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百九十一 神来之笔

一百九十一 神来之笔


                【本书首发网站<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

青陵渡虽然水流湍急,但巨大的宝船行走在江面仍然如履平地。【

刘辩在船头伫立,任凭江风吹拂的秀发飞扬,衣袂猎猎。但却不发一言一语,任谁都猜不透年轻的天子此刻心中想的什么,是即将初为人父的喜悦,还是为武美人的胸怀城府而忧虑?

卫疆手按佩剑,寸步不离的护卫在天子左右,郑和则怀抱拂尘站在另一边与之对应。这一文一武就是船上与皇帝最近的人,若是连他们都不敢多问,其他人自然不会愚蠢的去多嘴多舍。

“陛下,还是到船舱里避一下江风吧?天气越越凉了,尤其是这江风更加刺骨,可千万比感染了风寒!”

郑和把怀里的貂皮大氅披在了天子的身上,小心翼翼的进谏道。

刘辩的确感到了一丝寒意,便把大氅披的紧了一些,向郑和微微颔首表示谢意,“朕出征袁术的这段时间,京城与皇宫里可以什么要事发生,说与朕听听?”

“有黄太尉、卢司徒等几位德高望重的大人压着,倒也没有什么大事发生。建业郡有狄公这位兢兢业业的太守坐镇,从各地投的难民都被安置的井井有条,百姓们对于陛下的仁德一片称赞!”郑和怀抱拂尘,小心翼翼的回复道。

刘辩目光转动,沉声道:“三宝啊,你要记住,你是朕在京城与皇宫里的耳目,也是最亲近的人,千万不要像地方官吏那样报喜不报忧,明白么?”

郑和心中一凛。躬身道:“奴婢明白!”

平静了下剧跳的心脏,谨慎的道:“半月之前。修建寿安殿的时候滑落了一块巨石,导致砸死了十八个民夫。为此惹得太后勃然大怒,认为这是不祥之兆。重责了许贡四十廷杖,下在了大狱,并且命人把寿安宫拆掉另择地址修建。”

一开始,乾阳宫是由黄琬负责修建的,后升任了太尉,需要处理的事情如雪片一般纷至沓;自然就没有精力再负责皇宫的建设,于是推举吴郡余杭人许贡接替自己的差事。

许贡是跟随着王朗一块投降的,出身于余杭县头号士族。在吴郡也是屈指可数的世家大族。四十多岁的许贡给刘辩留下的印象是有小聪明,组织能力出色,但做事有些贪功冒进,可以一用,但缺乏大才。

既然有黄琬的力谏,再加上鲁肃、顾雍这样的大才还需要坐镇地方,刘辩便把皇宫的建设委任给了许贡,没想到现在竟然出了漏子。

死了十八个民夫,事情说大不大但也绝对不小。放在穿越前这就属于重大责任事故,必须有人站出负责。当然,最后有没有人真正的去负责就不是刘辩所能操心的事情了。

“到底怎么回事?朕之前不是提醒过么?一切以民夫的生命为重,为何还发生了这样的重大事故?”刘辩面有怒色。负手质问。

郑和躬着身子,小声道:“据传言说是许贡贪功,希望在冬季到之前建好寿安宫讨得太后欢心。故此命令工匠昼夜施工。出事的那天刚刚下过秋雨,巨石湿滑。再加上夜间看不清楚,才发生了这样的灾难。实在让人痛心呢!”

“这许贡该死!”

刘辩皱着眉头冷哼了一声,倘若是修建别的建筑之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还好说一些,但却在给皇家修宫殿的时候发生了这样重大的事故,怎能不让人忧心忡忡。

了解内情的人知道这是许贡贪功冒进造成的,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这个皇帝为了享福作乐,不顾百姓的死活,强征徭役,才导致了这场事故的发生。若是被政治对手加以利用,大肆渲染,只怕会让谣言满天飞,影响了自己在其他地方百姓心中的形象!

提起许贡,给刘辩留下最深刻印象的还是他的门客刺杀孙策,导致江东小霸王英年早逝这件事。前史之事,后世之鉴,就连勇猛过人的孙策都中了招,这让刘辩不能不加倍小心。

“许贡下狱之后,许氏族人是何反应?”

刘辩一手按在腰间的凝霜剑上,沉声问道。没有好的佩剑在身,刘辩只好把“龙魂”枪拆开使用,等到上沙场的时候再组装起。

郑和躬身道:“回陛下的话,据奴婢所知,自从许贡被太后下狱之后,许氏族人多方奔走,前往黄琬、卢植、孔融等诸位大人府上活动,希望能够为许贡脱罪。但太后正在气头上,无人敢替许贡说话。这让许氏族人很是不满,甚至聚众进入了金陵城,到狄大人的太守府门前示威,甚至还口出狂言说早知如此,就不该让许贡大人支持王朗归顺……”

“许氏族人当真敢这样说?”刘辩眉毛一挑,杀气横生,冷声问道。

“据奴婢所知的,就是这样说的!”郑和小声回答道。

刘辩大怒,一掌拍在了船舷上,怒斥道:“真是不知死活的东西,传朕口谕,命狄仁杰会同司徒卢植共审许贡之罪,若是该死,就让他给民夫偿命!若是许氏族人胆敢口出狂言,抓住把柄一律严惩治罪,该下狱的下狱,该收监的收监,该杀头的杀头!须知君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奴婢遵旨!”郑和躬身领诺。

“告诉狄仁杰,尤其是许家的门客,只要抓住了把柄,一定要从重惩处,能杀头的绝不囚禁!”

刘辩眉头微皱,忽然计上心头,露出了一抹不易觉察的浅笑:“朕又改变主意了,重新传旨,命狄仁杰前往庐江担任太守,召陆康到金陵担任太守,继续兼任九卿之一的廷尉,处理许氏的事情就着落在陆康的身上!”

郑和顿时心领神会:“奴婢明白了,回到宫中之后就马上替陛下拟旨!”

郑和一边点头,一边在心里暗自佩服:陛下这招真是高啊!狄大人出身江北寒门,一直为江东士族瞧不起。而把陆康调回让他打压许氏,就把江东的豪族分裂成了两派。而且陆康兼任的廷尉之职更是负责全国牢狱诉讼的,陆康更是无法置身于事外,这简直就是一箭双雕的神之笔啊!

做出了这个决定之后,刘辩的心情突然爽朗起,面上的笑容也灿烂起,“呵呵……媚娘啊媚娘,你不是仗着陆家是江东第一大族而心比天高吗,那就带着你们陆家与江东的豪族一场撕逼大战吧!其他的等赢了再说!”

开心过后,刘辩又收了脸上的笑容,轻松的问郑和:“听说你有个堂弟在柴桑从军?”

“哎呀……陛下是如何知道的?奴婢真是替堂弟诚惶诚恐!不敢欺瞒陛下,奴婢的确有个堂弟叫做郑森,字成功,现正在柴桑水师担任百夫长,掌管一条艨艟!”郑和受宠若惊的回复道,实在弄不明白天子怎么知道自己堂弟名字的?

刘辩心中暗笑,我是怎么知道的?难道我会告诉你,其实你们的生命都是朕给予的?

“朕的耳目遍布全军,不会埋没人才的!”刘辩煞有介事的吹了一个大牛,“给你兄弟修书一封,让他金陵吧,朕准备组建除刺柴桑外的第二支水师——金陵水师,就让你郑森给周泰做副将吧!”

郑和受宠若惊,跪地替堂弟谢恩:“奴婢替成功叩谢陛下圣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陛下如此厚待三宝,奴婢岂敢不誓死效忠?”

刘辩把郑和从船上扶起,转向卫疆道:“建业啊,天气转冷,冬季是无法用兵了。朕委任你三件事情,第一将御林军的人数扩大到三千人,负责护卫乾阳宫。其二,等秦琼、周泰班师回之后,你去军营中挑选一万名可靠忠诚的人组建一支禁军,常年在金陵城中驻守。禁军统领由朕另外任命!”

“微臣领命!”卫疆抱腕领命。

刘辩继续做出吩咐:“第三,朕命你组建一支谍报队伍,人数不在多但一定要精,五百人左右的规模即可。朕必须时刻掌握着全国各地的情报,掌握着各地文武的想法!”

“臣明白!”卫疆再次领命。

宝船抵达了岸边,刘辩以最快的速度进了金陵城,黄琬、卢植、孔融等重臣在太极殿闻报,纷纷前宫门迎接圣驾。

请罪完毕,黄琬就催促着天子进宫:“唐妃马上就要生了!太后也是第一次为人祖母,看起很是紧张,一大早就把我们这些老臣召唤到太极殿出谋划策。因此耽误了迎接圣驾,陛下快进宫看看吧!”

“为了朕的私事,有劳众位爱卿了!”刘辩一边迈步走进乾阳宫,一边拱手要几位重臣致谢。

刚刚到太极殿,众臣便催促天子去后/宫瞧瞧,安抚一下生产中的唐妃,宽慰下才三十岁就做了祖母的何太后。

只是刘辩还没动身,就看到上官婉儿风风火火的走,一边走一边大声报喜:“陛下大喜,大喜啊!唐妃生了,母子平安!”

(最后还是要求月票啊,必须坚守最后一天,还要求推荐票,周一看到的同学支持一下吧!)(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