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二百三十九 二将争功

二百三十九 二将争功


                【本书首发网站<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

“孙军势汹汹,是出寨迎战还是闭门紧守?”

自从三年前得罪了十常侍被免去中郎将的职位后,卢植就再也没有执掌过兵权。∷此刻大战临,忽然发现自己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不知不觉间,额头上竟然渗出了细微的汗珠。

“咳咳……”

卢植忽然感到一阵胸闷,猛烈的咳嗽了一阵方才停了下。之所以会有这种反应,除了身体每况愈下之外,也与孙坚带的巨大压力有关。

自征讨黄巾之时孙坚就所向披靡,闯下了赫赫名声,人称“江东猛虎”。在诸侯伐董之时,孙坚更是成为仅有的单独对抗西凉军而不落下风的诸侯,世人更知孙坚善战之名。即将与这样的骁将过招,而且还是卢植从没有涉及到的水战,更是让他压力倍增。

“卢公,没事吧?”

看到卢植咳嗽的厉害,甘宁与蒋钦收了求战心切的姿态,关切的问了一声。

卢植从袖子里掏出手帕擦拭了下唇角,挥手道:“无妨、无妨……年纪大了,经受不住风寒!”

又扭头吩咐帐前的侍卫:“速去柴桑城中请鲁子敬,去桑落洲请韩世忠共商对策!”

自从到柴桑赴任大都督之后,卢植便做出了明确的分工:派鲁肃到柴桑城中处理政务,供应四万人马的粮草,自己则与甘宁、蒋钦坐镇水师营寨。而韩世忠在乘船围着柴桑转悠了半天之后,立即心急火燎的找到卢植,提出分给自己一支人马。屯兵桑落洲。

桑落洲是长江中的一块沙洲,将柴桑城东面的江水从中间一分为二。江水绕着从两边向东流淌,却无法淹没这块沙洲。

桑落洲东西长一千丈。南北宽两百余丈,方圆面积十二顷,能够容纳万余人驻扎。而在韩世忠到之前,甘宁只是在上面设置了十几座箭楼,安置了五六台投石车,屯驻了五百人把守。

韩世忠看到这块沙洲上的防御力量如此之薄弱,不由得吓了一跳,在心里暗自后怕:“幸亏某的早,若是被孙坚军强行攻占了这块沙洲。便等于拥有了一块永不沉没的江山巨舰。柴桑危矣!”

韩世忠与妻子梁红玉商量一番,立即驾船水师营寨见卢植,要求拨给自己一支人马,驻防桑落洲。

甘宁与蒋钦听说之后,对于韩世忠的要求持反对意见。

按照甘宁的想法,桑落洲孤悬江中,若是在洲上驻兵过少,很可能会被孙坚重兵围住攻打,最终导致全军覆没的下场。若是驻兵过多。又会削弱水寨和守护柴桑的力量,弄不好会被孙坚军一鼓作气捣毁水师大寨,继而威胁柴桑。

总之,在甘宁的眼里。横亘在江水中的桑落洲就是一块鸡肋,弃之可惜,食之无味。不如多少的派上部分兵卒抵抗一下。能守则守,不能守则弃。

韩世忠却不赞同甘宁的看法。认为一旦把桑落洲拱手让给孙坚,就等于把刀柄给了对方。孙坚军既可以以桑落洲为根据地强攻柴桑。又能以桑落洲作为据点,封锁柴桑向下的渠道,断绝柴桑与下游的水上联系,然后分兵向下,直捣金陵。

甘宁与韩世忠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一时之间卢植也难以抉择。

想起刘辩让自己到柴桑担任都督的初衷是帮着韩世忠说话,当下便站在了韩世忠一边,拨给他八千兵卒,五十条战船,前往江心守卫桑落洲。

韩世忠谢过卢植的信任,立刻带着妻子率领八千将士开往桑落洲驻扎。

半个月以日夜赶工,围着沙洲竖起了一圈寨栅,又建起了十几座箭楼,从岸上运七八架投石车布置在各个角落,堆积了大量的岩石,现在仍然忙得热火朝天。

接到卢植卫士的召唤,韩世忠马上放下手里的事情,与妻子梁红玉乘坐一艘艨艟,带着百十名亲兵直奔水师大寨。将船只停泊在船坞之中,一跃上岸,大步流星的直奔帅帐。

“拜见卢公及诸位将军、大人!”

韩世忠走在前面,一身戎装,披着红色披风,英姿飒爽,身材高挑的梁红玉亦步亦趋的跟着自家男人,一起朝卢植及众将施礼。

卢植点点头,示意韩世忠入座。而鲁肃早到了一步,现在已经可以正式召开军议了。

卢植简单明了的把军情诉说了一遍,最后扫了众将一眼:“孙坚大军压境,势汹汹,诸位将军以为该如何应对?”

“打啊,还能如何?”

甘宁坐在韩世忠对面,眼睛正好落在梁红玉的身上。看到这个英姿飒爽的女人,就想到了穆桂英,为啥自己就没遇上一个能够舞枪弄刀的美女呢?厮杀的时候跟在身边,也是一道靓丽的风景嘛!

蒋钦攥拳附和道:“兴霸所言极是,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我等深受皇恩。在柴桑练了两年的兵,现在孙坚胆敢犯,还能怎么着?一个字,让他有无回!”

“嘿嘿……公奕你识数嘛?有无回是一个字吗?”

不知什么原因,甘宁突然没由的和蒋钦开了一句玩笑,随即觉得有些不妥,马上正色道,“咳咳……气氛有些紧张,所以开个玩笑!大家言归正传,我与蒋公奕的看法一样,兵将挡水土掩,出寨迎敌,杀他个片甲不留!”

韩世忠起身施了一圈礼,肃声道:“卢公、子敬先生、兴霸将军、公奕将军,以忠之见,孙军顺江而,士气正盛,直撄其锋并非上策。不如退避三舍,等其攻我水寨之时,先用投石车、箭楼施以袭击,待对方锐气受挫之后,再出寨击敌,或许能获得出乎预料的结果!”

甘宁闻言面色不悦,对韩世忠很是反感,这家伙怎么老是和自己唱反调?敌人都杀上门了,你还在这里啰啰嗦嗦,没有一点男子汉的豪气,我就不明白你身后的女人怎么看上你的?

甘宁双手抱在胸前,大声道:“兵法‘以逸待劳,胜券稳操’,闭门死守不但会助涨敌军士气,更会削弱我军士气!万一孙坚军拼死靠近水寨,放起了大火,我这两年的心血便会化为乌有!你尽管守住你的桑落洲便是,某自与蒋公奕出寨迎敌!”

蒋钦亦是拍着胸脯附和道:“兵将挡水土掩,何惧之有?我军既占天时又占地利,还有从金陵调的舰船助阵,就算撞上孙坚军的楼船,也能给他撞沉了!为何舍长取短,窝在营寨里挨打?让敌军逞威风!”

“子敬认为该如何抉择?”

卢植又有些头疼,把目光投向鲁肃,问道。

鲁肃略作考虑,支持了甘宁的建议:“天色已黑,孙坚军对于江上的地形不如我军熟悉,利大于弊,不如让甘、蒋二位将军出营厮杀一番,先摸摸孙坚军先锋的战力如何,再做决议!”

看到鲁肃支持主动迎战,韩世忠只好改变了建议:“两位将军若是执意出战,忠有一计!桑落洲周遭水浅,某已命人设下了许多暗桩,两位将军可以诈败将孙军引到桑落洲附近。届时,孙军大船必然会搁浅,忠率兵在沙洲上用投石车狂砸、在箭楼上怒射,两位将军再调转船头反击,必然可以重创敌军!”

听了韩世忠的话,甘宁与蒋钦对望一眼,一副心领神会的表情。

“嘿……说说去,你这是打算把功劳往自己头上划拉啊?这算板打的还真是精明!我只是嘴上应承,却不按照你说的执行,看你能耐我何?”

“行,就依韩将军所言!”

韩世忠的职位虽然是和自己并肩的右都督,但爵位只是偏将军,甚至比蒋钦还低。因此甘宁并没把韩世忠放在眼里。

既然众将达成了一致,卢植便拍板做了最后的决定。

拨给甘宁、蒋钦一万五千人马,大小船只一百余艘,即刻出寨向上游迎敌。尽量的把孙军引诱到桑落洲一带,争取把对方的大船搁浅,再用投石车与箭楼予以重创。又拨给鲁肃六千人,船只五十条,随后接应。命韩世忠夫妇立即返回桑落洲,做好痛打落水狗的准备。

令出如山,兵贵神速。

甘宁与蒋钦立刻点起一万五千精兵,在山寨版宝船的带领之下,左右簇拥着两条楼船,后面跟着大小不一的斗舰、艨艟、走舸等各类船只。齐齐点亮火把,照耀的江面上如同白昼,浩浩荡荡的溯江而上,准备与孙坚军的先锋一决雌雄。

山寨版的郑和宝船被命名为“舰船”,长达三十三丈,船身坚固,比这个时期最大的楼船还要大出一圈。在江水中劈波斩浪,犹如头狼一般引领着身后的其他小船。

蒋钦手提朴刀在甲板上俯视其他小船,任凭江风吹得衣袂猎猎作响。

踌躇满志的对甘宁道:“哈哈……有这么一艘巨无霸助阵,此战保证打的孙坚军屁滚尿流!不但灭了他的先锋队伍,还要溯江而上直取孙坚中军,枭首而还!让江东众将知你我二人亦能用兵!”(未完待续。。)

ps:求月票是一种态度,求推荐票也是一种态度,有票的兄弟多捧场啊!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