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二百四十九 活捉韩世忠,生擒梁红玉!

二百四十九 活捉韩世忠,生擒梁红玉!


                【本书首发网站<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云来阁】

似火的骄阳炙烤着江面,近千条满载岩石的渔船在张定边的驱赶下,奋力向前。∑

渔船的后面是张定兵统率的万余名精锐士卒,全部乘坐着小型的艨艟与走舸,等着前面的沉船填满江底之后,便徒步向桑落洲发起冲锋。

紧随张定边先锋队伍的则是由孙坚父子亲自统率的主力大军,全部乘坐中大型的斗舰与楼船顺江而下。等着张定边率领的先锋队伍在桑落洲站稳脚跟之后便合围沙洲,争取全歼韩世忠所部。

看到孙坚军卷土重,韩世忠急忙登上瞭望台眺望。

发现孙军冲在前面密密麻麻的小船竟然全部都是渔船,而且每一艘船上都堆满了小山般的岩石,压得船身下沉了大半截,只有上半截的船舷勉强露出水面,航行的速度大幅减缓。

“不好,孙坚这是打算沉船填江啊!”

摸清了孙坚的意图,韩世忠心中暗叫不妙。眼看着敌军越越近,急忙下令投石车与箭楼上的弓弩兵全部猛射,箭石齐发,尽力的阻止敌军靠近沙洲。

一时之间,沙洲上的十几架投石车全部发出“吱呀呀”的声音,巨大的岩石带着呼啸声朝江面上飞了过去,砸到江面上的时候,溅起朵朵浪花。

但更多的飞石则落在了密密麻麻,犹如蚁群一般行驶过的渔船队伍中,发出一声声的轰隆巨响。船上堆积如山的岩石堆开始坍塌,大小不一的石头开始“哗啦、哗啦”的向江水之中滚落,填充进大江之中。

虽然箭矢如雨。乱石纷飞,但每艘渔船上仅有两三名勇卒躲在牛皮篷布底下划动船桨。因此伤亡微不足道,密集的箭雨石瀑并不能阻止蚁群般前进的船只。

黑压压的小船不断的向沙洲靠近。抵达岸边后,船上的人便在船舷上开凿几个大洞,让江水浸灌进,至此他们的任务就算完成了。最后跳进江水中游向接应的船只,再掉头向江心撤退,等着后面的渔船继续沉船填江。

一条接一条的渔船被江水灌进去,然后满载着一船岩石晃晃悠悠的沉入江底,逐渐的便有渔船从江底露出头。由沙洲岸边向江水中延伸,越靠外越安全。因为投石车与箭矢的射程达不到这里!

甘宁在水师大寨看到韩世忠所在的桑落洲遭到围攻,便登上山寨版宝船,引领着百十艘大大小小的船只,率领一万五千人救援韩世忠,企图形成腹背夹击之势。

不过周瑜早有准备,先用一部分满载岩石的渔船在江面上一字排开,堵住了水寨的出路,然后隔着渔船与甘宁的船队互射。

虽然汉军有陆地上的投石车与箭楼作为支援,在互射之中孙坚军占不到便宜。但周瑜的目的是拦阻水寨的船队,争取让孙坚亲自统率的人马一鼓作气的夺取桑落洲,甚至是全歼韩世忠统率的队伍,因此就算处在下风也不肯后退。

一时之间,甘宁倒是苦无良策,只能冒着纷飞而的箭矢。提剑在船头上督促大船向前碰撞,争取尽快的冲开一条出路。向前与韩世忠形成前后夹击的态势。

否则,若是时间久了。只怕桑落洲上的形势就不妙了!

甘宁的援军被阻,孙坚这边的压力就减轻了一多半。

在张定边的指挥下,耗费了将近一天的时间,直到傍晚近千条满载乱石的渔船陆续的坠入了江水之中,层层叠叠的摞在一起。因为有水下暗桩的支撑,更是让江水无法把这些装满了石头的小船冲走,密密麻麻的渔船逐渐的从江水中露了出,已经可以徒步向沙洲发起冲锋。

“韩世忠,你这暗箭伤人的家伙,纳命!”

乘坐的斗舰直抵从江水中冒出头的渔船边上,张定边提枪从船上跳下,一脚深一脚浅的踩着江水中的岩石向前冲锋。

“冲啊,杀吴兵,领赏金!”

看到张定边一路畅通无阻,江水最多也就是只能淹没到他的膝盖部位,在他身后的近万名孙坚军精锐士卒头顶着盾牌,提着各种武器向沙洲上发起了冲锋。

就在张定边的先锋队伍登陆之后,孙坚亲自统率的一万生力军也乘坐着大船赶了过,兵卒们争先恐后的跳下战船,向桑落洲发起了冲锋。而孙策则率领着万余人,乘坐着七八十条各式战舰,绕着圈子准备包围桑落洲。

“全军撤退,把投石车、箭楼、辎重、寨栅全部点燃!”

虽然韩世忠接替了卢植的职位后,又向桑落洲增兵三千,但面对着三倍于己的敌人还是没有多少胜算。唯恐被对方包了饺子,只能命令弓弩手在岸边列阵阻击对方的冲锋,一边下令烧毁沙洲上的所有装备。

韩世忠已经料到孙坚军会强攻桑落洲,因此早就让人在投石车、箭楼下面准备好了干柴。

随着一声令下,汉军士卒纷纷的把木柴点燃,片刻功夫就把投石车燃烧了起,继而引燃了寨栅与箭楼,不大会功夫,整个桑落洲上的火势便全面燃烧了起,呈现越越旺的趋势。

“全军登船,向柴桑岸边靠拢,弃船上岸!”

看到大火已经燃起,韩世忠亲自持弓箭断后,率领着近万名守军迅速的登上艨艟、走舸等小型船只,向东方撤退,只留给了孙坚军一团燃烧的沙洲。

就在韩世忠的队伍乘坐着百十条小船从桑落洲退入江中片刻功夫后,整个沙洲上的寨栅、辎重、箭楼、投石车等物品全部燃烧了起,熊熊大火直冲天际,将大江两岸照耀的一片火红!

许多孙兵冲的过猛,被突然燃烧起的大火炙烤的晕头转向,后退的时候自相践踏,踩死踩伤了许多人。

张定边急忙下令暂时退入江水之中,吩咐副将道:“你率领三千人在此坚守,等沙洲上的大火熄灭之后上岸收拾残局!本将追随主公与少主追杀韩世忠去,誓要斩他首级回,祭奠祖茂、陈武两位将军!”

就在张定边的队伍退回船上,掉头追袭韩世忠的船队之时,孙坚亲自统率的生力军已经踩着沉船退回战舰之上,转舵向东,穷追韩世忠的船队不舍。

韩世忠的船队与孙策率领的包抄队伍几乎并肩向东,中间相隔了将近五百丈的距离。

但为了在桑落洲上去自如,韩世忠的船队由清一色的小船构成,绝大部分都是长度为六七丈的走舸,小部分是十丈左右的艨艟。而孙策率领的船队却是以中大型的楼船与斗舰为主,辅以部分艨艟、走舸,因此在航行速度上孙策的船队占据了巨大的优势。

尽管韩世忠的队伍先行退却,但仍然被孙策督率的船队从后面慢慢的追了上,接着又超越了半个船队。然后在孙策的指挥下开始向左转舵,准备拦截韩世忠的船队,与在后面追赶的孙坚、张定边形成前后夹击的局面,力求全歼这支人马,以雪上次兵败之耻。

“唉……是我太恋战了,没想到孙坚竟然还分了一支队伍拦截退路。前有阻击,后有追兵,况且要以小船迎战大船,甘兴霸与鲁子敬又被堵在水寨中出不,只能拼死向南靠岸了!”

眼看着逐渐要陷入重围之中,韩世忠心中颇为自责,弯弓搭箭朝越越近的孙策船只连射数支,高声吩咐身边的梁红玉:“夫人擂鼓助威,夫君与弟兄们全力死战,拼命突围!若想避免全军覆没,今日少不得要以命相搏了!”

“诺!”

梁红玉毫无惧色,提起鼓槌走到船头的战鼓旁边,“妾身愿随夫君死战,夫君若战死船上,妾身定不会偷生!”

受到梁红玉的鼓舞,近万名汉军齐齐呐喊响应:“愿随都督死战,以报圣上之恩!”

不消片刻功夫,孙策督率的大船就包抄了过。

小霸王一袭轻装,头戴白玉冲天冠,手提霸王凤凰枪,身披大红披风,威风凛凛的立在楼船的甲板之上,大声笑道:“韩世忠还不快快束手就擒?再做挣扎也是徒劳无益!”

韩世忠也不答话,弯弓搭箭朝迎面驶的大船连射三箭,由于距离太远,射到孙策面前的时候已经成了强弩之末,被轻而易举的击落江中。

“给我撞上去!”

孙策手中长枪一挥,巨大的楼船劈波斩浪,奋勇向前,朝着韩世忠乘坐的小船横冲直撞了过去。

一艘走舸眼见的帅船危急,船上的兵卒奋力划动船桨,赶在帅船被撞之前横亘在了孙策大船的前方。

“轰隆”……

只听一声巨响,弱小的走舸被巨大的楼船撞击的在江水中不停的打转,船上的不少士卒脚下不稳,纷纷坠入江水之中,迅即被楼船上的孙兵乱箭射杀。

“挡我者死!”

孙策勃然大怒,从楼船上纵身跳到拦截自己的走舸之上,手中凤凰枪上下翻飞,掀起枪花朵朵。片刻就搠翻了近百名汉军兵卒,孤身单枪的将整船汉兵屠戮殆尽。

杀光了这条走舸上的汉兵,孙策余怒未消,纵身爬上楼船,长枪一招,指挥身后的船队奋勇向前:“给我活捉韩世忠,生擒梁红玉!立此功者,封万户侯,赏黄金千两!”(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