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二百五十章 悍将逆袭

二百五十章 悍将逆袭


                【本书首发网站<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云来阁】

斜阳西沉,江面上战火如荼。…

孙策阻截在前,孙坚、张定边追兵在后,逐渐的呈现了围困之势,韩世忠统率的人马眼见即将面临灭顶之灾。

“儿郎们,随我接舷死战,夺取几艘敌军大船在前开路!”

要想以小船撞开大船无疑于痴人说梦,看准了自己乘坐的艨艟与一艘孙军斗舰船舷相接的时候,韩世忠手提长枪,当先飞跃了上去。

紧随着韩世忠的步伐,数十名精悍士族各自提着兵器鱼贯而上,与船上的孙军展开了白刃血战,一时之间顿时血肉纷飞,人头乱滚。

当两支船队接舷之时,孙坚军船大的优势就完全体现了出,冲在最前面的几艘楼船与斗舰毫无顾忌的向着汉军的小船横冲直撞,每一次撞击下去都会让汉军的小船左摇右晃,甚至是人仰船翻,士卒纷纷坠江。

而后方的强大追兵亦是越越近,只剩下数百丈的距离,在孙坚的亲自督战之下士气高昂,齐声鼓噪呐喊:“活捉韩世忠,生擒梁红玉!”

危急关头,突然有一支船队自下游溯江而。

一艘巨大的楼船在前开路,船头上飘荡着“周”字大旗。

一将手提大刀立于船头,高声呐喊:“韩都督莫慌,某与关胜奉了军师的命令,特支援!”

韩世忠奋力砍翻了身边的孙兵,定睛看去,的正是周泰。只见在他的楼船之后引领了一百余艘大小不一的船只,扯满风帆。迎着孙策的队伍奋力冲了上。

遭到了周泰与关胜的迎头阻击,孙策的船队顿时被拦截了下。韩世忠部下的小船趁机混入了大船编队之中,免得再被孙军大船横冲直撞的蹂/躏。

韩世忠引领着亲随。浴血死战夺取了一艘孙军楼船,然后掉头向南撞击孙策率领的船只,亲自立于船头向不远处的周泰大声喊话:“多谢周、关二位将军前支援,但孙军势大,不宜恋战,我等先退入水寨,再谋破敌之策!”

周泰手提大刀,指挥着楼船向前冲锋,大声的回答韩世忠:“韩都督与关胜先率兵撤退。某要寻找张定边替蒋公奕报仇!”

为了替蒋钦报仇,周泰特地从金陵水师中挑选了一艘最大的楼船,一路横冲直撞杀开一条血路,朝飘荡着“张”字旗号的船队迎了过去。

见周泰恋战不退,韩世忠只好引领着几艘大船随后支援,一面大声的朝关胜喊话:“关将军在后面聚拢船只,向水寨方向航行,本将去把周幼平追回!”

江风吹得关胜美髯飘扬,手提大刀高声领诺:“末将谨遵都督吩咐。你尽管去追周幼平便是,由某在后方聚拢小船,当无大碍!”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江面上潮湿闷热。

周泰索性脱掉上衣。坦/露着古铜色的健壮胸肌,手提一口鬼头刀,伫立在船头。大声的询问原先跟随蒋钦的亲兵,“给老子擦亮眼睛。看清哪个是张定边?今日不给蒋公奕报仇,誓死不还!”

周泰身边的这帮人原先都是跟着他与蒋钦做水贼出身。因此都是舍命之交,蒋钦死后便离开了柴桑军营前往投奔周泰。甘宁念及与蒋钦的旧情,因此也没有为难他们,痛快的放他们去了金陵,今日又全部随着周泰杀了回,誓要替蒋钦复仇。

有眼尖的蒋钦部曲借着火把看清了张定边乘坐的斗舰,大声的指认道:“左面那条斗舰上身材高大,长着大鼻子,手里提着长枪的家伙就是张定边!”

“给我迎上去!”

周泰双眼喷出怒火,挥刀咆哮。

楼船稍稍调转船舵,朝着迎面而的斗舰直撞了过去,“轰隆”一声巨响,两船便撞在了一起,船舷相接。

“张定边,纳命!”

周泰咆哮一声,挥舞着手中的鬼头刀率先登上了张定边所在的斗舰。数百名从水贼时期就一直跟随的亲兵随即潮水般跟了上去,齐齐呐喊“张定边受死!”

“得好,自寻死路!”

没想到汉军竟然敢登上自己的战船肉搏,张定边先是大感意外,随即又兴奋不已,大声的指挥船上的士兵向前迎战。

可是当看到不顾一切冲向自己的周泰的时候,张定边心中突然产生了一丝畏惧!

这他娘的是人吗?竟然光着膀子赤膊上阵,最起码你也应该把重要部位掩护一下,弄个护心镜、头盔、胸甲什么的才符合正常人的思维吧?可这家伙浑身上下就只穿了一条裤子与战靴,一副不要命的架势!

更让张定边感到害怕的是,似乎这家伙眼里只有自己,面对着两旁刺的长矛铁枪竟然毫不躲闪,硬是以血肉之躯挨了几枪,一往无前的冲到了自己的面前!

“张贼,纳命!”

周泰身披数创,硬生生的以迅雷不及之势冲到了张定边的面前,鬼头大刀高高扬起,奔着张定边的后脑勺狠狠的砍了下去。

“开!”

张定边慌忙挥枪招架。

一声巨大的金铁交鸣之声在船上响起,震得人耳膜嗡嗡作响。

张定边左肩的伤势尚未痊愈,在巨大的撞击力之下拿捏不住长枪,脱手飞出,落在了江中。而周泰在挥刀劈出的时候,右肩被孙兵从后面刺了一枪,同样把持不住刀柄,失手坠落在了甲板上。

“还我兄弟命!”

说时迟那时快,不等张定边做下一步动作,周泰就嘶吼一声扑了上去,双手搂住张定边的肩膀,厮打在了一起。

周泰冲的猛,因此略占上风,借着向前冲的力气将张定边摁在了甲板上,双手死死的扼住他的喉咙。张定边自然不甘示弱,同样伸出双手扼住了周泰的脖子,两人开始在船上用出吃奶的力气互掐起。

有孙兵看到周泰露着黑黝黝的脊梁,便操着大刀砍了过。周泰顺势一翻身,就把张定边掀到了上面,张定边自然不会替周泰挡这一刀,继续抱着周泰在船上翻滚。你扯着我的头发,我揪着你的耳朵,犹如两个泼妇当街打架。

周泰身上虽然背了好几道创口,血流不止,但皆是皮肉外伤。而张定边被韩世忠射的那一箭却伤及骨骼,在和周泰厮打了这一阵之后,旧伤复发,整个左臂再也用不上力气,只能用右臂死死的缠住周泰的脖子,朝部下大喊:“杀了他!”

周泰的脑袋与张定边的脸颊顶在了一起,因为彼此的力量,以至于都有些扭曲变形,面目可憎的吓人。不知不觉间张定边的耳朵就滑到了周泰的鼻尖,得了这个机会,周泰自然不会客气,张嘴就把张定边的耳朵狠狠的咬住。

“痛死我也……”

“哈哈……”

伴随着一声惨呼与大笑,张定边的左耳硬生生的被周泰咬下了半截。

“休要伤我大将!”

就在二人纠缠的难分高下之时,孙坚提刀登上了张定边所在的船只,手中的虎头刀连斩数人,就要过解救周泰。

看到手下的亲兵挡不住孙坚,周泰抱紧了张定边奋力一滚,双方一起跌进了江水之中。张定边趁机挣脱了周泰的纠缠,四处寻觅兵器,大呼道:“敢咬我耳朵,我要斩你头颅!”

周泰也四下里寻找兵器,一边恶狠狠的咀嚼着张定边的半截耳朵,“哇哈哈……真是太好吃了!你有本事就把老子的头颅拿去!”

孙坚在大船上奋力杀退周泰的亲兵,指挥船上的弓弩手道:“给我瞄准贼将,乱箭射死!”

恰好韩世忠的大船赶了过,迎头撞上张定边的战船,让孙军在船上站立不稳,左摇右晃。趁机抛下绳索将不死不休的周泰套住,齐声大喊:“上船!”

“放开我,我要杀了这狗贼!”

周泰虽然极力挣扎,但还是被船上的数十名精壮士卒拖到了大船之上,嘴里犹在咀嚼着张定边的断耳不止。

张定边也担心自己被汉军套住生擒,急忙潜水远远的游开,寻觅了本方的一条小船,在士卒的接应下登上了船只。

韩世忠追回了周泰,不敢继续恋战,下令向右转舵,前去回合关胜率领的主力船队。经历了将近一天的苦战,甘宁也终于突破了周瑜的防线,向下游接应韩世忠的队伍。

夜色黑暗,双方厮杀了一整天,士卒俱都疲惫饥饿。

孙坚成功的拿下了桑落洲,达成了战役目标,遂下令鸣金收兵。而韩世忠的一万人马折损了将近一半,甘宁的队伍与自金陵的援军也多有伤亡,同样不敢恋战,鸣号角收兵。

汉军全部退入水师大寨,孙坚命黄盖率领五千人驻守桑落洲,自己则统率大军停靠在长江北岸,结营扎寨,与对面的汉军水师大营隔江眺望。

这一战孙坚军占了便宜,不仅重创韩世忠所部,而且成功的夺取了桑落洲。

这让孙坚心情大好,待安营完毕之后便召集众将痛饮:“哈哈……今日吾方知公瑾用兵之才!拿下了桑落洲,柴桑便失去了左膀右臂,直捣金陵,指日可待!众将共同举杯,祝贺公瑾这场大功!”

“报……大事不好!”

一艘小船自上游而,一名斥候惊慌失措的上岸冲进了孙坚大营:“启禀主公,黄祖自背后出兵断了我军水上退路,并且一举攻占了岳阳港口。两万人马正朝着长沙星夜进军,急袭我军后方!”(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