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二百零七 东皇西帝【求订阅】

二百零七 东皇西帝【求订阅】


                【本书首发网站<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



(新的一周,求月票,更要求推荐票,大神都开单章了,让人没法活了,剑客在章节里求一下吧,求支持)

“公主与任娘子暂时下马,容我去与这三姓家奴分个胜负!”

听到吕布围着洛阳骂街,薛仁贵心底的怒火被激发了起。反正已经把洛阳搅得天翻地覆,不如索性再把吕布杀了,让薛礼之名震撼整个天下!

太平公主鼓掌叫好,看向薛礼的眼神中充满了爱慕与敬佩:“好啊,好啊!反正薛大哥已经杀了董卓与李儒,索性再去把吕布这帮凶也宰了吧,我一定会让皇帝给你封个大将军!”

薛仁贵额头见汗:“公主怎能这样称呼小人?却是万万不敢当,公主喊薛礼的名字便是!”

万年公主却是一副不在乎的表情,双手抱得薛仁贵更紧了:“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别说我喊你一声薛大哥,就算喊一声……恩公,也是应该的!”

被美貌的公主紧紧的抱着,薛仁贵的心跳骤然加速,即便是刚才单骑刺董卓的时候也没有这么激烈。

“小人是陛下的侍卫,公主便是薛礼的半个主人,此乃份内之事,如何敢当恩公两个字?公主千万不要折煞薛礼!还请与任娘子快快下马,待我去诛了吕布这助纣为虐之徒!”

貂蝉在后面眉头紧锁,朱唇轻启道:“恩公请听小女子一言。这吕布乃是名动天下的骁将,号称人中吕布。想绝非浪得虚名。两虎相争,必有一伤。若是恩公有失,谁带公主离开洛阳这龙潭虎穴?”

“嗯……任娘子说的却是有道理,今日便暂且寄下吕布这颗脑袋!”

听了貂蝉的劝谏,薛仁贵略一思忖,最终还是放弃了和吕布决战的念头,催马提戟直奔洛阳西门而去。

赤兔马奔驰如飞,吹得貂蝉衣袂飘飘,耳畔不断响起吕布的呼喊声。不由的扭头张望,依稀能够看到平行的另外一条街巷中露出的吕布半个脑袋。以及迎风飞舞的大红朱雀翎。

只是伴随着“哒哒”的马蹄声,他却向东而去……

这一刻,貂蝉的泪珠忽然从脸颊滑落,泪沾衣襟。

乱世之中,身不由己,留下又能如何?离开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策马出了这条街巷,忽然迎面驰数骑,薛仁贵正要拈弓搭箭,对方却拿起了一面白旗摇晃了起。并且挥手示意跟着他们走。

反正目前尚未找到出路,还不如死马当做活马医。薛仁贵略一犹豫,最终还是催马提戟,远远的跟在了这数骑后面。转过几个街巷之后。朝洛阳南门而去。

小半个时辰的狂奔,洛阳南门隐约在望。

远远看去,只见果然城门大开吊桥放下。薛仁贵唯恐有诈。不敢急于上前,放慢了马速。小心翼翼的向前试探着前行。

城门上下大约有两千驻兵,不同与别处的弯弓搭箭。严阵以待,却是一个个投瞩目礼,眼神中满满的都是敬佩的神色。一杆大旗,上书斗大的“徐”字,被春风吹得猎猎作响。

徐荣在城头上看到薛仁贵充满了戒备之意,不敢快速出城,当下在城楼上拈弓搭箭,大声喊道:“下接我一箭试试!”

话音落下,朝着薛仁贵射出了一箭。力量轻,力道小,毫无伤人之意。

薛仁贵猿臂轻舒,将箭轻而易举的抄在了手中,这才发现箭支上绑了一张纸笺。当下小心翼翼的舒展开,只见上面只有寥寥数字:某乃徐荣,蒙天子不杀之恩,令作内应。公当速离洛阳,荣自为你断追兵。

看完书信,薛仁贵方才打消了疑虑,朝着城头上的徐荣拱手道一声谢,然后催马出城。

到城门底下之时,徐荣在城头上喊一声:“再赠你一物,接着!”

薛仁贵伸手接了,搭眼一瞧,原却是通关文牒。正愁洛阳东有虎牢关,西有函谷关,西南有武关,想要通过层层关卡需要费一番功夫,没想到却有人雪中送炭。

急忙揣进怀里,再次拱手道谢:“多谢徐兄,此恩日再报!”

徐荣在城头上眼看着不远处的追兵掩杀了过,急忙道一声:“快走!”

薛仁贵也不啰嗦,催马出城,安然无恙的离开了洛阳这座龙潭虎穴。在驿道上向南纵马狂奔,犹如鱼入大海,鸟上霄,再也没有阻碍。

薛仁贵刚刚出城,徐荣就下令拉起吊桥,关闭城门。

片刻之后,数千追兵赶了过,为首之人正是张辽,在马上大声喝道:“董卓已死,某奉了温候之命前接管城门,阻挡西凉兵进出,不知徐将军是要继续与董卓党羽同流合污,还是打算拨乱反正?”

徐荣在城头拱手道:“某早有诛董贼之意,只恨力有不逮!既然董贼已死,愿率本部人马与温候合作,扫除西凉余孽!”

张辽大喜过望,当下让徐荣继续镇守南城门,自己率领本部人马掉头去围杀西凉兵去了。

一时之间,洛阳城内血肉横飞,一脸迷茫的西凉兵继续追捕刺客;而吕布的人马与杨玄感率领的世族私兵则尾随着追杀,很多西凉兵还没反应过,就已经尸首两处。不到半天功夫,横尸街头的西凉兵就有万余人。

就在贾诩到之前,张绣就听到了董卓、李儒的死讯,整个人顿时被惊呆了。还没回过神,又有人报,李傕也被那个叫薛礼的人射死了。牛辅被王允、吕布所杀,现在满大街的人都在围剿西凉兵。

“大势已去。出城!”

张绣本还指望着城外的郭汜、樊稠、张济三人提兵入城,把洛阳的局势安定下。再重新推举一个人选控制朝堂。没想到局势竟然急转直下,各大世家豪族奋起反抗不说,就连吕布都反了,只能弃城逃命。

晌午时分,洛阳城外的十几万西凉兵全都知道了董卓的死讯,就连郭汜、樊稠都打算各自逃命,更不要提普通的将校士卒了。

一时之间人心惶惶,将不顾兵兵不管将,各自收拾收拾了细软军饷。脱掉铠甲,四散逃命去了。不过半天的功夫,十一万西凉兵就逃散了五万多人。

贾诩力劝郭汜、樊稠:“诸位跟了太师这许多年,现在去哪里都没有容身之地!只有掌控了兵权才能活下去,落荒逃命,乃是自寻死路!”

郭汜与樊稠惶惶不安,愁眉苦脸的请示道:“以文和之意该如何活命?”

“集结兵力向西出函谷关,拿下潼关,以长安作为根本。再徐图后策!”贾诩面色凝重的建议道。

董卓死后,四海之内不仅容不下他们这些西凉将领,自己这个祸国殃民的始作俑者同样也没有立足之地。只有牢牢地掌控兵权,才能换活下去的机会!

郭汜、樊稠、张济三人一商量。觉得贾诩之言更有道理,当即整备军纪,一口气砍了上千逃兵的脑袋。这才镇压住了军心。也不顾得拔营,只是运输着粮草向西而去。

西凉兵撤走之后。整个洛阳城就落在了吕布军与以杨素为首的豪族势力家中。吕布丢了赤兔马与方天画戟不说,甚至就连貂蝉也丢了。整个人无精打采的怏怏不乐,犹如生了一场大病一般。

杨素亲自拜见吕布,把王允诋毁了一番:“温候你如此英雄,却被王允这匹夫欺骗了。你说的这貂蝉绝不是董卓向他索要的,而是王允主动献给董卓,用换取自己的富贵。”

吕布闻言大怒,拍案而起:“王允这老贼,怎敢如此戏弄于我?我这就去杀了这老匹夫!”

“温候稍安勿躁,这王允妄图去抢夺虎符、印绶,已被素就地正法了!如今这洛阳成了你我的天下,某有一妹,年方二八,某打算许配与温候,还望温候勿要推辞!”

杨素当下命人把改名换姓的邹氏带,推荐给吕布:“此乃舍妹杨珂,或许不及王允的义女,却也是倾城之色,还望温候能够纳为姬妾,你我两家永结秦晋之好。”

吕布仔细去打量邹氏,只见她虽然不及貂蝉,却也是明眸善睐,万里挑一的上乘之色。心中稍稍感到宽慰,点头道:“既蒙杨兄厚爱,布岂敢不从?愿以兄长事之!”

杨素大喜,当即带着吕布拜见父亲杨彪,吕布以翁婿之礼相见:“小婿吕布,拜见岳父大人!”

杨彪稀里糊涂的就被儿子推上了风口浪尖,却也知道开弓已无回头箭,当下便好言安抚吕布:“奉先勿忧,老夫自当向天子言明,为你等脱罪。董卓之恶,不干尔等之事,只追究西凉余党便可!”

两日之后,洛阳的局势彻底安定了下。

洛阳城的文武百官在杨彪、皇甫嵩的带领下,在德阳殿参拜十一岁的天子刘协,山呼万岁。

刘协当朝宣布改元建安,任命杨彪继续担任太尉,并且加封丞相、太傅的称号。任命朱儁为司徒,马日磾为司空,皇甫嵩为大司马。任命杨素为大将军,假黄钺,总督天下兵马。任命吕布为骠骑将军,杨玄感为车骑将军,协助杨素处理军务。

自此之后,司州换了天下,弘农杨氏取代董卓,一跃成为了司州的实际掌控者。

杨素命皇甫嵩为主将,吕布、杨玄感辅佐,整顿兵马西出函谷关。兵锋直指长安,誓要扫荡西凉余党。(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