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二百五十九 调戏卧龙

二百五十九 调戏卧龙


                【本书首发网站<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云来阁】



邓县县衙,诸葛府邸。

这里就是诸葛亮兄弟跟随叔父居住的地方,南阳郡下辖邓县。

若干年之后,诸葛玄因病去世,诸葛亮兄弟便从邓县搬了出,到了襄阳城西二十多里,在山清水秀的隆中修建了一座草庐,购置了几块田地,娶了黄承彦的女儿黄月英,过起了小隐隐于野的生活。

诸葛亮一边在此躬耕读书,一边结交有识之士,暗中观察天下大事。在他二十七岁的那年,终于得到了刘备的赏识,在三顾茅庐的盛邀之下欣然出山。

未出茅庐,诸葛亮便运筹帷幄,指点江山,为刘备制定了名垂千古的“隆中对”。最终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硬生生的辅佐着寄人篱下的刘备拼出了鼎足三分的局面。由此名垂青史,流芳千古,被后人誉为智慧的化身。

及至后,有人对诸葛亮躬耕的地方产生了争议,一说襄阳城西二十里的隆中,一说河南南阳。而认为诸葛亮躬耕地点在河南南阳的证据支撑无非自于诸葛亮的《出师表》中的一句“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

而事实上,这个时期的南阳郡下辖三十七县,地大物博,幅员辽阔。向南一直延伸到襄阳城西十里左右。诸葛亮躬耕的这片土地属于南阳郡下辖的邓县,所以诸葛亮说自己躬耕于南阳没有任何不妥。但要是把诸葛亮所说的南阳与后世的南阳混为一谈,那就大错特错了!

在刘表入主荆州之前。襄阳只是南郡下辖的一个县城,自从刘表赴任之后才把南郡一分为二,北部地区以襄阳为治所设置了襄阳郡,南部地区仍然称作南郡,以江陵为治所。再加上黄祖盘踞的江夏,便是刘表手中现在所掌控的地盘——荆北三郡。

大清早起之后,诸葛玄便魂不守舍的在庭院中踱步,对于是走是留拿不定主意。

“叔父大人,别等了!刘景升与陛下关系不睦。你的辞呈他肯定不会批的!”

诸葛瑾拎着几个包袱,恨不得现在就踏上归乡的路途。

诸葛玄也不置可否,只是吐出了几个字:“再等等,再等等看!”

岳吊儿郎当的半躺在一颗粗大的柳树底下乘凉,把靴子脱掉,光着脚丫子,翘着二郎腿,要多悠然自得就有多悠然自得。

十二岁的诸葛亮生的眉清目秀,身材高挑。小小年纪便已经快要赶上老大诸葛瑾的身高了,此刻正拿着一把扫帚在院子里清扫落叶。

对于叔父与兄长的谈话,他恍若未闻,只是不停的挥动着手里扫帚。清扫着地上的落叶。

“哎……孔明,过凉快凉快,让下人打扫就行了。你说你是不是吃饱了撑得慌?”

对于诸葛亮每天早晨都清扫院子的习惯,岳很是不以为然。

你说你有功夫跟着我练会儿武艺多好?每天不是拿着书本摇头晃脑。就是拿着扫帚回的拨弄树叶,我就不明白了。天子为啥对你那么器重?

“呵呵……你自个儿凉快吧,我不热!”

听到了岳的招呼,诸葛亮只是报以微笑,手里的扫帚并没有停下,继续划拉着院子里的落叶。

诸葛玄喜欢树木,所以县衙后院里栽了不少梧桐树与柳树,昨夜一场风雨过后,树叶零落了满园。

诸葛亮起床之后就开始打扫,忙碌了小半个时辰之后,把院子里各个角落清扫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眼见马上可以收工了。

自己的盛情相邀竟然被拒绝了,这让岳觉得很没面子。

当下便在柳树底下转了一个圈,头朝外躺着,脚对着柳树使劲的踹了几脚

在巨大的冲击力之下,柳树仿佛遇到了飓风一般剧烈的摇晃,满树的柳叶仿佛鹅毛大雪一般纷纷扬扬的飘下。

恰好一阵凉风拂过,又把树叶吹得满园飘零,诸葛亮这一大早算是白忙活了!

“哈哈……其实吧,我觉得多扫地也能锻炼身体!”

对于自己的杰作,岳很是满意,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从地上一骨碌爬起,走到诸葛亮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坏笑道:“小弟看着兄长意犹未尽,所以成人之美!孔明你继续哈,我去找老三这个懒虫再补会觉,看样子今天诸葛先生又不打算走咯!”

看着岳打着呵欠进了堂屋,诸葛亮摇头苦笑一声:“唉……这家伙力气真是大,就是不肯好好读书!要是能熟读兵书,将必然是一代名将!”

叹息完毕,继续挥动着手里的扫帚清扫院子里的落叶。无所谓,不就是多扫一遍么,这样反而能锻炼自己的修养。

诸葛瑾与诸葛玄并肩站在远处,看着两个孩童嬉闹,也不插嘴。

待岳回房睡觉之后,诸葛瑾再次开口规劝诸葛玄:“叔父大人,刘景升因为接受洛阳朝廷册封的楚王,与陛下势同水火,怎么会批准你的辞呈?弄不好会派人阻拦我们的行程,到时候再想离开,悔之晚矣!”

诸葛玄抚须踱步,一脸的为难:“刘荆州待为叔不薄,先让我做南郡郡丞,又让我做邓县县令。吾岂能不辞而别?我的辞呈才送到襄阳不过三天时间,或许刘荆州忙于公务,还未见到也不一定!”

顿了一顿,又补充说道:“况且为叔在辞呈中并未提到归乡,只是说因身体不适请辞,我想刘荆州不会多想的。子瑜你多虑了!”

听诸葛玄这样说,诸葛瑾只能摇摇头,无奈的把包袱放回了屋里。

这趟邓县之行并不像诸葛瑾想象的那样顺利,见到叔父后苦劝了七八天,让他带着老二、老三跟着自己去北海面君,为天子效力。但诸葛玄头摇的像拨浪鼓,说受人之禄,当报人恩,见异思迁乃是小人所为!

诸葛瑾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劝了七八天,才把诸葛玄说动了心,同意带着家人返回琅琊,然后再去北海面见天子。但临走之前必须向刘表递交辞呈,等上面差遣了新县令下之后再离去。

辞呈送到襄阳已经三四天了,犹如泥牛入海,杳无音讯。这让诸葛瑾坐立难安,几乎每天清晨都会背着包袱催促叔父启程上路,都被诸葛玄以“再等等”挡了回去。

就在这时,守门的仆从报:“禀县令大人,黄承彦先生前拜访!”

诸葛玄与黄承彦私交甚笃,当即亲自出迎把黄承彦恭敬的迎进了后院客堂,命令下人看茶。

“我为先生奉茶!”

年轻的孔明勤快的亲自冲上茶水,给坐在宾主位置的黄承彦与诸葛玄各自斟满一杯茶水,又给诸葛瑾倒了一杯:“兄长,请用茶!”

奉茶完毕,一副古井不波的模样回到院子里再次拿起扫帚继续清扫落叶。

黄承彦望着这个勤快的少年,不住的抚恤微笑,颔首赞许道:“孺子可教也,此子将必成大器!”

会客堂的东侧有一道屏风,屏风后面有一张竹床正对着客堂后门,有凉风穿堂而过,十分清爽。

岳此刻正躺在这张竹床上补觉,被嘈杂的话语吵醒,翻了个身正好听到黄承彦夸赞诸葛亮,不由得吐了吐舌头,悄悄吐槽:“切,这孔明就一个书呆子,能成什么大器?”

黄承彦品了一口茶,面带微笑的注视着诸葛玄:“胤谊兄打算离开荆州返回故土,却不派人知会小弟一声,实在不够意思啊!”

诸葛玄与诸葛瑾叔侄听了黄承彦的话不由得大惊失色,面面相觑,失声问道:“承彦兄是如何得知的?”

“哈哈……小弟昨日前往襄阳城妻舅家中做客,听德珪提起,他说你上了辞呈,自称身体不适,目前刘景升正在为是否批准而犹豫未决。”

黄承彦一边品茶一边把自己如何知道此事的原委诉说了一遍,原是他昨日到小舅子蔡瑁家里做客,闲聊之时听蔡瑁说起了此事,所以才跑问问。

诸葛瑾态度强硬的道:“黄先生,就算叔父大人是要返回故土,又有何不可?都说落叶归根,叔父大人身体一向不好,近年多亏了张机神医的救治,方才无恙。小侄不想再让叔父为政务操劳,想要带他回故土养老,有何不妥?”

黄承彦笑道:“想必这位就是胤谊兄提到的长侄诸葛子瑜吧?你不必激动,且听我道。我与令叔乃是挚交,这次乃是为了你们叔侄谋个好前程,并非为刘景升做说客,更不是为了刺探你们叔侄的去向而。子瑜贤侄但请稍安勿躁!”

“子瑜不必多虑,我与承彦兄交情匪浅,他不会有恶意的!”诸葛玄扫了侄子一眼,示意诸葛瑾客气一点。

诸葛瑾这才起身拱手道:“倒是小侄唐突了,不知道黄先生又是如何为我叔侄谋个好前程?”

黄承彦抚须笑道:“以老朽之见,自古善谋者首先当谋己,其次再谋天下!只有先让自己的家族立于不败之地,方能光耀门楣。子瑜贤侄,你说是也不是?”(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