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二百四十 江上巨无霸

二百四十 江上巨无霸


                【本书首发网站<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

转过一个拐角,便看到上游的火把犹如繁星一般,把江面上照耀的如同白昼。△

近百艘大小不一的战舰席卷而,船头上飘荡着各色旗帜,顺水顺风,航速甚快。

鼓声隆隆,震耳欲聋。

杀声震彻大江两岸,一场恶战一触即发。

“儿郎们,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咱们在柴桑憋了这两年,今日终于等了扬名立万的机会,立功之日就在今朝!诸位随我拼死向前,建一桩不世之功,垂名青史!”

甘宁伫立船头大声的鼓舞着士气,只见他身着一袭锦绣战袍,足登皂色牛皮靴,头顶双龙戏珠白玉冠,插着一对火红的朱雀翎。腰悬一对弯刀,手提一丈七的镶金单刃戟,再现锦帆贼的装扮。

为了能够在战船之间回穿梭,甘宁卸去了重甲,只是用装备护住了身体要害部位。因为水战大部分需要接舷肉搏,穿着笨重的铠甲固然能保护自己,但却被不能做到去自如。

江风吹,甘宁的锦袍猎猎作响,头顶的朱雀翎迎风狂舞,颇有吕布的风采。

不同的是在甘宁的腰间系了一个青铜铃铛,每迈出一步,都会有清脆的铃声在风中飘荡。

“杀反贼,立大功!”

在甘宁的鼓舞下,汉军同样士气如虹,近百艘战船上的一万五千名将士纷纷举起手中的武器呐喊着响应甘宁的号召。

甘宁手执长戟,回头扫了一眼身旁的蒋钦,高声下令:“由某率队接舷肉搏。蒋公奕你负责坐镇大船!”

“你是三军主将,还是由你坐镇大船。让某带队肉搏好了?”蒋钦手提朴刀,扭动着脖子活动着筋骨。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

“你武艺不及我,冲阵杀敌还是我甘兴霸更能鼓舞士气,你就好好的坐镇帅船吧!”

甘宁性格直爽,从不会拐弯抹角,心里有什么说什么。当下毫不客气的驳回了蒋钦的请求。

“嘿嘿……那好,那就让某为你擂鼓助威!”

蒋钦憨笑一声,甘拜下风。

转眼间,两拨船队便互相进入了彼此的射程。

顿时弓弩齐发,箭如雨下。

震耳欲聋的喊杀声中不断响起此起彼伏的惨叫。许多被乱箭射中要害的倒霉鬼脚下站立不稳,一头栽进江水之中,旋即被湍流的江水裹挟着向下游而去。

“不要怕,全军向前,接舷肉搏!”

甘宁伫立在船头,手中的长戟挥舞的如同风车一般密不透风,一边拨打雕翎,一边大声的指挥船队向前。

巨大的舰船明显比周围其他船只大上许多,在江水中劈波斩浪。奋勇向前。身后的小船如同一帮虾米,紧紧跟随在两侧,船上的将士纷纷拉动手里的弓弦,不停的朝对方的船只射击。

“撞上去!”

蒋钦一手朴刀。一手挥舞着令旗,大声的指挥舰船向前撞击。

“呼尔嘿呦……”

行驶舱里的船夫得了命令,喊着整齐划一的号子。奋力的摆动船桨,让舰船的冲击速度更快更凶猛。

“轰隆……”

只听一声巨响。长达三十二丈的舰船最先撞上了一条六丈长的走舸,仿佛一只狮子在搏击一只羚羊。

只是这么一撞。便让走舸一下子侧翻了过去,将船上的三十多个孙家兵卒全部掀进了水中。

“给我射!”

随着甘宁一声令下,围着船甲板站了一遭的弓弩兵在盾牌兵的掩护之下,朝着水面上乱箭齐发,痛射落水的士卒。

转眼间,江面上便飘荡着一层浮尸。

“撞那艘艨艟!”

轻而易举的撞翻了走舸,蒋钦觉得一点也过瘾。挥舞着手中的令旗,下令撞击迎面过的一艘十三丈长的艨艟。

“嘿哟嘿哟……”

伴随着船夫整齐划一的号子声,巨大的舰船再次以猛虎扑食的姿态撞向迎面而的艨艟。

“轰隆”,又是一声巨响。

艨艟遭到了剧烈的撞击,头部猛地向左旋转了九十度,一下子便把船腰露在了舰船的面前。在巨大的撞击力之下,艨艟上不少兵卒站立不稳,失足坠落进了江中。

而巨大的舰船只是稍微晃动了一下,船头微微有些擦伤的痕迹。船上的兵卒依旧稳如泰山般伫立,同时居高临下的朝着艨艟上的孙军射出一波箭雨,瞬间又射倒了数十人。

“再撞,哈哈……撞死这帮狗日的!”

见识到了舰船巨大的威力,蒋钦乐的合不拢嘴巴,指挥着舰船再次拦腰撞击这艘艨艟。

“轰隆……”

“咔嚓……”

蒋钦大笑:“哈哈……再撞,这艘艨艟就要断裂啦!”

“轰隆……”

“咔嚓……”

在遭到了巨舰连续数次的猛烈拦腰撞击之后,这艘艨艟终于从中间断裂开,船身迅速的向下沉没,船上的士卒纷纷呐喊着跳水逃生。

满江火把照耀之下,张定边在远处的楼船上指挥着兵卒干翻了一艘汉军走舸,扭头看到这艘巨大的舰船就像水中的巨无霸,在本方的船队中横冲直撞,所向披靡。

不由得眉头紧锁,回顾左右道:“好大的战船,不破此船,难以取胜!儿郎们,划动船桨迎上去,待我登舷斩首敌将!”

得了张定边一声吩咐,楼船上的船夫调转船舵,朝着对面比自己大了一圈的舰船行驶而去。

在连续撞翻了两艘艨艟之后,蒋钦再次把目光瞄准了旁边的一艘斗舰。那船上有一员黄须赤目的孙将,手提大刀,本事十分了得,在数次接舷肉搏的时候砍翻了不少本方士卒。

“撞上去!”

随着蒋钦一声怒喝,巨大的舰船再次迎面撞向旁边的斗舰。

所谓斗舰,乃是为了水战的时候撞船而专门设计的一种船只,虽然船身没有楼船巨大,但坚固性却更胜一筹。在遭到了汉军舰船的连续两次撞击之后,这只斗舰依旧安然无恙,只是侧舷稍微擦伤了一部分而已。

“别撞了,待某登船杀他个片甲不留!”

看着两船纠缠在了一起,甘宁一声怒喝,纵身一跃,轻飘飘的落在了矮了一丈多的斗舰上面。

“敌将登船了,杀啊!”

看到甘宁登船,孙家勇卒呐喊一声,顿时有十几人提着鬼头刀、长矛等武器扑了上。

“巴郡甘兴霸在此!”

甘宁一声怒喝,大步向前,手里的长戟大开大阖,瞬间就砍翻了一片。

一丈七的单刃戟贴身肉搏有些碍手,甘宁索性把长戟插在船板上,自腰间拔了一对弯刀在孙军人群中闪转腾挪。寒光闪闪的刀锋所到之处,犹如砍瓜切菜。

一时之间,甲板上人头乱滚,每一颗人头坠地都伴随着清脆的铃声在风中飘荡,既悦耳又诡异,仿佛自地狱的召唤。

就在甘宁轻而易举的斩首百余人,将这艘斗舰上的孙军轻松解决了四分之一的时候,许多汉军勇卒纷纷提着大刀从舰船上跃下,在这艘斗舰上与孙军展开了浴血肉搏。

“哈哈……兴霸你杀的真是痛快,俺再去撞别的船只!”

看到甘宁大展神威,蒋钦心中痒痒。手中令旗挥舞,命令巨大的舰船继续向前航行,寻找其他可以撞沉的猎物继续蹂/躏。

“敌将休要猖狂,且让陈武会会你!”

正在斗舰另一侧与汉军接舷肉搏的陈武看到甘宁所向披靡,不由得火冒三丈,提着一双手戟,奔着甘宁就扑了过。

甘宁毫不犹豫的挥舞着一双弯刀迎了上去,伴随着清脆的铃声,大喝道:“贼将得好,看我枭你首级!”

火把照耀之下,两将你我往的纠缠在了一块,刀戟往,一时间难分胜负。

“哈哈……给我狠狠地撞!”

满江烽火之中,蒋钦手挥令旗立于船头,大声的指挥舰船猛冲猛撞。

“轰隆”一声巨响。

巨大的舰船又撞沉了一艘艨艟,将二百多名孙军掀翻进江水之中挣扎,毫无保护的面对着船头上飞蝗般的箭雨。水性好的潜水下去还能逃过一劫,水性差的就只能等待被射成刺猬的命运了。

撞沉了艨艟之后,蒋钦忽然发现侧面驶一艘楼船,势汹汹。不由得笑逐颜开,手中令旗一挥:“给我撞那艘楼船!”

又是“轰隆”一声巨响,巨大的舰船与迎面而的楼船登时就撞在了一块。

“撞的好!”

张定边大喝一声,手中长枪一下子插进舰船的侧舷之中,借着支撑力量腾空一跃,纵身上了大船甲板。

“给我杀了!”

没想到竟然有对方武将登船肉搏,蒋钦急忙放下手中令旗,指挥身边的悍卒涌上前去,将张定边围困在中间。

张定边自腰间拨了佩刀,舞的寒光闪烁,瞬间就砍翻数人。

抢了一条长枪奋力刺杀汉军士卒,一边回头吆喝,“儿郎们,随我上杀光敌军,把这艘大船夺了,直捣对方水师大寨!”

“杀啊!”

得了张定边一声吩咐,楼船上的孙军纷纷挥舞起手里的铁爪搭在了舰船的舷上,犹如猿猱一般敏捷的登上了汉军大船,片刻间就登上了百十人。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