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二百九十一 马蹄到处,即为汉土!

二百九十一 马蹄到处,即为汉土!


                【本书首发网站<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云来阁】

步练师舞剑完毕,刘辩击掌称赞。@

遂赏赐美人封号,惹得步练师芳心大悦,美眸生情,秋波暗送。

之后,刘辩带着步练师到寿安殿拜见便宜母亲何太后,有何珅提前做工作,何太后早就知晓了这件事情。此刻见到步练师相貌端庄,气质出众,而且出自大族之后,当即颔首同意了这桩婚事。

最后,刘辩又招礼部尚书孔融,按照两人的生辰八字做了推算,测定七天之后便是良辰吉日,最是适宜娶妻纳嫔。

“那就把纳步氏入宫的日子定在七日之后,由内务府准备六书聘礼,送到淮阴步家。入宫礼仪由孔文举负责主持!”刘辩丹唇轻启,下达了金口玉言。

“臣遵旨!”孔融躬身领命。

步骘与步练师一起谢恩,欢天喜地的离开了乾阳宫,渡过长江返回老家淮阴筹备嫁妆去了。对于任何一个家族说,这都是值得大肆庆贺的事情,族人送上嫁妆贺礼自然必不可少。

两日之后,刘辩收到了岳飞的手书,在书信中表示纪灵之死自己要负一定的责任,用人失察,不该让陈庆之担任副先锋,请求降职处分。

“瓦罐不离井上破,将军难免阵前亡,这件事谁都没错!”

刘辩大笔一挥,轻描淡写的给岳飞做了一封回复,把这件事淡化了,既没有怪罪岳飞也没有怪罪杨再兴。

沙场本就是一个时刻掉脑袋的地方,不打一场又怎么会知道谁强谁弱?从这方面说,杨再兴没有任何错。大敌当前为将者绝不能气短示弱,必须给手下的将士树立必胜的信念!

若是每战死一人都要有人负责。那么历史上的华雄、颜良、文丑、夏侯渊、庞德、关羽等等一代名将的战死,又有谁负责?战争永远都是不可预知的。在没打之前,谁都不敢妄言胜负,所以刘辩也不会做事后诸葛亮追究责任,就像上次因为甘宁的主战导致蒋钦战死一样,刘辩同样也不会责怪。

若是因为武将求战,导致同僚身死就得背负责任,甚至被追罚,那以后大战临的时候,大家都畏缩不前。明哲保身是不是就不用背负责任了?刘辩是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非但不会怪罪杨再兴,甚至还要奖励他!只有这样,日后才能激励诸将奋勇向前,为了大汉江山而赴汤蹈火,粉身碎骨!

当然,陈庆之的小心谨慎也没有错,并不能因为纪灵是因为救他阵亡而责怪于他。这件事只是说明纪灵是个重义气的武将,虽然外表粗犷。但到了危急关头却能够舍身救护同僚,从这一点上看,必须向纪灵致以敬意,重恤其家眷。

“嗯。陈庆之回到金陵两三天了,朕也该去看看他了!”

打定主意,刘辩吩咐出宫。直奔陈庆之下榻的驿馆而去。

虽然因为不符合岳飞的用人要求,被从宛城送了回。但刘辩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去温暖一下陈庆之这颗受伤的心。

陈庆之在金陵并没有家,只能暂住在朝廷的驿馆。类似与刘辩穿越前的公务员宿舍。有神医华佗的救治,他的伤势明显好转了许多,已经能够下床行走,但距离完全康复,至少三两个月的时间。

“既然陈庆之能够青史留名,而且被系统给评了98的统率值,还是说明他有本事的!”刘辩坐在六驾马车上,闭目凝神,在心中自言自语。

“现在看,陈庆之颇有橘生淮南为枳的味道,因为他的能力是如此奇葩!统率能力足够高,但武力却低的吓人,甚至不能让士卒服气,想要用好他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的事情!”

历史上的其他名将,譬如李靖、譬如李绩、甚至包括王猛、诸葛亮在内,虽然没有让人佩服的武力,但打败一个小兵却是绰绰有余。这样一,即便不能让其他武将高看一眼,但至少不会像陈庆之这样连小兵都打不过,以至于被兵卒轻视。

也许有人说诸葛亮还需要轮椅推着,怎么可能打败小兵,只怕还不如陈庆之吧?这样的看法实在是大错特错,正史中的诸葛亮身高八尺有余,身姿雄伟,按照比例说,在这个身材偏矮的年代相当于后世的运动员,一般人还真打不过他,让人用车子推着只不过是老罗让孔明装个逼罢了!认真你就输了!

“当初刘备把诸葛亮请出,给了绝对的支持,但那时候的刘备手底下只有关、张、赵,兵不足万,所以才能把诸葛亮推上神坛。当然,这是演义中的!在正史上,直到刘备死后,诸葛亮才渐渐掌握了军权……”

“而现在,朕明显不能给你陈庆之这样的支持力度,因为别人不服!韩世忠如何?薛仁贵、孟珙的能力比起你陈庆之怎么样?哪个不是靠着战绩打上去的?朕直接把你陈庆之提拔到偏将的地位,赏给你兵部郎中这已经足够冒大不韪了,若是再向上提拔你,只怕会引起众怒……”

“哪怕你的统率能力再高,朕也不会为了让你出彩,而引起臣子不满,那无疑是愚蠢的做法!朕不会为了一个陈庆之,而失去千千万万个杨再兴、常遇春、程咬金……所以,要想出人头地,一切都得靠你自己的努力!是名垂青史,还是湮没于史书中,一切都是由你决定,谁也帮不了你!”

不大会功夫,马车到驿馆。

刘辩在郑和、卫疆的陪伴下进入了陈庆之的房间,正在看书的陈庆之吓了一跳,急忙起床施礼,被刘辩劝阻了:“陈将军重伤在身,不必施礼了!”

简单的寒暄慰问之后,刘辩直奔主题:“怎么样,心中是不是感到特别委屈?”

“唉……”陈庆之叹息。“时势成英雄,原本以为我饱读兵书。胸怀韬略,就能够轻易地扬名立万。没想到啊……”

刘辩微笑,心中忽生感慨。

“陈庆之这话说的倒是不错,时势造英雄,在南北朝你能够立下大功,就算有些水分,但不管怎么说拿下洛阳的事实谁也抹不掉!但你遇上的对手有几个名将?而现在,你可知道面对的对手是谁,曹操、孙策、李世民、铁木真、刘备哪一个不是一代枭雄,又岂是你在南北朝打败的那些人物可比?”

“没想到啊。连兵卒都不服我这个将军,谁也不愿意到我手下做亲兵……”陈庆之继续感慨,外加抱怨吐槽。

刘辩笑道:“这也没什么奇怪的,岳都督以武勇治军,他手下的武将杨再兴、高长恭、董袭、纪灵都是勇冠三军的猛将,你这个另类身居高位,自然会让小兵不服气,遭到其他人排挤再正常不过!这就叫做‘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有句话说的好天将降大人于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你就当这是对你的磨炼好了,韩信还受过胯下之辱呢,你所遭遇的这些又算什么!”

听了皇帝的鼓励。陈庆之感激涕零:“真是谢谢陛下的理解,庆之虽死不能相报也!”

“那朕对你如何?”刘辩笑问。

陈庆之抹泪:“陛下对微臣恩重如山。尤胜父母。庆之以一介布衣投效,陛下便让臣做了裨将。继而升偏将,又赏赐了兵部郎中,这样的恩宠实在是亘古罕见!”

“但一定会有人说朕对你还不够好,没有重用你!”

“谁会这样说,谁这样说陛下,我第一个不满!”陈庆之一脸的知恩图报。

“你的粉丝!”

陈庆之一脸诧异:“什么是粉丝?莫非是一种食物?”

刘辩微笑:“粉丝是个很奇怪的团体,在他们的眼里你就是神,你是天下第一!”

“这些人脑子有问题!”陈庆之表示受宠若惊。

“若陈将军觉着在朕的手下屈才,你可以去曹操、袁绍、或者刘备哪里去试试,看看能不能闯出名堂,朕绝不阻拦!“刘辩很认真的说道。

陈庆之吓了一大跳,垂泪道:“陛下这是在怀疑臣的贞节,陛下待臣恩重如山,庆之愿为陛下效犬马之劳,安敢怀有二心!”

刘辩仍然保持微笑:“朕现在明白了一个道理,你到哪位将军的帐下担任武将,都不会有人服你,除非你做谋士,只负责出谋划策!”

陈庆之一脸的不甘心:“可是臣的理想是封侯拜将,建立韩信一样的功绩啊!做谋士、参军,实在不是庆之的理想!”

“所以,朕不打算再让你到任何人手底下做事。等你伤好之后,朕准许你独自招募一支队伍,用人标准全部由你自己制定,任何人不得过问,人数七千。以后能不能有所作为,就靠你自己表现了!”刘辩郑重的说道。

陈庆之喜出望外:“谢陛下厚爱,臣一定不负所望!”

刘辩吩咐郑和把宫廷画匠比照大航海图临摹的部分台湾、日本的航海图以及地形图展开在陈庆之的面前,然后一一指给陈庆之:“看到了吗,这一个岛屿叫做台湾,这个岛屿叫做日本岛,当然并不是现在。朕希望你练好兵之后出征台湾与日本,为我大汉开疆拓土!”

刘辩说着话突然提高了声音,展开双臂,朗声道:“朕的疆土绝不仅仅是华夏十三州,高句丽、日本岛、东南亚、欧罗巴、罗马帝国、安息帝国、贵霜帝国……只要有人的国度,就是朕要征服的地方!马蹄到处,即为汉土!旌旗指处,皆为汉臣!只要朕活着,就不会停下征伐的脚步,在朕有生之年,一定要让我汉家的旗帜插遍整个天下!”

听了皇帝慷慨激昂的话语,陈庆之、郑和、卫疆齐齐拜伏在地:“陛下雄才伟略,盖过秦皇汉武,臣等愿誓死效忠!”

刘辩将陈庆之扶起:“庆之啊,你现在还年轻,还需要磨砺,将以后朕的儿子,刘齐也好,刘裕也罢,还要靠着你辅佐扫平各国,所以朕对你充满期待!山高遮不住太阳,瓦砾掩不住金子的光芒,舞台如此之大,是名垂青史,还是泯然众人,一切只能靠你自己!”

陈庆之心潮澎湃,作揖发誓:“臣一定谨记陛下今日之教诲,好好磨砺自己,争取能为陛下开疆拓土!”

刘辩拍了拍陈庆之的肩膀:“就这样了,好好养伤吧!待你伤愈之后,朕会让王墨石剑师指点你武艺,增强体质。募兵的费用,到时候户部会拨给你!”(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