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二百六十九 阎王好见,小鬼难缠

二百六十九 阎王好见,小鬼难缠


                【本书首发网站<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云来阁】

听说程咬金竟然要去追杀曹德,诸葛兄弟急忙阻止。

诸葛亮虽然年轻,但口才却极为了得:“程壮士,此事万万不可行!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就算你能把曹德一行杀光,事情也终有暴露的一天。而陛下以仁德治国,你若是如此滥杀无辜,非但不会立功,只怕还会获罪,还请三思!”

“小兄弟说的倒也在理,是俺鲁莽了!”

程咬金琢磨了下诸葛亮的话,觉得很有道理,只好放弃了打算,满腹牢骚的抱怨:“俺就想立个大功而已,没想到刚一出场就把岳小将军的马劈了,这、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不识自家人,想要将功赎罪都没有机会!”

诸葛瑾在旁边补充道:“吾弟所言极是,因徐州兵杀曹嵩之事,陶、曹两家必然结仇,正是圣上吞并徐州的好机会。若是程壮士这么胡搅一番,只怕会让陛下与曹操结仇,弄不好陛下会把你杀了向曹操谢罪!”

听了诸葛瑾的补充,程咬金吓得额头冒汗,情不自禁的摸了摸脑袋:“俺滴娘唉,这么严重?今天是令兄弟救了俺老程一命,简直是俺的救命恩人啊!”

说着丢下手里的大斧就拉扯诸葛兄弟的衣袖:“还是饱读诗书的人有脑子,可惜俺斗大的字不识几个!要不咱们今天就结拜为异姓兄弟吧,以后互相照顾,俺用拳头保护你们,你们多替俺老程出主意!”

诸葛兄弟头摇的像拨浪鼓:“程兄言重了,我们诸葛家没有结拜的习惯!”

“难道令兄弟瞧不起俺这个大老粗?”程咬金一副不依不饶的表情。

岳在旁边看不下去了。大步走过训斥:“嘿,小爷活这么大了。第一次见有强迫别人结拜的,程妖精你是不是想讨打?”

“不一定谁打谁!”程咬金一脸的不服输。

岳冷哼道:“我劝你还是别去北海投军了。因为我会把你今天的所言所行全部报告给陛下!”

“哎呀,岳小将军你可不能这样,大不了俺不结拜了就是!”程咬金被触到了软肋,登时放开了诸葛兄弟,向岳拱手求饶。

岳却不依不饶:“没用!我一定会告诉陛下你打算追杀曹德,蓄意挑起曹操与我军的仇恨!并且强迫朝廷大员诸葛子瑜先生与你结拜,目无尊卑!”

“啊呀呀……你个小……小爷,简直是在公报私仇啊?”

程咬金蛋疼的脸庞有些涨红,“俺只是想从军取功名。求一番富贵,小将军你这样诬陷俺老程,简直是祸害忠良啊!俺不就是劈了你三斧头嘛,再说你也没吃亏!”

“我的马被你劈死了,害的小爷现在要骑一匹驽马!”岳牵着刚从军卒手里讨的劣等马,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出。

“这个好说,俺保证还你一匹宝马就是了!”程咬金拱手求饶。

岳怒气散去几分:“以后得听我的话,喊我大哥,我让你向南你就不能向北。我让你打狗你就不能骂鸡!”

“俺老程也是有些本事的人,你竟然让俺喊你一个小娃儿大哥?让俺去干打狗骂鸡的差事?”程咬金满腹委屈的讨价还价。

“撤!”

岳挥手示意部下押运着马车,准备返程。一副不肯善罢甘休的样子。

程咬金咬咬牙,“唉……果然是阎王好见。小鬼难缠!俺老程今天算是栽了!”

拱手作揖,喊一声:“大哥!”

岳这才转怒为笑:哈哈……这还差不多,我管你程咬金还是程妖精。饶你精似鬼,也得给小爷扛着锤!”

话毕。把手里的一对铜锤递了过去:“接锤!”

程咬金气的吹胡子瞪眼:“哇呀呀……天下第一的程知节是做大将的,难道以后要给你这个小娃儿扛锤?”

“你不爱扛。本小爷还不爱用你了!”岳一副不屑的姿态,把手一挥,“撤!”

“好啦、好啦,小弟给你扛锤!”

程咬金彻底没脾气了,只能把手里的大斧交给岳旁边的士兵:“给程大爷扛着大斧!”

于是,晨曦下出现了滑稽的一幕。

十二岁的岳雄赳赳气昂昂的策马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体格魁梧,相貌憨厚的程咬金扛着一对大锤,吹胡子瞪眼的跟在后面。而一名亲兵则扛着程咬金的大斧走在第三位,构成了一副莫名喜感的画面。

看到这一幕,诸葛瑾兄弟夹杂在队伍里不时的摇头苦笑。这一大一小真是一对活宝,在行军中这般逗乐倒也能让士卒放松身心。

向前走了六七里,突然尘土飞扬,从东面了一支大约三百人的队伍,打着“徐”字旗号。为首一员身高接近八尺,浓眉大眼,阔面重颐,年约十七八岁,手提长枪的年轻校尉。

岳催马向前搭话:“呔……的队伍是哪里的人马,欲往何处?”

为首的校尉拱手道:“某乃离此处八十里的莒县都尉徐盛,昨夜有人在瞭望台上看到这边火光冲天,故此率兵前查看!不知这位小将军又是哪位大将麾下?”

“什么小将大将?”

不等岳开口,程咬金就已经抢着搭话:“我大哥乃是大汉天子刘辩……”

“光报天子就行,不得提名讳!”岳在旁边白了程咬金一眼,郑重的提醒道。

程咬金马上改正自己的错误:“我大哥乃是大汉天子麾下岳飞大都督……”

徐盛被弄得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一大一小真是对活宝,前面这个少年看起也就十二三岁的样子,后面这家伙至少也得二十好几了吧,为何偏偏喊这小将大哥?

及至程咬金报出了岳飞的姓名,徐盛更加迷糊,下意识的拱手施礼:“哎呀……这小将军竟然是鼎鼎大名的岳都督?徐盛平素最为仰慕,请受我……”

话说到这里,徐盛又觉得不对,传言不是都说岳飞三十岁左右吗,怎么突然变成了十几岁的小孩?

手中长枪一指,怒喝道:“你两个究竟何人?再在这里戏弄徐某,休怪我枪下无情!”

“哈哈……是你太心急,程爷话还没说完呢!”

程咬金仰天大笑,“你这小都尉听好了,你面前的这个小将军就是大汉天子麾下大都督岳飞岳鹏举的公子,岳岳应详将军是也!”

徐盛总算弄明白了,摇头苦笑道:“原是岳都督家的公子,失敬了!”

诸葛瑾策马出列,拱手道:“某乃阳都诸葛瑾,现居议郎之职!久闻莒县徐文向之名,听说你弓马娴熟,莒县无人能出其右。天子英明睿智,正广招英雄豪杰,文向兄何不弃了这都尉之职,随瑾一同去北海拜见天子。也好将驰骋沙场,博取功名,以求封侯拜将?”

“某早有投奔天子之意,只是苦于无人引荐,唯恐去了不受待见。既然有同乡引荐,徐盛愿随诸葛兄前往北海投军!”

听了诸葛瑾的话,徐盛喜出望外。当即把县兵遣回并使人通知家眷一声,只带了几名心腹随行,跟着岳的队伍向北海而去。

从琅琊到北海治所剧县大约四百多里路,虽然驱赶着二十里多辆辎重车,也不过多走了半天的时间。次日晌午时分,岳一行平安无事的进入了剧县城。

“启禀陛下,岳带着诸葛瑾回了,同行的还有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以及两个陌生的面孔。此刻正在门外求见!”卫疆在书房外面拱手请示道。

“诸葛瑾回了?哈哈,太好了,快带进!”

正在批阅奏折的刘辩顿时笑逐颜开,作为三国翘楚的诸葛孔明终被收入彀中,当浮一大白!从此之后,自己手下算是有了本土最顶级的人物,也算没有遗憾了!

若是按照心头的喜悦,刘辩真想亲自出门迎接。可这两年的城府让刘辩明白自己不能得意忘形。不管心中怎么高兴,绝对不能在表面上表现出!

毕竟诸葛瑾还年轻,还只是一个小小的使者,还只是一个小小的议郎,既不是卢植那样德高望重的老臣,也不是岳飞那样身经百战的大将,自己若是亲自出迎实在是有损天子的威严。君臣之道,君为臣纲还是必须恪守的!

就算诸葛亮的能力再怎么逆天,可别人不知道啊,在别人的眼里他只是一个未长大的少年,就算有潜力也不值得天子亲自出迎。

正是这些顾虑,所以尽管内心刘辩兴奋不已,但表面上还是做出一副古井不波的模样坐在书房里继续批阅奏折,仿佛的只是一个普通的臣子一样。

片刻之后,雄赳赳气昂昂的岳昂首阔步把诸葛瑾、诸葛亮、程咬金、徐盛等四人带进了书房,领着所有人一起施礼:“参见陛下!”

而刘辩的第一注意力却已经放在了诸葛亮的身上,没错,年轻的孔明和自己想象中的形象几乎一模一样,如此的卓尔不凡,如此的鹤立鸡群,那双眸子虽然看似平和但却隐藏着犹如万丈深渊般的睿智。

没错,这就是自己等待了许久的诸葛亮,诸葛孔明,这一刻他活生生的站在了自己的面前!(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