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二百七十二 阵斩假冉闵

二百七十二 阵斩假冉闵


                【本书首发网站<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云来阁】

“小娘子,先让俺扇几下试试!”

娇柔可人的黄月英话音刚刚落下,极具表演天赋的程咬金就第一个跳出进行配合。

只可惜黄月英却不买账,抿嘴笑道:“这位壮士还是免了吧,你的相貌不符合父亲大人的审美观,我想若是孔明长得这幅模样,他是不会提出这门婚事的!”

“嘿……难道俺玉树临风的老程还入不了你爹的法眼?俺有这么差么?”程咬金顿时不乐意了,吹胡子瞪眼的不打自招。

黄月英笑嘻嘻的道:“你看不打自招了吧?不是程大哥长的差,而是你太高大威猛,不符合父亲大人心目中乘龙快婿的形象。老爹最大的愿望就是找一个羽扇纶巾,温文儒雅的书生,而不是你这样的猛士!”

“这话俺老程爱听!”

程咬金顿时又乐了,从黄月英手里一把夺过羽扇交给岳:“孔明,扇几下给你媳妇看看!”

“看程将军的确有点脑残!黄月英是我从襄阳带回的,她会把我当做孔明?”

岳一脸同情的样子,再次把和刘辩交流的另一个词语搬了出。这个词通俗易懂,古今通用,不需要解释在场的所有人就都能明白其中的含义,不由得又是一阵哄堂。

程咬金一脸的委屈:“你也没对俺老程提起过这件事啊,不知者不罪!何残之有?”

“哟……做了将军之后变得文绉绉了,有进步!”岳竖起大拇指讥讽道。

程咬金懒得再和岳扯皮,把扇子递给徐盛:“。孔明给月英妹子扇一个!”

徐盛本性忠厚,登时有些脸红。本不想参与这个游戏,只是架不住程咬金的戏谑逗弄。只好接过扇了几下。随即被黄月英否决:“此乃武人也,绝非孔明!”

程咬金又把羽扇交给诸葛瑾:“,孔明扇几下,给你媳妇瞧瞧!”

哪有大伯哥戏弄兄弟媳妇的道理,诸葛瑾掩面遁走,“瑾去看看马车上的金银钱币,免得出了差错!”

程咬金摇头叹息:“唉……都是些无趣的人啊,陛下应该多找一些少年才能考验月英妹子的眼力,这游戏实在没难度!”

说着话把羽扇塞进了诸葛亮手里。“孔明,给你定情信物,今夜就可以洞房了!”

黄月英羞得霞飞双颊,低头道:“程大哥休要乱说!”

诸葛亮却是一脸古井不波的接过羽扇,向着黄月英作揖施礼:“孔明这厢有礼了!月英娘子这段时间可曾安好?”

看到长身玉立,儒雅英俊的少年就是诸葛亮,黄月英心花怒放。刚进门的时候就猜这人十有**就是自己的如意郎君,现在果然不错!

急忙肃拜还礼:“有劳哥哥挂念,多亏了陛下的照拂与岳兄弟在路上的保护。月英一直安然无恙!”

程咬金忽然在黄月英背后推了一把,把猝不及防的小姑娘一下子推进了诸葛亮的怀抱,咧嘴大笑道:“什么哥哥、妹妹,啰哩啰嗦的不痛快。直接称呼夫君、夫人就可以了,今晚洞房之后就是一家人了,哈哈……”

黄月英脸色羞得更加臊红。急忙从诸葛亮的怀里挣扎出,低着头羞赧的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诸葛亮却一副淡风轻的模样。摇着手里的羽扇道:“程将军莫要开玩笑,婚姻大事岂能儿戏?一切全凭陛下做主!”

又对黄月英作揖拜谢:“这把羽扇亮很是喜欢。就此收下了!只是的匆忙,未带礼物,待日补上!”

刘辩笑道:“何须日?今日天气尚早,朕赏你一万钱,就带着媳妇上街逛逛吧!你们小两口多多交流,对你有好处!”

皇帝金口玉言,诸葛亮不敢不从,只好与黄月英上街闲逛去了。其他众人也各自忙碌自己的事情,诸葛瑾负责把曹嵩的遗产入库,然后领了赏金给兄弟筹备婚礼;而岳、程咬金、徐盛三人则从魏延麾下讨了八千人马,勤加操练。

安然无恙的度过了粮食危机,并且成功的把孔明收入麾下,这让刘辩松了一口气。接下的几天每日都在端详地图,批阅自各地的军情奏折,盘桓着下一步的军事行动,争取开疆拓土,早日一统江山。

曹军大营,深夜。

熟睡中的曹操忽做一梦,梦中有婴儿般粗硕的黄金蟒蛇绕梁三圈入了自己父亲的卧室,将熟睡中的曹嵩活活生吞,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猛地从床上坐了起。

醒后急招郭嘉、荀攸、戏志才等谋士商讨此事:“此梦不祥,莫非预示着吾这趟攻打雁门要折损大将?不知典韦、王彦章在路上伏击冉闵的运粮队伍,有无风险?”

戏志才笑道:“黄金巨蟒乃是王侯之兆,预示着主公将必然成就五霸之业,不必忧虑也,此梦大吉!”

“嘉不懂得解梦之术,但却相信冉闵一定会向公孙瓒借粮,主公直管稳坐帅帐,等典、王几位将军的好消息便是了!”郭嘉晚上喝得有些多,说话的时候还带着几分酒意,但语气却是无比的自信。

曹操双眸转动,颔首道:“但愿如此!冉闵屡战屡败,并州全境丢失十之**,目前仅仅剩下雁门一郡,粮草供应困难。吾也猜测他会向公孙借粮,所担忧者无非此人勇猛盖世,唯恐他亲自押运粮草,典韦、王彦章等不能相敌也!”

郭嘉又道:“主公放心,冉闵乃是贼军之魂,断然不会亲自出城借粮。从雁门到易京,回回半月有余,他若离去,贼兵必然军心涣散,雁门一鼓可破!冉闵这些日子之所以不露头,乃是疑兵之计也!”

曹操与冉闵厮杀了了半年。连克河内、上党、太原、西河、定襄五郡,把冉闵赶到了并州最北部的雁门郡境内。冉闵连战不利。率领剩余的四万黑山军退守雁门郡治所阴馆,凭借着险峻的地形与曹军僵持。

虽然冉闵被打残了。十几万黑山军死的死逃得逃,到现在只剩下了四万余人,但曹操也同样付出了巨大的伤亡代价。连续的攻城,让曹军至少折损了三万多精锐士卒,好在曹操已经占领了并州百分之八十以上的领土,掌控了并州境内的将近三百万人口,可以源源不断的补充兵力。

兵力可以通过强征补充,但新入伍的士卒战斗力肯定无法与老兵相提并论。因此郭嘉建议以震慑为主强攻为辅,通过持久的施压让冉闵手下的士卒产生绝望感。动摇其军心,继而不断的潜逃,从而兵不血刃的削弱冉闵的兵力。

连续的丢失城池,导致冉闵的军粮大部分都被曹军夺取,而雁门郡境内土地贫瘠,一片荒芜,因此郭嘉推测冉闵很可能会向与黑山军关系密切的公孙瓒借粮,遂建议派出伏兵在路途上设伏。

曹操从郭嘉之言,分别派遣典韦、王彦章、许褚各自挑选五千精锐。在雁门到易京的三条路上设伏,守株待兔,静候冉闵军的运粮队伍。

在明面上,曹操亲自率领着夏侯惇、于禁、曹洪、朱灵等人。督促着七八万人马每日都佯攻雁门郡治所阴馆,持续不断的给黑山军施展心理压力。但却不围城强攻,给对方留出了逃亡的路线。争取能够兵不血刃的拿下并州仅剩的最后一块领土。

得了众谋士的安慰,曹操心下稍安。一面派族弟曹纯带了随从前往琅琊迎接父亲。一面派人前往险塞查探伏兵的消息,告诫众将若是遇上了冉闵亲自押解粮草。千万不可力战。毕竟这厮的武力太过强悍,合典、王、许三人之力都不一定能稳操胜券。

清晨,薄雾,细雨。

山谷,险道。

已经在路途上跋涉了半个月的安禄山催马提刀,小心翼翼的押送着从公孙瓒那里借到的十二万石粮食。为了震慑曹军,安禄山特地化装成了冉闵的模样,命令人缄口,马摘铃,小心翼翼的向着雁门进发。

眼看着再有七八十里就可以抵达阴馆,安禄山心中窃喜,大声催促道:“所有人加把劲,争取天黑之前把粮食运进城中,天王必有重赏!”

押运粮草的黑山军还没得及答应,突然一声鼓响,斜刺里杀出一彪人马。

为首一员大将胯下五花马,掌中一对八十斤的镔铁双戟,生的身材魁梧,面如恶,声如洪钟:“哈哈……大爷在此等候多时了,贼将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安禄山大怒,拍马舞刀向前迎战:“曹将休要猖狂,冉闵在此!”

典韦冷笑:“我家军师早就算好了,冉闵一直躲在城中,汝乃假冒者也!纵然汝是真的冉闵,某也要将你斩于戟下!”

两马相交,厮杀在一块。

山谷中喊杀声大起,箭矢纷飞,滚石轰然落下,五千精锐曹兵从山坡上掩杀下,杀的押粮的近万黑山军阵脚大乱。

人群之中,两将战有二十余会合,安禄山力怯,拨马欲走,被冉闵掷出大铁戟刺中后背,坠落马下。

典韦拍马赶上,枭了首级提在手中,仰天大喝道:“冉闵已死,贼兵还不快快跪地投降?”

典韦提着安禄山的人头在乱军中回冲突,如入无人之境,威风凛凛,却不知道自己这是第一次以三国本土武将的身份阵斩穿越人物,意义非凡!

看到主将战死,黑山军群龙无首,再加上士气低落,胡乱抵抗了一阵,死亡了三千余人,逃跑了两千余人,剩下的纷纷跪地投降。侥幸逃脱的黑山军快马加鞭入城禀报冉闵粮草被劫,冉闵大怒,亲自点起一万人马,出城前抢夺粮食。(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