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二百六十 岳云抢女

二百六十 岳云抢女


                【本书首发网站<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云来阁】



诸葛玄叔侄都是聪明人,黄承彦已经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了,不可能听不明白话语里面的含义。∮

就连诸葛瑾也是内心一动,沉声道:“多谢黄先生提醒,但恕小侄唐突的问一句,大汉天子身为汉室正统,如今已经占据整个江东,及中原部分地区,倘若再拿下青州,吞并徐州,便可坐拥半壁河山,请问刘荆州拿什么与之争锋?”

诸葛瑾话虽然说得含蓄,但意思却很明了,就凭手握三郡的刘表根本不足以与大汉天子一争长短,迟早要被灭掉的货色。既然这样,择主分仕还有什么意义?

“呵呵……小侄所言非虚,仅凭刘景升的确不足以抗衡东汉天子!”

黄承彦面带微笑的品了一口茶,不疾不徐的说道,“事实上,我从都没看好过他!刘景升守土有余,拓疆不足!而且又喜欢沽名钓誉,被其他诸侯吞并只是迟早而已!”

黄承彦的身份与刘表是连襟,俩人一个岳丈,就是汉末名士蔡讽,蔡瑁既是刘表的小舅子,也是黄承彦的小舅子。

诸葛玄与诸葛瑾实在没想到黄承彦竟然会这样看刘表,不由得面面相觑。

“不用这样看我,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我都说了,我与胤谊兄乃是知己之交。自然要推心置腹,有什么说什么!”

黄承彦一副淡风轻的样子。把茶碗中的清茶一口喝了个净光,然后放回了桌案上。

诸葛瑾急忙起身拎起茶壶给黄承彦斟满。作揖赔罪道:“黄先生勿怪,倒是小侄多虑了,言语之中若有唐突之处,还请黄叔父多多担待!”

黄承彦继续说道:“刘景升成不了大事,但他在名义上臣服于洛阳的天子刘协,这才是重点!刘辩虽然气吞万里如虎,但树敌也是不少。刘协盘踞在表里山河的洛阳,有杨素、吕布等谋臣猛将辅佐,又拉拢了刘焉、刘表、孙策等诸侯为羽翼。将的天下大势必然是合纵连横,到那时谁赢谁输就不一定咯!”

“听黄兄一席教导,玄茅塞顿开!”

诸葛玄听完了黄承彦的分析,急忙起身作揖道谢。

他本就不想离开荆州,只是被诸葛瑾软磨硬泡的没办法了,此刻有了黄承彦的这番分析,便可以理直气壮的留下了!

转向诸葛瑾道:“子瑜啊,还是你黄叔父分析的有道理,为了咱们诸葛家的将。绝不能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啊,要不然你还是自己回青州吧,以后你就在东汉天子身边效力,而叔父我继续在邓县做我的县令。”

“万一刘荆州恼怒小侄为天子效力。对叔父大人与孔明不利呢?”诸葛瑾被黄承彦说服了一大半,但还是有些忧虑。

黄承彦笑道:“各为其主,何怪之有?更何况刘景升乃是重名声之人。只要胤谊兄不犯错,他是不敢随便降罪的。而且我与胤谊兄情如手足。倘若真有这么一天,吾也是不会坐视不理的!”

“可小侄还是有些担忧!”

诸葛瑾仍然不能放心。看诸葛玄的表情知道他不打算走了,只好退而求其次:“若是叔父坚持留下,侄儿也不敢再多言,要不叔父大人就让我带着孔明与阿均去江东吧?”

诸葛玄之所以把诸葛亮兄弟二人带在身边,只因为担心诸葛瑾没能力拉扯他们兄弟二人,但现在这个侄子已经成了皇帝的议郎,这样的担心就纯属多余了。都说“长兄如父”,既然诸葛瑾打算带他们去江东,也就不好再说什么!

点头道:“好吧,难得你这个兄长有心照顾幼弟,而且荆州眼看着就要成为乱战之地,那你就带着孔明与阿均去江东吧!”

黄承彦又道:“我看孔明一表人才,性格笃厚,有着与年龄不同的成熟稳重。襄阳附近有很多名士聚集,水镜先生、庞德公等人均是学识渊博的大家,况且与吾也算薄有交情。子瑜贤侄不如把孔明留下,我推荐他去几位大家哪里求学,将必成大器!”

顿了一顿,又补充道:“若贤侄放心不下手足兄弟,吾还有一个办法,我家闺中有女月英,相貌我就不说了。但论学问,却在我许多子女及学生之中首屈一指,聪慧伶俐,而且颇得她姨娘喜爱。我在这里当着令叔的面,把小女许配给孔明,保证在荆州没人敢动他一根手指!”

听了黄承彦的话,诸葛玄大喜过望,击掌道:“哎呀,玄竟然要与承彦兄做儿女亲家了,当真是美事一桩!有承彦兄关照,子瑜就不必担忧孔明了,就让他留在荆州求几年学,待将长大成人,再自己选择仕途便是!”

黄承彦不惜用嫁女挽留二弟,诸葛瑾也不好再说什么,毕竟黄承彦是荆襄大地屈指可数的名士,这场好姻缘绝不能推辞。

急忙躬身作揖拜谢:“多谢黄叔父对孔明的厚爱,既然如此,那舍弟以后就要靠黄叔父多多费心调教了!”

“糟老头子,敢坏小爷的好事?”

岳在屏风后面听得清清楚楚,不由得勃然大怒,在心里暗骂一声,一骨碌从床上爬起,就要冲出去和黄承彦算账。

从青州一路打听了过,丝毫没有得到“结义大哥”赵子龙的消息,岳只好把希望放在了诸葛亮的身上。

当初向天子许诺的是把赵与孔明一起带回去,换回一个“管爹一天大将军”的封号,现在看赵是没指望了,但只要把孔明带回去也算是完成了一半承诺,那就让天子赐封个“管爹半天大将军”好了!

而现在,这可恶的老头竟然要把孔明抢走,而且还成功的说服了诸葛瑾,这怎能不让岳火冒三丈?

刚走几步,忽然听到黄承彦提起要把女儿黄月英嫁给诸葛亮,岳眉头一皱,忽然计上心,差点笑出声。

捂着嘴窃笑道,“我便如此如此,我看这黄老头还拿什么留住孔明!要不是陛下指名道姓的要孔明,我才懒得搭理他呢!”

主意打定,岳便蹑手蹑脚的从后门走了出了堂屋,然后绕了个圈子,直奔前院。

“应祥(岳的字)兄弟这是打算去哪儿?”

诸葛亮重新把院子里的落叶清扫了一遍,看到岳大步流星的朝前院走去,便停下了手里的扫帚,问道。

“去街上逛逛!”

岳没好气的回了一句,然后每走一步踹一棵柳树,瞬间满园再次落满了树叶。

“哈哈……圣人说的好: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我这是在磨炼你的心性呢,孔明你娶媳妇的时候可得好好谢我!”

扭头看着满园的落叶,岳笑逐颜开的一溜烟般的跑远了。只留下诸葛亮抱着扫帚摇头苦笑,只能继续弯下腰进行第三次清扫。

岳大步流星的到县衙门口驻足,扫了一圈,就看到了黄承彦的毛驴拴在一颗柳树下。

便回头从马厩里牵了自己的战马,又牵了黄承彦的小毛驴,对守门的侍卫道:“黄先生今儿个上午要与县令大人对饮,他的毛驴拉肚子,需要回家看兽医,让我给送回黄家!”

守门的几个侍卫这段日子已经被岳折腾怕了,哪个不认识这个岳小爷,纷纷陪笑道:“还是黄先生面子大,竟然能够指示动小岳公子!看你要受累了,快去快去吧!”

就差最后面的一句话没补充,有多远滚多远,千万不要再回折磨人了!

黄承彦乃是襄阳名士,岳随便一打听就问到了他家住在邓县东南方三十里的襄阳城郊,牵了毛驴一路加鞭,不消一个时辰便到了黄家。

黄家的院子精致而典雅,白墙黑瓦,周遭翠竹环绕,格调非常高雅。

岳可没有欣赏的心情,擂起大拳头一阵砸门:“开门哪开门哪,你有本事开门哪!没本事你也开门哪,乖乖不得了啦,要出人命啦!”

朱漆大门“吱呀”一声打开,身穿仆从衣衫的小厮露出头,喝问道:“谁家的孩子这般不知道天高地厚,黄家的门也是你随便砸的吗?”

岳一把拎住小厮的衣衫,把他举了起:“你再给小爷说一句试试?老子好心报信,你竟然敢口出恶言!”

轻轻一挥就把小厮抛得远远的,大步流星的闯进了黄家,一边走一边大喊:“月英小娘子,月英小娘子何在?不得了啦,你爹在诸葛县令大人哪里喝醉了酒,从毛驴上跌了下,现在人事不省,诸葛县令让我带你去见令尊最后一面呢!”

被摔得七荤八素的小厮从地上爬了起,大呼小叫的道:“人呢,快人,把这个撒野的小子抓起!”

听了小厮的呼喊,顿时又十几个家丁仆从纷纷拎了木棍刀枪涌了出,把岳围在中间,大喊道:“哪里的野孩子,竟敢在黄家撒野?”

(上午下雨,抽空码了一章,求月票支持!)(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