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二百五十二 别怪老子不客气

二百五十二 别怪老子不客气


                【本书首发网站<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云来阁】

伏虎岭是柴桑北岸到江夏的必经之途。¥f

孟珙之所以会在这里提前设伏,成功的射杀了孙坚,除了刘伯温的策划,孟珙对地形的选择之外,也有刘辩与王猛的功劳。

自从派遣诸葛瑾出使江夏后,刘辩就立即修书两封。分别送往金陵与柴桑,提醒韩世忠与刘伯温,黄祖很可能会依约出兵骚扰孙坚后方,应当密切关注江夏的动向。

刘伯温接到书信后与孟珙商议一番,判断倘若黄祖骚扰孙坚后方的话,孙坚军很可能会采用“围魏救赵”的计策攻打距离更近的江夏,以解长沙之围。

由江上抵达江夏将近三百里的水路,而走北岸最近的捷径不过才二百三十里左右,因此刘伯温推断孙坚很可能会水陆并进。

遂建议孟珙带一支精兵从秣陵渡过江,沿江向西,在柴桑到江夏的必经之途设伏,猎杀孙坚军大将。只是没想到的是,大将没有逮住,倒是把孙坚给射死了!

金陵的驻军只有两万五千兵力,在分给了周泰、关胜一万五千人走水路赴柴桑支援后,能够调动的兵马已经不多,孟珙便只带了三千骑兵快马加鞭的向西赶路。

一路走走停停,最终选中了这块位于寻阳县境内的险隘,把马匹藏匿在深山之中,留下两百人看管。然后亲自率领其他的士兵在道路两侧设伏,最终成功的在这片叫做“伏虎岭”的山坡下射杀了孙坚这头江东猛虎。

唯一让孟珙感到遗憾的是,因为兵力不足,没敢下山与孙军短兵相接。以至于被黄盖抢回了孙坚的尸体,不能不让人扼腕叹息!

黄盖聚拢残兵退走之后。孟珙率兵下山清点战果,除了射死孙坚之外。山谷中尚有两千五百多具孙军遗体。但比起孙坚的死讯说,这已经微不足道!

“被射死的那个骑白马者果真是孙坚?”

孟珙与孙坚素未谋面,虽然有人说被射死的人是孙坚,但孟珙还是要问个清楚,才敢向天子传捷报。万一射死的人不是孙坚,欺君之罪可不是闹着玩的!

最先认出孙坚的那名什长信誓旦旦的说道:“将军尽管放心,在虎牢关的时候小人曾经追随孙坚。只因违反了军纪,被处以杖责,小人才弃暗投明前往金陵投军。适才被射死的人绝对是孙坚无疑。若有差池,小人愿受军法处置!”

除了这名什长之外,还有不少人齐声附和:“这人肯定是孙坚,我等以前见过他的样子,绝对错不了!”

既然有这么多人肯定被射死的骑白马者是孙坚,再联想到黄盖不顾头上箭如雨下冒死把尸体抢了回去,孟珙也觉得此人必是孙坚无疑。当即在山坡上修书一封,派遣使者快马加鞭的赶往北海传达捷报。

孙坚死后,狂风消弭。乌散去,天上又变得繁星点点。

刚才那场飞沙走石,似乎从不曾降临过一般。

黄盖率领着七千多哀兵,护送着孙坚的遗体。一路悲歌,在黎明时分返回了本方大营。

“父亲大人!”

当看到了面目全非,浑身插满了箭矢的孙坚遗体。孙策一声哀呼,几乎昏倒在地。

在众将的急救之下方才悠悠醒转。嚎啕大哭道:“我孙策誓杀刘辩与黄祖,替父报仇。此仇不报,枉为人子!”

众将陪着垂泪,周瑜揽着孙策的肩膀道:“伯符,事已至此,还请节哀顺变,我军当速速退回长沙,安抚民心,否则荆南四郡必生变故!”

孙策也知道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在这个战火纷飞的年代,就是平民百姓也要时刻面对生死,更何况他们这些军人。

正所谓“瓦罐不离井口破,将军难免阵前亡”,征战沙场就意味着要时刻面对死神!

孙策当即下令放弃刚刚扎下的营寨,全军登船,趁着天色未亮之时连夜向长江上游撤退,先保住荆南的地盘再徐图后策。

随着孙策一声令下,三万多失魂落魄的孙军舍弃了刚刚扎下的寨栅,纷纷登上大船,溯江向上游而去。

就在孙策的船队向上游行驶了半个时辰之后,汉军的斥候就探听到了孙军的动向,急忙把消息向韩世忠禀报。

韩世忠立刻召集鲁肃、甘宁、周泰、关胜等诸将进行军议,分析孙坚军的作战意图。

恰好就在此时,潜伏在荆南的斥候也送了黄祖攻袭岳阳港,剑指长沙的情报。而孟珙的使者也几乎在同一时间抵达,送上了孟珙的书信。

“什么?孙坚被射死了?”

韩世忠看完孟珙的书信,不由得目瞪口呆。这简直就是一个晴天霹雳般的好消息,非这个词语不足以表达韩世忠内心的震惊!

这个自从黄巾动乱时期开始崛起的名将,这个叱咤一方的枭雄,这个有万夫难挡之勇的猛将,这个让西凉军、刘表、刘辩头疼的诸侯,竟然在这个炎热的夜晚毫无征兆的死了!

当韩世忠目瞪口呆的吐出这句话的时候,帅帐里一下子炸了锅。

“什么,孙坚死了?”甘宁一脸的难以置信。

关胜则是半信半疑:“不可能吧?是不是孟珙谎报军情?”

“这么大的事情,孟珙他敢谎报?”站在韩世忠背后的梁红玉也插进讨论

“……让俺看看书信上怎么写的!”

性急的周泰更是按捺不住冲动,直接上前从韩世忠手里抢过情报,却又憨笑着挠了挠脑袋,“忘了俺不识字啦!”

直接塞到梁红玉的手里:“韩夫人心细,你读给大伙儿听听。可别像韩都督这样一个人闷着头自个儿偷着乐!”

“好吧,妾身就读给诸位将军听听!”

梁红玉抿嘴一笑,从周泰手里接过书信念诵了起。

满帐将校听完之后不复再有疑虑。结合自荆南的情报分析,整个事情便有了眉目:黄祖依约出兵骚扰长沙。孙坚兵分两路“围魏救赵”。刘伯温料事如神,断定孙军必走陆路。孟珙选择了最适合的地形设伏,最终成功的猎杀了江东猛虎!

甚至可以说,孙坚的死是整个东汉集团群策群力的结果,在刘辩、王猛、刘伯温等人的策划之下,在韩世忠、鲁肃、甘宁等人的正面牵制之下,在黄祖的背后骚扰之下,最终通过孟珙的手收获了最大的战果!

“哈哈……蒋公奕啊,孙坚死了,你的在天之灵可以瞑目了!”

当消息确定之后。周泰不由得仰天狂笑,笑罢之后心急火燎的道:“既然孙军惶惶如丧家之犬,我等此时不追,更待何时?”

鲁肃站出力排众议:“群寇莫追,哀兵难胜!孙坚死后,孙军士气虽然低落,但凝聚力只怕将会更强!我军若穷追不舍,敌军必以死相搏,纵然获胜。只怕也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局面。”

韩世忠颔首赞同:“鲁子敬言之有理,经历了两场鏖战,我军伤亡巨大。急需休养生息,补充兵力。不宜再穷这支哀兵,便放他们离去吧!”

既然孙策退走,周泰、关胜便率兵辞别韩世忠。沿江而下,前往金陵驻防去了。韩世忠与鲁肃、甘宁则继续留在柴桑收拾残局。重整防御。

孙策与周瑜督促船队一路向上,命黄盖、张定边一路轮流设伏。只可惜汉军并没有追袭,倒是让他们白忙碌了一场。

黄祖可没有打算当真攻打长沙,只是虚张声势讨好刘辩而已。毕竟江夏的三万人马是他自己一手缔造的,既不是刘表的也不是刘辩的。

攻城那是需要付出巨大代价的,而且就算打下了长沙自己也没有好处,还不是归刘表所有,反而会大大折损自己的实力。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黄祖才不会去做!

斥候探到孙坚大军退兵之后,黄祖随即像泥鳅一般滑回了自己的老巢,放弃了刚刚攻占的岳阳港口,退入江夏城中,闭门紧守。

两日之后,孙策的船队再次从江夏城下经过,士卒们尽皆向城头张望,看着得意洋洋,幸灾乐祸的黄祖军,无不悲愤于色,纷纷向孙策求战:“主公,下令攻城吧,杀了黄祖这厮替老主公报仇!”

黄祖在城头上笑的合不拢嘴,露出一排黄牙:“嘿嘿嘿……孙坚哪?半个多月之前站在船头多么神气呢,怎么现在躺进棺材里去了?攻打金陵的时候不是有六万兵力吗?我瞧瞧现在还有多少……啧啧,看起还有四万人,再死一些就好咯!”

孙策悄悄命人拿一张四石的强弓,躲在人群之中使出浑身之力,拉得弓弦如满月,在心里悄悄低吼一声:“狗贼,去死吧!”

一支穿箭破空而,硬生生的射出了两百二十丈的距离,余势未竭,正中黄祖左目。

“我的眼睛,痛死我也!”

黄祖猝不及防之下乐极生悲,捂着血流不止的眼睛几乎昏死过去,绵软无力的瘫倒在城墙上。

孙策却是余怒未消,摇头不满:“只恨自己箭术不精,本打算取这狗贼的性命,却只射中了他一只眼睛,这颗人头暂且寄下,某早晚要替父亲取回!”

看到孙策一箭射瞎了黄祖左目,数万孙军齐声欢呼:“主公神威尤胜老主公,我等愿誓死辅佐!”

黄射在城头上大怒,下令乱箭射下,但孙策却一声令下,孙军的战舰却继续向上游行驶而去。

黄射替父报仇心切,命令打开水师寨门,亲自督促了万余人,乘坐了百十条战船尾随追袭。

追了四五里,忽然一通鼓响,张定边与黄盖从江岸两旁的芦苇丛里伏船齐出,孙策、周瑜调转船头杀了回。

三面夹击之下,只杀的黄射大败而归,一万人马战死了七八千,狼狈不堪的逃回了江夏城。自此之后江夏黄氏与孙氏的仇也变得不共戴天!

得知孙策军成功的退回荆南,程普、韩当、吕岱三将继续固守桂阳,徐晃、卢象升、林冲见城坚难破,更何况孙策的主力大军已经还巢,便自行退却。毕竟当初进兵荆南的目的就是为了牵制孙坚,以解长沙之围。

孙策退回长沙,任命周瑜为大都督,协助自己处理军政要事,然后向整个荆南四郡发丧,六万孙军尽着缟素,各处军营一片哀恸。

孙坚的死讯以最快的速度传遍大江南北,对各路诸侯造成了极大的威慑,提起刘辩的名字,潜意识里就出现了一丝恐惧。

而孙坚也是继刘繇、严白虎、袁术、董卓之后第五个死在刘辩势力手中的诸侯,东汉的强势崛起,不停的收割着诸侯人头,让各地野心勃勃的群雄感到不安与恐惧。

孙策继承父位之后,采纳周瑜的建议,休养生息,开拓荒地,吸纳中原各地的难民,扩充荆南人口。修葺各地城墙,坚固工事,将攻势转变为守势,先安内后攘外。

同时又主动削除孙坚自立的“汉中王”爵位,派遣使者进洛阳向刘协称臣请罪。刘协采纳杨素之言,追封孙坚为骠骑大将军,追赠“勇候”,授予孙策前将军之职、赐爵金陵候、领交州刺史,在荆南厉兵秣马,遏制东汉的发展。

消息传到北海刘辩的耳朵里,在为孙坚之死感慨的同时,不由得破口大骂:“杨素……你马勒戈壁,竟然把我的金陵封给了孙策做领地,老子早晚把你大卸八块!”

骂完之后余怒未消,当即提笔传下诏书,如法炮制:加封曹操为大将军、雒阳候、领豫州、司州、三州之牧。加封刘备为骠骑将军、长安候、领雍州、益州之牧。加封公孙瓒为车骑将军、邺候,领冀州、幽州之牧。

连续发出数封诏书之后,刘辩方才出了一口恶气:“是你们这帮龟孙子挑衅寡人在先,既然你们不遵守规矩,就别怪老子不客气,玩文字游戏,虚封职位而已,你们会难道寡人不会?”

放下笔墨,揉了揉手腕,向脑海里的系统下达指示道:“给本宿主查询一下,现在拥有多少个愉悦点和仇恨点了?老子要继续召谋臣,圈猛将!扫平天下诸侯,即使与天下群雄为敌,又有何惧?反正老子早晚要都要扫平你们!”

(4000字的大章节送上,求推荐票、月票)(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