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二百三十三 三合之内,取你首级!

二百三十三 三合之内,取你首级!


                【百度搜索关键词雲閣,阅读本书最快的更新章节,或者直接访问网站<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

雨后湿滑,大雾弥漫。

夜间的时候袁军减轻了攻城的强度,让各营将士轮流攻城,虚张声势的鼓噪呐喊,真正的目的在于牵制骚扰城头上的守军,让他们疲于应付,不敢踏实入眠。

被替换下的人马则抓紧世间回营打个盹,枕戈待旦,等天明之后再发起强攻。毕竟这场攻防战已经持续了两天两夜,再这样熬下去,本方将士同样吃不消。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既然袁军轮流休息,魏延与徐庶自然也不会坐以待毙。商量一番,将城上的一万五千守军与两万助战的百姓分成两批,魏延与田真率领一半,徐庶与太史慈率领一半,轮流守城,轮流休眠。

一晚上的拉锯战过去之后,天色渐亮。

虽然淅沥的春雨已经停了下,但弥漫的大雾却是毫无散去的迹象。

一夜的鏖战下,城墙脚下又填上了两千多条性命,而城头上也同样有将近两千人永远的闭上了眼睛,死亡的大部分都是缺少甲胄保护,又不会躲避箭矢的百姓。

“全军进攻,今日誓死破城,谁敢后退,立斩不赦!”

袁谭从小憩中睁开眼睛,与全军将士草草的吃过早饭,随即翻身上马,带着郭图、辛评等幕僚直抵城下督战,挥剑发出了总攻的命令。

“呜呜……”

随着袁谭一声令下。浓雾中再次响起号角声,在剧县城池四面八方同时响起,犹如大地呜咽。

八万多刚刚吃饱了的袁军齐齐呐喊一声。再次顶着盾牌,扛着梯向剧县发起了强攻。

护城河的沟壑早就被滚石擂木填满,甚至每一脚下去都需要踩着同伴的尸体才能前进,剧县城下的每一寸土地都沾满了干涸凝固的血渍。

城头上同样鼓声隆隆,三万多军民用纷飞的箭雨,越越小的滚石,越越轻的擂木。此起彼伏的招呼城下蜂拥而至的袁兵。

由于城内的羽箭越越少,魏延只好派遣了部分人手专门在城头上捡拾袁兵射上的箭支。然后再以彼之箭还射彼身,甚至就连插入了尸体中的弩箭也要拔出利用。城内的物资之匮乏,由此可见一斑!

这一切被督战的袁谭看在眼里,不由得喜出望外。在马上高声督促:“将士们,城里的弩箭越越少了,大家拼死攻城,破城之时就在今朝!”

就在这时,袁军身后突然传了一阵骚乱,将袁军的背后冲的阵脚大乱。

“杀啊,城内的守军顶住,江东的援军到了!”

赵匡胤手提长枪,一马当先冲锋在前。一边命令身后的骑兵同时鼓噪呐喊。鼓舞城中守军的士气。

乱军之中的赵匡胤一身戎装,头戴斌铁盔,手持由盘龙棍加装了枪刃改成的长枪。一路冲锋,连续挑翻了数十名拦在马前的袁军士卒。如此矫健的身手,根本让人无法与养尊处优的皇帝联系在一起。

汉军的骑兵全部加装了双边脚蹬,因此在冲锋的时候能够在马上驰射。虽然不像西凉铁骑或者白马义从那样娴熟,但奔驰中的箭雨却给猝不及防的袁军造成了不小的杀伤力,一波箭雨过去之后。至少射倒了六七百人。

在赵匡胤的引领之下,这飚铁骑在袁军背后从西向东冲锋。不与敌人贴身纠缠,只是远远的在马上放箭,极大的破坏了袁军攻城的节奏。

虽然大雾弥漫,但城头上的守军却能够听清援军到的声音,军心顿时大为振奋,防守的时候更加卖力起。一波猛烈的箭雨倾洒下,射的袁军纷纷后退。

“吕旷何在?命你率三千骑兵前去截击,顺道摸清对方了多少人马,由何处而?”

被汉军的援兵破坏了攻城计划,这让袁谭怒不可遏。挥手吩咐身边的吕旷率骑兵前去阻击。

“末将得令!”

吕旷答应一声,手中大刀一挥,引领了三千列阵待命的骑兵前去截击。

看到袁军骑兵掩杀过,赵匡胤下令向东撤退。

吕旷哪里肯舍,率部紧紧追随。一直穷追了五六里路,眼看看距离越越近,却发现汉军突然调转马头,列阵相迎。

一波箭雨射过,至少有三百多袁军被射下马。当双方马上就要短兵相接的时候,汉军却突然又掉头向东逃窜。

“哇呀呀……气死我也,给我全力追赶!”

吕旷被气的暴跳如雷,看看汉军只有一千多骑,仗着本人多势众,手提大刀奋力追赶。

赵匡胤率部狂奔了一段路程,再次调转马头射出一波箭雨,又将袁兵射杀了两三百人。然后趁着袁军铁骑被箭雨阻挡的时候,再次纷纷拨转马头向东奔逃。

“这帮鬼孙子战又不战,退又不退,是可忍孰不可忍?诸位拼死向前,全歼了这帮懦夫!”

吕旷被挑衅的几乎失去了理智,不顾一切的策马向前追赶,仗着坐骑比士兵的战马优良,逐渐的把身后的士卒越甩越远,大有一骑当千的气势。

看到袁将匹马单刀的追了上,赵匡胤心中窃喜,当即调转马头迎了回,大呼一声:“袁将还不下马受死!”

“怎知死的不是你?”

吕旷并未将赵匡胤放在眼里,拍马舞刀,与赵匡胤纠缠在了一起。

赵匡胤力大枪快,每一枪刺出都犹如毒蛇吐信,势如雷霆。

战有三五回合,吕旷逐渐左支右绌,一招不慎,被赵匡胤刺于马下。

翻身下马枭了吕旷首级,用长枪挑了向后面追的袁军高声示威:“尔等主将已经授首,还不快快下马跪降?”

就在袁军骑兵愣神的时候,赵匡胤身后的将士又是一波箭雨射过去,登时又射翻了两三百人。袁军阵脚大乱,急忙勒马挽弓向汉军还射,但这边却已经拨马远去。

主将阵亡,又被射杀了三分之一的同伴,这股袁兵顿时胆寒。当下不敢再追,纷纷拨马向剧县城下溃逃,准备回报袁谭。

“哈哈……袁军被吓破胆了,全军追袭!”

看到这支袁军骑兵败退,赵匡胤长枪一招,率领身后的骑士尾随在后面追袭。一边纵马追赶,一边不时的挽弓控弦,倒追了五六里路,一路上又射杀了五百多名袁军骑兵。

袁谭得到了回报,不由得怒发冲冠,拔剑砍断了身旁的一杆旗帜,咬牙切齿的大骂:“这吕旷简直是酒囊饭袋,以三千人追赶一千骑,折损了一半人马不说,竟然把自己的脑袋也丢了!真是笑掉天下人的大牙,气死我也!”

郭图在旁边谏言道:“这支人马从南面而,十有*是薛礼派的先遣精锐。吕旷轻敌被诛,纯属咎由自取!长公子当派遣一员大将率重兵追赶,一定要穷追不舍,全歼了这支小股队伍,震慑汉军士气!”

“把高览招!”袁谭收剑归鞘,高声下令。

得了召唤,正在督促军队攻城的高览快马到袁谭面前,在马上拱手问道:“将军有何吩咐?”

袁谭怒指在远处放箭的汉军道:“这支人马从背后扰的我军不得安宁,本将命你率七千骑兵前去追袭,就算追到海边,也要给我全部歼灭!”

“诺!”

高览答应一声,点起了七千人马,列阵向东掩杀而。

整齐划一的铁蹄直踩踏的大地震颤,山谷轰鸣。

赵匡胤在远处听到震耳欲聋的马蹄声,知道袁军这次是出动了主力骑兵,急忙下令全军向东撤退,将手里的旌旗纷纷丢弃在脚下,伪造出仓惶溃逃的迹象。

高览率部一路穷追了一百多里地,但汉军骑兵配置了双脚蹬,在马上驰骋自如。任凭袁军全力追赶,却总是差了一段路程。

“收兵,不追了!回去攻城要紧!”

高览自忖难以追上这股汉军,决定下令全军撤退。

不料汉军突然折回,远远的射一波箭雨,顿时又将高览的队伍射翻了两三百人。

高览急忙下令全军还射,但汉军并不恋战,射完一波箭雨之后拨马就走。袁军的还射几乎全部落空,只是射中了落在后面的寥寥十余人而已。

高览顿时像吕旷一样被激的火冒三丈,长枪一招,怒喝道:“这帮杂碎纯属找死,给我全军追袭!就算追到天涯海角,也要将之全歼,方能泄我心头之恨!”

朦胧的烟雾之中,千余名汉军在前奔逃,近七千袁兵尾随追袭。

傍晚时分,雾霭渐散。

袁军又穷追了一百多里路,脚下的路途越越险峻,道路两旁山峦起伏,松柏掩映,杀气森森。 嫂索妙 筆閣 三国之召唤猛将

“嘶……不好,恐怕中埋伏了!”

多年的沙场经验让高览突然意识到了危险,策马狂奔中猛地醒悟了过,急忙勒马下令全军驻足。

只是却为时已晚,山谷两旁一通鼓响,伏兵四起。飞蝗般的箭雨从天而降,斗大的石头轰隆隆的从山坡上滚下,直砸的袁军人仰马翻,全军大乱。

“速撤!”

高览胆战心惊,一面挥枪拨打雕翎,一面调转马头,夺路而逃。

刚刚走了不到二里路,突然一声鼓响,斜刺里杀出一支人马。

一名少年将军胯下青骢马,身披银色龙鳞甲,头戴青铜狻猊盔,手提双枪,威风凛凛的堵住了高览的去路:“袁将还不下马受缚,否则三合之内,定取你首级!”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