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二百一十五 文姬归赵【谢盟主加更】

二百一十五 文姬归赵【谢盟主加更】


                【百度搜索关键词雲閣,阅读本书最快的更新章节,或者直接访问网站<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

(这章是为了感谢前天【繁花尽散】同学升盟主的加更,一直没得及,今天补上,最后求下月票、推荐票)

看到数百骑胡狗连人带马纷纷坠进黄河之中,被汹涌的河水卷进冰层底下,消失的无影无踪。

赵的心中直感到莫名的痛快,血债就要血偿,你砍我汉人的头颅,我就拿你胡狗的首级偿还!

“胡狗,头颅拿!”

赵将长枪上匈奴当户的尸体抛进冰凌之中,翻身下马,一手持枪一手提剑,冲进了飘飘浮浮的冰凌之中,回的闪转腾挪,上下跳跃。

每踏上一块冰凌,手中的利剑就砍下一颗匈奴头颅,不管披发的还是编发的,也不管坠结的还是索头的,只是一剑下去,头颅便飞了起。

不过腔子里的血箭还没喷出,就被汹涌的河水漫过,变成一泓暗黄色,朝着东方流去,瞬间就被卷进了冰层底下。

赵踩着冰凌一路闪转腾挪,从断裂层的东面向西面一路掩杀过,除了被河水卷走的尸体之外,其余一百一十六人,尽皆斩首。

赵浑身上下也被血水与河水侵透,但看着不远处的汉人尸体,赵胸中的怒火依然在熊熊燃烧,丝毫没有寒冷的感觉。

“汉人吃我一刀!”

看到赵步战,铁木真壮着胆子,催马扑了上。

这汉将如此骁勇,若是能趁着他疲惫又没有坐骑之际,砍了他的脑袋回部落,必然可以让所有匈奴人当做英雄。所以铁木真不惜铤而走险。

铁木真催马掠过,大刀力劈华山。

赵侧身闪开,手中银枪白蛇吐信,奔着铁木真的马臀部就扎了过去。

铁木真挥刀格挡,堪堪将赵的枪挡开。刀枪相交。两人虎口俱都一麻,齐齐在心里道一声“好大的力量!”

铁木真拨马回头,再次扑了过,又是一刀凌空劈下。

赵“苏秦背剑”,长枪横架,用枪头将铁木真的大刀分毫不差的架住。同时一脚踢向铁木真坐骑的两条前腿。

“咔嚓”一声,马腿自腿踝之间折断。

匈奴马发出一声惨呼,马失前蹄,将铁木真从马上掀了下。

“胡将受死!”

赵一个箭步跨前,手中长枪奔着铁木真的咽喉就刺了过去。

“哲别救我!”

铁木真一边扭头躲闪。一边大喝一声。

哲别恰好催马到,看到铁木真落于险境,急忙弯弓搭箭,奔着赵的脑门就是一箭。

说时迟,那是快。

哲别的利箭疾如流星,奔着赵射了过。

不用去看,赵本能的侧身躲闪,只觉的左肩一麻。顿时传一阵锥心的疼痛,肩膀却是已经被哲别射中。

但右手中的长枪却已经刺中了铁木真的耳环,大喝一声。硬生生的将铁木真的半块左耳撕裂了下。

同时飞起一脚,将冰面上一块锋锐的冰凌踢了起,向着策马而的哲别踢了出去。带着风声,迅疾如雷。

哲别策马冲的太快,再加上没料到赵竟然脚踢冰凌做暗器,不及躲闪。被锐利的冰凌一下子刺穿了眼睛,不由得大呼一声“痛死我也!”。在马上摇摇欲坠。

铁木真趁机翻身上马,与哲别共乘一骑。落荒而逃:“常山赵子龙,刺耳之仇,早晚必报!”

临走到蔡文姬身边之时,不由得怒从火起,摘了马鞍上的长矛就要刺向蔡文姬,被杏儿挺身挡住。虽然透背而出,却是死死也不肯放。

眼看着赵提枪大踏步的冲了上,铁木真拨马而走,边逃边大声招呼:“都跟着我撤退,当户死了,现在我是统领!”

一千多匈奴骑兵被赵解决了三分之一,大当户屠苏孤身死,千夫长铁木真丢了半块耳朵,神箭手哲别瞎了一只眼睛。其他的匈奴人已经纷纷胆寒,更重要的是,他们不知道后面还有没有大汉骑兵杀过,当下跟着铁木真向北仓惶撤退而去。

这一场屠杀与反屠杀,血腥而残酷。

但在这乱世之中的百姓已经见惯了死亡,活着的人庆幸自己还能活下去,甚至不敢再留下埋葬亲人的尸体,谁知道匈奴兵是否会卷土重?也顾不得向赵道谢,纷纷再次度过黄河向南逃命去了。

蔡琰自己朝不保夕,族人也是危如累卵,随时都有可能被杀头。蔡琰对于杏儿的死亡也只是抹了几把眼泪,在这世界上活着不容易,死却是随时都会面临的事情,眼泪再多也会流干!

起身到赵面前,满怀感激的问:“壮士,伤无大碍吧?”

赵咬着牙齿将羽箭从箭头上拔下,幸好并没有淬毒:“没有大碍,应该死不了!麻烦娘子把我马匹上的包裹拿,里面有创伤药!”

到避风之处简单的处理了伤口,赵向蔡琰拱手道谢:“多谢娘子援手!”

“壮士这是说哪里话,要不是你的出现,这千余百姓要全部遭殃了。昭姬在这里应该代替所有的百姓谢谢壮士的大恩!”蔡琰低着头向赵道谢。

赵叹息:“唉,的晚了一些,还是死了许多无辜的百姓!”

蔡琰神色亦是黯然:“赵壮士单骑退胡兵,这份武勇已经足以让天下人震惊,不是你的错,壮士更不应该自责!”

问过蔡琰的姓名之后,赵方才知道这女子竟然是大儒蔡邕之女,不由得肃然起敬:“原是蔡先生之女,倒是子龙失敬了!不知蔡娘子准备去往哪里?”

“欲往河东亲戚家避难。”蔡琰低头说道,不太好意思提起去以前的婆家。

赵略作思忖道:“听闻蔡先生被杨素下在了大狱,不如我带蔡娘子去江东。你去金陵求见天子刘辩,让他修书一封给杨素,让杨素赦免蔡先生之罪。或许杨素会给江东的天子几分薄面!”

蔡琰喜出望外,跪地道:“若是如此,昭姬愿意持帚伺候壮士,为奴为婢,毫无怨言!”

赵扶起蔡琰道:“昭姬娘子言重了,胡狗不灭,天下不平,赵注定要浪迹天涯,拯救苦难,却是不敢耽误了昭姬娘子!”

当下两人共乘一骑一路向南,傍晚时分到一座小县城,找了医匠为赵包扎了箭伤,然后在客栈里暂住一宿。

次日清晨,在饭馆里用餐的时候忽然听闻传言纷纷,都说大儒蔡邕在狱中悬梁自尽,其家眷则被送进了类似后世教坊司的机构,充作奴婢每日干粗活累活。

蔡琰听后,回到房间里痛苦失声。

赵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待蔡琰哭够了,方才询问:“蔡先生身亡,看暂时没必要去江东了。不知道娘子下一步做何打算?”

蔡琰泪如雨下,两眼茫茫:“天大地大,乱世之中,岂有一介女流落脚之处,愿跟在壮士身边伺候,还望壮士莫要嫌弃!”

赵面露难色:“可是子龙现在只想游侠天下,拯救难民。只恐连累了昭姬娘子!”

“昭姬身无分文,已经无处可去。愿追随壮士身边,为你缝缝补补,粗茶淡淡,无怨无悔,做个婢女也心甘情愿!”蔡琰满怀伤感的请求道。

赵也不忍心赶一个弱女子离开,点头道:“既然如此,昭姬娘子便先跟在赵身边吧!等将有合适的机会再为你另谋出路,现在负了箭伤,便暂时在这县城盘桓一段时日再说吧!”

“多谢壮士收留!”

蔡琰喜极而泣,向着赵肃拜施礼。自此与赵暂时在河南境内的小县城住了下,等着赵箭伤之后再做打算。

金陵城,乾阳宫。

阳光照耀进御书房中,今日的温度比昨天暖和了许多。

早朝散去之后,刘辩一面在书房里看各地传的奏折,一面等待着陆康领着孙子陆文龙见自己。

“启禀陛下,陆廷尉求见!”

郑和抱着拂尘,小心翼翼的征求刘辩的意见。

“速宣!”

刘辩大喜过望,放下了手里的奏折,吩咐郑和把陆康祖孙带进。

片刻之后,陆康祖孙一起到御书房施礼见驾。刘辩悄悄打量陆文龙,只见他身高八尺有余,体型修长健壮,星眉剑目,器宇不凡,一看就是不凡之才。

“听令祖父说你擅用双枪,想必然身怀绝技,可在朕面前施展一番,让寡人开开眼界!”刘辩笑着对陆文龙道。

“文龙领命!”

当下,刘辩在前,陆氏祖孙随后到了太极殿台阶下面的空旷之处。

陆文龙接过卫疆准备的两杆枪,在天子面前施展开,只见两条长枪犹如两条蛟龙,上下翻飞,银光闪烁,直让人看的眼花缭乱,目不暇接。看到精彩之处,刘辩鼓掌叫好,就连卫疆也心悦诚服,自叹不如。

刘辩背负双手,高声宣封:“陆小将军果然身怀绝技,我汉军有你加入,如虎添翼。将必然能够为国立功,朕现在册封你为裨将军,暂时跟在秦叔宝将军麾下效力。待他日立下大功之后,将再做封赏!”

陆文龙喜出望外,跪地谢恩:“多谢陛下厚爱,小臣必然为陛下赴汤蹈火,虽马革裹尸,百死不惜!”

刘辩笑容可掬的将陆文龙从地上扶起夸赞了几句,正说着话突然有宫女自后宫报:“启奏陛下,冯美人马上要生了,太后让你去后/宫!”(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