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二百四十一 斩将 【求订阅】

二百四十一 斩将 【求订阅】


                【百度搜索关键词雲閣,阅读本书最快的更新章节,或者直接访问网站<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

张定边左手持枪,右手握刀。

长枪犹如白虹贯日,短刀好似狂风骤雨。

片刻间就砍翻了六七十名汉军,引领着身后的悍卒向前冲击,意图夺取这艘大船的控制权。

“儿郎们,退开一旁,看我斩了这员叛将!”

蒋钦一声怒吼,提着朴刀冲了上。

兜头一刀迎面劈下,刀风虎虎,气势不凡。

张定边连声冷哼:“某的首级就在项上,就看你有没有本事拿去!”

话音未落,侧身躲闪。

蒋钦一刀落空,重重的劈在甲板上,擦得火星四溅,木屑纷飞。

张定边趁机挺枪刺向蒋钦的咽喉,快如闪电,疾如雷霆。

蒋钦有心提刀招架却已经不及,情急之下慌忙丢了朴刀,就地一滚,方才躲开了张定边这毒蛇般的一枪。

“嘶……好快的枪法!”

没想到遇上了枪法如此了得的猛将,蒋钦心中暗叫不妙。

只是容不得他分神,张定边已经犹如追魂无常一般扑了上,“唰”的一声,短刀带着寒光扑面而。

蒋钦急忙抽了腰间佩刀格挡,却不料这是张定边的虚晃一刀。吃了这一晃,顿时将半截身子完全暴露在了张定边的枪下,空当大开。

“吃我一枪!”

张定边一声低吼,左手长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出。

待蒋钦反应过的时候。已经躲闪不及。只听“噗嗤”一声,长枪透胸而出,殷红的鲜血顺着长枪“汩汩”的滴到了甲板上。蒋钦顿时感到两眼一黑,浑身再也使不上力气。

“不好了,公奕将军被敌将刺中了!”

看到蒋钦绵软无力的向后倒去,舰船上的汉军顿时乱作一团,此起彼伏的惊叫着。

眼见主将中枪,蒋钦的副将急忙引领了十几人上前搭救,却被张定边右手的短刀上下翻飞。连斩数人,副将肋下也中了一刀。鲜血汹涌而出。其他人再也不敢上前,只能眼睁睁看着主将落在张定边刀下。

“无能汉将,看我枭你首级!”

张定边发出轻蔑的笑声,手中短刀高高扬起。就要斩下蒋钦的首级。

“贼人休要伤我大将!”

乱糟糟的江面上韩世忠引领着十余艘艨艟疾驶而,恰好撞见张定边挺枪刺倒蒋钦,正要挥刀枭其首级。急忙大喊一声,“嗖嗖嗖”的射出三支连珠箭。

江面昏暗,喊杀声锣鼓声号角声交织成一团,再加上张定边大部分的注意力放在了脚下的蒋钦身上,对于这破空而的一箭全无防备。

等听到风声之时,张定边急忙低头躲闪,堪堪躲开了闪电般的第一箭。第二箭带着风声接踵而至。张定边此刻已经跪倒在船板上,急忙向后弯腰躲避,利箭擦着鼻梁飞过。有惊无险。

只是张定边还没得及喘口气,韩世忠的第三箭紧随而。而张定边的潜能此刻已经施展到了极限,却是再也无法躲闪。“噗嗤”一声,被射中左肩锁骨,整个臂膀顿时没了力气。

趁着张定边躲箭的时候,蒋钦手下的亲兵拼死向前。把奄奄一息的蒋钦抢了回去。

韩世忠吩咐艨艟靠近大船,以钩抓锁住船舷。飞快的爬上大船,想要活捉张定边。

张定边中箭之后整个左臂失去了力量,心知不妙,当下不敢恋战,引领着身后的勇卒纷纷跳回了自己的楼船,喝令迅速掉头,躲开这艘海上巨无霸。

看到张定边逃逸,韩世忠也不追赶,弯腰去扶蒋钦,关切的问道:“公奕将军,还能撑住吗?我这就带你回水师大寨,让医匠救治。”

“呵呵……多谢韩兄搭救,让蒋钦免做无头之鬼……”

蒋钦却已经坐不起,用尽最后的力气向韩世忠道一声谢,最后仰天大笑道:“大丈夫马革裹尸死得其所!只恨未能光复大汉河山,蒋钦死不瞑目……”

话音落下,却是再也不能动弹,缓缓的咽下了最后的一口气息。

“唉……某晚也!”

韩世忠叹息一声,站起身从背上抽了羽箭,朝着张定边退去的楼船上又是连射三箭,发泄着心头的怒火。

原韩世忠退到桑落洲布置好了防御之后,左思右想对甘宁和蒋钦觉得有些不放心,生怕他二人不按计划执行,便与梁红玉带了十几艘小船溯江而上,前查看战事。

转过拐角,便看到双方厮杀在一起,拼了个你死我活。江面上浮尸成堆,断裂的船舷木板在江上漂浮的比比皆是,哪里有半点诱敌的样子?分明是在浴血肉搏!

韩世忠唯恐二将有失,急忙催促着部下向前加入战团,正好撞见张定边要枭首蒋钦这一幕。便竭尽全力的放箭救人,虽然射中了张定边,但却没能救下蒋钦的性命;好在保住了蒋钦的人头,让他不至于做个无头之鬼,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甘宁在孙军的斗舰上杀的兴起,将陈武逼的步步后退,忽然听闻蒋钦战死,不由的怒发冲冠,悲从中,手中一双弯刀歇斯底里朝陈武身上招呼。

“贼将受死,某誓要替蒋公奕报仇雪恨!”

一将拼命,万夫难敌。

在此之前,陈武已经与甘宁周旋了四五十会合,逐渐左支右绌。此刻甘宁突然进入了暴走状态,陈武却是再也支撑不住,遮挡不及之下右肋与左大腿各中一刀,瞬间就血流如注。

“纳命!”

甘宁仿佛一头愤怒的雄狮,挥舞着一双弯刀步步紧逼,誓要取陈武性命。

此刻斗舰上的三四百名孙家水卒已经被全部杀散。或者跳水逃生,或者死于非命。陈武已经是孤立无援,走投无路之下便丢了武器。纵身跳进江中逃命。

“贼将哪里走?留下头颅!”

甘宁一心要为蒋钦报仇,当下提了腰刀,穷追不舍的跳进江中,誓要取了陈武性命。

“杀啊,杀吴兵!”

“冲啊,杀尽伪汉狗,替主公的族人报仇!”

长江上游忽然又有繁星般的火把逶迤而。照耀的大江上一片火红,却是孙坚亲自统率将近五万主力大军杀到。密密麻麻的船只铺天盖地。声势浩大。

“鸣金退兵!”

帅船上既然没了主将,韩世忠便接管了指挥权,高声下令全军向下游撤退。

急促的锣声响起,汉军大小船只见敌方声势浩大。不敢恋战,纷纷拨转船头向下游驶去。

有眼尖的士兵看到了正在水里穷追敌将不舍的甘宁,急忙大声向韩世忠禀报:“启禀韩将军,甘将军还在水里没上船呢!”

韩世忠定睛看去,果然发现了江面上的甘宁正用嘴巴咬着弯刀,在一名孙将身后穷追不舍。

急忙吩咐大船赶上去接应甘宁,一边大声的招呼甘宁上船:“兴霸,莫要恋战,孙家主力大军杀过啦。此地不可久留!”

甘宁充耳不闻,加快游泳的速度穷追陈武不舍,誓要枭首而还。祭奠蒋钦的在天之灵。

张定边在楼船上也看到了这一幕,急忙忍着箭伤,指挥船只上前搭救陈武,“快快快,放箭射那名吴将,搭救陈子烈将军!”

得了张定边的吩咐。楼船加快速度向前接应陈武,船舷上的兵卒纷纷拈弓搭箭。朝着水里的甘宁射去。

就在这时,韩世忠指挥着巨大的舰船破浪而。

“轰隆”一声,与楼船迎面相撞,巨大的撞击力顿时让楼船上的孙家士卒站立不稳,弓箭失去了准星,胡乱的射进了江水之中。

两船撞在一起,巨大的撞击力直卷的波涛飞扬,狼花四溅。

陈武失血过多,逐渐气力不支,四肢慢慢的失去了力气。被甘宁在浪涛中一把搂住了脖子,锋利的弯刀狠狠的切了下去,顿时将一颗头颅斩了下。

一击得手,甘宁方才拎着陈武的首级向回退去,快速的游向本方大船。韩世忠急忙命人放下绳索,把甘宁从水中拽上。

看到甘宁的勇悍,张定边不禁变色,感叹道:“这员吴将简直不要命!太疯狂了!”

甘宁登上船头,抹一把脸上的江水,大步走到蒋钦的尸体面前,高声嘶吼道:“蒋公奕,你安心上路吧!某已斩了陈武首级祭奠你的在天之灵,我甘宁对着你的尸体起誓,早晚要宰了张定边,让你在九泉之下瞑目!”

甘宁的悍不畏死也让韩世忠耸然动容,半是叹息半是惋惜的道:“兴霸将军的胆量真是过人,若是能够再变通一些就好了。如果不硬拼的话,或许蒋公奕将军不会死!”

“大丈夫当壮怀激烈,虽马革裹尸亦无怨无悔,这一战便是重一次,我甘兴霸也不会改变决定!我相信蒋公奕也不会后悔!”

甘宁吩咐士卒将陈武的首级收了,从一名弓箭手那里讨了箭壶与角弓,站在船尾,朝追的孙家船只不停的放箭,以泄心中之恨。

大半夜的激战下,汉军略占上风。

在山寨版宝船的撞击之下,孙坚军沉没了二十多艘大小不一的战舰,折损了三千多人。而汉军也折损了七八条战船,阵亡了千余名士卒。双方各自阵亡一员大将,在这方面倒是旗鼓相当。

江面上浮尸成片,江水殷红,引了许多鱼类在水面上露头冒泡。这江上的第一战要多惨烈就有多惨烈!

孙坚得知折了陈武,而张定边也刺死了蒋钦,当即挥剑下令:“全军顺流而下,争取一鼓作气捣毁伪汉柴桑水师大寨!”(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