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二百七十三 双拳难敌四手

二百七十三 双拳难敌四手


                【本书首发网站<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云来阁】

典韦劫了冉闵的粮草,派人通知在其他两条路上设伏的王彦章与许褚,合兵一处,欢天喜地的向曹军大营返程。

冉闵闻报,怒不可遏。

当即点起仅有的五千骑兵,跨上朱龙马,手提两丈一的双刃矛,背挂六十八斤的青铜钩戟,大喝一声:“儿郎们,随吾出城夺回粮草,否则,咱们就只有饿肚子了!”

“愿随天王死战,夺回粮草!”

黑山军骑兵纷纷举起手里的武器高声响应,只要有这位战无不胜的猛士在前引领,他们就充满了必胜的信心。

阴馆的北城门轰隆隆的打开,冉闵一骑当先,引领着五千铁骑席卷而出。

很快的,曹军的斥候就探到了冉闵率骑兵追的消息,飞报三员曹将。

典韦手中双铁戟一横,高声道:“得好!这厮一直闭门不战,既然今日出了,我等正好合力将之擒杀,雁门定然唾手可得!”

当下三员曹将把一万五千人马列开阵型,各自提了武器,在塞外的旷野上严阵以待。

大约一个时辰之后,远处卷起漫天黄沙,铁蹄声震耳欲聋,黑山军骑兵席卷而。

看到曹军已经列阵相迎,冉闵不敢盲目的发起冲锋,遂下令所有骑兵列成雁行之战,与曹军互相射住阵脚,相互对峙。

两军对圆,典韦提戟催马,率先出阵,指着悬挂在马颈上的安禄山首级大声叫阵:“冉闵,可认识我马前这颗首级?这就是你的替死鬼。某先斩假冉闵,再斩真匪酋!快快出阵受死!”

冉闵怒不可遏。手中双刃矛高举过头顶,旋转的如同风车一般。咆哮着杀出阵。

“无胆曹将,可敢与某单打独斗,能接我一百回合,某愿任凭处置!”

之前典韦在乱军中与冉闵交过手,三十回合未分胜负,后许褚、王彦章、夏侯惇、夏侯渊、乐进等人一股脑的围了上群殴,冉闵突围而走。典韦虽然知道冉闵勇力过人,但也没觉得不至于一百回合接不下!

当即豪爽的答应了下:“好,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某便与你大战一百回合!”

马蹄声响起,两员虎将在沙场中央走马灯般厮杀在了一起,矛戟往,寒光闪烁,直看得两旁士卒眼花缭乱。

不大会功夫,二人便酣战了三十回合,难分胜负。

之前冉闵能够十回合阵斩文丑,除了力量占优之外,当时用右手的青铜钩戟锁死了文丑的长枪。然后用左手长矛将之刺于马下。而今天遇上的典韦就比文丑难对付多了!

首先,典韦的身高同样超过了九尺,臂展与块头丝毫不落下风,虽然力气稍逊一筹。但也没有太大的悬殊,兵器相交的时候不用担心被磕飞。

其次,冉闵的双手武器优势被典韦的双戟所抵消。不怕被锁了武器。即便双方的大戟钩在一起,冉闵也难以用压倒性的力量把典韦的武器夺过。

正是由于以上两个原因。典韦单战冉闵三十回合丝毫不落下风,这让冉闵在心中不由得暗自感叹:“曹阿瞒手下的武将比袁绍的人强多了。此人名气虽不及文丑,实力却有过之而不无不及!吾当施展全力,将其阵斩,方能鼓舞士气!”

别人虽然看不出,但典韦却已经感到吃力。尤其是冉闵不但力大,而且招式变化多端,长矛可以远攻,钩戟可以贴身肉搏,攻守兼备,能近能远,每一回合拆下都是步步惊心。

既然拿手的双武器短时间内难以获胜,冉闵便把钩戟收了,只用双刃矛攻击典韦,将战马的距离拉开,开始远攻。长矛上下翻飞,如同惊涛怒浪,一矛接着一矛,连绵不绝。

所谓“一寸长,一寸强”,当冉闵改变了战术之后,典韦登时处在了下风,勉强支撑了二十回合,逐渐变得左支右拙,险象环生。

王彦章见此情景,准备拍马出阵为典韦助战。

一脸憨厚的许褚有点为难的道:“好像他二人方才说要单打独斗?”

“典兄已经处在了下风,再厮杀下去恐怕危险,与这反贼讲什么信用?倘若他输了,难道就会遵照诺言投降?兵不厌诈,沙场上岂有守信之人!”

王彦章话音落下,挥舞着手中将近百近的纯铁大枪,加入了战团:“姓冉的休要猖狂,可知铁枪王彦章之名?”

话音未落,长枪裹挟着风声直奔冉闵的面门,冉闵只能收了刺向典韦的长矛,向回荡开,招架王彦章的铁枪。得了强力援手,典韦顿时轻松了许多,重整精神,与王彦章双战冉闵。

三匹战马你我往,踩踏的烟尘滚滚,黄土飞扬。三员大将酣战了一百回合,依然不分胜负,而冉闵却愈战愈勇,再次把单手矛变成了双武器,重新占据了上风。

“许仲康,还在哪儿瞧热闹?一块并力杀了这厮!”王彦章一边招架,一边朝后面的许褚大喊一声。

以多打少虽然让许褚有点不好意思,但典、王二人双战不下,许褚也只能厚着脸皮出阵:“谯郡许仲康也!”

一口七十多斤的泼风大刀带着风声加入战团,再次将场上的局面变成了平衡状态。三员猛将把冉闵围在中间,仿佛走马灯一般左攻右击,一个个势大力沉,气势不凡。

而冉闵虽然陷在重围之中,但却毫不慌乱,两把兵器施展开,攻守兼备,能长能短,犹如闲庭信步一般挥洒自如。

四员大将在沙场上鏖战了大半天,恶斗了二百多个回合,依然不分胜负。

冉闵身后压阵的黑山军渠帅眭固忿忿不平,大喝一声:“以多欺杀,算什么英雄好汉?某助天王一臂之力!”

马蹄声响起,眭固挥舞着一杆红缨枪,杀出阵。

王彦章长枪拦住冉闵的去路,吩咐许褚道:“仲康去拦住此人!”

许褚答应一声,趁着王彦章、典韦二人缠住冉闵之时,拨马迎向眭固。

双马相交,伴随着许褚的一声虎吼,只一个回合,眭固便被劈落马下。

“哈哈……看黑山群贼之中除了冉闵本事了得之外,其他的都是酒囊饭袋啊!”

王彦章还以为黑山军中又了猛将,没料到只一个回合便被许褚斩于马下,不由得放声大笑,真实目的乃是为了激怒冉闵。

冉闵果然动怒,手中武器挥舞的虎虎生风,朝身后大喝一声:“谁都不用出助阵,看我斩杀这三员曹将!”

话虽然这样说,但这三人合战之力实在难缠,既有王彦章铁枪的远攻,又有典韦双铁戟的近战,还有许褚大刀的横劈竖砍。而且这三人俱都是力拔山兮的猛人,冉闵并不能磕飞他们的武器,力量上的优势发挥不出。又恶战了四五十会合,依然难分胜负。

曹军后方忽然马蹄声起,六七千曹军骑兵席卷而。

为首大将正是夏侯惇与曹洪,俱都奋勇当先,齐声大喝:“冉闵匹夫,休要猖狂,留下人头再走!”

看着曹军势大,冉闵料知难以获胜,只能虚晃一招冲开一条去路,退回本阵。

冉闵虽走,却未落下风,况且带的全是骑兵,典韦、王彦章、许褚也不敢追赶,只能目送冉闵亲自断后,引领着黑山骑兵退走。待夏侯惇、曹洪率骑兵到近前之时,对方却已经走远了。

夏侯惇唯恐黑山军在路上设置了伏兵,也不敢追击,与典、王、许三将押解着劫的粮食返回本方大营而去。这段时间以,曹军的粮草也很是紧缺,有了这十二万石粮食,可以暂解燃眉之急。

粮草终究是被曹军劫走了,冉闵在马上闷闷不乐。纵然自己勇猛盖世,但却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粮草被劫走之后,接下的日子恐怕将会更加难过了!

“启禀大王,抓住了一个胡人奸细!”

冉闵正闷闷不乐的催马回城,身后突然响起了禀报声。扭头看去,只见十几个巡逻兵正押解着一个身材中等,身穿胡人服装的男子走了过。

“杀掉,吾最恨胡人!”

冉闵也不想看这人什么模样,直接下达了处死的命令。

“刀下留人,某非胡人,实乃汉人!”事情紧急,贾诩只能改变初衷求自保了。

被黑山军的巡逻兵所擒之人正是从长安城中逃出的贾诩,他自知因为“封王之计”导致天下狼烟四起,中原的百姓恨透了自己。思前想后,决定隐姓埋名到边塞隐居,先是度过黄河在西河郡境内住了一段时间,因为匈奴不时的入境劫掠,贾诩便打算北上代郡。

只是这一路上不时地有匈奴人趁着曹操与冉闵交兵的空当,轻骑入境劫掠,贾诩只好伪装成了胡人北上。没想到刚刚进入雁门郡境内,就被冉闵手下的巡逻兵擒获,押解着见冉闵。

贾诩的话是标准的官话,绝非匈奴、鲜卑、乌桓等异族能冒充的,冉闵这才正眼去瞧贾诩:“那你是何人?既然不是胡人,为何又做胡人打扮?莫非是做了胡狗奸细的汉人?”

(有些日子没求月票了,有票的兄弟请支持一下,剑客拜谢了!)(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