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百八十九 怒斩于吉

一百八十九 怒斩于吉


                【本书首发网站< href="http://www.23us.us" trget="_blnk">http://www.23us.us,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

于吉居无定所,山坡之下的草庐不过是临时栖居之地。

此刻,于吉正在茅屋中配置草药,所谓的“符水”其实只是幌子而已,真正起作用的还是他精心提炼的草药,把神符放在里面一块煮了,只不过为了增加自己的神秘感罢了!

草庐的门只是虚掩着,被武如意轻而易举的推门而入,倒是把于吉吓了一跳。

慌忙把桌子上的药物收了,扫了武如意一眼,沉声道:“武美人深夜访,却是为了何事?莫非对于贫道日间所言,已经有所领悟了?”

武如意何等聪慧,扫了一眼桌案上残留的草药,笑道:“我当你真是道行高深的世外高人,原也不过是欺世盗名之徒罢了!你所谓的‘符水’,其实只是添加了草药的汤而已!”

“哈哈……真人面前不说假话,既然武美人已经看出了这里面的玄机,在真人面前贫道也就不说假话了。”

于吉示意武如意在破旧的木凳上坐了,然后怀抱拂尘对面而坐,朗声道:“不错,贫道所谓的神水,只是个幌子而已!因为这样才能让百姓更加容易接受贫道施舍的草药,才能更好的治病救人。”

“你救你的人,做你的活神仙便是了,因何与我过不去?甚至还污蔑我是妲己、褒姒之流?我哪里得罪了道长?”武如意冷声质问。

虽然夜色已深,两个小道童早就酣然入睡,但鹤发童颜的于吉仍然神采奕奕。丝毫不见疲倦之色。

手中拂尘一晃,单手施礼道:“武美人听好了。贫道所谓的符水是假,但精通占卜看相之术却是真。于吉问道七十载。自问在占卜之术天下无双,绝对不会走眼!日间所测一卦大凶,主兵戈四起,白骨横生。再结合武美人的相貌,峨眉高耸,眉宇间英气横生,乃是贪权之相。故此推得武美人之志非同小可,只怕是私下里以吕后为榜样吧?”

“我并不想效仿吕后,但在小女内心深处。最是害怕命不由我!”

既然当着真人的面,武如意也就不再说假话,坦诚布公的敞开了心扉,“道长想必也知道一入宫门深似海,伴君如伴虎,哪一天皇帝不高兴了,等待妃子的将是无情的冷宫。所以,我武如意绝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我要做自己的主宰!把自己的命运牢牢的掌控在自己的手中!”

于吉闻言。叹息一声:“既然如此,当初又何必选择入宫?武娘子既然选择了这条道路,就应该顺天应命。若是真的有冷宫之灾,那也是你天命如此。须知天命不可违啊!”

武如意冷笑一声:“我偏不!我只想告诉道长一声,我命由我不由天!别看我是个女人,但也绝不会任人鱼肉!”

“唉……”

听了武如意的话。于吉摇头叹息一声:“看这也是天意啊,果然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贫道还在这里妄图说服娘子。倒是贫道不智了!”

说完起身做出了送客的姿势:“既然如此,贫道就不和武美人多费唇舌了。你请自便吧!贫道一番好心,是否领情,全在娘子一念之间,还望好自为之吧!”

武如意起身肃拜了一礼,声音变得柔和了许多:“当然,今日承蒙道长教诲,小女子会把你的话谨记在心,日后行事,自会三思而后行!”

“如此最好!”

听了武如意的话,于吉面露欣慰之色。但也只是吐出了四个字而已,对于武如意说的话似乎并不完全相信。

武如意离开草庐走远之后,随从从暗处跟了上,施礼道:“已经按照娘子的吩咐做了!”

武如意点点头,目光深不可测,朱唇轻启,只是吐出了两个字:“很好!”

天色微微亮,东方刚刚露出晨曦。

于吉便带着两个小道童,抱着两坛符水,在百姓间回穿梭:“一碗神符水下肚,百病皆消!”

有了昨天的大展神威,百姓们已经把于吉奉若神明。那些偶感风寒,身体不适的男女老少纷纷围上讨要符水,甚至就连没病的也围上讨一碗喝了消灾。

不大会功夫,于吉师徒就一连施舍了七八坛符水。而纷纷围过的百姓仍然鳞次栉比,络绎不绝。

于吉手抱拂尘,朗声笑道:“诸位百姓莫要心急,贫道一大早烧了好几锅符水,我再命小徒回茅庐取便是!即便不够,贫道也可以从井中取了水重新烧煮,大家耐心等待便是了,人人有份。”

就在这时,脸戴青铜面具的高长恭手提长剑,率领了二三十名门客气势汹汹的围了上,将于吉师徒团团围住,厉声叱喝:“妖道,你到底在符水里下了什么毒?我们的两个兄弟喝了之后,上吐下泻,腹痛难忍!快快从实招,你到底有何居心?”

“不可能!贫道的符水就算治不了病,也不会让人呕吐腹泻!”

对于高长恭等人的无理取闹,于吉不以为意,继续命两个徒弟施舍符水。

“哎呦……我的肚子好痛,绞死我了!”

“娘啊……孩儿肚子疼!”

“不行了……我要出恭,肚子里翻江倒海,要死人了!”

“呕……”

药性到了发作的时辰,一时之间,江岸上的痛苦呻/吟声此起彼伏,贪便宜多喝了一碗的甚至面色发黑,浑身见汗,抱着腹部在地上回翻滚惨叫。跑到旮旯偏僻处拉肚子,在江边探着头呕吐者比比皆是。

一时之间,江岸上乱作一团,各种味道污秽不堪。

那些没有喝符水的百姓心中暗自庆幸,看向于吉的目光就不再那么友善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

于吉大惊失色,手里的拂尘坠落在地。思绪飞快的旋转。猛地想到武如意昨夜突然拜访之事,不由得恍然顿悟。

“人。把这妖言蛊惑,毒害无辜的道人就地格杀了。免得他施法害人!”

就在于吉惊愕之时,武如意在十几个随从的簇拥之下信步而,大声向高长恭下令。

“嗖”的一声……

一张渔网从天而降,将于吉牢牢的罩在了渔网之下。

接着是半桶热乎的狗血淋面而,顿时让鹤发童颜,一身白色道袍的于吉变得浑身狗血。

“妖女祸国……”

于吉愤怒之下大声呼喊,只是刚刚吐出了四个字,便被冰冷的长剑贯穿了胸口,再也无力说话。

“哼哼……妖道。你的法术呢?”高长恭冷笑,“昨日的风雨大作,只是你会看天象而已?是也不是?”

于吉却已无力说话,瞳孔逐渐扩散。伸手轻轻握住高长恭的剑,用诡异的眼神笑看高长恭,断断续续的道:“贫……道……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高长恭仰天大笑:“某平生最不信的就是鬼神之说!既然如此,某便让你看清我的面目,记住某的名字,高肃高长恭是也!”

话毕。高长恭用另另一只手飞快的掀起了脸颊上的青铜面具,露出了英俊迷人的脸庞,咄咄逼人的望着于吉:“记住某的样子了吗?”

话音未落,长剑自于吉胸中拔出。猛地横斩。

顿时将于吉的一颗脑袋斩下,鲜血自腔子里像泉水般喷出,无头尸体摇摇晃晃了片刻。最终倒了下去。

高长恭冷笑一声,掀开渔网。将于吉的头提了,大步的走到高处。朗声道:“此人乃是董卓派祸害江东百姓的妖道,某已杀之!百姓们不必惊慌,我家武如意娘子已经想办法为诸位受害者祛毒了!”

武如意附和道:“诸位桑梓暂时忍着痛楚,我已经派人进城取药去了!我们陆家雇了许多名医在金陵的药铺坐诊,开出药方,必然药到病除!”

为了掩人耳目,武如意派了五六人暗中携带了解药包,大摇大摆的上马,装模作样的向金陵城而去,逢人就说回城去配制解药。

武如意带人亲自到于吉居住的茅屋搜查了一番,然后拿着一封书信出,让百姓纷纷过目:“大家都看看,这就是妖道写给董卓的书信,声称要在江东毒杀平民,造成恐慌,让百姓从天子治下逃亡!”

百姓中有识字者纷纷上前围观,看后无不义愤填膺,纷纷怒骂:“这妖道竟然是董贼派的奸细,真是死有余辜!”

那些腹痛难忍的受害者更是怒火中烧,纷纷嚷嚷道:“妖道死了也不能算完,把他的茅庐烧了,把他的弟子也烧死!”

不等武如意吩咐,愤怒的“受害者”纷纷冲上前去,把两个小道童捆绑了扔进了茅庐之中,然后点上了一把大火。伴随着冲天的火光,两个小道童的呼救声逐渐消弭不见。为了掩人耳目,武如意又命随从把茅屋后面的井给填上,这才放下心。

这时候,陆家的施粥队伍已经赶着数十辆马车到了江边。武如意命令马车一字排开,向饥寒交迫的难民施舍热粥,并且亲自掌勺。对待每一个人都是笑靥如花,亲切和蔼。

与此同时,陆家随从也已经“配药”回,从长江中取了江水熬煮解药,然后再分发给百姓。中毒者纷纷喝下之后,腹中顿时好受了许多。但仍然有数人因为爱占便宜,多喝了几碗催命的符水,却是回天乏术,一命呜呼。

武如意以容易造成瘟疫为由,力劝这些死者的家眷放手,然后命随从把几具尸体投入了江中,随着江水几个沉浮,旋即不见了踪影。

吃着武美人赐予的解药,喝着武美人施舍的热粥,百姓们无不感激涕零,纷纷交口称赞:“险些听信了妖道的谗言,误解了武娘娘!原娘娘才是真正的活神仙,菩萨心肠,我等应当四处传送颂娘的恩德,让长江两岸的百姓都知道娘娘的慈悲心肠,让陛下立娘娘为皇后!”

听着百姓们的感恩戴德,交口称赞,武如意笑靥如花的继续施舍热粥,一举一动尽显温柔贤惠。

“老人家,不要急,喝了这一碗再一碗!”

“小弟弟,一碗够么?让姊姊再给你盛一碗啊!”

“小阿妹,你这碗太小了,阿姊让人给你换一个大点的碗多盛一点好不好?”

在武如意的长袖善舞之下,江边的秩序终于回归了宁静。在这乱世之中死几个人实在是再稀松平常的事情,再加上江面上人人往,到了晌午时分,便没人再提妖道的事情,就像事情根本没有发生过一般。

“武娘子,陛下回了,大军已经到了长江北岸,马上就将抵达秣陵渡!”

一艘小船自北岸而,将要抵达岸边的时候,船上的陆家门客声嘶力竭的大喊道。

武如意闻言举目远眺,只见长江北岸马蹄声隆隆,烟尘滚混,果然是天子班师回朝。一颗心不由自主的紧张了起,既盼望着与天子相见,却又忐忑不安。只能强作镇定,紧紧的握着陆逊的小手。(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