,带着李白径直赶往御书房,一起参拜施礼。

李白虽然像祢衡一般倨傲,但在不喝酒的情况下还是知道好歹的,初次面见天子并没有搞出什么幺蛾子,跟着李元芳一起施礼参拜。

待李元芳把张仲坚与李白刺杀陶谦成功的消息禀报之后,刘辩大喜过望,拍案叫好:“太好了,陶谦这老匹夫终于死了!徐州唾手可得,朕这就御驾亲征,迫降徐州!”

顿了一顿,又道:“等等……刚才你说张仲坚与谁刺杀了陶谦?”

“回陛下的话,臣说的人是李白,字太白,也是小臣的族中好友。正是我身旁之人!”李元芳躬身作揖,郑重的把李白介绍给天子。

“庶民李白,这厢有礼了!”

李白虽然老实了一些,但骨子里的傲气却仍在。

“果然不出朕所料,那天被李靖爆出的诗人果然是诗仙李白!”

刘辩一边在心中沉吟,一边悄悄打量李白。

只见这个历史上最负盛名的诗人此刻一身游侠打扮,身材高大,相貌堂堂,就是傲气太盛,虽然刻意隐藏却也掩盖不住骨子里的那份倨傲。

不过身为穿越者,刘辩也知道李白什么德行!

能够写出“天子呼不上船”,能够让威震朝堂,就连宰相杨国忠都要巴结的高力士脱鞋,能够疯疯癫癫的到水里捞月亮的李太白,不干出一点出格的事情那才不正常!

从某些方面说,李白和祢衡属于同一个类型,不同的是李白酒后才会发酒疯,而祢衡则是不管醉醒,逮谁骂谁,搁在自己穿越前微博粉丝绝对比那个国民老公的关注量还要大。

“陛下,我这族兄不仅剑术过人,而且满腹才华,可以出口成诗。既然学部正是用人之际,臣在此推荐太白兄到学部任职!”李元芳趁热打铁,举贤不避亲。

李白有多大的本事自然不用李元芳介绍,而且知道了此人就是李白,刘辩心中高兴不已,比获得了一员大将还要高兴!

一个名垂青史的王朝,不仅仅要军事强大,政治清明,经济繁荣,科技发展,也应该文化昌盛,而李白的出现对于创造一个文化盛世,其作用不在岳飞之下,一定要好好利用!

“好,既然李太白立下如此大功,又有元芳极力举荐,朕便委任你做学部侍郎,你看如何?”刘辩笑容可掬的望着李白,提出了自己的封赏。

事实求是的说,李白刺杀陶谦有功,而且还安然无恙的把张仲坚从徐州城带了出,极有可能会让他东渡高句丽,给李渊父子制造麻烦。但这些功绩顶破天也就是能封一个从四品的郎中,刘辩考虑到李白恃才傲物,官职小了看不上眼,所以才打算破格赏赐一个从三品的学部侍郎,反正学部是个清闲衙门,不会引起太大的非议,招致大臣的反感。

而李白显然不领情,拱手道:“回天子的话,白生平之志‘宁为鸡首,不为凤尾’!请恕庶民斗胆,非学部尚书不仕!”(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