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二百四十六 诸葛先生

二百四十六 诸葛先生


                【本书首发网站<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

阳都是一个小县城,属于琅琊国下辖。⊙

县城人口不过七千,包括下面所有乡亭加起总人口数目也就是一万五千人左右。在这样一个小地方,家族中曾经有人做过郡守的诸葛氏自然是首屈一指的名门望族。

为了避免惊扰地方,更担心吓到诸葛瑾一家,刘辩命文鸯带领大队人马在县城北面五里的一座旷野上驻扎。然后自己一袭便装,只带了卫疆、岳及十几名随从继续向阳都县城赶路。

对于小小的阳都县城说,只怕大汉开国四百年以,也不曾有天子踏进一步吧?倘若自己亮明身份,必然会兴师动众,惹得满城风雨,这样就失去了寻访贤良的意义,所以刘辩决定隐藏身份,微服私访。

一路快马加鞭,不消一炷香的功夫就到了阳都城门口。

此刻,正有十几名县兵在低矮的城门前面巡守,看到刘辩一行鲜衣怒马的疾驰而,不由得纷纷屏住了呼吸,唯恐者不善。

“吁……”

刘辩在城门前翻身下马,朝着守门的军卒拱手一礼:“我等奉了上命拜访诸葛家族,尔等可略知一二?”

年约四十的什长一脸讨好的笑容,作揖回礼道:“回这位大人的话,诸葛家族乃是俺们阳都的头号世家,小人等自然知道。不过前年诸葛珪大人因病逝世,诸葛玄大人去了荆州做官,这几年家中却是冷清了许多……”

“请问那诸葛子瑜兄弟可还待在阳都?”刘辩拱手询问。

什长摇头:“诸葛家近年一直大门紧闭,家中少有人上街闲逛。我等身份卑贱,自然不敢多问。”

说着话指了指正对城门的青石大街:“大人沿着这条街道向城内走上二里路。到第三个十字路口左拐,便能看到一座气派的四合院。门前矗立着一对石狮子,那就是诸葛珪大人留下的庭院。”

“多谢指点!”

刘辩再次拱手道谢,从袖子里掏出一串五铢钱略表谢意。

这是刘辩为了这次微服私访特意准备的,装在袖子里沉甸甸的,携带十分不便。两汉一直使用五铢钱作为主要流通货币,到了桓灵二帝时期虽然经济恶化,但尚能保持正常运转。

但自从董卓进入洛阳掌权以,为了聚敛钱财,大肆的偷工减料制造小钱。将制作一枚铜钱的材料印铸成两枚乃至三枚。因为铜币太薄太小,以至于连字都无法刻制出,被世人称为“无字钱”,很快就导致整个长江以北地区的民生陷入了通货膨胀的状态。

董卓虽然现在已经死了,但他所铸造的小钱仍然对江北的货币流通造成了很大的冲击,以至于很多地方的物价差别之大让人难以想象。

譬如,去年洛阳地区一石谷子的价格高达两万钱,但在徐州地区却只需要一千钱,相同的货物。相同的货币单位,两地之间的差距竟然高达二十倍。

由此可见,整个天下货币的计量已经混乱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作为皇帝。刘辩不能不考虑统一货币制度。已经在心中悄悄做了打算,等把整个东部地区统一之后,就会在经济方面实行改革。废除五铢钱,启用全新的货币制度。重新让全国的经济走上正轨。

只是简单的几句话,便换了一串沉甸甸的铜钱。什长受宠若惊,连声作揖道谢,“多谢大人,多谢大人!看你们这幅打扮一定是有身份的人吧?要不要小人向县令大人通传一声,出迎接?”

“不必了,我们只是为了私事拜访诸葛家,不必惊扰县尊!”

刘辩朝着什长拱手作别,翻身上马,引领着队伍直入城内。

岳走在队伍的最后面,挤眉弄眼的朝什长做鬼脸:“不怕告诉你,你们县令要是知道了我家……主人的身份,只怕不吓出尿!”

“嗳哟……还请小爷指点一下,不知你家大人什么身份?小人回家后记入家谱,我今天好歹也承蒙贵人赏赐了。”什长讪笑着朝岳请教。

岳诡笑一声:“嘿嘿……看你这么想知道,我就告诉你吧!我家主人的身份就是徐州刺史……”

虽然琅琊的政权一直变更不迭,一会儿被黄巾叛党占领,一会儿又被袁绍势力占领,一会儿又归了陶谦,但名义上终究是徐州下辖。别管的是哪路大神,只要是刺史级别的,就是自己这些小卒子仰望的存在!

“哎呀……原是刺史大人?怎么如此年轻,难道是新换的刺史?”什长一脸的激动,嘴唇都有点哆嗦了。

“小爷我还没说完呢!”岳对于被什长打断了话语很是不满,“我家主人是徐州刺史的上司,记住了吗!”

话音落下,扬鞭向前,追赶前面的队伍去了。

只剩下什长与几个小兵抱着手里生了锈的铁枪,围在一起大眼瞪小眼的嘀咕:“刺史大人的上司?我滴个老天爷啊,这得是多大的官?”

按照什长的指点,刘辩一行很快的就找到了诸葛家的宅院。

只见也不过就是一座普通的四合院,青砖黑瓦,朱漆大门上的颜色经有所剥落,大约三十几间房子的规模。门前的两座石狮子又瘦又小,似乎被饿的干瘪了一般,与什长所说的气派的四合院相去甚远。

当然,红花需要绿叶陪衬,在周围清一色的土坯房甚至是草庐的映衬之下,这座拥有三十多间房屋的四合院的确算得上是一座“豪宅”。

东西张望了一眼,似乎没有比这院子更加“奢华”的,刘辩翻身下马,“十有**就是这家了!”

虽然诸葛氏在阳都地方是名门望族,甚至在琅琊也能排的上号,但放在整个徐州乃至全国说,根本就是不值一提了。比起四世三公的汝南袁氏,比起弘农杨氏的世家豪族说,诸葛氏简直就是沧海一粟,微不足道!

卫疆不知道天子为何这么一个小地方拜访这么一个无名家族?但却很明白作为一个贴身保镖头目的“处世准则”,那就是多做少问!这也是刘辩欣赏卫疆的地方,纵然身边猛将如,却对卫疆情有独钟。

卫疆翻身下马,快步走到台阶上,举手正要敲门,忽然“吱呀”一声,两扇大门不约而同的从里面敞了开。

一个年约十七八岁,脸庞修长,身材瘦削,做儒士打扮的年轻人背着一个大包袱恰好正要出门。猛地瞥见门外站着十几个鲜衣怒马,全副武装的军卒不由吓得骇然变色。

嘴里一边嘀咕着“早知如此,前几日就该走了”,忙不迭的就要伸手关门,却被卫疆一把推住,任凭使劲浑身力气却也推不动一丝半寸。

“呵呵……我等迢迢访,先生却要给个闭门羹吃,这岂是待客之道?”刘辩快步走上前去,笑吟吟的拱手施礼。

儒士满头大汉,又惊又急的问道:“某不曾触犯大汉法典,因何抓我?”

“抓你?”刘辩不禁哑然失笑,“呵呵……这位先生言重了,我等是拜访诸葛先生的,哪里有抓人之说?”

儒士这才松开了门板,再抓下去也是徒劳无功,看样子只要面前的这个将军猛地一用力,估计能把门扇给自己拆下。半信半疑的问道:“在下就是诸葛瑾,我却不认识诸位大人,不知道突然造访有何贵干?”

“哦……原你就是诸葛子瑜先生啊,倒是失敬了!”

听诸葛瑾自报姓名,刘辩拱手寒暄,同时向脑海中的系统下达了指示:“给我检测一下诸葛瑾的各项能力。”

“叮咚……巅峰诸葛瑾——武力56,统率78,智力92,政治87。”

“当前诸葛瑾——武力51,统率55,智力85,政治67。”

“不错嘛,诸葛老大的巅峰智力竟然超过了90,政治也过了85,当真是个不错的文官!诸葛老二的智力更是甩了他这个大哥八条街,会不会被他爆表啊?”

既然者并无恶意,诸葛瑾这才放下了悬着的一颗心,将刘辩等人让进了宅院。引领着到了客堂看座,并且亲自奉上茶水。

“不知诸位大人寻访草民有何指教?”诸葛瑾站在一旁忐忑不安的问道。

刘辩瞎了一口茶,呵呵笑道:“特延揽子瑜先生出仕做官!”

诸葛瑾虽然不知道面前这人怎么知道自己表字的,却也不敢多问。听了对方的话,一脸的诚惶诚恐:“小子何德何能,敢劳烦大人延请?莫非你等自荆州?”

“非也,非也!我等自东吴!”刘辩摇头微笑。

诸葛瑾微微颔首:“若是如此,瑾倒是放心了!不敢相瞒,在小子的眼里,这刘景升不见得能成大事,竟然公开与天子作对,实乃不智之举!叔父大人倒是派人召唤了小子几次,都被瑾婉言拒绝,实在不愿意在刘表麾下从事。眼见得琅琊日渐兵荒马乱,便遣散了家人,方才背着行囊,正要准备南下东吴避难呢!”

听说诸葛瑾看刘表不爽,刘辩喜出望外,笑问:“不知子瑜先生家中还有何人?”(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