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二百七十六 纸醉金迷金陵城

二百七十六 纸醉金迷金陵城


                【本书首发网站<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云来阁】

剧县城内张灯结彩,一片喜庆。

由皇帝亲自主持的婚礼给饱受战火磨难的北海百姓带了久违的欢乐,阖城百姓共同为诸葛亮与黄月英的婚礼欢庆。

新婚过后,诸葛亮并没有留恋于温柔乡里,第二天一大早便追随在王猛身边,以弟子之礼追随左右,谦恭笃厚,虚怀若谷。让王猛赞赏有加,更是悉心栽培,将一身本事毫不吝啬的倾囊相授。

除了不断收到各地诸侯招揽人才的情报之外,治下各个兵团的军情奏折也是每日不断的传送到刘辩手中。

因天气酷热难耐,秦琼、常遇春两个兵团的人马目前进入了休养生息阶段,在兖州境内挑选了草木茂盛,水源便利的地方安营扎寨,待天气转凉之后再向山阳、沛国两地的青州黄巾残部发起进攻。

自从三月份开战以,秦琼、常遇春麾下的人马到现在已经持续作战了四个多月,人困马乏,将士有厌战之心是人之常情。刘辩大笔一挥,回复秦琼、常遇春不必急于一时,安心休整一个月,待立秋之后再开战不迟。

泰山郡境内的薛礼倒是休整了有一段日子,既然秦琼、常遇春的队伍进入了休整状态,便开始向驻守泰山郡治所奉高的颜良、麴义发起试探性的进攻,希望能够诱敌出战。但在沮授的建议下,袁军坚守不出,一时之间薛礼倒是没有好办法破城,只能等待天气转凉之后再请示天子,以大规模的人海战术强行攻城。

假节钺都督宛城军事的岳飞探听到了西汉军在荥阳境内大规模集结。目标似乎意在陈留,遂召开军议。决定趁机对荆北的刘表展开试探性的用兵。委任杨再兴为先锋大将,陈庆之、纪灵为副将。率兵三万,离开宛城进逼新野。

新野乃是襄阳北方门户,刘表自然不敢大意,在刘磐、韩玄、黄忠驻守的情况下,又派遣文聘率兵两万前往驰援,与汉军在新野境内对峙,战局一触即发。

“岳鹏举的人马休整了大半年,也该是时候活动下筋骨了,朕在此拭目以待。看看传说中的白袍鬼将究竟有多大能耐?”刘辩看完了岳飞的奏折,对于荆北的战局密切关注。

就在这时,忽然有自金陵的使者送了八百里加急文书:司徒卢植自从四月份中箭之后就卧床不起,久治难愈,自各地的医匠郎中回天乏术,最终于三日之前病逝于金陵家中。

“卢司徒去世了?”

刘辩不由得一怔,心中顿生良臣永别的痛惜。史书中的卢植也是在这一年因病逝世,虽然因为自己的穿越,历史再次重演。但这位名满天下,能文能武的大儒还是没能跨过生命中的这道坎!

刘辩立即以最快的速度召集北海的文武,包括王猛、徐庶、诸葛瑾等文臣,魏延、陆文龙、岳、高览、程咬金、徐盛等武将全部到刺史府大堂听候圣谕。

刘辩扫了一圈众文武。朗声道:“在朕危难之际,卢司徒倾力辅佐,内持朝纲。外御强敌,实乃国之栋梁。朝廷肱骨!朕当亲自回京,为卢公发丧。以国礼大葬!”

说走就走,拿定主意后刘辩立即带了文鸯、卫疆率领三千精锐骑兵,在文武百官的恭送下快马加鞭的向南而去。临走前除了命各兵团原地驻防之外,又授予诸葛瑾青州别驾从事的职位,命他留在北海辅佐王猛,共同治理青州的政事。

时值七月,冒着炎炎夏日赶路绝不是一件让人愉快的事情。

故此卫疆建议向东奔胶州,然后乘坐宝船南下,这样可以免受旅途颠簸之苦。

但却被刘辩一口回绝:“卢公为国捐躯,不畏刀枪箭雨,区区酷暑又岂能让朕退缩?诸位儿郎当随朕昼夜驱驰,以最快的速度赶回金陵!”

坐在稳如泰山的宝船中自然不惧风吹日晒,但行船的速度却太慢,按照一日一夜行驶二百里计算,要返回金陵,至少得半月左右的行程。但如果由陆路返程,一路上快马加鞭,每天可以赶五六百里的路程,从剧县返回金陵也就是四五天左右的时间。

时值酷暑,天气炎热,就算做了防腐处理,卢植的遗体也无法保存半月之久。既然要给予这位肱骨重臣风光大藏,刘辩就要把一切做到完美,区区烈日又怎能阻挡自己的脚步?所以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走陆路!

一路快马加鞭,顺风顺水。

在第四天的傍晚,刘辩带领着随行人员渡过了长江,回到了已经阔别四个月之久的金陵。

经过了两年多的建设,现在的金陵与当初的小县城秣陵早就不可同日而语。

四面的城墙高高伫立,四座城门气势不凡,矗立在大江南岸,犹如龙盘虎踞。蜿蜒的护城河清澈流淌,城外山清水秀,良田万顷,阡陌纵横,屋舍俨然,炊烟袅袅,一派水墨画的景象。

城内房屋林立,店铺鳞次栉比,街上的百姓摩肩接踵,各种小贩的吆喝声此起彼伏,构成了一副熙熙攘攘的立体画卷。在街头巷尾互相追逐嬉闹的孩童脸上写满了幸福,浑然不知乱世为何物?

秦淮河畔桨声烛影,方才傍晚时分,便已经是华灯初上,热闹非凡。波光粼粼的河水中,回穿梭的小船载了许多浪荡子弟寻觅猎物。不过才两年的时间,秦淮河两畔便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了许多青楼勾阑,每当傍晚时分便有无数烟花女子在灯影里吹拉弹唱,倚门卖笑,整个秦淮河上一片吴侬软语,充满了脂粉的香味。

“驾……”

伴随着雄浑的马蹄声响起,数百骑铁甲卫士簇拥着天子,在卫疆的引领下直奔前面的司徒府。

震耳欲聋的铁蹄声引的秦淮河两岸一片大乱,倚门卖笑的青楼女子纷纷躲避,楼上楼下红袖乱招的女子纷纷从门窗中探出头,咿咿呀呀的起哄:“快看呀,快看呀,被御林军簇拥在中间的便是当今的天子!”

而在河上浮舟的浪荡子弟也是纷纷侧目,摇头叹息声此起彼伏:“唉,看人家真是好福气,生在帝王之家,一生下就是天子的命!后宫佳丽三千,阅尽世间美色,却不似我等每日里需要在这烟花之地留恋!”

经过了两年的扩张,现在的金陵已经从当初只有两万人的小县城扩大到了拥有二十多万百姓的大都市,人口富庶,经济繁荣,冠绝整个江东。

与之伴随的就是烟花之地的诞生,但这也是人类的原始需要,自从千年之前管仲首创官妓以,这个行业就再也无法从世上抹去。即便是朝不保夕的乱世,各地依然会有或多或少的青楼妓肆存在,像金陵这样的繁华都城,更是不可避免!

当然,刘辩压根也没想过插手管理这种事情,这还是封建时期,不是一千八百年后的世界,这样的皮肉交易就让他自生自灭好了,当没需要的时候就会自己销声匿迹,强行压制不过是抱薪救火罢了。

依然如之前回京一般,刘辩这次还是没有通知驻京的文武群臣。他们都有自己的事情,每日忙的不可开交,没必要让他们浪费时间,放下手里的各种大事小事在江边一等就是一天。

所以金陵的文武群臣也就没人出城迎接,甚至就连皇帝进城之后还有许多大臣不知道消息。文鸯引领着大队人马直奔御林军营房驻扎休息去了,而刘辩并没有急着回乾阳宫,而是在卫疆的率队拱卫下,直奔卢植的府邸,先在他的灵柩前上一炷香。

不消片刻功夫,大队人马就到了卢植的府邸门前。

得了消息的卢氏家人纷纷出门跪迎,而黄琬、孔融、陆康、鲁肃等朝廷大员也已经得知了天子返京的消息,纷纷以最快的速度到司徒府拜见圣驾。

在一片哀恸声中,刘辩表情肃穆的下马,与卢植的妻妾子女一一寒暄,然后到灵堂点上一炷香,恭恭敬敬的作揖肃拜。

看到天子如此恭敬,众臣子在黄琬、孔融的带领下一起作揖施礼,向着卢植的灵柩弯腰肃拜,为卢植的离世哀悼。

上香完毕,刘辩在灵堂中朗声道:“卢卿为我大汉呕心沥血三十年,破黄巾、叱董卓、扶朝政、治地方、安庶民、传儒道、拒孙坚,功高如山,德被四海,此番辞世,朝廷折一栋梁,朕断一肱骨也!”

言毕潸然泪下,众臣尽皆陪着垂泪。卢氏亲眷一片哀恸之声,卢家大宅愁漠漠,一片凄楚。

“朕在此宣旨,追封卢卿为太傅,谥号‘文忠’,追授范阳候,以国礼下葬!”刘辩自袖子里掏出手帕拭去泪痕,当着众臣的面宣布对卢植的追封。

“谢陛下隆恩!”

随着天子的追封,灵堂中一身缟素的卢氏眷属齐齐跪倒在地,山呼谢恩。

宣布完了对卢植的追封,刘辩命令打开灵柩,让自己看这位儒学大师、朝廷肱骨最后一眼。只是当棺盖掀开的时候,刘辩惊讶的发现,已经去世了**天的卢植竟然栩栩如生的躺在棺材中,如同沉睡了一般。

“何人的手段如此高明,竟然能把卢卿的遗躯保存的如此完好?” 刘辩惊讶的问道。

陆康面带笑意的站出回答:“回陛下的话,此乃神医华佗之功也!”(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