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二百七十八 江淮第一美人

二百七十八 江淮第一美人


                【本书首发网站<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云来阁】

史书记载中的和珅男生女相,是个捡肥皂的上佳人选。

可此刻跪在刘辩面前的和珅竟然是记忆中的影视形象,圆嘟嘟的脸,肉滚滚的身材,饱满的有些过剩的天庭甚至可以跑马。一双小眼睛笑起的时候眯在一起,就像是被甘蔗皮在脸庞上犁了两道口子一般。

“这系统也是真逗!”刘辩不露声色的打量着跪在脚下的和珅,在心里暗自沉吟。

“史书记载中的和珅因为长得像乾隆去世的一个爱妃,相貌俊美,又会溜须拍马所以才深受宠爱。这里怎么出了一个影视版的,难道是因为担心朕的征途漫长,所以给出个逗比人物乐呵乐呵?”

跪在刘辩面前的和珅没有大辫子,略显些稀疏的头发被灰色的帻巾包裹了起,披散在身后,跪地的时候也没有自称“奴才”。除此之外,这个何珅几乎与影视剧中一模一样,甚至就连声音都毫无二致,还未开口,就让人有种想笑的冲动。

木已成舟,这个何珅已经到了这个世界,刘辩也就只能顺其自然。有这样一个逗比陪伴在身边,说不定日后还能带一些乐趣,也算是有得有失吧!

“平身!”

刘辩面色庄重的招呼何珅起身,尽量给他留下一个不苟言笑的第一印象,免得这家伙以为自己是个可以轻易蛊惑的昏君,日后天天动歪脑筋。

“谢陛下!”

何珅用那略显滑稽的声音道声谢,快速的从地上爬了起,满脸堆笑的道:“哎呀……这一别两年。陛下竟然长得如此英武过人,绅真是倍感欣慰啊。太后姑姑真是生了个好皇帝啊!”

何珅的植入身份是何太后堂兄何表的儿子,一个多月前从宛城跋山涉水的到金陵。然后想方设法的入宫见到了何太后。并投其所好的献上了提前准备的厚礼,凭借三寸不烂之舌赢得了何太后的不少好感。

但何太后不想干预政事,所以只是赐给了何珅一座宅院,命他在金陵城中暂住,等皇帝返京之后再给他册封官职。何珅只好老老实实的等着,每天都在乾阳宫门口转悠,处心积虑的和侍卫、太监搞好关系,仗着自己是太后堂侄的身份,倒也混的风生水起。

听说天子已经返回了乾阳宫。何珅急忙快马加鞭的前面圣,争取给天子留下一个好印象。在和珅看,今天面圣与明天面圣这意义绝对不一样,这里面学问大着呢!

“朕有些累了,你先回去吧,改日再见朕!”

略作寒暄之后,刘辩挥挥手示意和珅退下,等自己有兴趣了再召见他。

“臣遵旨!”

何珅的目的已经达到,自然明白皇帝要与久别重逢的女人及儿子亲热。当即识相的躬身告退,目送天子在嫔妃太监的簇拥下向后/宫而去。

等浩浩荡荡的走远之后,何珅这才站直了身子,哼着小曲出了宫门。走到门口的时候不忘向带队的侍卫长口袋里塞几块手指甲般大小的碎银子。

侍卫长一脸的为难:“何先生。适才邓统领吩咐了,陛下已经归,皇宫的守卫需要加强戒备。下次不敢这样放你进宫了!”

“切……看把你吓得!我有太后赏赐的腰牌,可以自由出入乾阳宫。就是邓泰山在这里也不能拦着我!”何珅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挥手示意侍卫长不必多虑。

“何先生每次进宫都这样说。可我等也没见过你的腰牌什么样子啊?”侍卫长半信半疑的问道。

“你这厮真是好大的胆子,竟然怀疑我持有腰牌?你是不是也怀疑我与太后的关系,看我回头不在太后面前参你一本!”

没想到这小小的侍卫长竟敢质疑自己,何珅马上变脸,姿态强硬。在侍卫长诚惶诚恐的眼神中翻身上马,扬鞭远去。

何珅的宅院距离乾阳宫不过五六里路,就在刘辩前往寿安殿给何太后请安的同时,他已经返回了自己的家中。

“何先生,见到陛下了吗?”

何珅刚一进门,就有一个十七八岁,身材修长瘦削的年轻人迎了上,接过了何珅的缰绳。

此人姓步名骘字子山,淮南淮阴人,自幼饱读诗书,胸中颇有谋略。听闻金陵出榜募贤,便渡过长江前应募,恰好在秣陵渡口与前投靠何太后的和珅同船结识。

何珅见步骘一表人才,谈吐不凡,而且是应聘做官的,遂加以笼络,大吹大擂的说自己是太后的侄子,从小就被太后百般呵护,只要有自己的推荐,保证步骘平步青,扶摇直上。

学得文武艺,卖与帝王家。哪个读书人不是为了出入相,哪个习武者不是为了封侯拜将?既然这和珅的身份如此显赫,步骘自然就对和珅毕恭毕敬,一直跟在他身边待了一个多月,苦等天子的归。

虽然一个月的等待足够漫长,但步骘明白,自己若是报名应募出仕的话,也就是从县衙文书小吏做起,要想出人头地,没有个十年八载的绝对混不出名堂。但若是有何珅的举荐,绝对可以能让自己少奋斗这十年,所以一直安心的陪着何珅等皇帝归。

把马匹栓了之后,何珅与步骘一前一后的进了客堂,命新买的婢女冲了茶水,分宾主落座。

何珅呷了一口茶,小眼睛滴溜溜的乱转:“子山啊,我刚才给陛下相了相面,这是一个非常有主见的皇帝,只怕太后的话也起不了多大作用!咱哥俩要想出人头地,必须多想点法子!”

“有主见才好,证明这是明君!”步骘颔首赞许。

“何兄你是太后的堂侄,若是连你也没有法子的话,小弟更是无计可施了!要不然我还是去招募局报名,从文笔小吏做起吧!”步骘叹息一声,决定踏踏实实的从基层做起。

何珅俩眼眯起一条缝,悻悻的说道:“在这乱世,武人容易出头!子山兄弟虽然略通武艺,但也就是一个百夫长的水平,要想混出名堂,实在难如登天。如果从文书小吏做起,只怕你用十年的时间也就只能换一个县令吧?”

“十年能够做到县令也是不错,毕竟小弟还年轻!”步骘语气中倒是没有气馁的意思。

何珅的眼睛忽然睁开,两眼放光:“我发现陛下身边包括皇后在内,目前只有四个嫔妃,这显然与天子的身份不符,甚至还不如一个小小的县令妻妾成群的多,不知道子山兄弟家族中可有姿色上乘的美女?”

“美女?”步骘一怔,迅速的想到了自己的宗族堂妹步练师,“宗族中倒是有一堂妹,名唤练师,今年十五岁,号称淮南第一美人。”

何珅大喜过望,拍手道:“甚好,那你速速回一趟老家,把你这堂妹带到金陵,由兄长我给你安排进宫。只要能够让陛下垂青,咱们弟兄的就能扶摇直上了!”

“虽然我们步家在淮南还算小有名气,但比起江东的世家大族说,不值一提,陛下岂能看得上我们步家的人?”步骘虽然有些心动,但仍然不看好这件事。

何珅却是踌躇满志:“不是有太后吗,皇帝这边走不通,咱们就从太后那边下手。我保证把你妹子送进皇宫!”

计议停当,何珅喜出望外,哼着小曲吩咐婢女准备酒菜,要与步骘秉烛对饮。

乾阳宫,寿安殿。

刘辩参拜完了便宜母亲,又闲聊了片刻之后遂起身告退。这一路上连续狂奔了四五天,身子骨着实累的不轻。既然天子要休息,皇后及诸位嫔妃自然也不会在太后这里逗留,一起跟着退出了寿安殿。

天子一行前脚刚走,上官婉儿就向何太后低声耳语:“启奏太后,奴婢刚刚听闻武如意在迎接陛下的时候说自己有了身孕……”

何太后一愣:“什么?不是御医说武氏已经丧失了生育能力么?这里面定有蹊跷,而且皇帝新婚半个月就出征了,武氏会不会这么早就有了身孕,也需要好好调查一下?”

“奴婢明白,这一切交给婉儿就是了!”上官婉儿肃身领命,眼神中透出喜悦之色。

刘辩离开了寿安殿,接下要面对的是在哪里过夜的问题。

天子久别回宫,按照规章制度,应该先在皇后那里过夜。但制度是死的,人是活的,皇帝是高高在上的万岁,说一不二。若是不喜欢皇后,完全可以选择去别的妃子那里过夜,也没人敢说什么,就算说了也没用,皇帝想睡那个女人是不会由别人做主的!

虽然皇帝与皇后的感情还算融洽,但皇后又有了五个月的身孕,武如意刚才也说自己怀孕了,而穆桂英刚刚产子三个月,所以这让冯蘅看到了专宠的希望。皇帝毕竟是生龙活虎的男人,也有生理需要啊,既然其他三个女人都不便,那么今夜这露水只能由自己独享咯!

故此大献殷勤的邀请:“陛下,你看皇后姐姐与穆贤妃、武昭容身体都不方便,今夜就到臣妾那里住宿吧,让臣妾给你放松身体,解去旅途劳顿之苦!”

面对着一群国色天香,秀色可餐的女人,已经许久不沾腥味的刘辩自然也有冲动,但衡量之后还是克制住了**,沉声道:“大臣新丧,国损栋梁,朕今夜哪里也不去了!就在我的昭阳殿休息即可,你们都各自回去休息吧!”(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