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二百二十七 困兽之城

二百二十七 困兽之城


                【本书首发网站<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

北海郡,剧县。⊙頂

三月的春天,应该是姹紫嫣红的季节,三月的田野,应该是一片茵茵绿色。

但十万袁军将小小的剧县围困的水泄不通,连绵的营寨密密麻麻,星罗棋布的绕着剧县一层又一层,刚刚泛绿的田野被踩踏的一片枯黄,春天的生机还未勃发就被扼杀在萌芽的状态。

剧县城高七丈有余,连续多场的浴血攻防下,早就让城墙上下变得血渍斑驳,许多没有被清理走的残肢碎体让人触目惊心。

这个年代有着不成文的规定,攻城方停止攻城之后将会派出民夫去收敛尸体,这时候守城方也不会主动攻击民夫。毕竟攻防战将会持续很久,而一旦听任尸体腐烂下去,必然将会让瘟疫横生,对于攻守双方都将会产生灾难性的后果。

小小的剧县不过只有六七万居民,还从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阵仗。面对着城外密密麻麻的袁军营寨,以及每日震耳欲聋的喊杀声,还有让房屋震颤的铁蹄声,一个个人心惶惶,坐立不安。

甚至很多剧县内的士族认为皇帝很可能放弃了北海,就算不是主动放弃,也是被袁绍的大军阻挡在了琅琊的境内,短时间内是到不了北海的。面对着十万之众的虎狼之师,剧县被攻破只是迟早的事情。

正是由于这种思想作祟,所以剧县的很多士族拒绝帮助魏延守城,这样就不会激怒攻城的袁军。若是登上城墙协助汉军防御,弄不好会惹得袁军在破城之后进行报复性的屠城。那样对于剧县的百姓说才是灭顶之灾。

在失去了剧县百姓的支持后,守城的汉军士气急剧下降。这不能不让魏延忧心忡忡。

去年魏延带着关胜、徐庶到北海的时候只有两万人马,经过了一年多的招募。将兵力扩充到了三万人,再加上去年九月前支援的花荣一万人马,使得北海的驻军增加到了四万余人。

但由于之前采取了主动迎敌的错误策略,魏延率领三万人马与袁军大战于广县境内,在萧摩诃、张郃、高览三路齐出的情况下连败数场,不仅仅伤了花荣、关胜二将,更是折损了七八千兵力。

无奈之下,魏延只能改变战略,在沿途险要之处设置防御。阻挡袁军的推进速度。但张郃率领的大戟士乃是百战之师,高览与萧摩诃也是能征善战的猛将,战斗力与之前犯的青州黄巾不可同日而语。

去年青州黄巾犯之时,魏延采用这种层层抵御的策略,将十几万黄巾军挡在了北海国的境外,使对方一步也不能踏入北海。但面对着袁军强大的攻势,更兼所向披靡的袁军士气如虹,一路之上步步为营,杀的魏延军节节败退。退入剧县的路途上又折损了三千余人。

魏延带着残兵败卒退入剧县之后,袁谭就率领五万正规军,以及收编的三万黄巾军一鼓作气的困住了剧县,围着城池扎下营寨。做出了强攻的姿态。

正是这个时候,魏延让轻伤的关胜带了三十骑突围前往金陵求援。只是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将近十天,依然看不到救兵的动静。而剧县也已经与外界完全隔绝。每天只能看到北归的候鸟从头顶上飞过。

袁谭围城之后,连续发动了三次强攻。都被魏延、徐庶率部顽强的打退,让袁军在剧县城下填上了一万多条人命。但死的大多都是刚刚整编的黄巾军。做了无辜的炮灰,袁军主力根本没有多少损失。

更让城内守军绝望的是,虽然袁军在城下填上了一万多条人命,但却又有四万多泰山寇前协助攻城,对方的兵力不仅没有减少,反而越越多,而城内的守军却越越少!

得到了泰山寇的支援,袁谭再次发出强攻的命令,十余万袁军冒着矢石向剧县发起了最猛烈的攻击。魏延与徐庶亲自提剑在城头督战,恶战了两个昼夜,方才勉强打退了袁军的强攻。虽然让攻城方再次在城下搭上了万余条人命,但本方人马也付出了三千伤亡的代价。

今日艳阳高照,距离袁军上次强攻不过才两天的时间,城头的守军刚刚喘了一口气,城下袁军的连营之中再次响起起了呜咽的号角。

“看袁谭这个兔崽子又打算强攻了!”

魏延眉头紧皱,一手按在腰间的佩剑上,另一只手遮在额头上向城下眺望。

只见星罗棋布的袁军营寨之中几乎倾巢出动,十万将士俱都披盔挂甲的列队等待命令,甚至就连骑兵也全都披挂上马。看这声势,似乎比前天的强攻还要浩大。

“袁军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剧县十有**守不住了……”

身后忽然响起了一声让人泄气的话语,魏延顿时勃然变色,扭头凝视,说话的人原是偏将吴钢,不由得双目怒视:“把你刚才说的话重复一遍?”

看到魏延脸色不善,吴钢只好拱手央求:“文长将军,卑职跟了你将近一年,自问对将军忠心耿耿,从都是以你马首是瞻。今日之所以斗胆说实话,既是为了城里的两万兄弟,也是为了将军你啊……”

“呛啷”一声,魏延拔剑出鞘,冷声道:“继续说下去,若是不能说服我,便让你尝尝我的剑是否锋利?”

“文长将军,你这是愚忠啊!”

吴钢大急,开始扯着嗓子大喊,“皇帝不管我们了,袁军半月之前就向北海发起了攻势,十天之前关胜将军又突围前去求援,到现在还没有见到一个救兵,分明是皇帝不在乎我们了!想让我们与袁军拼个玉石俱焚,他好坐收渔翁之利!将军啊,请听末将一言,开门投降吧?这样不但可以保住性命,还能换富贵,不过只是换个主公而已……”

“哈哈……今日只有断头将军,岂有屈膝求饶之徒?”

魏延怒极而笑,一剑挥出,吴钢不及躲闪,一颗人头就被从项上砍了下。极速的坠落到城墙之下,然后骨碌碌的滚进了护城河中,染得河水一片殷红。

魏延收剑归鞘,扫视了一下身后的众将校,慷慨激昂的道:“谁敢再轻言投降,便是这般下场!我魏延头可断,血可流,却绝不能做贪生怕死之辈,背主求荣之徒!所有人做好防御准备,刀剑出鞘,利箭上弦,誓与北海共存亡!城在人在,城破人亡!谁敢后退,立斩无赦!”

“愿随将军死战,城在人在,城破人亡!”

在魏延的鼓励之下,城墙上的守军齐齐发出一声呐喊,各自按部就班的躲在女墙之后、墙垛底下,纷纷弯弓搭箭,做好防御准备。

听到了袁军的号角声,正在城内安抚民意的徐庶飞快的到城墙上。看到袁军又一次大规模集结,准备强行攻城,不由得露出笑容。

高声鼓舞士气:“诸位将士,袁谭之所以这样着急的强攻,不让手下的将士有喘息的机会,定然是遇到了巨大的压力,说不定江东的援军已经愈愈近!只要我们再顶住袁军的这次强攻,必然会等援军!到时候就是出城反击之时!”

听了徐庶的分析,士卒们的斗志被鼓舞了起,纷纷高喊“誓死守卫北海,等待援军到,城在人在,城破人亡!”

袁军大营。

袁谭披盔挂甲,高声怒喝:“将士们,我们已经把剧县围了十几天了,在城下搭上了数万条性命,到现在却没能踏进城池一步!而南面的江东援军正步步逼近,如果等对方进入了北海境内,咱们将会前功尽弃,故此今日须当三军用命,一举破城!本将许诺,破城之后,全军狂欢一日,不提军法!”

“杀啊,破城!”

在袁谭的鼓舞下,由正规军与黄巾降卒、泰山寇组成的十万人马士气旺盛,俱都发出疯狂的呐喊,回应着袁谭的鼓舞。

萧摩诃立马横槊,高声道:“显思将军尽管放心,今日我萧摩诃亲自统率先登死士攻城,誓要斩下破城头功,不破剧县,誓不罢兵!”

张郃与高览亦都拱手施礼:“既然江东援军将至,我等今日便拼死攻城,哪怕搭上数万性命,也要攻破剧县,生擒魏延!”

“攻城!”

随着袁谭一声令下,各个营寨的袁军潮水一般的从寨栅中涌了出,或者扛着梯,或者顶着盾牌,或者手持长枪,或者手握弓弩,再次度过护城河向剧县城池发起了猛烈的攻击。

萧摩诃弃马步行,手提马槊冲锋在所有军士的最前面,敏捷的度过护城河,亲自扛着梯向着剧县城头攀登。受到萧摩诃的鼓舞,在他身后数十名先登死士,俱都顶着盾牌奋勇向前。

城头上万箭齐发,滚石擂木不停的砸下。

被乱箭射中,木石砸倒的袁军比比皆是,不大会功夫,剧县城下便尸横遍野。但袁军的数量实在过于庞大,人群中不时的有弓弩手向城墙上还射,守军同样不时的有人中箭倒地,一时之间剧县城池变成了一座绞肉机。(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