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二百六十五 当孔明遇上曹氏

二百六十五 当孔明遇上曹氏


                【本书首发网站<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云来阁】

酒筵刚过三巡,突然有糜家的门客从徐州快马赶报信。

看到门客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模样,糜竺为了向天子表明自己绝不藏私,大声的吩咐门客直管把情报禀:“在座诸位皆是朝廷肱骨,并无外人,直说无妨!”

门客拱手领命:“二爷七八天之前到彭城国担任国相去了……”

“此事吾已经得知,有何不妥?”糜竺放下手里的竹筷,古井不波的问道。

糜芳得到任命后就派人快马加鞭通知了运输粮草的糜竺,询问兄长意见。糜竺猜测这很可能是陶谦与陈珪父子商量的对策,打算明升暗降夺了糜芳的兵权。

驻防下邳的四万徐州兵,包括糜芳掌管的这支队伍都被陶谦经营多年,核心骨干以陶谦的嫡系丹阳兵组成,所以糜芳也就是名义上掌管着这支队伍,率领着围剿一下山贼,平定个叛乱还行,真要是反戈与陶谦对着干,估计糜芳的话不好使!

这样的兵权握在手里就是鸡肋,丢了也不可惜。既然这样,还不如让糜芳去彭城国担任国相,天高皇帝远,慢慢的把彭城变成糜家的私人地盘,再和自己的老家东海郡联合起,那糜家的实力将会大幅提升。

第二个好处就是等哪一天刘辩和陶谦开战了,糜芳可以开门投降。献出整个彭城国,为自己谋一番富贵。将兄弟二人都在朝中做官。可以有个照应!

权衡一番之后,糜竺认为这件事利大于弊。所以给糜芳回信一封“可赴任,万事须小心”。正是之前把事情分析了一个透彻,所以现在听了门客的报告,糜竺并不吃惊。

但门客接下的话却让糜竺慌了神,“二爷到任之后,彭城国兵力空虚,只剩下三千守军,沛县黄巾得知后以四万精壮犯境。二爷情急之下打算从下邳调五千门客前往彭城防御!”

“糊涂,这怎么能行?这分明是陶谦挖了坑让我们糜家向里跳!”

糜竺是个聪明人。一眼就洞悉了这是陶谦的借刀杀人之计,不由得拍案而起。

这些年陶谦之所以对自己这么恭敬,还不是因为自己手里掌握着一万多私家兵,万一在彭城折上一半,那糜氏以后的处境就危险了!

“给我快马返回下邳,剩下的门客一个也不许调动!告诉子方,把彭城放弃算了!”

在糜竺的眼里,显然这是家事,所以也没有征求刘辩及在座其他人的意见。直接向门客下达了指示。

刘辩却大笑道:“子仲先生不必忧虑,受人之恩当涌泉相报,秦琼军团就驻扎在藩县,距离彭城不过二百多里。朕修书一封命秦琼分一只人马前往彭城解围就是了!”

实事求是的讲,对于糜芳这个吃里扒外,导致了关羽身死的叛徒。刘辩十分反感,甚至恨乌及屋。连带着对糜真都没有多少好感。之所以决定让秦琼出兵,一是为了答谢糜竺的雪中送炭。二也是为自己争取利益;只要糜氏倒戈,那么彭城、东海两个郡国唾手可得,所以刘辩才决定让秦琼出兵解彭城之围。

“多谢陛下,若如此,彭城姓刘也!”

糜竺闻言大喜过望,立即起身作揖拜谢。能够让陶谦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也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

就在城内开怀畅饮的时候,城外的百姓也都在大快朵颐。天子有令,今夜所有百姓尽管敞开肚子吃便是,只要能吃下去,无论多少一律供应!

经过了这六七日的休养生息,百姓们的体力恢复了许多,一个个气色变得红润了许多。次日清晨,王猛开始分流难民,分别向东莱、胶东两地各自分流十万人口,由官兵沿途护送,并且供给粮食。

到了地方之后,再由官方发给犁锄等农具,在官府的带领下,统一开垦荒地,争取早日播种庄稼,实现自给自足。至于居住的房屋,也由地方政府帮助解决。

剩下的十万人则留在北海境内,补充本地的折损人口,同样由地方官府安排栖居房屋,以及垦地事宜。所有百姓须都听从调遣,用劳力换取粮食,争取早日开垦出一片良田,不再食不果腹的用树皮、草根充饥!

数十万人的调动可谓浩大繁琐,但在王猛的掌控下秩序井然,忙而不乱。三十万人分作三批,一批留在了北海,另外的两批则在官兵的护送之下,分别向东莱、胶东两地迁徙。

刘辩大笔一挥,分别拨给胶东、东莱两地官府五万石粮食,三百万钱币,用解决难民的口粮,购置垦地的农具。又拨给胶县港口的郑成功一千万铜币,命他购买材料,修筑港口,争取早日完善青州水师的大本营。

一场危机有惊无险的度过,这三十万石粮食足够维持三个多月,到时候自江东以及汝南的支援粮草就会陆续送到。再加上东莱的粮食没有遭到破坏,进入八月后估计能收获十几万石,用缓解粮食危机,把局面支撑到明年开春。

青州的局势总算让刘辩放下了悬着的心,现在唯一牵挂的是诸葛兄弟,岳率队去了七八天,为何到现在毫无音讯?左思右想,放心不下,又派出文鸯率领千余骑分头接应,争取早日把诸葛兄弟接到剧县。

钱粮交割完毕后,糜竺牵挂着下邳的产业,唯恐陶谦背后下黑手,第一时间辞别了天子,率领着私家兵向南而去。

夕阳西下,一条小河静静的流淌。

落日的余晖洒在溪水上。显得波光粼粼。

诸葛兄弟与两名侍卫在溪边驻马,蹲在小溪边捧起清澈的溪水清洗着脸上的尘土。一个个狼狈不堪的样子。而四匹坐骑也累的口吐白沫,四肢不停的抽搐。

刚才的那一幕让他们仍然心有余悸。穿过兰陵县的时候遇上了一帮强贼,少说也有七八百人,呼啸呐喊着要留下他们的马匹和人头。

幸好强贼大部分都是步行,而诸葛瑾等人马快,一路上不停的鞭笞着坐骑,最终有惊无险的把强贼率在了身后。

“从襄阳到临沂走了一千四百多里,一路平安无事,没想到回了故土琅琊,却遇上了强贼。看家乡有点不太欢迎我哟!”诸葛亮一边用手帕擦拭着脸颊上的水珠,一边自嘲道。

诸葛瑾却一脸推崇的道:“我们这一路走的汝南、淮南两地都是天子治下,武有岳鹏举镇守,文有荀文若治理,自然海晏河清,路不拾遗!而琅琊是陶谦的治下,治安状况自然不能与天子的治下同日而语!”

同行的侍卫中有一人也是琅琊人士,听了诸葛兄弟的对话,插言道:“唉……本琅琊已经被陛下收复。没想到又被陶谦换了回,真是让人遗憾!”

“兄台不必担忧,亮相信这只是天子的权宜之计,不出三年。陶谦必灭!”诸葛亮整理了下凌乱的衣衫,自信满满的说道。

诸葛瑾举目向东眺望,喃喃自语:“向前再走一百多里就是老家阳都了。再向北走三百里就是陛下所在的剧县。不知道岳孤身一人带着弟媳,能否安然无恙的抵达?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怎生向黄先生交代?”

“兄长勿忧,应祥兄弟虽然年幼。但力气之大却有点匪夷所思,再加上骑术娴熟,恐怕一般的盗贼也奈何他不得,说不定此刻他们早就回到剧县了!”

诸葛亮拍了拍兄长的肩膀,气定神闲的说道。虽然比诸葛瑾年幼了六岁,但他的身高已经和这个哥哥在伯仲之间了。

就在这时,另外一名侍卫跺脚喊糟:“不好,刚才被山贼追的太急,竟然把装着干粮的行囊丢失了,真是该死!”

事已至此,再埋怨也是无益。

四人在河边小憩了半个时辰,让坐骑吃够了草喝够了水,方才翻身上马。控辔徐行,冒着夜色寻找村落,希望能够讨口干粮,不至于饥肠辘辘的过夜。

但让人失望的是,一直向前走了十几里,直到天色完全黑了下,也没有看到一户人家。

失望之余,另外的一名侍卫不停的抱怨吐槽,诸葛瑾虽然也是肚子饿的“咕咕”直叫,但也只好当起了和事佬,劝说道:“张兄台也不是故意的,毕竟逃的仓促,赵兄台勿怪!”

诸葛亮策马走在前面,凭借敏锐的视力发现前面不远处有火光,不由得欢呼雀跃:“两位不要吵了,前面似乎有火光,吾等过去讨点吃的先应付一夜,明天再做计较不迟!”

四人策马向前,赶了二里路程,逐渐的抵达了这片火光所在之处。

到了近前方才看清,原这并不是一处村落,而是一个商队临时驻扎的营帐,二十多个帐篷在旷野里相互接连,此刻正有二百多门客与主人一家的男女老幼在篝火堆前野炊。营帐旁边停着二十多辆马车,有数十名精壮正小心翼翼的看护。

看到诸葛瑾一行策马而,门客纷纷射出弓箭,大声警告:“者何人?若再敢向前靠近,弓箭无情!”

诸葛瑾在马上拱手道:“不敢欺瞒,我等在路途上遇到了强贼,丢失了干粮!一时找不到村落,故此斗胆乞讨一口粮秣充饥,我等只有区区四人,绝无歹意!”

商队的门客家丁纷纷举起火把,看清了者的确只有四人,方才放他们到近前说话。

商队的主人是一个将近六十的者,身体微微有些发福,皮肤保养的极好,言谈举止很有气势,向着诸葛瑾拱手道:“老夫曹嵩,一直在开阳隐居。此番欲率家眷前往许昌投奔吾儿孟德,不知几位俊杰欲往何处?”(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