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二百四十二 周瑜之殇

二百四十二 周瑜之殇


                【本书首发网站<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

汉军在前,孙军在后,一路紧追不舍。△↗頂

向下游行驶了二十多里水程,便进入了柴桑江段。

甘宁向桑落洲方向举目眺望,只见沙洲上乌黑一片,不见半个火把,不由的大惑不解,向韩世忠询问道:“良臣兄,洲上为何漆黑一片,不见灯火?莫非遭遇了什么变故?”

韩世忠抚须笑道:“哈哈……兴霸莫要担忧,此乃我特意做的叮嘱。全洲熄火,免得让孙坚军有了防备,待他们靠近沙洲之时,再攻其不备!”

“今日观良臣兄用兵,有勇有谋,宁不及也,甘拜下风!”听了韩世忠的解释,甘宁拱手施礼表示心悦诚服。

韩世忠急忙还礼:“兴霸兄言重了,论武勇与胆量,忠却是不敢与兴霸兄相提并论!就凭适才孤身一人直冲贼军船阵,枭陈武首级而还的这份勇气,忠自问没这个胆量!”

甘宁知道这是韩世忠的客套话,并非韩世忠没有这个胆量,只是他行事稳重罢了。在这方面自己更激进一些,骨子里奉行的是“大丈夫当快意恩仇”的处世准则。有功就争,有仇就报,死了拉倒!十八年之后又是一条好汉!

扭头扫了一眼甲板上蒋钦的尸体,不禁仰天喟然长叹:“可惜却导致公奕兄阵亡,虽然大丈夫以马革裹尸为荣,但某真的希望死的是我甘宁,而不是别人!”

“兴霸之胆,自今夜后定然天下皆知!公奕将军若是在九泉之下得知兴霸舍生忘死斩了陈武,必然也会含笑瞑目!”看到甘宁一脸的自责与伤感。韩世忠伸手拍了拍甘宁的肩膀,语重心长的劝慰道。

二人说话间。船队便已经逼近了江右岸的水师大寨。此刻鲁肃正率领五千水军,数十条战舰在水寨门口列阵待命。而后方的孙坚船队在江上紧追不舍。相距大约五里水程的样子。

甘宁收了悲伤的情绪,询问韩世忠道:“孙坚军紧追不舍,该如何应对?是暂时退入水寨避其锋芒,还是再调头与贼军接舷肉搏?”

韩世忠毫不犹豫的提出了作战方略:“兴霸兄当继续率队向下行驶,但切记不可靠近桑落洲,免得被暗桩上的铁索缠住。孙坚军看到你向下游退去,必然会分兵追赶,某正好在沙洲施以突袭,打孙坚军个措手不及!”

“万一孙坚军不追赶我等。掉头向南直捣我水军大寨,又当如何应付?”甘宁略带犹豫的问道。

韩世忠胸有成竹的道:“兴霸尽管宽心!水寨内有鲁子敬与卢公坐镇,尚有一万三千军卒,战船百十艘。更何况水寨外面设有暗桩牵制敌军,船坞两边的陆地上又有箭楼、投石车,孙坚军若是过去强攻,一时半会的占不到便宜。到那时兴霸便挥军向上夹攻,我从桑落洲向南,正好将孙坚军夹在三路之中。定能大获全胜!”

听了韩世忠的分析,甘宁拱手道:“听良臣兄用兵如此有方,我甘宁今日算是心服口服了,自今日起便以兄台马首是瞻!”

定下了谋略。甘宁便在舰船上向鲁肃所在的船队挥舞起了令旗,命他们退回水寨,列队据守。随时待命。甘宁自己则继续率领这支刚刚经历了恶战的船队继续向下游行驶,引诱孙军。

而韩世忠则辞别甘宁。跳下了自己带的艨艟,命令船上全部熄灭火把。调头向左。快速的朝桑落洲摸去。

柴桑段的江水正常深度大约在十五丈左右,折合到后代大约三十五米上下,完全可以航行巨型船舰。但桑落洲的周遭却以阶梯状逐渐变浅,最多只能允许艨艟靠近,重量再大一些的船只随时都会搁浅。因此韩世忠的船队完全以小型的艨艟和走舸构成,不要说大型的楼船,就是连中型的斗舰都没有。

为了困住敌军船只,韩世忠又命人在水深四五丈左右的地方埋设了不少暗桩,在上面栓了铁索、钩抓等容易困住船只的陷阱,而且正好在投石车、箭楼的射程范围之内。可谓万事俱备,只欠敌军自投罗网。

江面上火把犹如满天繁星,照耀的两岸一片火红。

孙军乘势而,鼓噪呐喊,声势浩大,一副不破柴桑水寨誓不收兵的架势。

周瑜站在孙坚身后,举目向东眺望,发现甘宁的船队竟然没有退入柴桑城下的水师大寨,而是继续向下游行驶,顿时心生疑惑。

急忙向孙坚拱手道:“主公,敌军没有退入大寨,反而继续向下游行驶,只恐此中有诈!”

孙坚一身戎装,仗剑拄在船头,朗声道:“伪汉贼军见我声势浩大,以泰山压顶之势而,必然军心崩溃,不敢应战。故此舍了柴桑水寨向金陵逃窜而已,何诈之有?”

“张先锋与敌军之战,胜负未分!不见得敌军就会示弱,瑜以为此乃敌方诱敌之计。”

江风吹拂着周瑜俊秀的脸庞,仍然固执的谏言,说着话又手指黑漆漆的桑落洲方向,“主公你看那片沙洲上乌黑一片,全无半点灯火,只怕敌军已经设置了伏兵。夜色昏暗,我军不熟江上地形。以瑜之见,不如暂时寻觅个容易扎营的地方靠岸,步步为营的攻打柴桑水寨,如此才能万无一失!”

孙坚脸上又现怒色:“公瑾一介书生,你胆量小,吾不怪你!但为何三番两次的扰乱我军之心,壮敌人士气?岂不闻‘一鼓作气势如虎,雄关铁隘皆可破’的道理?似你这般瞻前顾后,畏首畏尾,谈何取胜?若不是看在你与伯符交好的面子上,今夜定要重责你三十军棍!”

黄盖手提一对铁骨双鞭,抚须道:“这小娃儿太年轻,只适合在衙门里做个文笔小吏,根本就不该让他随军!据斥候之前所探,桑落洲上只有五六百兵卒。既然连甘宁都弃了水师大寨向东逃窜,沙洲上的吴军岂有坐以待毙的道理?只怕早就做了鸟兽散,各自逃命去了!自然是黑漆漆的一片,若是灯火辉煌,那才是见鬼了呢!”

看到周瑜处处遭受排挤,孙策急忙站出圆场:“父亲大人,公瑾说的也有些道理,咱们也不要太轻敌了!这甘宁如此勇悍,斩了陈武将军的首级,绝不是贪生怕死之辈。我军当分头用兵,由孩儿率军攻打柴桑水寨,父亲大人率黄、祖两位将军向下游追袭甘宁。但不可追的过远,只要把甘宁的船队驱逐出柴桑江段即可,然后封锁江面困死柴桑水寨,最后个瓮中捉鳖,或许可以大获全胜!”

孙坚颔首赞许,看向儿子的目光满满的都是骄傲,“哈哈……还是我儿伯符懂得用兵,不愧是兵圣之后!”

当即下令分头用兵,自己带着黄盖、祖茂率领三万人,乘坐二百多艘战船向下追袭甘宁,争取把甘宁的船队从柴桑江段上完全驱逐离开,然后封锁江面,困死柴桑水师大寨。

又让孙策带着两万水军向柴桑水寨发起试探性的进攻,先小试牛刀一番,摸摸守军的战力如何。命拔了箭头做了包扎的张定边与周瑜率一万人在后面做好接应。

随着孙坚一声令下,江面上百舸争流,船舰齐发。

最先发起交锋的是孙策率领的船队与柴桑水寨的守军。

孙策知道水寨外面绝大部分都设有暗桩,不敢让大船直接向前靠近,而是命令走舸、艨艟等小船在前面试探水下的情况,命大船跟在后边。

只是船坞两边探出的地面上十几架投石车不断的发出轰鸣,将磨盘般的巨石纷纷扬扬的砸向江面上的小船,片刻间就把孙军砸的晕头转向,惨叫声响彻大江。

孙策急忙下令弓弩手还射,只是距离太远,弓箭的射程无法企及,根本威胁不到岸上的投石车。想要登陆,岸边却是悬崖峭壁,犹如刀劈斧削,根本无法攀登,再加上天色漆黑,地形不明。

在被砸沉了十几艘小船,折损了千余名士卒之后,孙策只能下令撤退,先退回去会合周瑜、张定边率领的船队再做计较。

孙坚率领着二百条大小不一的战船,在三万士卒的鼓噪呐喊之下继续追袭甘宁的船队。

向下行驶了一段路程,逐渐靠近了桑落洲,挥剑下令道:“祖茂,率部攻占这块沙洲!吾与黄公履继续追袭甘宁!”

祖茂得了吩咐,立即分了五六十条大小不一的战船,呐喊鼓噪着扑向桑落洲。

等七千孙军逐渐靠近桑落洲只剩下几百丈左右的时候,沙洲上突然火把齐明,鼓声震天,号角呜咽。

十几台蓄势待发了多时的投石车同时向江中抛出巨石,直砸的江面上浪花飞溅,船屑纷飞。箭楼上的弓弩兵也是乱箭齐发,箭如飞蝗,瞬间就把还没反应过的孙军杀的惊慌失措,军心大乱。

祖茂情知中了埋伏,急忙下令调转船头撤退。

只是许多大船此刻已经被水下暗桩上的铁索缠住,被钩抓锁住,左右前后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巨大的石块带着呼啸之声从天而降,把大船砸的满目疮痍。

箭楼上的弩箭犹如雨瀑般倾洒而,居高临下,射程更远,力道更足,直射的孙军在甲板上抱头鼠窜,不少人变成了刺猬。

情急之下,祖茂只好下令全军弃船逃命,一面派侥幸逃脱的战船向孙坚求救。(未完待续。。)

ps:求月票,求推荐票,求支持!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