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二百六十二 大难将至

二百六十二 大难将至


                

转眼进入了六月中旬,天气酷热难耐。

刘辩站在剧县城头,望着城外树荫下十几万面无菜色的百姓,不时的举目向南眺望,对于糜竺的运粮队伍望眼欲穿。

这段时间以,各地捷报频传。

在胶东方面,太史慈、赵匡胤成功的歼灭袁绍残部,将整个胶东半岛完全掌控在了手中。

刘辩从王猛之谏,在保留东莱郡的前提下又以高密为治所,增设了胶东郡,下辖沿海五县。以王猛为青州刺史,全权处理北海、东莱、胶东三地的政务。

又命太史慈、赵匡胤提兵向西进军,屯驻在剧县正北方向八十里的益都县境内。

一封锁咽喉要道,防止袁氏对胶东半岛的反扑;二与屯驻在剧县的主力人马形成掎角之势,钳制据守临淄的袁谭军团,伺机拿下整个齐国,将战线向西推进。

至此,整个胶东半岛肃清,除却小股盗匪之外,再无敌对势力。

刘辩遂命郑成功在船队登陆的胶东海岸建筑港口,成立青州水师。但因为财政紧张,缺钱少粮,郑成功的港口建设进展的极为缓慢。

在兖州方面,秦琼、常遇春一路所向披靡。十一战皆捷,大破青州黄巾。

成功的从青州黄巾手中收复了失陷的任城国、东平国两地,将两地下辖八座县城全部收复。斩杀黄巾叛党四万余人。俘获精壮五万,夺回老幼妇孺三十万。

任城国、东平国是以前藩王的封地,地理位置在刘辩穿越之前的济宁、邹城一带。疆域狭小,东平国下辖只有五县,而任城国的下辖更是仅仅只有三座县城。

故此,刘辩大笔一挥,将任城、东平两个郡国合并。以城墙高大的古都曲阜为治所,设置一个崭新的鲁郡。仍然归青州刺史王猛管辖。

这样一,整个山东大地已经被刘辩占据了三分之二,并且通过驻兵平阳、莱芜一带的薛礼兵团把鲁南与胶东半岛连接成了一个整体,版图大幅增加。

唯一让刘辩感到不爽的是。陶谦这老匹夫在琅琊上不肯让步,坚持要收回徐州治下。这样的话,鲁南与胶东半岛的联系需要绕道平阳,走山路险峻的沂蒙山区,让两地之间的物资运输要平白无故的浪费不少时日!

“陶谦老儿休要猖狂,且让你蹦跶几天!待朕将袁绍从青州击退,便挥师南下,不仅要重新夺回琅琊,还要把整个徐州吞并。让齐鲁大地与江东六郡连为一体!”

在秦琼、常遇春的强大攻势之下,青州黄巾节节败退,只能退据山阳、沛国两地。将主力大军屯驻在昌邑、沛县据城死守。凭借着人多势众的优势与汉军僵持。

看到青州黄巾孱弱不堪,曹操从郭嘉之言,果断的派遣夏侯渊、乐进率三万人离开了并州,渡过黄河向南进军。然后快速穿过本方势力控制的濮阳、鄄城、定陶等地,从西方直插青州黄巾的后背,希望能够抢在汉军的前面拿下山阳、沛国两地。拓展本方疆域,壮大实力。

现在让刘辩感到头疼的不是曹军抢地盘。而是秦琼、常遇春每天都源源不断的把俘获的青州黄巾输送回了北海。

到目前为止,在剧县城下等待安置的百姓已经多达十五六万,而且从鲁南沿途押解而的老弱妇孺仍然络绎不绝,后面还有十七八万人在路途上辗转呢!

刘辩进军青州的三大战略目标:第一,解北海之围;第二,击退袁绍,掌控青州;第三,击破黄巾,收编人口。

收编黄巾人口说起容易,但这么巨大的数目,吃饭实在是一个难题。一下子新增了三十多万人,就算省吃俭用,每天下也要消耗五六千石粮食。而从江东向齐鲁大地运输粮草,路远崎岖,至少两个月才能运到。

眼看着剧县的粮仓就要见底,刘辩与王猛的心情日渐沉重,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徐州的糜竺身上。现在看,当初用琅琊做条件向陶谦“借”粮,实在是一件明智的事情!

剧县城下这些被俘获的“青州黄巾”准确的说应该被称作难民,因为几乎没有任何人愿意加入黄巾军,只是被叛军强行裹挟,然后放火烧掉了他们的村庄,导致这些人无家可归。然后被叛军武力逼迫,才让他们沦为了“青州黄巾”。

面对这些曾经的子民,刘辩这个大汉天子肯定不能袖手旁观,任由他们自生自灭。想办法解决粮食问题,是刘辩目前所面临的最大问题,也是最重要的问题!

因为缺少粮食,这些从任城、曲阜一带跋涉了五百多里到剧县的百姓沿途每天只能吃两顿饭。一路走,体格孱弱染病死亡者不在少数。

站在城头,望着成群结队的难民围拢在一棵棵大树底下剥树皮摘树叶,充饥果腹。只是短短几天的时间,就让剧县城外的上万棵树木全部枯萎,刘辩心中的难受实在是无法形容!

“既然要做皇帝,就不能让自己的治下发生大规模饥荒,朕一定要竭尽能帮助这些难民度过这场难关!”

自从到北海之后,刘辩就把黄罗伞盖的仪仗撤掉了,民生如此艰难,自己怎能再高高在上?望着城外饿蜉遍地,刘辩的心几乎在滴血。

回头问身边的北海郡丞:“粮仓中还有多少粮食?再均出一些给百姓每日增加一餐吧。在这样吃树皮下去不是办法!”

郡丞一脸为难的道:“回陛下的话,剧县粮仓中的粮食已经仅剩五万石,这是供应魏延、太史慈两位将军所部的军粮。不能擅动啊!”

魏延军团兵力有四万人,太史慈军团两万五,两个军团加起每天消耗的粮食大约为三千石左右。而剧县粮仓现在仅剩五万石粮食,意味着魏延、太史慈两个兵团只有半个月的余粮,已经拉响了缺粮的警报,这可怜兮兮的粮食的确不能再动了!

刘辩脸色如霜,问身后的卫疆道:“江东运输的粮食走到哪里了?”

“回陛下。因为江淮地区暴雨连绵,一直被困在寿春一带。无法前进。而且,这批粮食十万石已经被雨水淋湿,为了避免发霉,可能还需要天晴之后晾晒一段时间。估计……再有一个半月才能进入青州!”卫疆有些沮丧的回答道。

“还要一个半月吗?看短时间是指望不上了!”

刘辩站在城头。任凭烈日炙烤,摇头喃喃自语一声,“幸好陶谦同意借粮了,有了糜竺送的三十万石粮食,至少可以让这些难民维持三个月,一直到秋天吧?

又问道:“糜竺的运粮队伍走到哪里了?”

“回陛下的话,自下邳的运粮队伍已经过了琅琊阳都,估计再有六七天左右就能抵达北海!”负责哨探这一条线的文鸯躬身答道。

“还好!难民的生死就全部寄托在糜子仲身上了,这批粮食绝不能出现任何差错!”

刘辩欣慰的点点头。大声的吩咐卫疆:“朕命你率骑兵三千,即刻向南接应糜竺的运粮队伍,务必安然无恙的送到剧县。不得有误!”

“诺!”

文鸯答应一声,快步下了城头。

从城中驻军中点起三千骑兵,扬鞭策马,卷起一路烟尘,向南而去。

刘辩再次把目光转向郡丞:“虽然粮食紧缺,但朕也不能眼看着遍地饿蜉死在北海城下。再拨出两万石粮食均给百姓,让他们每日吃上三餐。补充下身体。你看看这一个个饿的面黄肌瘦,朕于心何忍?”

“啊……再拨出两万石,军队的余粮可就只剩下十天左右了?饿死灾民事小,动摇了军心那可就是大事了!”郡丞作揖苦谏。

刘辩表情凝重,沉声道:“胡说!军心是大事,但灾民的生死亦是大事!人命岂有贵贱?余粮还能维持十天就够了,那时候糜竺的粮食就送到剧县城下了!”

顿了一顿,郑重的道:“自今日起,朕每天只用两餐,粗粟米饭配一个菜肴即可!”

卫疆亦是跟着道:“臣愿意效仿陛下,每日只用两餐!”

在卫疆的带领下,城头上的御林军齐声呼应道:“我等愿效仿陛下,每日只吃两餐!” 

刘辩三百六十度朝着城墙上的众将士拱手致谢:“诸位将士,害你们跟着朕受苦了!”

又召唤使者上前下达了一道口谕:吩咐秦琼、常遇春以后再俘获到黄巾老弱,不必全部遣返回青州,要把青州缺粮的严峻情况告诉他们,说服这些无家可归的百姓南下江东去寻求生路。由官方组织他们前往鄱阳、庐陵、建安这些地广人稀的山区开垦土地,在乱世中求生。

使者去后,刘辩正要走下城头回刺史府处理政务,忽听得城下响起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以及一阵清脆的喊声。

“陛下,我回了,俺岳回啦!”

突然听到岳归,刘辩心中一阵喜悦,莫非自己马上就可以见到孔明了?

用手遮在额头上阻挡强烈的阳光,极力向城下眺望,只见岳单骑而,并没有看到诸葛瑾等人的身影,反而在他的背后载了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女。

这让刘辩不由得满腹疑惑:“这混小子,我让他陪着诸葛瑾去找孔明,怎生弄了一个媳妇回?你到底是要搞哪样?”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