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二百四十三 夫人击鼓,将军破敌!

二百四十三 夫人击鼓,将军破敌!


                【本书首发网站<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

“咚咚咚……”

桑落洲上传一阵慷慨激昂的鼓声,这鼓点高亢而富有激情,使人听闻之后血脉贲张,浑身充满了无穷无尽的力量。~

击鼓之人不是别人,正是韩世忠的妻子梁红玉,寻常士卒是敲不出这种振奋人心的鼓声的。

自从韩世忠夫妻到柴桑半个月以,麾下的将士已经听惯了韩夫人的鼓声。甚至私下里有“一天不闻夫人鼓,三军将士皆无力”的玩笑话在军中流传,虽然夸张了一些,但却说明了这些将士们对梁红玉鼓声的认可。

看到孙坚军舍弃大船向小船聚拢,准备弃船逃命,韩世忠便下令停止射击,留下两千人守护桑落洲,自己与梁红玉带着五千精卒全部登上短小轻便的走舸与艨艟,在梁红玉鼓声的助威下奋力冲入祖茂船队中,与孙坚军展开肉搏。

大船受损,一个个被砸的晕头转向,孙坚军士气急剧下降。而汉军以逸待劳士气大震,当下人人争先,各个奋勇,直杀得孙坚军溃不成军,尸浮满江。

“夫君,正从楼船上跳到走舸之中的人十有**是这支船队的主将,妾身击鼓助你前往生擒!”

梁红玉眼尖,击鼓的时候看到楼船上一员大将打扮的人,在数十个亲兵的拱卫下正向一艘小船上撤退,准备逃离桑落洲这片区域,便大声的提醒韩世忠追袭。

韩世忠定睛看去,借着火把尚能看清楼船上飘荡着残破的“祖”字大旗,不由得大喜过望:“此人必是孙坚麾下四将之一的祖茂。某当前往生擒!”

手中长枪一招,高声下令:“儿郎们。随本将上前,生擒了祖茂!”

在韩世忠的引领之下。十余艘短小轻便的小船紧随着韩世忠乘坐的艨艟,敏捷的在被暗桩困住的大船丛里穿梭,全力划动船桨,奋力追赶祖茂的小船。

为了在江战中取得上风,孙坚把小船大部分都留给了周瑜与张定边作为内应。因此祖茂带领的这支船队大部分都是以斗舰、艨艟这样的中大型船只为主,只有少量的走舸小船。

此刻遭到了暗桩的围困,祖茂带的七十多条战船至少被搁浅了一半,还有十几条没被铁索缠住的小船也因为被后面的大船堵死了退路,无法逃脱。再加上又冲在最前面。只能坐以待毙的遭受抛石车的蹂/躏,毫无抵抗之力。

鼓声隆隆,韩世忠引领着十余条小船在江面上劈波斩浪,直追祖茂。

祖茂所在的这条小船最多只能容纳一百八十人左右,但因为士卒急于逃命,所以此刻上面至少挤了将近三百人,大大的影响了行船的速度,眼看着汉军的船只越追越近,祖茂不由得大惊失色。

“你、你、你……你们几个全部给我滚下船去!”

副将求生心切。无奈之下只好把士卒往江水里面驱赶。

“将军,给条生路吧?下了船不是被汉军生擒也是被江水冲进大海啊?”遭到驱赶的几十名兵卒纷纷哭丧着脸向副将作揖求饶。

副将大怒,拔剑在手:“奶奶的,都不听话是不是?下船或许还有活路。再挤在一起,只有同归于尽!前面的那一堆全部给我下水,否则老子现在就砍了你们的头颅!你们死了不打紧。祖将军可不能跟着你们陪葬!”

“不可鲁莽,事已至此。唯有死战而已!”

祖茂提刀在手,阻止了副将的鲁莽做法。高声吩咐道:“既然无路可逃,将士们便全部拿起武器,与敌军死战吧!”

祖茂的话音刚刚落下片刻,韩世忠带领的十几条小船便急速驶,纷纷弯弓搭箭朝祖茂所在的小船上射了过。孙军同样控弦搭箭,朝着汉军还射。

一阵密集的互射之后,祖茂船上的兵卒由于密度太大,汉军的乱箭几乎命中了一多半。孙坚军登时像下锅的饺子一般纷纷朝着江水中坠落,片刻间就被射翻了两百多人。甚至就连祖茂也中了两支乱箭,右肩及腰上各自插了一支羽箭。

两舷相接,韩世忠手提长枪,腰悬佩剑,奋力一跃,便登上了祖茂的船只。

“叛将祖茂,快快束手就擒,还可留你一个全尸!”

韩世忠一边怒喝,一边挥舞长枪。

枪花在火把的照耀下犹如火树银花,所到之处皆不落空,每一枪刺出必然夺走一人性命。转眼间就刺翻了数十人。

十几条走舸把祖茂的小船团团围在中间,汉军勇卒从四面八方的纵身跃上敌船,挥舞着大刀收割孙军人头。而梁红玉的鼓声更加气势磅礴,犹如山摇岳动,又如万马奔腾,只让韩世忠及麾下的将士更加骁勇。

韩世忠挥舞着长枪步步逼近祖茂,一边大声的施展心理攻势:“大胆祖茂,还要做困兽之斗吗?快快束手就擒,或许陛下有好生之德,饶你不死也不一定!”

看到韩世忠长枪如龙,所向披靡,祖茂自忖难敌,大笑一声道:“某深受主公厚爱,岂能屈膝求饶?今日只有断头将军,绝无被俘之徒!某便留给你一个尸体吧!”

话音未落,祖茂手中佩剑朝着颈部狠狠的抹了下去,瞬间就被撕开了一道血口,血水喷涌而出将脚下的甲板上染得一片殷红。

“主公……祖茂不曾负你,某……先去了!”

祖茂拼尽最后的力气喊了一声,身体顿时绵软无力的向后瘫倒了下去。

主将既死,剩下的百十名孙军士卒群龙无首,纷纷丢了手中的武器跪在甲板上投降:“愿降,勿杀!”

就在这时,下游的孙坚战船掉头返回,百十艘大船溯江而。纷纷高呼:“祖茂勿忧,黄盖特援你!”

敌军势大。留下船上百十名俘虏的性命是个巨大的威胁。万一孙坚军占了上风,这些人必然会重新为敌。到时候反而会遭受内外夹击。

韩世忠略一犹豫,还是做出了斩杀的命令:“全部杀了!”

围着俘虏一遭的汉军士卒刀枪齐下,转眼间就把百十名投降求饶的孙军士卒屠戮殆尽。满船三百余人,无一生还。

“孙军主力大军杀回了,速撤!”

韩世忠倒提了长枪,下令撤回桑落洲。在江心上以小船搏击大船,完全是自寻死路。

一名百夫长提议道:“是否割了祖茂的首级回去请功?”

韩世忠挥手道:“算了吧,此人宁死不降,也算是个忠义之人。便留他全尸吧!”

得了韩世忠一声吩咐,众汉军纷纷跳回自己的小船,追随着韩世忠向桑落洲方向退去。只留给了黄盖一艘满载尸体的小船。

孙坚听闻祖茂又战死,不由得悲从中,下令全军拼命攻打桑落洲,誓要替祖茂、陈武报仇,誓死斩杀韩世忠。

但被甘宁从后面尾随着追袭,鲁肃又与卢植亲自督率船队从水寨中冲杀出,韩世忠也再次换了艨艟。三面夹击孙坚。辛亏周瑜、孙策率军援,与汉军陷入混战之中,方才让孙坚率领的主力从困境中解脱了出。但仍然遭受了巨大重创,孙坚不敢再恋战下去。只好下令暂时向上游退去。

当鼓声逐渐消弭之时,整个江面上飘满了伏尸与破损的船只,江水一片血红。残破的旌旗甲胄。满江比比皆是。

而长江两岸依然一片桃红柳绿,丝毫没有因为这场恶战而改变了它的颜色。

天亮之时。双方各自统计损失,孙坚的大小船只共沉没折损一百多艘。阵亡溺毙了一万两千人,此外还伤了先锋张定边,折了陈武、祖茂,这一战可谓惨败!

而汉军的情况虽然稍好一些,但也同样惨烈。折损了大将蒋钦不说,就连亲自督战的主帅卢植也在混战中被孙策射中了锁骨,导致身体状况更加每况愈下。此外还有将近七千士卒在这场江战中失去了性命,船只沉没三十多艘。

卢植被医匠做过处理之后,脸色苍白,卧床难起。

鲁肃建议道:“这一战孙军知道了我军的厉害,军心必然忌惮!况且韩将军这一战用兵如神,不如卢公就把指挥权放给韩将军,你带着公奕将军的尸体回金陵休养去吧!”

韩世忠与甘宁一同拱手:“请卢公回金陵休养!柴桑有我等与子敬先生死守,必然不让孙坚过柴桑一步!”

看到卢植面有犹豫之色,甘宁再次进言道:“某也知道卢公担忧我与良臣兄不合,自昨夜之战后,我甘宁便以良臣兄马首是瞻,任凭他驱使!”

“如此,老夫便放心也!”

听了甘宁的保证,卢植方才放下心,命令将自己的假节钺转给韩世忠,命他总督柴桑的人马,阻止孙坚军的东下。然后在三百人马的护送之下,携带着蒋钦的灵柩踏上了返回金陵的旅途。一面派遣使者将战报快马加鞭的送往千里之遥的北海。

孙坚率军向上游退了五十里,在蕲春县内寻找了一个平坦的江岸暂时驻扎,一面召集众将誓要报仇雪恨。

“公瑾啊,悔当初不听你的建议,以至于折损了祖茂,这口气我实在咽不下!我军在荆南准备了将近一月,以六万人马顺江而下,竟然连区区一个柴桑都过不去,我孙坚还有何面目立于天下?”

孙坚一面向周瑜表示了悔意,一面征求道,“不破柴桑,此恨难平!公瑾可有妙计助我击败韩世忠与甘宁?”

周瑜眉头紧锁,应声出列:“回主公的话,以瑜之见,要夺柴桑,需要先拿下桑落洲。我这里倒是有个强攻桑落洲的主意,只不过可能浪费一些时日,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直说无妨!”

得了孙坚的吩咐,周瑜便把自己心里的想法说了出。孙坚听后连声称赞,立即吩咐众将照办,等准备好了之后,再次强攻桑落洲,先把这个卡在咽喉中的刺给拔掉,再图柴桑。(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