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二百六十一 冤有头债有主

二百六十一 冤有头债有主


                【本书首发网站<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云来阁】



“住手!”

就在院子里剑拔弩张的时候,一声清脆的叱喝声从后院传。△↗頂

听到了动静的黄月英飞快的朝前院走,手里的书卷都没及放下。

十二岁的黄月英生的眉清目秀,一身书卷气息,一双漆黑的眸子充满了灵动的气息,虽然不像貂蝉那般沉鱼落雁,但也绝不是野史中描述的那般“头发黄肤色黑”的丑女。若是按照后世的标准衡量,应该属于气质型美女。

但现在的岳对于男女之情混沌未开,即便是面前站着四大美女的合体也不会多产生一丝遐想,心里此刻只想着怎么把诸葛亮给拐到青州去。能否管自己老爹一天事小,但向天子承诺的两个人一个也带不回去,那可糗大了!

“你就是黄月英小娘子吧?”

岳抱拳施了一礼:“你家的仆人也太无礼了,我好心你家报信,他们却恶语相向,仗着人多欺负我一个少年,黄小娘子你倒是评评理,天下有这样的道理吗?”

黄月英扫了手提棍棒的众家丁一眼,柔声呵斥:“都给我退下!”

“是他先……”

众家丁想要争辩,被黄月英双眼一瞪,便有一股不容抗拒的气场。只能乖乖的把话咽回肚子里。

黄月英训斥完了众家丁,又向岳肃拜施礼:“若有唐突小公子之处还请多多包涵。小女在这里向你赔罪了!你说我家报信,不知要报什么信?”

“你家黄老先生去拜访诸葛县令。两人多喝了几盅酒。黄老先生不胜酒力,临走的时候从毛驴上坠了下,额角撞到了墙上,现在正昏迷不醒。所以诸葛大人派我请小娘子过去看看!”

岳从袖子里掏出手绢,擦拭着额头上的汗珠,一副煞有介事的样子。

听说父亲坠驴,黄月英花容失色,差点就哭出声了。

转念一想,又半信半疑的问道:“父亲大人他虽然饮酒。但却从不嗜酒,何故会喝成这般样子?竟然还坠驴摔成了重伤?”

岳早就在心里想好了答案,不慌不忙的回答道:“因为诸葛大人要辞官返乡,故友难舍,不知能否还有再见之日?故此多喝了几杯!”

昨夜一家人围坐在一块用膳的时候,黄承彦说过诸葛玄准备辞官回乡一事,又说今天要去诸葛家拜访。此刻听岳对这里面的事一清二楚,黄月英便信了**分。

岳又指了指门外的毛驴:“小娘子若是不信,这里有黄老先生的毛驴为证。这毛驴你总该认识吧?”

看到自己老爹的毛驴正在门口晃着脑袋吃草,黄月英彻底相信了,眼泪夺眶而出:“这可如何是好?阿母今天到城里拜访姨娘去了,两个哥哥求学的求学。做官的做官,只有我一个人在家,这可如何是好?”

岳听后心里暗自窃喜。表面上却心急火燎的催促:“医匠说了,黄老先生撞巧了。只恐有性命之忧,小娘子还是随我去见见令尊吧!能见一个算一个。好让他老人家在闭眼之前不要留下遗憾!”

黄月英到底只是个十二岁的女孩,当下便忍不住哭出声。一面派人去襄阳找回自己的母亲,一面吩咐仆人给自己准备马车去邓县见父亲最后一面。

“马车比毛驴还要慢,等你到了邓县,只怕令尊早就驾鹤归西了,还是骑我的马好了,我的马快得很!”岳指了指门外的坐骑,催促黄月英道。

黄月英梨花带雨的啜泣:“我不会骑马……”

“既然这样,我带你去好了!”

岳说着话不由分说的牵了黄月英的手,大步向门外走去。

虽然黄月英觉得不妥,但一岳力大,二因为父亲的重伤导致的心神大乱,只能任由岳把自己弄到了马上,然后共乘一骑向邓县方向而去。

黄家的仆从也有点六神无主,六七个人纷纷从马厩里牵了坐骑,策马扬鞭紧随在后:“小娘子慢行,小娘子等等我们!”

大约走了七八里路,到一处岔路口,岳忽然拨马向东而去。

黄月英年龄虽小,但却也跟着父亲走过不少地方,看到岳朝相反的方向策马,顿时起了疑心:“邓县不是向西吗?小公子这是要带我去哪里?”

岳觉得时候差不多了,笑道:“你爹坏了我的好事,所以我要带你去青州。你尽管放心好了,只要你爹不阻碍孔明离开,我就不会为难你!”

“我爹破坏你的好事?孔明又是谁?”黄月英一头雾水的问道。

当下岳就把自己的身份以及黄承彦与诸葛玄叔侄的对话说了一遍,最后问道:“你自己评评理,是不是你爹坏了我的好事?要不是他横插一脚,我此刻已经带着孔明上路了!”

既然岳没有恶意,而且自己父亲摔伤的消息又是假的,黄月英反而放下心,撇嘴道:“哼,孔明走不走和我又有什么干系?你去诸葛家把他绑走好了,干嘛要绑我?”

“冤有头债有主,你是孔明的媳妇,我不绑你我帮谁?再说这事也是因你父亲而起,更得把帐算到你的头上咯!”

岳说着话放慢了马速,看到路边槐树有低垂下的树枝,便用手攀住,用力一扯。

只听“咔嚓”一声,粗壮如手臂的槐树枝便从树干上被掰扯了下。然后立马横枝,在路边等候后面追的黄家家丁。

看到岳的力气如此逆天,黄月英吓得闭上嘴巴不敢说话了。更是断绝了逃跑的念头。

后面的黄氏家丁也看明白了岳者不善,纷纷提枪挥棒拼命的策马追赶。一边大呼小叫:“前面的小强贼快快放下我家娘子,否则被我等赶上。乱棒打死!”

“哼……尔等也得有这本事才可!”

岳冷哼一声,催马向前,手里的槐树枝大开大阖,三下五除二的就把黄家的六七个家丁全部扫落在马下。

然后大声道:“尔等听好了,我不会为难你家小娘子的,我只是带她走一趟青州!你们速速赶往邓县,把此事告诉黄承彦老儿以及诸葛玄,说若是不让孔明去青州,我就把他女儿……送到土匪窝里做压寨夫人!”

话音落下。岳载着黄月英拨马向东疾驰而去,反正自己兜里有钱,虽然路途不熟,但鼻子下面不是有嘴巴嘛!

黄氏家丁无可奈何,只能垂头丧气的到邓县把此事报告了黄承彦。

此刻诸葛玄正命下人置办了酒菜款待这位老友,没想到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不由得面面相觑。

“这、这可如何是好?”

黄承彦又惊又急,他对这个女儿宠爱有加,尤胜两个儿子。突然听闻被人掳走,不由得心急如焚。

诸葛瑾放下了手里的竹筷,心说怪不得一上午没看见这小祖宗,原跑到黄家滋事去了。但木已成舟,岳已经把人掳走了,自己也无可奈何。

只能向黄承彦拱手道:“黄叔父勿忧。那顽童随我一道而,虽然顽劣了一些但本性不坏!况且是镇守宛城的大将岳飞之子。系出名门,料无虞!”

“黄叔父放心。应详兄弟虽然顽劣,但人并不坏,他不会为难月英妹妹的!”诸葛亮一边在下面斟酒,一边安慰黄承彦。

诸葛玄略作思忖,抚须道:“事已至此,只好让孔明跟着子瑜走一趟青州了!若这岳说的是真,金陵天子果真如此器重孔明的话,必然会善待于他!”

“吾只是想让这孩儿留下向水镜先生以及庞德公讨点学问,谁料想会横生枝节!”黄承彦摇头叹息。

诸葛瑾拱手道:“陛下身边也有卢植、黄琬、孔融等名士,若是肯加以栽培,孔明的受益必然会比留在荆州有过之而无不及!”

诸葛玄颔首道:“卢植大人、孔融先生皆是海内知名的大儒,若是能够得到他们的提携,自然远胜呆在荆州求学。只是不知孔明意下如何?”

十二岁的孔明一脸古井不波,微微笑道:“亮一切都听从叔父大人与兄长的安排!能够为复兴汉室效力,自然是人生之幸!”

黄承彦点头道:“只好如此了!待孔明到了青州之后,见了月英可要好生善待,莫要让老朽挂念!”

诸葛亮对于刚才的婚事丝毫未知,一头雾水的道:“不知黄叔父此话怎讲?”

诸葛玄咳嗽一声,在旁边把这桩婚事说了一遍,最后以斩钉截铁的态度道:“有叔父做主,这桩婚事就算定下了,从今以后你要好生善待月英,不可让她受苦!”

诸葛亮一副好孩子的表情,也不问黄月英长什么模样,拱手道:“小侄遵命!”

又向黄承彦拱手道:“黄叔……岳丈大人尽管放心,岳兄弟绝无恶意,月英妹妹不会有任何危险。我这就随兄长走一趟青州,等见了月英妹妹必然派人把他送回荆州!”

黄承彦苦笑道:“只怕荆州也没有三两年的安稳了,还送回干嘛?让你兄长主持,你们就拜堂成亲吧!”

“黄叔父直管放心,小侄必然会给弟媳一个风光的婚礼。”诸葛玄拱手承诺。

诸葛玄又叹一口气:“既然孔明要去青州,那就把老三留下吧,我以后会好好的栽培,让他成才!”

黄承彦催促道:“我那妻妹最宠月英,若是此事闹大了,只怕子瑜与孔明就走不掉了,事不宜迟,快快上路吧!”

商议停当,诸葛瑾便与诸葛亮背起早就收拾好的行囊,带着时的两个精锐护卫,各自骑乘一骑,快马加鞭直奔东方而去。(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